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上海知青跨省插队中几个问题的辨析  

2017-05-08 20:20:32|  分类: 知青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年学报》2017年第2期发表了我的这篇文章,近8500字。分为三节:一、最早的自发跨省插队;二、一些被湮没、被误读的自发跨省插队;三、大规模有组织跨省插队的起始时间。今起分三次发到博客和微信。】
上海知青跨省插队中几个问题的辨析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摘要] “文革”时期上海地区的知识青年跨省插队起于何时,其发展过程又是怎样的,这在上海地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史研究中是空白。本文初步梳理出一条时间轴:1967年底出现微型自发的跨省插队,目的地为江西井冈山,1968年8月最终获得江西和上海两地的批准,是上海地区最早的跨省插队;1968年10月前后开始筹划大规模有组织的跨省插队,11月19日首批一千人出发去江西,是“12·22指示”发布前上海地区唯一的一例大规模有组织的跨省插队。

[关键词]上海知青;跨省插队;辨析

[中图分类号] D43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 2095-7947(2017)02-106-07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期间,知青跨省插队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内容。当时,北京、天津、上海、浙江等地都组织了中学生大规模的跨省插队。上海地区的跨省插队起于何时、其发展过程又是怎样的?笔者是1968年11月上海千人赴赣插队者之一,当年在宣传和动员时得知那次赴赣插队是上海第一次大规模的到外省插队落户,后来曾经听说在此之前已有人到井冈山插队,但对具体情况一直停留在道听途说,不得其详。而今这个问题在上海地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史研究中也是个空白。如果只是到新编地方志中寻找答案,很可能一头雾水,这是因为有许多重要事件在新方志里没有写进去,或者写得不清楚,甚至写得不准确。近年来,笔者通过书籍、网络等途径搜集到相关的档案资料和亲历者的回忆,经过分析比较、相互印证,力图还原有关的历史过程。本文是笔者分析研究的初步成果,以求教于方家。

一、最早的自发跨省插队

有关档案文献对上海知青跨省插队有这样的记述:1968年8月11日,有45人出发去江西井冈山拿山公社小通大队插队,其中静安区24人、川沙县21人。[1]。这是笔者所见“文革”期间上海跨省插队的最早记录。江西省吉安市委党史办所编《上海知青与井冈山》一书的大事记中对此有这样的记载:1968年8月22日,上海市陆行中学、育才中学等11所中学的刘屹烈、陈淑兰、杨桂良、徐鼎茂、张棋豪等50余名初、高中毕业生,经过自愿结合、领导批准,来到了井冈山拿山公社小通大队插队落户。[4]关于此事的详细经过,在新浪网“晓赫的博客”中有一篇当事人的回忆《小通知青集体插队落户之路》,现摘编如下:

成立于1966年11月的上海川沙县陆行中学红旗长征队,在1967年10月决定到井冈山插队落户。与此同时,上海静安区六十一中学的部分学生听到北京有部分学生将到延安插队落户的消息,也选择井冈山插队落户。

1967年10月中旬,陆行中学自愿去农村集体插队的同学,推派毛允志、陆根涛、徐鼎茂三位去井冈山选点。11月初到达井冈山茨坪,找到了毛秀英(1958年的上海下放知识青年,劳动模范)。毛秀英带他们去找了井冈山管理局革委会王贵华说明来意,革委会先介绍他们到井冈山垦殖场的大井、罗浮分场。他们表示要到更艰苦的农村去,革委会又介绍他们到拿山,到了拿山后,公社主任介绍他们到长路大队和小通大队。他们比较以后,认为小通大队更偏僻、更艰苦些,就初步选定小通。此时身上的经费剩下不多了,再说大队部只有二个客铺,三个人商定,徐鼎茂留在小通,毛允志、陆根涛回上海汇报。

