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有感于两位年轻学者的论文(之二)  

2017-10-09 10:56: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研究历史不可不关注原始资料。——题记

 《早期》《慰问团》两文立足于新方志,都没有说清楚12·22之前上海地区上山下乡的情况,我感到,在自己目力所及的范围内看到的公开材料中,有一份档案资料很能说明问题。它是上海市革命委员会下乡上山办公室编制的《一九六六——一九六八届知识青年下乡上山情况表》,今藏上海市档案馆,档号:B228-1-32-1(以下简称《B228-1-32-1》)。它已经不止一次出现在正式的出版物上:

一是金大陆先生的著作《世运与命运——老三届人的生存与发展(增订本)》(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10年8月出版)一书的第394~410页“附录一”。

二是金大陆先生的著作《非常与正常——上海“文革”时期的社会生活(上)》(上海辞书出版社2011年4月出版)一书的第320~342页“附录六”。

金先生在两书中均说明,它是一份由“上海市革命委员会上山下乡办公室”编制的反映上海1966、1967、1968届初高中毕业生“上山下乡”的去向、人数等情况的统计表。

严格说来,金先生在引用那份档案资料时有欠严谨,并非如同自己在“说明”中所说的“按原始材料实录”,例如把编制者由“上海市革命委员会下乡上山办公室”改为“上海市革命委员会上山下乡办公室”,这种不忠实于原作的擅自修改行为是不可取的。粗看只不过是改“下乡上山”为“上山下乡”,小小的顺序变化似乎无伤大雅,其实办事机构名称的演变折射出上山下乡运动的复杂多变,是不能随意地“前后统一”起来的。(详见拙作《上海地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办事机构名称的演变》,载《青年学报》2017年第3期,又见http://wangzongren1952.blog.163.com/blog/static/995959012017948201741/  )

 

《B228-1-32-1》由12个表格组成:(原件没有序号,为便于叙述,我按它们的顺序加上表一、表二……)

序号

表格名称

人数

出发日期

表一

6668届知识青年下乡上山人数汇总表

183300

 

表二

6667届知识青年去市郊国营农场人数

52517

19688月—12

表三

6668届知识青年去江西、河南、青海、福建插队落户、云南、大丰国营农场人数

7401

 

表四

6668届知识青年去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人数

10350

688月—9

表五

66—68届去黑龙江黑河地区插队落户

6401

6939—525

表六

66—68届赴黑龙江省军管农场

10080

6933—30

表七

66—68届去内蒙插队落户

2139

69321—524

表八

66—68届赴吉林省插队落户

23227

6931—510

表九

66—68届赴云南插队落户

9519

6931—520

表十

66—68届赴贵州省插队落户

10205

69317—420

表十一

66—68届去江西省插队落户

31098

6931—41

表十二

66—68届去安徽省插队落户

20363

19691—2

 

表一“汇总表”可谓“总纲”,自左向右为23个“知青输出源”,有10个区、10个县、高教局、半工半读、其他;自上而下为16个去向和类型,依次为:市郊国营农场、江西省插队落户(第一批)、云南省国营农场、大丰国营农场、河南省兰考县插队落户、青海省共和县插队落户、福建省龙溪专区太和县插队落户、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黑龙江黑河地区插队落户、黑龙江省军管农场、内蒙插队落户、吉林省插队落户、云南省插队落户、贵州省插队落户、江西省插队落户(第二批)、安徽省插队落户。它不仅给出了上海地区66—68届知识青年下乡上山人数,总计183300人,也给出了各区县到各知青接收地的人数。

随后的11个分表中,给出了县团级的统计数据,其中,表二、表三、表四反映了12·22之前的情况,其余分表反映了12·22之后的情况。解读和分析这样的数据资料,对了解和研究12·22前后上海地区上山下乡情况是很有意义的。

在12·22之前,上海地区上山下乡的去向集中在市郊农场,其次是黑龙江兵团,详见表二和表四。

表二显示了1968年8月—12月“66—67届知识青年去市郊国营农场人数” 及其分布,合计52517人。来自10个区、高教、9个县(没有崇明县);前往跃进、新海、红星、长征、东风、前进、前卫、东海、五四、星火、东方红、前哨、黄山、牛奶场、农机厂、供销站等16个单位。

表四显示了1968年8月—9月“66—68届去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人数及其分布,合计10350人,来自10个区、10个县、其他;前往一师(5个单位)、二师(4个单位)、三师(9个单位)、四师(8个单位)、五师(22个单位)、独立团(2个单位)、独立营、其他。。

相形之下,表三就没有表二、表四那么“单纯”,较为复杂,涉及多个省份和不同类型,尽管人数合计仅仅7401人,却是“品种繁多”:

① 自发的跨省插队,去向是井冈山、河南兰考县、青海共和县、福建太和县,四处人数之和不到100人,其中去河南兰考的28人,是1969年出发的,估计是太“微型”了,就并入表三统计了。其余三处分别在1968年8月11日、1968年9月(分三次)、1968年9月18日出发。﹝注:“福建省龙溪专区太和县”,原件如此。经查太和县在安徽省,福建省有平和县。《世运与命运》和《非常与正常》两书均改“太和”为“大和”,似无依据。﹞

② 有组织的跨省插队,去向是江西新干和峡江,1024人。原件上的出发日期为1968年10月,这是当年开始动员之时预计的出发日期,后来实际出发日期是1968年11月19日。﹝注:原件系当年用铅字打字机和油墨印刷机生成,其中新干县的“干”字像“于”又似“子”,结果在被引用时屡屡发生出错,其一,《世运与命运》和《非常与正常》两书引用时把“新干”误读为“新于”,又由“新于”进而“纠正”为“新余”;其二,在《上海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纪事录》一书中,把“新干”误读为“新子”,而江西有与之谐音的“星子”。﹞

③ 外地农场,去向是云南,1018人,1968年12月20日出发。现据当事人说是21日出发。

④ 市属农场,去向是大丰农场,分为1968年10月25日和11月两批出发,合计5267人。但是大丰农场没有列入表二的“市郊国营农场”,很可能是因为它不属于农垦系统。

从上述数据来看,12·22之前上海地区上山下乡的人数只有7万余人,分类统计如下:


 
有感于两位年轻学者的论文(之二)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也就是说,超过八成即5万7千多人是去市郊农场和大丰农场;余下是跨省下乡的,为1万2千多人,其中又以黑龙江兵团1万人和云南兵团1千人占据了绝大多数,跨省插队的仅1千多人,只是7万余人的百分之一点四!这样的数据对研究12·22之前上海地区上山下乡运动的情况无疑是很有意义的。

当然,《B228-1-32-1》提供的上述数据,与新方志提供的信息相差很大(“通志”说是9万多人,“劳动志”“青年志”的说法则多达22万人)。如果再加上12·22以后的数据,这种差距更大。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