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寻觅被湮灭的细节——回顾这五年  

2018-01-09 19:33:07|  分类: 专题探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年底以来,我一直关注着一桩历史事件:1968年4月,上海开始到江西等地考察、筹建知青农场,但是到7月份戛然而止、宣告夭折。此事不见于上海地方志和《上海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纪事录》等众多正式出版物,但是我总觉得它在上山下乡运动的历史上是值得注意的,至少对上海区域史是如此。这五年一路走来,深有感慨的是,纵然身为上山下乡运动的过来人,也未必都明了历史真相与细节,尤其是处于下层的普通人,要搞清楚那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实在难以轻而易举地如愿以偿,而知道内幕的又常常是不愿或不能说。所以,刚刚过去几十年的事情已经在历史长河中飘逝得几无踪影,也许就此永远消失殆尽。

 

(一)2012年12月的意外收获:一次节目

上海东方卫视在2012年12月28日的“往事”栏目播放了题为《从红土地到北大荒》的访谈,言及1968年上海“老三届”毕业分配开始之时的一些情况。当年黄浦区光明中学六七届高中生李锐先生在中学“红代会”参与毕业生分配工作的调研和宣传。那次访谈提供的信息有:①考察时间1968年4月底到7月;②考察地点江西和黑龙江,但无具体的县份;③有几个考察小分队,但无准确的数字;④目标是在江西和黑龙江各安置十万人;⑤考察活动的主导者有陈琳瑚(时任上海市革委会教卫组组长);⑥结局是1968年7月北京方面有个意见出来,上海不要到江西办农场了。除此之外,对当年小分队的情况没有详细描述。

 

(二)2013年的两个进展:一篇网文与一本书

2013年5月,在网上看到当年“红东北”负责人“迭飞”的回忆录,提供了下述信息:①考察时间1968年4月到6月;②考察地点黑龙江的沿岸;③一个考察小分队,15人组成;④目标是在黑龙江安置十万人,不迁户口;⑤考察活动的主导者有张春桥、马天水;⑥结局是1968年7月张春桥决定不办农场,改为军垦和插队。2013年11月,一位插友送给我一本《上海知青与井冈山》。该书由江西省吉安市委党史办编写,中国文联出版社2004年11月出版,提供的信息有:①考察时间1968年4月和5月;②考察地点江西新干、峡江、永丰交界处;③一个考察小分队,30余人组成;④目标是建立一个知青农场;⑤考察活动分4月和5月两次,并有4月份在上海火车站出发时的照片;⑥结局是上级未同意。

 

(三)2014~2015年的徘徊

我把当年的那件事情称之为“鲜为人知又胎死腹中”,在博客上先后发过3篇博文,将上述发现公之于众,渴望当年的当事人能够为历史研究者和爱好者提供相关的信息,遗憾的是未能如愿以偿。2015年4月,上海市知识青年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的《知青》杂志在2015年第2期上刊发了我的博文《当年鲜为人知又胎死腹中的知青农场》。但是在这两年多时间里对那件事的追溯并没有进展。

 

(四)2016年的转折:一次捐赠

2016年5月,在上海市知识青年历史文化研究会举行的“知青图书交流会”上,当年虹口区四平中学的六六届高中生毛大德先生捐出了1968年6月虹口区有关部门和学校为“小分队”中的学生代表发出的“祝贺信”“喜报”,还有数件“早期知青文物”:(1)1968年6月上海去江西余干县规划小分队的名单,(2)小分队7月回沪后的汇报,(3)1968年1月江西省革委会抓革命促生产指挥部召开的康山围垦工程总体规划现场审查会给省革委的请示报告,(4)康山综合垦殖场规划说明书。这使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到“小分队”的实物,虽然未能从中直接获得当年知青农场胎死腹中的原因,但是打破了个别当年的当事人对捐赠物的质疑,证实了当年“小分队”不仅确有其事而且不止一支也不是一地。这就大大增加了我继续求索的信心。

 