六十一中学的部分同学也在1967年10月中旬推派陶明洁、蒋星耀、马小平、袁庆龄四位同学先上井冈山选点。他们找了井冈山管理局革委会说明来意,革委会领导告诉他们上海已经来了人,现在小通。他们就下拿山,进小通,也认为小通是个集体插队落户的好地方。决定留下陶明洁继续考察,其他三位回校汇报。

徐鼎茂留在小通,一是争取各方面支持,特别是使小通老表能接纳插队落户的同学,二是驻队进行社会调查,做好联络工作。徐鼎茂不断传递来的信息,让陆行中学同学们更坚定了到小通插队的信心。1968年2月,他们前往上海市革委会群众接待处,提出申请去井冈山农村插队落户,因为涉及到井冈山是否会接收等问题,3月再派毛允志、王友良去井冈山,会合徐鼎茂一起向井冈山革委会及拿山公社、小通大队正式提出申请,均获得了支持。这样,徐鼎茂、毛允志继续留在小通,王友良带着井冈山革委会及拿山公社、小通大队开具的同意函回沪,再次向上海市革委会提出申请去井冈山农村。

1968年4月间,市革委会群众接待处告知,还有六十一中学的部分同学也有意向去小通大队插队落户。从此,陆行中学和六十一中学两校同学进行正式接触,一起商量集体插队落户的具体事项。

1968年4月底,他们的申请终获市革委会批准,市劳动局、川沙县劳动局和静安区劳动局各派1人,陆行中学、六十一中学各派1名老师【2017-05-09注:原文作者提出更正,陆行中学、六十一中学各派1名学生(孙兰贞、周慧华)】,赴井冈山实地听取井冈山地区、拿山公社、小通大队及留守知青的意见和情况介绍,落实知青集体插队落户的具体事项。

5月初,市、区、县劳动局3人回沪汇报落实情况。至此,到井冈山拿山公社小通大队集体插队落户获得各级支持和落实。但是有些政策跟不上,据说,集体插队落户的安置费,井冈山没有这个支出项目,上海也同样,只好联合请示中央有关部门,才由中央有关部门直接下拨。又如:安置费每人230元,主要用于农具和初年生活费。明明批准了51个人集体插队落户,却按45个人拨给,理由是农村户口转农村户口没有安置费。这些问题都在集体户内解决了。

1968年7月底有部分同学打前阵,8月11日,“大部队”正式出发上山。[2]

现在从“江西档案信息网”上可以看到一份“江西省革命委员会关于上海四十名知识青年到井冈山插队落户的函”。这是可以与之遥相呼应、彼此印证的材料。(见图1)


上海知青跨省插队中几个问题的辨析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图1 江西省革命委员会关于上海四十名知识青年到井冈山插队落户的函


这份函件是由江西省革命委员会抓革命促生产指挥部内务组拟稿的,同意签发于1968年7月5日,发送至井冈山专区革委会。正文内容是:

上海市陆行中学和六十一中学有四十名知识青年多次要求到井冈山落户。经请示领导,同意在你区井冈山拿山公社小通大队插队落户,作为插队试点工作,以便总结经验。对于安置具体事宜,已由上海市劳动局与井冈山革委会共同研究解决。

特函告。

抄送:上海市劳动局革委会、井冈山革委会[3]

以上史料表明,自愿赴井冈山地区插队的中学生1968年2月向上海市革委会提出申请,4月底获得批准;而作为接收地的江西,于7月初由省革委会正式同意接受。这一过程长达五个月。这说明当时对中学生下乡的输出和接收还没有形成模式,重大原则在省市级的领导商定,具体事宜则在上海市劳动局与井冈山革委会这个层次上解决。有意思的是,当时沪赣两地都是把中学生插队之事划归安置劳动力的管辖范围,从一个侧面说明上山下乡运动开始的时候是作为就业问题处理的。上述函件里把中学生要求赴井冈山插队的自发行动定格为“插队试点”,这一细节值得关注。因为,1968年4月底,上海市革委会派出考察队到江西井冈山地区筹建知青农场,该工作持续到7月初宣告终止。[4]就时间而言,非常巧合,正好也是4月到7月;从下乡形式而言,则是从“筹建农场”变为“插队试点”;就决策层次而言,是沪赣两地省市级革委会。这就给深入探究那段历史的内幕提供了偌大的空间。

