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3日记选(2)最初的“大学梦” [原创]  

2013-04-14 11:16:57|  分类: 1973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絮言:今年一月初完成了1971年日记的整理,打算继续整理1973年日记,并且已经开了头。但是很快发现,试图绕过那个日记失踪的1972年是很难的,对整理1973年日记也是有弊无利,所以,还是回过头去,力所能及地补上了1972年的内容,即《插队云庄(纪实与回忆·1972)》。

现在,再继续整理1973年日记。此前已经完成的有三篇,相关链接为:

第四次回城探亲的“农民”

四十年前的“通行证”(之三,1973年1月,远行)

四十年前的“通行证”(之四,1973年1月,探亲)

 

在云庄插队的七年里,经历了七个春节,其中只有两个春节是在云庄度过的,即:刚刚下乡两个多月的时候第一次在云庄过大年1969年春节,以及刚刚进入“病退”程序的时候最后一次在云庄过大年1975年春节。其余五个春节无一例外是在上海度过的。那些年的“回家探亲”通常是在上海逗留两个多月。看上去不乏自由自在、放任散漫的快乐,更多的是百无聊赖、“闲得发苦”的痛楚。当年我的同班同学兼同村插友费ZD利用咸闲同音的“咸得发苦”来描绘回沪探亲期间的真实感受。如此谐音,言简意赅,一针见血,使我至今难以忘怀。

现在重读那些年的日记,可以看到那些年“咸得发苦”也是各不相同的。1970年开始成为“另类的影迷”,同时为了六九届的弟弟“一片红”的去向而常回中学母校了解风云变幻;1971年持续“另类影迷”,并在迷茫复迷茫的严冬季节中用写毛笔字等来苦中求乐。1972年因班主任老师身陷囹圄而与母校不再往来,宅在家里抄写了许多“学习马列著作辅导材料”。到了第四次回沪探亲,1973年春节期间,则有较大的变化——曾经持续两年的“另类影迷”走向终点,第一次“看书学习”、做起了“大学梦”,但也出现了以后持续多年的“义务劳动”的先兆,同时知青政策中也出现“病退”“困退”等新现象,而云庄插友中却首次有人去了另一个世界。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里的日记可谓五彩缤纷,当然其中占主导地位的还是“大学梦”。

虽然至迟在1972年春天就得知有关在下乡知青中招收“工农兵学员”的传闻(参见《春插结束之后》等文),我的父母也不时在信件中转告相关的消息,但是我对此是相当地相当地悲观。理由是,且不说全省全县,也不说全公社全大队,就是自己所在的云庄村,就有近三十个知青,而且都已插队三年多,有谁不想离开农村呢?可是,即使每年都有一个招生名额降临到云庄村,也休想在三五年内人人都实现“跳农门”的梦想。其中不仅仅是“僧多粥少”的问题,还有更加难以逾越的“阶级成分”门槛!每念及此,我就不能不信奉“读书无用论”。也许,类似的悲观情绪或多或少地存在于知青集体户中,所以,直到1972年12月那次“心理大地震”之前,几乎听不到有人谈论“上大学”的话题(详见《我在1972年(12):“心理大地震”》)。

我在1973年初回沪探亲,与家人的聊谈中不可避免地谈及上述情况与经过,也多多少少流露出自己的真实想法。父母对我的悲观态度深为不满,用当时流行的批判“读书无用论”来引导我,不能那么悲观失望。从当年的日记中可以看到,1973-1-15晚上回到上海家里,1-18就开始了“看书学习”——

1973. 1.18 星期四 阴

下午阅《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

由此可见,当时是不敢逾越“用马列毛指导文化学习”的教条的,所以首先阅读了一本由上海人民出版社于1972年出版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征求意见稿)》。那是文革开始后出版的“革命理论书籍”之一,还没有正式定稿,但是父母在图书馆工作,所以就“近水楼台先得月”,借了一本带回家给我阅读。

如今从日记里还发现——

1973. 1.29 星期一 晴

今起开始实行“早读”。6时起床,阅《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

看到这样的日记真觉得不可思议,因为当年我家三代人蜗居在十多平方米的斗室里……。对那些日子里为什么要“早读”,如何“早读”,更是毫无印象了。我的记录显示,我看完那本书是2月14日,花了将近一个月,说明我看得并不起劲,至于究竟看进去没有、看懂了多少,就更难说了。

