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我的读书梦(之三)  

2017-09-27 18:59: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7年10月底,我响应“复课闹革命”的号召,结束“逍遥”,再次回到校园里。结果,只是“闹革命”,成了“大批判专栏”的“主力抄手”(毛笔字写得不错,更有速度快的特色),而望眼欲穿的“复课”是徒有虚名。1968年上半年曾经零零星星留下了30多则笔记,其中有几处记述了“复课”实况。

 

1968. 2. 2 星期五

上午去校。只见东403的门紧闭着。正准备往回走,刘TN来了。后来章ML也来了,没有甚么事,大家聊聊天,谈谈这几天的所见所闻。下午没有去校。

笔记中的“东403”是我在1967年10月下旬到1968年11月中旬的一年中最主要的活动场所,以我们班级(六七届初三1班)和校革会教育革命组名义编辑出版的“教育革命·大批判专栏”,就在那里抄写、绘制。那里也是一些同学聊天、玩扑克的地方。1968年的春节是1月30日,所以2月2日是大年初四,我们几个同学就规规矩矩地回学校了。由于学校里还是冷冷清清,只能聊聊天就打道回府了。

新浪博客上有一篇博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1bdf480101carq.html  介绍“淮海中路235号”建筑物的历史。照片中,我初一初二时上课读书所在的东风中学“中大楼”荡然无存,突出显示了当年的“东大楼”。睹物思情,感慨不已!

在1967年被“揪出来”的“文化特务”殷之濂校长,在1968年春节以后不久失去了人身自由,被关押在东大楼四楼东端一排朝东房间的407室,图中那个向下的箭头所指的窗户就是当年关押殷之濂的“隔离审查室”,面积大约10平方米。而“炮制”“大批判专栏”的403室与之相隔一个房间,即图中三角形处。403室大约20多平方米,有一扇落地玻璃长窗,打开后是一个小小的阳台(也就是用黑铁栏杆隔出来一段狭窄挑檐)。通过朝东的窗户和小阳台可以望见淮海路。那一排房间房门朝西,有一条走廊,走廊的端头有一扇朝北的窗户,底下就是淮海路。走廊的西墙上也有一扇窗户,看得见大楼的北天井,还能远望淮海路。

我的读书梦(之三)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当年抄写绘制“专栏”时都要在走廊里经过“隔离审查室”的门口,虽然房门紧闭着,仍然可以闻到浓郁而呛人的烟味,因为殷之濂校长被允许抽烟,但是他挑选的是“阿烟”(进口的阿尔巴尼亚香烟),价格仅为8分一包,可想而知其档次之低廉。

图中右上方的那个向左的箭头所指的地方,当年是四楼的男厕所,有一扇窗户,外面有挑檐。1968年7月3日早上大约6点半,在“清理阶级队伍”运动被带上“国民党余孽、老反革命、反动军官”等帽子而“隔离审查”的王明仁老师,就是从那扇窗户出来、站到面对淮海中路的挑檐上,大声发表了一通鸣冤叫屈的演讲,愤然跳下,以自戕来昭示清白。当年的下方是“北天井”,有一堵围墙,虽然有一扇黑色大铁门,但是终年紧闭,墙外门外就是淮海中路人行道。看着那样的照片,眼前仿佛重现当年发生在淮海路闹市的跳楼自戕的惨景悲剧……!

如今,北天井的围墙拆除了,那栋大楼直接面向淮海路闹市,2014年9月成为“中国首个爱马仕之家”。(见http://fashion.ifeng.com/a/20140909/40042165_0.shtml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还有多少人知道1968年在这里发生过什么?!

