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佐证1967年夏天准备分配中学生  

2017-05-15 19:56:31|  分类: 知青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年10月我曾经就自己的一个“新发现”写过《曾记否,1967年夏天准备分配“老三届”》,有道是,“文革”期间持续十余年的上山下乡运动,究竟是怎么发生和发展的?也许是由于某种需要,至今没有解密有关的档案资料,于是,对这个历史谜团只能采取“捡碎片”的办法,来逐步逼近谜底、窥视真相,或许也算是“积小胜为大胜”的方略了。最近,我从祖父的日记中看到这样一条记录——1967年6月29日,天阴  ……午饭后一点半,参加居民小组读报活动。内容是,6月23日解放日报载山东革委会十条,27日解放日报载“两种革、两种保”。……再读毛主席语录……。再传达文件,文革去年开始时打算大约半年结束,但是到现在已经一年多还没结果,大概还要延长一年。对于学生分配工作,大约还须一两个月以后。现在有两个方案,还没有确定,(一)先劳动,后分配工作,(二)直接分配到工作岗位上。到时决定后再公布。希望每一个家长注意。

当年的里弄居民小组读报活动,是把退休在家和无业人员组织起来进行政治学习,所以,他们听到的是社会最底层都可以得到的正式说法,也可以认为是当时必须掌握的最低限度的“政治常识”。当时我祖父属于无业人员,已过花甲之年,仍然认认真真规规矩矩地参加上述活动。之所以会在日记中有这样的记录,是因为家中有我这个六七届初中生的长孙。先前他指望我能够读完初中以后继续升学,岂料这一美好愿望到1966年6月就化为泡影了,所以,祖父就很自然地关心中学生的出路问题,而且“记录在案”。

在时过境迁之后的今天研究那段上山下乡运动“前史”的时候,无处寻觅1967年6月下旬的那个上海文件,所以那则日记不失为一个值得注意的“碎片”。尽管这方面的日记记录仅此一则,但是其中存在着重要的看点,即相距一年的两个6月份。1966年6月“文革”爆发致使学校全面停止运转,把理应在1966年夏天离校的六六届学生“囤积”在学校里,到1967年6月已经是整整一年了,此刻不仅“按兵不动”,还进一步出现了六七届学生应离校而不能离校的问题。这种现象可谓亘古未有,自然就成为社会、家长、学生都关注的热点焦点,以至于最基层的里弄居民读报学习活动中也专门安排了传达有关学生分配工作的上级精神。它甚至承诺了一两个月以后出台工作分配的方案,然而,这一诺言并未如期兑现。直到1968年6月,“囤积在校”的中学生毕业分配才正式启动,恰好又是过去了整整一年。因此,1967年6月正好处于一个重要的时间点上:一方面是1966年6月“文革”爆发之后一年整,另一方面是1968年6月“囤积在校”的中学生毕业分配正式启动之前一年整。

或许,这是一种偶然与巧合,但是,事物的发展往往是偶然之中隐藏着必然。尤其是不能不注意到,1967年6月29日传达到里弄居民的精神中有这样的说法:“文革去年开始时打算大约半年结束,但是到现在已经一年多还没结果,大概还要延长一年。”在那个时候、用那样的口吻预测“文革”的发展趋势并且传达到里弄居民,这只能表明预言者是非同小可的大人物,不仅亮出了“半年~一年~两年”这样的“战略部署”,而且表明当时的确有打算解决学生囤积在校的问题。对此,除了上述“一两个月后”的说法之外,就没有别的迹象了吗?

正因为我有这样的想法,两年多来,我始终留意相关的信息。苍天有眼,2017年5月上旬,在查询有关“知青办”的历史资料时,获得一个与1967年夏天准备分配“囤积在校”中学生有关的信息。在 http://www.shtong.gov.cn/node2/node2245/node72907/node72912/node72926/node72946/userobject1ai85614.html  专业志 >> 上海人民政府志 >> 第一篇政权、政务 >> 第三章职能、机构 >> 第三节 市革命委员会(1967.2~1979.12) 中有关于“市革委会机构变化情况”,1967年2月市革委会成立后,至1967年底,市革委会设有28个机构,“叨陪末座”的是毕业生工作委员会!

