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我的读书梦(之四)  

2017-09-30 11:12: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名无实的“复课”很快就化为泡影了,尤其是1968年6月去嘉定县黄渡公社??大队罗家生产队参加了半个月的“三夏劳动”后,校园里又是一番“新景象”。一方面,“清队”进入高潮,教师队伍陷入新一轮的惶恐不安;另一方面,六六届学生开始分配,明确宣布“四个面向”,六七届学生也随之心神不宁。虽然留下的笔记越来越稀少,但还是可以看到,自己不仅跟着参与“查询”(这是“清队”开始后对“抄家”的一种正式称谓),还跟风报名去黑龙江(六六届首开纪录的跨省下乡目的地)。这些表明了自己心灵深处越来越陷入极度矛盾之中:既要拒绝对家里“两代黑”的指控,又要表现出“听…话、跟…走”的虔诚;既不想做一个抛头露面、冲锋陷阵的“打手”,又乐于当一个埋头苦干、默默无闻的“抄手”,企图以此在面对“四个面向”时逃避“名落孙山”的厄运。殊不知,这样的所作所为属于为虎作伥、助纣为虐,试图左右逢源、从中获益,真是梦想,痴心妄想,一枕黄粱!最终还是必须接过并喝下那杯苦酒。

 

如今在网上有2014年东风中学旧址“华丽转身”成为“爱仕马之家”后的一组照片,其中一张是东大楼的南立面,画面里就有我亲历中学时代“最后一课”的地方!

我的读书梦(之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当年东大楼南立面底层的内走廊与室外的地坪之间还有大约五十厘米的高差,喜爱运动的同学常常是在校园走道上快跑几步跃上大楼的内走廊;南立面的中央灰色圈门处有三四级台阶,如今是微微的斜坡,可见岁月沧桑把室外地坪提高了不少。

紧挨着大楼底层的灰色圈门的东侧,是1968年夏秋时节我所在的六七届初三(1)班的教室。就是在那个教室里,上完了我中学时代的“最后一课”——记得那是1968年9月的一天,“早请示”结束后,大家三三两两走进教室。“复课”之后没有固定的座位表,我特别喜欢坐在后排,可以减少别人的目光扫射,更可以在听讲那些“大道理”的时候方便地自行其是。那天,我照例坐在教室东端的末排座位上,屏声敛息“聆听”宣读决定各人命运的“判决书”即毕业分配档次名单。我听到了最最不愿意听到的结果——“外农”档次。

至此,我的读书迷梦被彻底粉碎了,就连去上海郊区农村的资格也没有,虽然是“四个面向”,但是自己无权选择,唯有服从“无产阶级司令部”的“统一指挥”,到外地农村去吧!……

即使是到了这个时候,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去学校当“抄手”,心灵深处仍然在“痴心妄想”,或许会出现变化。但是,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尤其是在那个极端年代。10月份得到通知,上海将有首批一千人到江西井冈山地区插队。我“自愿”报了名,但是未获批准,说是全校有4个名额,优先选择政治条件好的。我无言以对。

11月16日上午,突然通知同班同学费ZD去江西插队,说是到15日晚上卢湾区毕工组召开紧急会议,全区100个名额仅完成四分之三,所以动员凡曾报名的同学行动起来,争取完成去江西插队的任务。万万没有想到,到了傍晚,又通知我去江西插队。在短短的一个星期之内,我的“政治待遇”来了一个180°的大转弯!从“政审不合格”成了“优先招募对象”!……

然而,直到11月19日清晨离家的时候,我家大门上仍然不见一缕红色,同样是“插队落户干革命”,却没有大红喜报,我家三代人以为可以冲刷逢年过节两份白色“认罪书”的奇耻大辱,最终化为乌有,心里顿时升起被捉弄的羞辱感,进而再次加重了心头的阴影……。

 

来到偏僻的云庄村,置身于三十多人的知青集体氛围中,时不时有一种近似于中学生集体下乡劳动的错觉,仿佛不久会回到城里、回到家里、甚至回到学校里,继续完成中断了的学业……。1969年春节期间的一个下午,大家都在家休息,我打开箱子,取出了带到江西的一叠教科书,代数、几何、物理、语文、俄语、做革命接班人(初一政治课本)、社会发展史(初二政治课本)、……,各个科目一应俱全。自从“停课闹革命”以来已经有两年半没有与这些书籍打交道,显得相当生疏了,但粗粗翻阅之下,竟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埋头于没有学完的部分,颇有兴致,饶有兴趣,仿佛回到了校园生活……。很快,就到吃晚的时候了,我把教科书拾掇完毕,脑海里还是那些阔别多年的书本。不知道有没有直接关系,知青集体户又一次抓紧政治学习,加强思想革命化,重新学习《青年运动的方向》等等。从此,我没有胆量再次阅读它们。

1969年10月下旬,集体户里宋PL在上海过完国庆节返回云庄,带回了一首《知青之歌》,常常是晚上在黝黑的寝室里一遍遍吟唱着,同在一个寝室的十多位知青屏声静气倾听着:

蓝蓝的天上,白云在飞翔,美丽的扬子江畔是可爱的南京古城,我的家乡。啊,彩虹般的大桥,直上云霄,横跨长江,雄伟的钟山脚下是我可爱的家乡。

告别了妈妈,再见吧家乡,金色的学生时代已转入了青春史册,一去不复返。啊,未来的道路多么艰难,曲折又漫长,生活的脚印深浅在偏僻的异乡。

跟着太阳出,伴着月亮归,沉重地修理地球是光荣神圣的天职,我的命运。啊,用我的双手绣红了地球,绣红了宇宙,幸福的明天,相信吧一定会到来。

告别了你呀,亲爱的姑娘,揩干了你的泪水,洗掉心中忧愁,洗掉悲伤。啊,心中的人儿告别去远方,离开了家乡,爱情的星辰永远放射光芒……

 

此时此刻即将迎来插队一周年的知青们,尽管觉得歌词内容明显不符合“主旋律”,但是彼此心照不宣,无人吭声,无人评论,更无人举报。又一个漆黑而寒冷的晚上,我又一次听插友唱那首歌,那句“金色的学生时代已转入了青春史册,一去不复返”,使我猛然惊醒、彻底醒悟……。那个夜晚成了我的“梦醒时分”,那首歌曲成为与我的初心匹配的心曲,植根于我心灵深处的“知青文化”。

虽然历时两年多的读书梦醒了,但是很快又继续着读书梦。然而,此梦非彼梦,置身于不同的梦境里。前半程是清纯的学子,后半程是庞杂的知青,掺入了太多太多的功利因素。因为,金色的学生时代早已一去不返……。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