随后的记录里还可以看到——

1973. 2.15 星期四 晴

阅《马列主义经典作家论历史科学》。

1973. 2.21 星期三 阴转雨

下午开始阅、录《高中历史复习提纲》。

1973. 3. 9 星期五 阴转雨

阅《世界古代史提纲》。

从当年留下的记录来看,那本“经典作家论历史科学”一直没有看完,另外插入了阅读《列宁:青年团的任务》《列宁论马克思恩格斯》以及《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历史》,而真正花力气且留下记忆的是,在阅读《高中历史复习提纲》等书的时候,由于那些书籍都是从图书馆借来的,书店里又没有类似的复习资料,所以就一边读一边写下了历史大事摘记,分为中国古代史、中国近代史、世界古代史、世界近代史等四本。当然,这四本摘记并不是1973年春节期间一气呵成的,而是当年5月7日骨折后回沪治疗期间有许多空闲时间,得以把这“系列摘记”持续完成。但是,随后的几年始终无缘“上大学”,那些摘记也就一直束之高阁,从未用过,也无心重读,但又不忍心扔掉。直到“高考1977”前夕,才找出那四本摘记为报考文科的朋友们助了一臂之力。我自己则阴差阳错地报考了理工科(详见《我的高考1977纪实》),从此与文科无缘,与历史“诀别”。

 

事实上,1973年春节期间知青及其家庭正在出现“大学梦”,引发了一个谈论“上大学”的热潮。第一波出现在春节前。所以,1973-1-18开始“看书学习”并不是偶然的。巧合的是,刚刚在一个月前从江西云庄知青集体户转插去皖南的同学兼插友也回沪探亲了——

1973. 1.20 星期六 多云

晚徐JC来,邀去徐LH家,沈、董、张、曾后也到,说李今到沪。

日记中提及的沈等四人都是我中学同学,得悉李由皖回沪过年,并且知道她有意争取上大学。而这个信息是那位同学兼插友在离开云庄之后才在云庄知青中传播开来的(详见《我在1972年(12):“心理大地震”》),在云庄集体户中可谓公开申明争取上大学的第一人。我在心理上感到震撼的同时,也产生了偌大好奇心,尤其是想知道在“争取上大学”方面应该如何动作。于是,第二天就登门拜访——

1973. 1.21 星期日 阴,小雨

上午走访沈、李,各半小时和一小时。

在我记忆中,由于此前我与同在云庄插队的老同学的关系比较纠葛,所以那一次主要是“礼节性拜访”。

春节是2月3日。节后出现了谈论上大学的第二波热浪,亲友邻居中的“大学梦”也在升温——

1973. 2.11 星期日 阴

晚饭后,金伯伯来,谈及大学招生问题。陆明之母近来也在谈此事。

日记中的“金伯伯”是父亲的同学,在位于南市区青莲街的某中学任历史教师。文革期间,他因为出身于资产阶级家庭而不适宜担任“培养革命接班人的人民教师”,被安排到街道“人防办”(人民防空办公室)上班,由于该机构的人员五方杂处,各种消息颇为灵通,所以常常来我家交流。“陆明之母”是与我家住在同一栋石库门、同在二楼的一个邻居,陆明本人是67届初中生,毕业分配时由于父母均在“审查中”而被发配到外地插队,尔后虽然父母获得“解放”,但是已经迁出户口的儿子已经难以迁回,所以,1973年春节期间也卷入了关注上大学的热流之中。在这样的氛围里我又去找那位插友交流信息了——

1973. 2.13 星期二 阴,雨

9时,访李,遇董。主要谈谈“大学”问题。

只记得那位插友也没有什么具体的消息。可以肯定的是,1972年招收“工农兵学员”使不少人心目中产生了不小的期望,“大学梦”由此开始升腾。1973年春节知青回城探亲期间的道听途说、街谈巷议则使“大学梦”升温了。从我的日记来看,春节之后与插友、同学之间的走动明显减少,看电影之类的活动基本“绝迹”,几乎天天都在阅读《高中历史复习提纲》等书,作笔记。但是,1973年夏天的张铁生与白卷事件则给“大学梦”以“迎头痛击”。直到1976年底最后一批“工农兵学员”进入校园,我接触的亲友邻居同学插友中,有几个“圆梦”的?那位转插皖南的同学兼插友最终也是走了“病退”之路才回到了上海。现在想想,在那种体制下有可能“圆梦”么?!

  评论这张
 
阅读(475)|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