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解析“小分队”的成果  

2018-04-08 14:27:51|  分类: 专题探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年三支“规划小分队”留下的文字材料,从一个侧面说明当年的两次考察并不是简单的重复,而是按照基建程序循规蹈矩、循序渐进地一步步推进着。有专业技术人员参加的现场考察规划,就是要对项目的“上或不上”从技术、经济等角度作出评估,供上级部门作出决策。而马天水这样级别的人物直接参与其中,则反映了上海市革委会对此事的重视程度。但是,在“规划小分队”还没有完成既定工作、甚至没有返回上海的情况下就决定不办农场了,这就不是正常的基建程序中讨论“上或不上”得出的评估结论,而是说明当年6月23~24日马天水余干之行以后、7月3日马天水谈话之前,甚或在6月28日“三报一刊”开始“大学北京”之前,就由高层次作出了重大的决策,出现了始料不及的重大变故,从而成为后来人探幽钩沉的下一个重点。这当中的详情内幕不是我等现在能够破解的。

撇开上述政治因素来解析当年“小分队”的工作成果。第二次考察中的“小分队”,就是从事项目前期的勘查规划工作,主要是对初步选定的建场地点,完成现场踏勘、了解各方面的实际情况、收集开展规划需要的基础资料等任务,在此基础上编制规划说明书(或规划方案一类的名称)。从当年保存至今的原始资料中,可以看到当时形成的此类文件。它们的共同点是,都有两个方案,都有投资估算,都有技术经济分析。这是至关重要的必不可少的内容,是上级领导部门进行比较、选择、决策的重要依据。其中,投资估算更是有可能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余干的《江西省余干县国营康山综合垦殖场规划说明书》中,不完整的投资估算已经不低于2700万元;而能够吸纳新增的劳动力充其量是1万人,这就意味着人均超过2700元;还需要考虑到“定型年”是1974年,亦即需要经过五、六年的时间,才有望实现全部预期值。另一份1968年1月成文的《关于康山围垦工程总体规划(初步方案)中几个问题的请示报告(草稿)》中,一是需要在业已完成33公里围湖大堤等基本设施的基础上,在1968到1971年期间继续投资4090万元;二是在已有近万社员劳力之外,尚需职工22,000人,管理人员按4%计算,需要1,200人。也就是说,可新增就业岗位23,200个。按照这些数据,增加一个“吃工资”的,需要人均1,763元的投资额。上述两个文件与“小分队”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对“小分队”形成的成果是会产生影响的。

资溪的石峡林场《建场初步方案的报告》中提出,第一方案是划入全公社九个生产大队,总投资375.35万元,可安排青年8,194人;第二方案是选择六个生产大队办场,总投资303万元,可安排青年5,923人。也就是说,安置一个青年需要投入的资金分别是人均512元、458元,由国家分两三年投入。而这样大的一笔资金投向一个公社,用来改制为农场,恐怕也是没有先例可循的,而且难以在短时间内用同样的转制方法大批建立国营农场来解决数以百万计的中学生就业问题。

资溪的《马头山小分队调查规划情况汇报》在三年五年规划设想中说,三年内年内安置知识青年8500人,投资783.5万元。也就是说,人均投资额921元,这样的资金投入还需要三年方能见效。

在1968年那个迫不及待、刻不容缓的时候,上述投资估算及其技术经济分析的结果显然是无法被高层接受的。而不久之后国家规定安排在江西农村公社的城市青年安置费是每人230元,真正体现了“少花钱,多办事”的精神。所以,那样的规划在那样的非常时期,用来解决那样迫切的就业难题,必然不具备可行性,更不要说还存在其他非经济因素。

再说一个时过境迁后更直观的问题。2012年12月上海东方卫视的访谈节目中,访谈嘉宾说,1968年4月到7月这段时间里,上海派出“小分队”考察,“什么地方造房子,什么地方搞畜牧场,什么地方修路,图纸都画出来了,就准备安置知青了”,实际上这是对“小分队”职能及其工作成果的误解和误读。在勘查规划阶段的成果文件中,的确有一些图纸,主要有区域位置图,显示出工程项目在一定区域范围内(例如县域)的位置;场区总体规划设计、总平面布置图,把生产用房、辅助用房、生活用房、道路、沟渠、供电、通信等公用工程的初步构想通过图纸表达出来;对一些重要的建筑物还要画出建筑平面图剖面图。如此大大小小林林总总的图纸会有几十张,但是,它们不是可以据以施工的蓝图。而到了不明就里的外行的眼中,就被认为可以按图施工、乃至准备安置知青了。简言之,基建程序不可擅自逾越,不同阶段有不同的工作成果,因而有不同的作用,不能滥用或随意解释。

实际上,即使是把三四个月的全部时间与精力扑在现场,也是难以完成一个工程项目从规划一直到施工的全过程的。更何况在这个期间还有必不可少的规划评审会、初步设计审查会等等“关卡”。在时间紧迫的情况下,也会有驻扎在项目工地的“小分队”,他们的名称是“某某项目现场设计小分队”简称“设计小分队”,其成员多是能征善战、出手迅捷的资深专业技术人员。这样的“设计小分队”与“规划小分队”有质的区别。

总而言之,只要有一些关于基本建设程序的基础知识,加上一点逻辑思维,就不难理解,既然“规划小分队”的成果文件里,有等待选择的不同方案,却没有落实的投资额度与来源,又怎么可能正式立项、立即上马甚至接纳知青了呢?时过境迁之后,一些当年的当事人在回忆那段“规划小分队”经历的时候说,当时感到短时间里建成农场需要的资金很大,很可能影响决策部门作出决定。这种说法不无道理。但是,“规划小分队”还没有“凯旋归来”、提交规划文件、组织讨论审查,就把筹建域外农场逐出了基建程序,而开始了全市“献忠、誓师”,这就不能认为是正常的现象了,说明其中存在着某种秘辛,为后来的历史研究者提供了偌大的空间。有鉴于此,在使用、解读当年留下的各种资料时,不能回避或脱离当年的实际情况,从而对当年的活动作出实事求是的恰如其分的评价。


  评论这张
 
阅读(56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