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3日记选(8)春插之前 [原创]  

2013-05-03 17:10:51|  分类: 1973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年春天结束探亲回到云庄,是1973-3-25。备耕活动似乎并不是很紧张,所以,为知青造房的活儿穿插在农活中——

1973. 3.29 星期四 阴雨转晴

全天平整新屋地基。与刘聊天至午夜12时以后。

1973. 3.30 星期五 有阵雨

同昨,全天平新屋地基。

【忆与议】

云庄村的插队知青是1968-11-20到达的,而知青住房直到四年后即1972年十一二月才开工兴建,可是到1973年三月份还没有完成地基工程,如此进度也是耐人寻味的。可惜那一年的日记实在太简明扼要了,无法全面回忆当年知青住房工程的进展情况。

 

1973. 3.31 星期六 阴,多云

早上、上午挖陂。下午在炉下开荒(宽田塍)。

【忆与议】

日记中的“陂”是当地方言中的bi,第四声,好像是水沟的意思,“挖陂”有可能是清理,也可能是新开。而“开荒(宽田塍)”则有清晰的记忆,那是对一些特别宽的田埂(当地方言里把田埂称为tian xin,书面形式则是田塍)在农闲季节作为开荒的对象,原先有的可能宽达一米多的,统统挖成四五十厘米的宽度,以扩大种植面积。在“以粮为纲”的年代里注重的是数量,所以哪怕是扩大一平方米的面积都值得高兴。不过,炉下那条山沟是有点诡异的,据说那里曾经有一个村庄,由于数百年前的一次瘟疫而败落,那条山沟那片土地遂成为云庄人的“领土”。

 

1973. 4. 1 星期日 雨

下半夜起大雷阵雨,午后渐止。未出工。打扑克一天。

1973. 4. 2 星期一 多云到阴

上、下午在炉下开荒。

1973. 4. 3 星期二 阴雨

未出工。又打扑克。

【忆与议】

那些天的日记实在很简单,对“未出工”没有具体说明,所以无法回忆起当时是做些什么、想些什么。显而易见的是打扑克持续不断。这股风可能是从1972年“双抢”以后开始逐步形成的。当年由于连续两个农忙季节里知青“独立成组”,大显身手,积极性高涨,引发了对知青“抢工分”的“警觉”,进而对知青实行了不予分工、强制休息的措施(详见1972年《巅峰过后》《“阅读热”与“木椅热”》)。虽然那几个月里出现过阅读新“小说”和打制木椅的热潮,但终究难以打发时间、填满空虚的心灵,于是打扑克就应运而生。当时主要是玩“拱猪”和“争上游”,其游戏规则很“初级阶段”,但是给我印象最深的还不是游戏过程,而是那些扑克牌。由于插队知青囊中羞涩,买一副扑克牌也不容易,所以是物尽其用,把簇新的一副扑克牌玩到松散得两副牌那么厚、又破又烂,才换新的。

 

1973. 4. 4 星期三 多云

未出工。上午聊天。早上和下午阅《法兰西内战》p.1~30.。

【忆与议】

那年春节期间开始“看书学习”,还做起了“大学梦”(参见《1973日记选(2)最初的“大学梦”),但是不想学一些人长期滞留在城里温习功课迎接考试,毕竟我们没有什么背景,还是要寄希望于“群众推荐”的,留在城里也就失去了“群众基础”,所以,仍旧老老实实回村“抓革命促生产”。如何继续“看书学习”呢?由于缺乏合适的氛围,所以就不宜大肆张扬。好在当时是幻想有机会上学读历史,就有了些许机会,因为要成为文科生决然离不开那几本钦定的必读“经典著作”,估计入学考试也少不了其中的内容,所以,就把””《法兰西内战》一书作为“首选”。关键是,如此“看书学习”在当时氛围里的大庭广众之下是无可厚非的。

 

1973. 4. 5 星期四 晴、雨

仅出早工:在庙下挖圳脚。因心烦意乱,在家打扑克。

【忆与议】

这天日记中的“心烦意乱”,以及稍后几天日记里还有数次与插友聊天的记载,应该与1973-4-4得知插友沙某自戕身亡有关,毕竟是同处四年却“率先”辞世,不能不使插友们感慨不已、五味杂陈(参见《1973日记选(7)离户榜上的男一号)。

 

