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读六九年一月旧报(2)  

2018-06-06 20:58: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接《读六九年一月旧报(1)》)

【原文】

三、插队落户的意义

我曾经参加过几个红卫兵的一场争论。有一派是主张到国营农场、军垦农场去的,而大讲插队落户不好;另一派大讲插队落户的好处,但也支持另外的同志到国营农场、军垦农场去,但他们提出,到农场去也要在那里想办法去接受当地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这就分成了两派。我不隐蔽自己的观点,我是插队落户派。为什么呢?我坚决支持战友们到农村去插队落户,也赞成有条件有机会的同志到农场去,但是插队落户对革命知识青年来说更能够接近贫下中农,更能够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更能够直接参加农村两条道路、两条路线、两个阶级、两种思想的斗争。农村中资本主义势力和社会主义势力还要进行长期较量的。这次文化革命把一小撮叛徒、特务、死不改悔的走资派、没有改造好的地、富、反、坏、右和现行反革命份子揪了出来,但农村中资本主义的自发势力、农村的阶级斗争是不会中断的。我们到农村去,首先是要和贫下中农一起干革命,搞阶级斗争,这是插队落户极大的极有利的条件。除了参加农村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斗争外,对生产斗争、科学实验,插队落户也可更加直接接受贫下中农的教育和帮助。

【点评】

在1969年1月6日的这个讲话中,徐景贤宣布自己是“插队落户派”,振振有词地说,“插队落户对革命知识青年来说更能够接近贫下中农,更能够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更能够直接参加农村两条道路、两条路线、两个阶级、两种思想的斗争”。在七个月前的1968年6月9日,徐景贤在市革委会大礼堂的千人集会上,虽然“把上山下乡作为坚持和捍卫毛主席革命路线的一个实际行动”,但是只字未提插队落户,甚至还批评坚决要求去黑龙江农场而“冷落”市郊农场的现象。当年的上层人物中出现这样的变化,且不去追踪他们的个人品质,至少说明了上山下乡这个重大决策中存在着各种势力之间不为人知的错综复杂的角逐过程。

 

【原文】

在这里要讲到我们的国营农场和其他农场的教训。上海郊区有十几个国营农场,在安徽还有黄山茶林场也是属于上海。这几个农场,几年来应该讲有的办得比较好,有的办得不够好,有的办得很不好。办得不好的原因在什么地方呢?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那里都是知识分子成堆,都是学生,你闹我,我闹你,你拉一派,我拉一派,搞到后来如毛主席说的那样变成一堆粘土疙瘩了,种不出庄稼,几年来一直亏本,革命搞不好,生产上不去。如黄山茶林场就是这样,过去陈、曹一伙根本没有让知识青年和周围贫下中农结合。最近农场的知识青年自己下山和贫下中农一起办学习班,贫下中农就很高兴,贫下中农说:“你们过去被我们看作是过路的客人,现在看作是自家人、贴心人了。”因此插队落户在各省给上海提出的任务还很重,他们要上海知识青年的,北方、南方都有,到那里去插队落户,更好地向贫下中农学习,更好和贫下中农一起改造农村。因此也就存在一个更好地把国营农场办好的问题,考虑国营农场也要掺些沙子进去,不要都搞成知识分子成堆了,也应由贫下中农一起来把农场办好。

【点评】

当年徐景贤在讲话中说到“国营农场和其他农场的教训”是值得注意的,不仅有具体的实例(黄山茶林场),还提出了“国营农场也要掺些沙子进去,不要都搞成知识分子成堆了,也应由贫下中农一起来把农场办好”。

笔者曾经从2018年2月的一份资料中看到一则由林升宝先生搜集的史料——

一九六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市乡办召开会议,研究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动员工作。[注]:会议记录显示:目前形势很好,要搞大型活动,在上海来一个全面大动员。采取报名和分配相结合的方法,把任务一次下放到区,尽快落实去向。5%因身体不适待分配,以后再说。又:会议还讨论了农场知识分子成堆问题。意见:派贫下中农宣传队进去,抽知识青年搞大批判。现有农场知青提出插队,反衬出农场“再教育”有问题。

这条史料与1969年1月9日的《上海红卫战报》是彼此呼应的。其一,“搞大型活动”,报载1月6日全市万人集会欢送赴皖插队;其二,“农场知识分子成堆”,徐的讲话与此几乎一致。这给研究者留下了一个课题:当年上海的领导人曾经打算建立“上海生产建设兵团”,又一度全力以赴筹建域外知青农场,12·21之后又对农场采取公开贬低的态度,如今还有当年筹办农场的小分队成员回忆说当年在域外农场停摆之后曾经有过“到市郊农场去二次夺权”的说法,这些现象都涉及到市郊农场,它们之间是否存在关联?

 

【原文】

对于插队落户的同志,我们觉得有些同志很坚决,我看到两个材料也很感动。上海临浦中学有一个同学已拿到工矿通知书,但是他听到毛主席最新指示后,坚决退回通知书,要求到农村插队落户去。浦明中学一个同学已经到商业二局果品公司报到,而且拿了工资,当他听到最新指示后,他退掉工资,动员学校的同学一起去插队落户,因此这个学校插队落户也搞得很好。这些同学很坚决,应当向他们学习。

【点评】

类似的“很坚决”在12·21之后似乎成为一种“新时尚”。笔者有一位同班同学当时也收到了工厂的通知书,是卢湾区的一家生产鞋楦木根的工厂,但是坚决要求上山下乡,最终如愿以偿,去了内蒙古,但很快被当地一家工厂录用,派回上海某个工厂培训,尔后不久还是回归上海。对这段两三年的人生历程,当事人早已不愿意重说往事。

(待续)

读六九年一月旧报(2)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