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有感于两位年轻学者的论文(之五)  

2017-10-18 08:10: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虽史料有限仍需提倡宁缺毋滥。——题记

(3)到黑龙江的人数等情况,有13则纪事。在持续十余年的上山下乡运动中,上海是一个重要的跨省下乡知青输出地,黑龙江最早成为上海知青接收地。《纪事录》收录的纪事数量也就独占鳌头,但是其中的质量有待商榷。

(3.1)有1则是《B228-1-32-1》提供的数据信息:自本年8月始到9月,上海共10350名知青赴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

(3.2)来自黑龙江编写出版的《黑龙江省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大事记》一书提供的数据信息达7条之多(以下按《纪事录》中的时间顺序),其中瑜瑕互见、瑜不掩瑕。

(3.2.1)“一九六八年六月十日  黑龙江省革委会第38次常委会决定:同意接收北京、上海、天津三市知青3.5万名,其中接收上海知青1万名,并全部安置在生产建没兵团。”这类省级决定一般保存有原始文件,故列入纪事既可补充《B228-1-32-1》缺少历史背景的不足,又有较高的可信度。

(3.2.2)“一九六八年七月  黑龙江查哈阳农垦局接收安置上海、天津、北京、哈尔滨等地知青1.01万余名。当月,上海知青324名,来到五大连池原种场参加生产建设。”这则纪事的疑点是1968年7月有324名上海知青抵达五大连池原种场。这和《B228-1-32-1》中上海10350名知青于8~9月赴黑龙江兵团是抵牾的。另外,《B228-1-32-1》中有“一师 五大连池 295人”。

(3.2.3)“一九六八年八月十一日  上海知青800余人到黑龙江参加边疆建设,途经哈尔滨时,省、市革委会,省军区、生产建设兵团到火车站迎接。”从知青接收地的角度给出了知青的到达时间,虽然没有说明批次,但是这种欢迎规格似乎是首批抵黑。然而,这则纪事还有一个令人质疑的“尾巴”:“上海知青历史文化研究会编:《知青》2014年第2期,第67页,据另一份资料记载,首批去黑龙江知青为1968年6月14日。”这样的“尾巴”在《慰问团》一文中也引用不误,说是“6月14日,上海第一批知青800人到达黑龙江农村。”更加把兵团与插队的区别模糊化了。假如当年确有其事,何况不是8个人的“小打小闹”,而是要占用一列绿皮火车的“专列”大动作,当时的上海报纸上不会只字不提。《纪事录》中收录了1968年6月的一则报道:“1968年6月10日解放日报第2版,《以上山下乡的革命行动向毛主席表忠心》,9日下午,本市1966届高、初中毕业生1,000余人在市革委会大礼堂集会,‘向毛主席表决心’,表示要‘到农村去,到边疆去’。”但是无法证明这就是800人赴黑。再联系到(3.2.2)中“1968年7月有324名抵达五大连池原种场”的说法,就产生一个大问号:既然《纪事录》收录了《B228-1-32-1》提供的“8~9月,上海共10350名知青赴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那么,为何又有6月和7月就已经到达黑龙江的“时光倒流”?由于这个首批出发日期关系到上海地区上山下乡运动发展的重要节点,我向当年赴黑的知青了解最早赴黑的情况,没有人说是6月14日或7月份,有人记得首发日是在8月9日。上文中有一则纪事,(1.1.2)《解放日报》1968年8月10日,第3版,《本市一万名中学毕业生将陆续奔赴边疆》。内容简述:一九六八年八月九日  分别来自普陀、长宁、松江、嘉定等地区的约1万余名毕业生陆续奔赴边疆务农。这则纪事虽然没有明言黑龙江,但“1万余名”“陆续奔赴边疆”与民间记忆中的赴黑首发于8月9日是相当吻合的。至此,可以认为,6月14日或7月份的说法缺乏足够的依据。而《知青》杂志提供的“另一份资料”并没有给出充分而可靠的依据,也没有档案文件等原始资料,难以与《B228-1-32-1》匹敌,起不到“一言九鼎”的作用。