遗憾的是,这一历史信息它没有提供当年成立“毕工委”的具体日期,但是它与我祖父日记中的记载是不谋而合,相辅相成,是可以互相印证的。

如果注意到,1967年7月中央下达文件,启动了六六届大学生的毕业分配,这就更加发人深思。虽然大学生毕业分配的权限不在各省市,但是不能因此而把大、中、小学构成的教育体系割裂开来,而应当把它们结合起来进行思考与探究,这对解开上山下乡运动中的历史之谜是有益无弊的,也会更逼近历史原貌。

1967年6、7月份,既有中央决定开始分配六六届大学生,又有上海出现“一两个月后中学生分配工作”的正式传达,就足以说明后者绝非空穴来风,而是有背景的,或者说它是某盘棋上的某一步。如今又找到了第三个“碎片”上海市革委会在1967年成立“毕工委”的历史信息,更说明1967年上海曾经着手分配滞留在校的中学生。结合前述两个“碎片”,市“毕工委”很可能就是在1967年6、7月成立的。

如今的“知青史”中,几乎无一不是在谈了1966年6月开始“停课闹革命”之后就“一蹴而就”到了1968年6月开始的毕业分配甚至“一跃而过”直接跳到“12?22指示”卷起的上山下乡狂潮,对相关的政策和文件避而不谈,那两年多的时间里成了无事可谈的一片空白。九十年代编修的地方志书里也没有出现有关的史实,更谈不上公开那些事情的真相与内幕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只是把注意力局限在中学生离校就业问题上,就只能是彻底无解了。


附记:

对以上谈论的“碎片”,还需要继续追踪这样一件事:上海地方志的《上海人民政府志》在那段“市革委会机构变化情况”里,一方面告诉读者1967年底之前设立了毕业生工作委员会,另一方面又告诉读者1968年撤销毕业生工作委员会、1969年成立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办公室。但是没有给出相关的详细说明。

我认为,这是由于地方志的编撰者受到编写体例的限制,所以需要研究者追寻相关的一手资料。撤销“毕工委”究竟是在1968年的哪个月?成立“知青办”(严格说来是“乡办”)到底是在何年何月?《上海通志》里说“知青办”成立于1968年7月,《上海青年志》更说“知青办”的工作在1968年9月并入市革委会郊区组,这些说法都涉及到上海地区在上山下乡策划阶段中若干重要决策的时间节点。

至此,我有一个“大胆设想”需要“小心求证”。 现在流行的说法是1968年7月上海市革委会“知青办”成立,开始了上山下乡的动员。我觉得这很可能存在一个“时光大挪移”,因而有:

假设与求证之1:1967年7月前后建立“毕工委”,9月把“毕工委”的工作并入市革委会郊区组,旨在安排滞留在校园的中学生,对此不能忽视的是,上海市革委会在1967年11月向中央申请建立上海生产建设兵团,参见《闻所未闻的“上海生产建设兵团”》;

假设与求证之2:虽然1968年4、5月中央发出了“四个面向”,但是上海市革委会的着力点是把中学生安排到市属农场去,对此不能忽视的是,上海市革委会在1968年4月到7月派出数支考察队,拟在江西和黑龙江建立飞地式的知青农场,参见《再谈当年胎死腹中的知青农场》;

假设与求证之3:到了12·22,大局发生变化,上海市革委会走向另一个极端即“一片红”,所以把市革委会郊区组里的“毕工委”升格为市级机构,取名为“下乡上山办公室”(简称“乡办”)。具体时间应该是1968年底1969年初,需要查证。对此应当注意,“知青办”是1973年首次全国知青工作会议之后才正式出现的名称。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