(五)2017年的突破:一封信与一叠旧报

2017年6月,在“知青图书交流会”上,又有当年市北中学六六届初中生胡似先生捐赠1968年6、7月间去江西资溪考察的日记及考察报告等“早期知青文物”。不久热心的网友王礼民先生又牵线搭桥,使我与毛大德、胡似等当事人建立了微信联系。

7月,我在网上看见一篇2005年就出现的网文“知青上山下乡大事记”,其中说到,“1968年6月18日,上海市组织的上山下乡勘察小分队出发,他们都是1966届毕业生,也是上海市首批被批准上山下乡的红卫兵。”既是1968年6月,又是勘察小分队出发,还是上海的首批,激发了我上网“穷究”的兴趣。很快就在收藏网站上找到,1968年6月19日文汇报报道了18日有九支上海青年下乡勘察小分队分批离沪;6月22日文汇报又刊登了下乡上山勘察小分队六六届中学毕业生座谈发言纪要。这就说明当年小分队确有其事,并且在正式报纸上“登台亮相”,因而纠正了我四年来持有的“鲜为人知”这一偏颇认识,开始在收藏网站上搜寻当年正式报纸上的有关信息,不过,这样的沙里淘金没有决定性的收获。

10月底,毛大德先生找到了当年的一封信和一本日记,其中涉及当年“7月初叫停知青农场”这一关键细节,因为那封信里谈到当年6月底上海开始“大学北京,比学赶帮”,使我联想到7月2日全市万人誓师大会后,正式报纸的报道中出现“掀起知识青年下乡上山的比学赶帮热潮”的措辞;再联想到正式报纸曾经报道过6月9日千人集会,而这两次集会的时间相距不到一个月,正是在这期间既有小分队出发考察、又有知青农场半途而废!于是对那段日子产生了偌大的兴趣,不过,自己又没有能力去查阅当年的报纸。无可奈何之中突发灵感,想起自己收藏了整整五十年的“文革资料”(包括上海的红卫兵报纸)至今还束之高阁,那不是十分珍贵的尚未发掘的“富矿”吗?!

 

(六)除了感慨还是感慨

2017年11、12两个月,查阅了1968年5月到8月上旬的《上海红卫战报》,终于实现了梦寐以求的突破。从当年的群众组织报纸上看到了正式报纸上看不到的关于6月9日千人集会的报道,那个会上有马天水徐景贤的讲话,相当详细地展示了1968年4月市革委会组织“学习调查小分队”到江西、安徽、黑龙江进行考察并在随后一个月内获得的进展,而这一活动的情况是要向张春桥姚文元汇报的;同时还宣布市革委会已经决定组织先遣队去江西云云,亦即稍后于6月中旬出发的“下乡上山勘察小分队”(这一次出发在正式报纸上公开报道了)。多亏当年的群众组织报纸,为我等如今无缘接触官府档案的人们留下了若干历史的踪迹,了解到当年第一次考察的一些情况。

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正式报纸和群众组织报纸对第二次考察都没有跟踪报道,所以,在这些史料中难以找到第二次考察的结果,更没有言及“上级叫停知青农场”。感谢当年的当事人保留和捐献有关的资料,从中得知第二次考察的情况和最终结果,读懂了6月18日小分队出发以后半个月的报纸,从而认识到正是在这期间决定了知青农场的命运,换言之,当年知青农场的半途而废并不像一些人说的仅仅是经济因素(上海与外地在利益分配方面谈不拢等等),而是还有更重要的政治因素。这一点在当年7月及以后的群众组织报纸中有明显的表现。最突出的是正式报纸上未曾报道的张春桥“8·1讲话”号召走邢燕子道路,插队落户,不要国家一分钱。这与4月份组建小分队筹办知青农场是一个180度的大转变。然而,在迄今为止看到的上山下乡运动史中,从未见到过这样的历史细节。

尽管当年报纸的字里行间流露出一些内幕,但是还有许多的细节真相被隐藏着。不能把希望完全寄托在档案公开,因为档案本身就不是历史全过程的“全息记录”。我们这些过来人、当事人健在之时尽可能多地解读那些公开的资料,为后来人研究历史提供铺垫与切入口。历史永远充满了无穷的魅力,研究历史会有永不枯竭的动力。正本清源、还原真相,永远在路上。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