(3.2.4)“一九六八年八月十四日  上海第一批知青211人,抵达八五六农场。”《B228-1-32-1》中有“四师 八五六 229人”。接收地的数据比输出地的数据少18人。

(3.2.5)“一九六八年九月三日  首批上海知青597人,到达勤得利农场。”《B228-1-32-1》中有“三师 勤得利 611人”。接收地的数据比输出地的数据少14人。

(3.2.6)“一九六八年九月十七日  黑龙江国营红旗畜牧农场,接收上海知青187人。(《北大荒全书大事记卷》……。据《黑龙江省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大事记》 一书记载,当地接收上海知青人数为185人。”在《B228-1-32-1》中没有类似的番号。

(3.2.7)“一九六八年  黑龙江龙镇农场接受上海知青504人。”在《B228-1-32-1》中没有类似的番号。

(3.3)还有5则纪事是由各农场史提供的到达信息。

(3.3.1)《红五月农场史》:一九六八年七月  首批上海知青到达黑龙江红五月农场。此信息中的到达日期有疑问,也无具体的人数。《B228-1-32-1》中有“五师 红五月 98人”。

(3.3.2)《八五0农场史》:一九六八年八月十二日  黑龙江八五O农场从上海市长宁区34所中学中,接来知青314人。《B228-1-32-1》中有“四师 八五〇 317人”,来自徐汇区。接收地的数据比输出地的数据少3人。

(3.3.3)《八五四农场史》:一九六八年八月十五日  513名上海知青抵达黑龙江八五四农场。《B228-1-32-1》中有《B228-1-32-1》中有“四师 八五四 512人”. 接收地的数据比输出地的数据多1人。

(3.3.4)《大西江农史》:一九六八年八月十九日  黑龙江大西江农场接收上海知青148人,其中男68人,女80人。《B228-1-32-1》中没有类似的番号。

(3.3.5)《尖山农场史》:一九六八年八月二十三日  黑龙江尖山农场接收第一批上海知青82人,其中男44人,女38人。《B228-1-32-1》中有“五师 尖山 75人”。接收地的数据比输出地的数据多5人。

从《B228-1-32-1》中得知,黑龙江兵团有50余个下属单位。而上述(3.2.4)~(3.2.7)、(3.3.1)~(3.3.5)合计9则纪事涉及了9个单位,均为师以下的层面搜集的人数和到达日期。眼下还不清楚这样的信息有多大的价值。但是其中与知青输出地的原始资料、民间笔记“格格不入”之处是值得辩伪的,研究者不能“拉到篮里就是菜”。

 

附:有关赴黑日期的旁证材料

我虽然是六七届初中生,但是对六六届的毕业分配并非置身度外而一无所知。在我的笔记中有这样的记录:“1968. 7. 2 星期二 今天晚上去校时,碰到杨××同学,他给我一封‘献忠信’,是他和他们班级四位同学及我班三位同学决心到黑龙江去干一辈子革命的给伟大领袖毛主席的献忠信,要我转给刘××,要刘××动员我班同学也报名到黑龙江去。后来,刘××、章××、郑××先后到校,我们均在信上签了名。”那天那几个同学参加了全市性的六六届动员和誓师大会。

如今在收藏网站上看到,1968年7月3日解放日报和文汇报均在第一版刊登报道,六六届高初中毕业生集会向伟大领袖表决心,掀起知识青年下乡上山的比学赶帮热潮。在“上海青年志 >> 第三篇青年运动 >>专记二:“文化大革命”中的上山下乡运动”中有这样的表述:“1968年7月2日,市革命委员会在虹口体育场召开上海市1966届高、初中毕业生上山下乡动员大会。”

所以,当年的报道、民间笔记和现在的官修方志是吻合的。那么,早在6月14日就已经有首批800之众达到黑龙江的“超前举动”就更加令人质疑:依据何在?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