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青年节收到《青年学报》  

2017-05-05 19:57:55|  分类: 知青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巧不成书。在5月4日青年节这一天,我收到了一份《青年学报》。2017年第2期上,发表了我的文章《上海知青跨省插队中几个问题的辨析》。全文近8500字。

青年节收到《青年学报》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按照人生的自然年龄,我早已告别青年时期,并且到了花甲与古稀的中点。何以一个老年人与一本青年书“结缘”?《青年学报》是一份由上海青年管理干部学院主办的季刊,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 2095-7947,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 31-2092/D。设有“阅读青年”“前沿探索”“青年思想引导”“青少年文化”“青少年体育与健康”“青年组织与青年运动”等栏目。我的文章说的是“文革”期间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中的一些事,所以就放在“青年组织与青年运动”栏目里了。

回顾这段缘分,颇有五味杂陈之感。

1968年11月我“自愿报名”到江西插队。七年后,1975年9月我病退回沪。两年后,1977年12月,我参加了高考。四年后,1982年2月我开始了职场生涯,先后在化工医药石化系统从事工程研究、工程设计、工程建设管理,2002年定格在工程建设标准化和企业标准化。沿着这样的人生轨迹,我是没有可能与青年类书刊结缘的。

不料五年后,2007年2月,突如其来的脑溢血把我击倒,留下了右侧半身不遂的后遗症。面对可以适当从事脑力工作的现实,开始了“与网为伍”。但是,工程建设与企业的标准化工作在远离具体实际环境的情况下难以为继,于是,想到了回顾自己最难忘的知青生涯,开始利用自己保存的日记、笔记、信件、资料,写作《插队云庄 纪实与回忆》系列。

不知什么原因,我不满足于一人一己的回忆,在反顾自己当年在生活、劳动、思想、情绪诸多方面的经历与变化的时候,屡屡联想到当年知青管理、“三农”以及农活农事等等诸多话题。于是上网查阅各种资料,求解心头之谜。从此,逐步走出个人鼻子底下的小天地,开始了“范围由泛到专,内容由浅入深”的求索过程。

2010年底通过网络首次看到新编上海地方志,初步了解了上海地区上山下乡运动的整体概况,但是,在最初的兴奋过去之后感到了莫大的不足,因为不少历史谜团依旧不得其解。两年后,2012年底,电视上披露了一个重要的史实:1968年4月,上海准备在江西和黑龙江建立知青农场,但是两三个月后被叫停。这使我感到震惊,因为它从未见之于九十年代下半叶以来面世的《中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大事记、始末》《中国知青史》《失落的一代》等专著。再结合网上披露的1968年秋天北京开始大规模组织中学生去延安插队等信息,就进一步感到,上山下乡运动的决策并不是起源于“一二·二一指示”,而是一个早在“一二·二一”之前就开始的过程。但是,现在还没有公开这个过程的内幕,讳莫如深。在目前条件下,只能是由点及面地收集“碎片”进行“拼图”,别无他法。

于是在继续整理日记笔记信件资料的时候,我关注和收集相关的“碎片”。2014年10月,我在祖父的日记中发现,早在1967年6月,上海就准备对中学毕业生分配工作。到2015年初,我又从《上海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纪事录》中看到,1967年11月上海曾经申请成立“上海生产建设兵团”。这样,在“一二·二一指示”发表之前上海地区中学生分配乃至上山下乡的变化与发展的链条上,又增加了重要的链环,上山下乡决策过程的“拼图”上又有了更多的“碎片”。它们都是迄今为止的知青史著作里没有的内容。与此类似的话题,积累了近百万字的信笔涂鸦之作,包括有关知青史的专著中史料辨正方面的读书札记。

2015年年中,网友推荐我参加了“上海市知识青年历史文化研究会”,不久,研究会与全国敬老爱幼组委会、中国知青网等联合举办“2015博鳌知青论坛”。在朱盛镭先生等会员朋友的支持和帮助下,我把2013年以来的两年里从网上网下档案、资料、公开出版物中收集到的“文革”期间上海跨省插队最初情况的内容做了一次梳理,其内容的时间跨度为1967年10月到1968年11月,形成了一万字的资料汇编《“文革”时期上海跨省插队从微型自发到大规模有组织的发展过程》,旨在把相关的“碎片”整理成一条脉络,以期为上海地区上山下乡运动的历史研究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该文提交给论坛后,被收入2015年10月编制的《2015博鳌知青论坛论文汇编》。

此后,我继续跟踪这个话题,继续通过各种渠道收集“碎片”,及时补入资料汇编。2017年2月,《青年学报》副主编赵文先生与我联系,拟把拙作发表在《青年学报》上,使我深受鼓舞,感激不尽。在根据学报的要求进行修改的时候,我对文章中1968年夏天的“步行上井冈”补入了新的“碎片”,他们的初衷并不是插队,而是参加筹办知青农场,在知青农场一事被喊停之后才留下来插队落户。这对弄清楚上海地区的上山下乡运动史是一个不应忽视的细节。我深有感触的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一件有始无终的事情,因为对历史的真相是只能无限逼近而无法全盘复原的。

多年前我在网上卷入过“口水战”。恰恰是“对手”给了我重要的启示:不要急于说清“为什么”,而要首先搞清“是什么”。我就此开始转向“重史轻论”,注重收集和发掘史料,然后立足于史料开展讨论。就知青史而言,我觉得已经遇到瓶颈,九十年代中后期《中国知青史》《中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大事记、始末》等问世至今,近二十年过去了,但在史料方面没有出现新的突破,而各种争论相持不下,重要原因之一就是现有的史料还不足以服人。要打开知青史研究彳亍不前的局面,就不能在已有的“史”料基础上理“论”,而有待于突破“轻史重论”的现状,寄希望于打破史料瓶颈。

虽然现在有越来越多的或个人或集体的知青回忆录,也征集到大量的文物资料,但是需要静心解读研究,耐得住寂寞。如今还没有全面公开相关的档案资料,即使公开了也不可能就是那段历史的“全息照相”,仍然需要潜心追索,远离浮躁浮华,力戒清谈空谈。我期待着与各位同仁深入交流、友好协作,让夕阳也绚丽多彩,以此作为人生的最后一份奉献。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