 

1968. 2. 5 星期一

上午去校。薛CY还没有回来。下午上课,到者不多。第一课由蒋YS讲解毛主席诗词。第二节不了了之。不少人都忙着去看三点钟开始的东风教工与向明﹝中学﹞的篮球比赛。趁此机会,把第十六期专栏贴了出去。

由此看来,当时的确在“复课”,而且没有寒假,春节三天假期之后就继续去校,但是真正上课很少,且内容极为偏窄。薛CY是我班的班主任,有探亲假,春节回苏州老家团聚,所以尚未回校也是名正言顺的。蒋YS是历史教师,由他来讲解伟人诗词,是因为他的历史知识比较丰富。

 

1968. 2. 6 星期二

据蒋YS说,初三年级组在讨论新初三是否要全面复课闹革命时,有人提出:新初三是毕业生,不必全面复课闹革命。上午部分同学讨论了一下此事。下午课上也谈论了一下。课后,红排召开了全体会议,也讨论了。只有少数人认为初三不要全面复课闹革命,大部分同学还是认为应当全面复课闹革命,并且逐步进行。刘TN等人提出是否可向文汇报或市革会接待站问一下,是否要全面复课闹革命。其理由是,新初三没有缴学费。    今天下午的课主要是谈形势。第二节课后,举行的红排会议,某些负责同志迎合某些同学的无政府主义思潮——廿分钟结束会议,观看东风教工与比乐﹝中学﹞的篮球比赛这一不合理的错误的要求——马马虎虎地讨论了一下,就算完了。

上述笔记颇有意思。蒋YS是“复课”以后分管我班的老师之一,透露了年级组里老师们在讨论我们“新初三”(即从1966年夏天时的初二年级“升”上来的初三年级,为与尚未离校的六六届初三区别开来而称之为“新初三”)究竟要不要“全面复课”,并且有一种看法,六七届已经是毕业生了,不必“全面复课”。还有一个细节,即刘TN等同学建议去报社或市革会询问是否要“全面复课”,理由是六七届没有缴学费!当时蒋YS等老师对如何“复课”是不知所以然,刘TN等同学则很敏锐地联想到毕业问题。但是,在那个内乱不已的日子里,原本已经毕业离校的学生到底如何“复课”,的确是无人知晓答案的史无前例的大难题。坐在教室里的学生根本就没有教材,站在讲台上的老师也是朝不保夕,因为“清理阶级队伍”开始了,谁也不知道何时祸从天降。那位蒋老师就是在“清队”中成为“放包袱”的对象,不知道后来情况如何。如果还健在则是上百岁的老人了。那位刘TN同学在1968年11月与我同赴江西插队,虽然他在1976年病退返沪,但一直在社会底层挣扎,不幸于1999年9月辞世,还不满50岁!当年的“当事人”已经无法聚在一起回忆当时的情景与想法了。

 

1968. 3. 1 星期五

今天到校的人特别多,达46人,是春节以来最多的一天。……上午课后,班级举办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参加的人很少。晚上,刘TN、章ML及沈HL、江YQ等与薛CY一起谈谈班级的情况。结果决定,举办干部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参加的有红排排长、班长,班文革全体成员,……大家估计,班级的学习班可能办不起来了。杨JK等人说,如果这个学习班果真能解决问题,我们就来参加。

当年我班是50个同学(26男、24女)。那天有46人到校,达到92%,已经是属于“特别多”了,说明那种“复课”的日常出勤率何其低也!

笔记中“如果这个学习班果真能解决问题,我们就来参加”是当时大胆至极的非议。因为1968年2月5日两报社论《华北山河一片红——热烈欢呼河北省革命委员会成立》传达了最新最高指示“办学习班是个好办法”,全国上下就出现了“办班热”。而笔记中“上午课后办学习班”一语也值得品味。因为按正常的教学秩序,上午安排四节课,就没有课外活动的时间了,所以,“上午课后办学习班”说明当时不是学习文化知识的“学习班”占据了上课时间。

通观那些日子的笔记,学习班之类的活动“不绝于眼”,且夜以继日,常常还有晚上的活动,甚至星期天也办班“亮私斗私”……。除此之外,更多地留下了批斗会、三忠于活动、清队运动的一些情况,印证了人民日报1967年10月30日第1版摘要刊登的长江日报社论里就“预言”的:“复课闹革命的中心是闹革命”!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