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1日记选(9)又到早春时节(续) [原创]  

2012-05-30 18:28:51|  分类: 1971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1. 3.27 星期六 晴

接公社通知,今天全体五七大军去公社开会,听取省、地、县三级五七大军工作会议精神传达。7:10开始与沙、老周三人同行。行至新街上,扒上拖拉机,九时许抵麦斜。十时多才开始开会,秩序混乱。下午的会亦是如此。散会后与徐JC、老周三人同行。到新街上休息,与郭、金、陆等一同回云庄。沙、桂、徐继续开会二日。

【忆与议】

无从查考1971年江西省三级会议的内容是什么。当时知青及下放干部(日记里的老周属于此列)统称五七大军。又到公社开会,不能不回想起去年的失望而归(见《从盼望到失望)。既然知青上调工厂已经开了头,“扎根农村一辈子”的口号必然失去号召力,也就不能不让知青望断秋水一样盼望上调。

 

1971. 3.28 星期日 晴

早工挑土砖,国栋家猪栏间的旧墙拆除了。上午在发电站那儿作田塍。下午男生停工,种芋头。

1971. 3.29 星期一 阴转小雨

早工在禾下挖圳。上午在晒场,挑泥、挑火土、平秧床、播种、压种、插篾等等都做过,总之是参加了温床育秧。下午去船仔背作缺。收工后带柴61斤回来。雨水、汗水流成一气,又冷又湿。

晚上,徐、陆、桂、沙、刘和我在食堂谈了一个多小时,主要是食堂问题和日前麦斜会议精神。关于炊事员,同意了桂关于让金参加大田劳动的建议,而另拟人烧饭。这一来,就得从郭和我两人中挑选了。而我是不准备在春插期间烧饭的。

【忆与议】

关于“温床育秧”,已无太多的记忆。从日记的片言只语来看,那是在晒谷场上制作秧床,覆以塑料薄膜,以保持地温,故有“温床育秧”之名。然而,如此程序与投入,不仅麻烦而且成本高昂,必定难以大面积推广。实际上也确实是昙花一现,只此一次。仅此而已,岂有它哉。倒霉的是基层百姓,为不断的折腾买单,辛勤劳作仍然换不来年终分红时的收入增加,久而久之,势必怨声载道,最终“离经叛道”。

云庄村知青的“食堂”在1971年进入第二个年头。其实,留在“食堂”里不仅仅是“炊事”,还要种菜,喂猪,乃至近三十人的生活用水(洗脸刷牙及日常饮用,日用量不少于5担,每挑一担单程约200米),总的工作量并不轻松。但是生产队是不给工分的,所以,长时间从事“炊事”而不在“再教育的老师们”面前露脸,是很忌讳的,既影响“钱途”——加工分无望,更影响“前途”——如要博得“再教育的老师们”的好评,积极参加农忙是必不可少的重要环节,否则,即便平时出勤率高也会被认为是不能吃苦耐劳。这就是当时我不愿意在春插期间烧饭的原因。

 

1971. 3.30 星期二 阴有雨

早工在塘di修机耕道。上、下午均在禾下挖bi,树兜很多,挖起来非常费力。……晚上办学习班,贯彻三级五七大军座谈会精神。将花5个晚上办学习班。

1971. 3.31 星期三 阴

今天仅出了个早工,在榨边作机耕道的圳堘。……晚上学习班是学习中央文件。昨天是九生讲话。

1971. 4. 1 星期四 晴

天气晴热。早上在老hou作田塍。上午在禾下开陂。下午在老hou秧田撒灰肥四担。

晚上学习班是议论我大队五七大军存在问题。开得很不成功。

1971. 4. 2 星期五 阴有时有雨

早工和上午在起种谷。上午实际只有半个多小时在起种谷,后来就是收拾浸种的禾戽、谷箩等。……12点即收了工。下午和明发、羊善在禾下开陂,十分腻人。晚上学习班在大队部开。启发、九生讲了话。因众人疲倦,草草结束了。

1971. 4. 3 星期六 阴时有雨

早工在榨边作田塍。锄头多,耙子少,拿锄头的也只得搭泥。上、下午在老hou拖泥船。

晚上学习班告结束。……。确定了周日晚上学习制度及食堂制度。

【忆与议】

又是办学习班,又是学习中央文件,但对具体内容未有记录。这种老生常谈式的“学习”,结果是效果归零。想当初,1968-11刚到云庄插队的时候,晚上政治学习的劲头何其高涨。随着时间推移,接触社会实际不断深入,对空头政治是渐行渐远,特别是农忙对学习的致命冲击。虽然1971-4-3还在制定“周日晚上学习制度”,实际上可谓最后的空谈,接踵而至的春插大忙使之无疾而终。

 

1971. 4. 4 星期日 阴

早上在榨背作田塍。上午与明发、羊善、王仍在那儿作田塍、作缺。下午仅我们两个上海人在禾下作缺。主要是明发“放白鸽”——未来。在梅发及干才的指点及帮助下总算作出了些成绩来,免遭一事无成的结局。