1973. 4. 6 星期五 阴

早工未去。上、下午在长咀撒肥。

1973. 4. 7 星期六 阴

未出工。续阅《法兰西内战》p.31~67.。给家里写信。傍晚打扑克。

1973. 4. 9 星期一 多云到晴

一天修马路。

1973. 4.10 星期二 多云

早工修马路。上、下午在石枯拖泥船。汤、郭回队,晚上收工后,与桂行至大富坪以远接,8点多才回到家。

1973. 4.11 星期三 雨

半夜2时风雨大作,至上午渐止。早工未开。上、下午在石枯拖泥船。

1973. 4.12 星期四 晴

早工未去,写完给家里的信。上、下午挑大粪。

1973. 4.13 星期五 阴有雨

修马路,水沟改道工程已近尾声,中午通水。然而我却万分遗憾地退出了战斗——我实在是十分有兴致地参加这场“换地”的战斗——近午时分,左脚底不慎为石尖戳破,下午就休息在家了。

【忆与议】

从那些天的日记来看,那段日子农活的内容还是春插开始前的备耕——“挖圳脚”是把“圳”(田间排水沟,方言中称之为dun,第二声)里的杂草清理干净;“拖泥船”是相邻两块水田合二而一之后土层略有高低,为了符合满足水田的基本要求,需要进行平整,但无机械,只能用人力拖拉原始的木质“泥船”,这种农活在春天备耕时几乎年年都有(例如1971年的《又到早春时节(续));“修马路”则是愚公移山式的挖山不止,在云庄村东边一条山脉上拦腰劈出一条路来,成为与外界连接的车行道,但是真正要通车的话,还存在坡度太大的问题(参见《第一次走进“第二故乡”》),我们刚到云庄的那一年冬天总算勉强可以通行拖拉机了,以后持续不断地在农闲时节“蚂蚁啃骨头”,除了用少量炸药把岩石炸碎外,其余全靠人挖肩挑,“削峰填谷”,把削低坡顶挖出来土石方填到坡底,借以缩小马路的坡度。1973-4-13日记里说的“修马路、水沟改道工程”就是那个工地,1972年冬天又把水沟东边的一条水沟移到山脚下。水沟与马路正好成90度正交,又位于马路陡坡的底部,是那段马路的关键部位。生产队搞来一些水泥,请了工匠,在移到山脚边的水沟上建造了一个混凝土的新桥洞,代替了以前土木结构的旧桥洞。记得我被碎石块戳破左脚脚底的那天或前几天,亲眼目睹了拆除旧桥洞,原先跨越水沟的旧桥洞,在泥石覆盖着的路面底下,竟然是几根直径在三四十厘米以上的巨大树干组成的主体!不知道它们是什么树种,也不知道它们的树龄究竟多长,估计都是几百年的。经过人定胜天、改天换地的几十年,那样的大树已经难觅踪影了。

 

1973. 4.14 星期六 阴有雨

养伤在家。未做什么事,阅报。下午与汤JM聊了2个多小时。

1973. 4.15 星期日 多云,闷热

上午被拉着打扑克。午后与王AZ聊天2小时余。其他时间阅《语法学习讲座》(张志公著)。晚上看电影《乒坛盛开友谊花》《多瑙河之波》(长影60年29号)新闻简报71/44.。

【忆与议】

当年山村百姓有幸获得的“文化享受”就是不必出村看到县里放映队来放映电影,尽管那些电影在山外和城市里已经老掉了牙。现在从百度查得,《乒坛盛开友谊花》全名为《乒坛盛开友谊花——第31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由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和北京电视台1971年6月摄制。《多瑙河之波》是罗马尼亚1959年摄制的描写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故事片,记得当时在山村放映的效果不佳,不少村民大呼“看不懂”。因为它的艺术表现手法与习惯于平铺直叙的国产片不一样。

 

1973. 4.16 星期一 阴雨

张、宋回队。晚上为避乌烟瘴气,去与张、陆两人聊天1小时半。

【忆与议】

所谓“乌烟瘴气”是因为那天插友回队,带回好烟,众人共享,烟雾缭绕,而我对抽烟不感兴趣。早在下乡不久插友中就有人学着抽烟,当初集体户还想通过加强政治学习来制止,终究无济于事。随着“再教育”的无限期持续,“烟民”逐渐增加,烟瘾也逐步加大,而我似乎很有定力,始终“支烟不沾”,插队七年只是在最后一年在云庄过春节的时候玩过一支烟。

 

1973. 4.17 星期二 阴雨

未成什么事,打扑克已成风,我相当反感。晚与桂聊1小时半。

1973. 4.18 星期三 阴雨

稍得安宁。续阅《法兰西内战》p.68~p.124.。午后周回队。晚在周处聊天1小时半。

1973. 4.19 星期四 阴雨

上午续阅《法兰西内战》p.125~147.。下午翻阅《十万个为什么》(10)。复家信。晚续阅《内战》至p.167.。

1973. 4.20 星期五 阴有雨

早上阅《十万》。上午续阅《内战》p.168~结束。

【忆与议】

看来那一阵我的确是“认真看书学习”了,但是没有想到转瞬即逝,春插之后我就狼狈回沪治伤了。

  评论这张
 
阅读(383)|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