笔者得到上述当事人提供的两份“通知”扫描件(见图2和图3),分别是当年七八月间静安区毕工组的“批准通知书”和川沙县毕工委的“录取通知”。它们的共同点是“专门制作”。除了插队者的姓名和学校名称是手工填写的以外,接收地某省、某县、某某公社以及落款上海某区毕工组(或某县毕工委),都是用打字机打出来的。这种由各区(县)分头打字、印制、填写、发放的方式,各不相同的内容、格式,不可能出现在大规模跨省插队之时。换言之,在1968年7~8月还没有出现大规模跨省插队的统一操作模式。


上海知青跨省插队中几个问题的辨析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图2 上海市静安区毕业生工作组签发的“批准通知书”

上海知青跨省插队中几个问题的辨析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图3 川沙县毕工委签发的“录取通知”


1968年8月12日《解放日报》第3版《本市一批革命小将昨赴山区插队落户》中报道:上海陆行中学、六十一中学、育才中学、七一中学、十一中学、市九中学、东沟中学、高桥中学、建平中学、泾南中学、百[北]蔡中学等校高、初中毕业生51名,启程前往井冈山插队落户。该报道极有可能是当年上海报纸上第一次宣传跨省插队,表明将中学生自发插队纳入了上山下乡的整体大局。报道开头说,“继一批革命小将到郊区、边疆落户以后,昨天又有一批革命小将出发奔赴山区插队落户”。这种“继……又……”的表述方式是因为,半个月前1968年7月27日,《解放日报》第2版《首批下乡落户高中毕业生陆续出发》报道称,“上海市首批上山下乡的1966届高中毕业生前往安徽、本市崇明、奉贤等农场。市革委会领导到码头送行……。”(其中的安徽系指当时上海设在安徽的农场)[5]因此可以推断,1968年7月27日是上海中学生出发去郊区农场的开始,8月11日是上海中学生出发跨省插队的发端。

此外,从报道中不难发现,1968年8月还没有出现“接受再教育”的说法(“再教育”一词最早出现于1968年9月上半月),所以,报道中说的是“不但参加生产斗争,而且要参加阶级斗争,和贫下中农一起,把农村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为把我们的农村建设成为红彤彤的毛泽东思想大学校而奋斗一生”。

1968年8月12日《解放日报》第3版同一版面上还有两篇文章。一篇是署名为“上海市赴山区插队落户四十五个战士”的文章《告别黄浦江 高歌上山区》,对“革命队伍内部”的“私字大暴露”说得很具体:“对插队落户不理解,甚至还振振有词地横加指责,错误地想‘支工不支农,支农不插队’。” 另一篇是“红卫兵论坛”里署名为“沙延望”的评论《坚定不移向前进——驳“插队落户是倒退”论》,道出了插队落户的原因和实质:“我们走这一条路,坚持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使国家少花钱,还为下乡上山开辟了又一个途径。邢燕子插队落户的道路好得很!”

以上史料表明,从1967年11月起步,到1968年8月出发,一批上海中学生开创了“文革”期间上海地区自发跨省插队的最早记录,与之相伴的公开报道和评论反映出了官方和民间各方对于插队落户的各自想法和态度。

除了上述到江西井冈山地区拿山公社小通大队自发插队外,当年上海中学生自发跨省插队的行动还有三起:一是徐汇区14人,前往青海省共和县,1968年9月分三批出发;二是徐汇区5人,前往福建太和县1,1968年9月18日出发;三是杨浦、徐汇等区28人,前往河南兰考县,1969年2、3、6月分三次出发。[1]





1太和县应为平和县,档案原件有误——笔者注。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