【忆与议】

日记中提到的“作缺”,是一项工作量不很大、但很重要的农活。当地是山区梯田,田间的水全部采用自上而下的自流灌溉方式,从来不用水车之类的工具,因此,控制每块田的水位是一个“系统工程”。每块田都有一个“缺”,也就是该田块较低一侧的田埂上有一个一尺来宽的缺口,这是控制该田块日常水位的重要“阀门”。尽管通常每次进水之后只要简单地铲来一块草皮、加上一些烂泥就可以做成“阀门芯”、关闭“阀门”了。由于“缺”这个“阀门”关系到一年里水稻生长的需要和收成好坏,不能有漏水等隐患,所以“作缺”就成为备耕时节的一项重要农事。

现在不清楚,“作田塍”是不是一种传统的农事。所谓“作田塍”,是指当年每年春季水田耕作之前,对田埂进行全面维护,把所有梯田的面向水流方向的田埂统统抹上一层“水泥”,保证不漏水。此中工作量相当巨大。但是我在近几年与云庄人的交往中发现,如今没有“作田塍”的农活,看来,这与冬天不再“搞三光”是呼应的。所谓“搞三光”是当时冬闲季节整修农田的一项内容,把田埂上的杂草除掉,仿佛是剃胡子,因为田埂有三个面需要“修整理光”,所以当地农民称之为“三光”。(参见《令人刮目相看啊——从修圳说起》《下乡三天,开始三光》等文。)那么,从历史发展的角度来看,“搞三光”“作田塍”难道也是“集体化”“公社化”时期的特有产物?待考。

 

1971. 4. 5 星期一 阴有雨 清明

早上和上午及半个下午在卢家山栽禾,是场地薄膜育的秧。后半个下午在台面上作田塍。

晚上吃馒头,每人1.5斤。我一下吃了一斤一两。给徐JC2两。

【忆与议】

此处场地薄膜育秧可能就是上面提到的温床育秧。其实,只适用于发生异常春寒的情况,以期保证秧苗生长不违农时,正常年景大面积采用的成本颇高,在效率低下的经济体制下则更加没有优越性可言。

在新干的水稻种植区,当年除了稻谷之外没有什么别的粮食品种。所以,偶尔去买一些面粉,做一点面食,都是以每人一斤为底线的,大吃一“斤”的情况屡见不鲜。

 

1971. 4. 6 星期二 阴时多云

早工在庙下作田塍。上、下午挑大粪。是从未做过的事,也比任何一次挑大肥要吃力—— 一担大肥去,一担水回。体质虚弱,汗流浃背。

1971. 4. 7 星期三 阴

早工到船仔背掮板。双肩因昨挑大粪疼痛,未去。洗了4件衣服。

上午与春林、家学、义芽在猪场挑大粪。本来是派×××去的,但他怕脏怕臭未去。我不在乎什么臭不臭。没有大粪臭,哪来大米香?!

午后刘动员我和他去胡狄坑砍柴。两人奋战半天,共砍柴六、七百斤。刘340(160+180),我280(140×2)。另外还有百余斤未挑回来。

晚上夜校由启发、老王谈关于春耕生产问题。

【忆与议】

村子里有几个公用茅厕,属于干式厕所,所以需要人为加水稀释。一担重量在120斤以上,所以一天下来相当辛苦。而砍柴半天,又挑140斤甚至180斤的重担回家,如今更觉得不可思议。

 

1971. 4. 9 星期五 阴

早工在榨边作田塍。上、下午在禾下栽禾,小苗带土移栽。看来我们组进度最慢。

【忆与议】

此处又有一个新名堂“小苗带土移植”。具体的育秧过程已无记忆。但记得此法给插秧带来的莫大苦楚。此法既然是“带土移栽”,也就是不能像传统秧苗那样洗去根部的泥土,所以挑到大田插秧时,数倍于传统秧苗的重量,而且一担挑不了多少秧;到了大田,又无法像传统的秧把那样把秧苗抛洒散布到大田里,于是,动员大家每人带上一只脸盆,到了田边把秧苗装进脸盆带着下田,才能开始插秧;还必须有人在田埂上为插手的脸盆里补充秧苗,但因脸盆在田里的传递只能是把脸盆抛来抛去,所以又不时造成泥水四溅……。记得当时就有农民抱怨这是“少慢差费”,确实如此!这样的育秧法貌似突破传统,但是在其他因素仍然是维持传统的情况下,是无法大面积推广使用的。

 

1971. 4.10 星期六 阴

早工在禾下堆缺。上午继续栽禾。下午在猪场边西排作田塍。右腿根淋巴腺发炎,从未有过的疼痛。

1971. 4.11 星期日 晴

早工在石尾作田塍。上、下午在榨背拖泥船。福芽未到,故有两个上海人,上午是王,下午是刘。

【忆与议】

当年在“田园化”中使用“拖泥船”颇多。目的在于把小块的水田合并成为大块。尽管是选择高低尽可能接近的田块予以合并,终究还是存在高差,这在水田里是忌讳的,因此要把高处的泥迁到低处。又没有合适的机械,只能用人力拖动木质的“泥船”。一般是三人一组,先由各人各持四齿钉耙把一块块泥巴装到“泥船”上,然后两人在前面“拉纤”,犹如牛马,另外一人在后面用钉耙顶送助力,拖到低处,大家合力拉翻“泥船”,卸下泥巴。这种办法毫无疑问是非常原始的。

  评论这张
 
阅读(595)|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