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积尘下的痕迹(7) 梳理之余的随想  

2017-11-16 10:28: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读完当年《上海红卫战报》对四五月首次考察的报道之后,不能不感到,近几年零星搜集到的资料均属于事后的回顾,加之所处场合等因素,其提供的信息相当“骨感”;而来自当年《上海红卫战报》的内容,是现有条件下能够得到的近乎一手的历史资料,其中包含的信息就“丰满”了不少。

先前的信息只有来自下述三个渠道的“碎片”:

A,来自上海东方卫视的访谈节目。当年上海黄浦区光明中学六七届高中生李锐提供的信息:①考察时间1968年4月底到7月;②考察地点江西,没有具体的县份;③有几个考察小分队,没有准确的数字;④目标是在江西安置十万人;⑤考察活动的主导者有陈琳瑚(时任上海市革委会教卫组组长);⑥结局是1968年7月北京方面有个意见出来了,上海不要到江西办农场了。

B,来自《上海知青与井冈山》(江西省吉安市委党史办编写、中国文联出版社2004年11月出版)提供的信息:①考察时间1968年4月和5月;②考察地点江西新干、峡江、永丰交界处;③一个考察小分队,30余人组成;④目标是建立一个知青农场;⑤考察活动分4月和5月两次,并有4月份在上海火车站出发时的照片;⑥结局是上级未同意。

C,来自网络的“迭飞”回忆录,当年中学红卫兵组织“红东北”负责人提供的信息:①考察时间1968年4月到6月;②考察地点黑龙江的沿岸;③一个考察小分队,15人组成;④目标是在黑龙江安置十万人,不迁户口;⑤考察活动的主导者有张春桥、马天水;⑥结局是1968年7月张春桥决定不办农场,改为军垦和插队。

 

现在综合当年《上海红卫战报》的内容可以看到一幅大为完整的“拼图”了:

●关于经过情况。

1968年4月,上海市革委会决定组织小分队到江西、安徽、黑龙江进行考察,同时也在郊县作了调查。所以当时的口号是“到江西去,到安徽去,到黑龙江去,到上海郊县农村去”。上海要有几十万人去农村。(见6月11日《上海红卫战报》,马天水6月9日讲话)

这就充实了“A”和“B”仅仅局限于江西考察的说法,主导者也不只是市革委会教卫组长(6日9日全市千余人的集会上,市革委会领导成员马天水徐景贤讲了话);同时也不像“C”只是局限于黑龙江考察,而有关张春桥直接参与其中的说法未获得佐证,但是徐景贤在6月9日讲话中说到要向张、姚汇报。

●关于赴赣小分队。

离沪出发时,马天水、陈琳瑚到火车站送行。(见5月15日《上海红卫战报》,《忠心永向阳——记东昌中学66届初中毕业生朱伟忠》)

小分队由市革委会直接领导。在江西的考察历时一个月。考察的目的是去办农场,有波阳湖、太泊湖、新余、新干、资溪,有湖区有山区。(见6月11日《上海红卫战报》,赴赣小分队的发言)

勘察了七个地方,波阳湖、太泊湖,还有五个山区。共四、五十万亩土地,拟接纳十万人。(见6月11日《上海红卫战报》,马天水6月9日讲话)

市革委会在听取小分队汇报后已经决定组织先遣队到江西。(见6月11日《上海红卫战报》,赴赣小分队的发言)

这就充实了“A”中笼统地说考察江西和“B”中只涉及一个地点的状况。

●关于赴黑小分队。

从4月26日到6月1日,历时1个月又5天。调查了垦区情况,还访问了七个单位:九三农垦局,国营巨﹝五﹞大连池农场,德都县,龙镇人民公社,龙门农场,二龙山农场和团结人民公社。(见6月11日《上海红卫战报》,赴黑小分队的发言)

有三十万亩土地,去多少人需经中央同意。(见6月11日《上海红卫战报》,马天水6月9日讲话)

这就充实了“C”中甚为简单的说法。

●关于赴皖小分队。

上海派了一个小分队去安徽安徽近九江的大观湖(三十万亩土地)及皖北的一个湖(准备去勘察)。拟接纳十万人。(见6月11日《上海红卫战报》,马天水6月9日讲话)

但是,时至今日没有比上面这句话更详细的资料了。

 

在上述信息的基础上,分析当年四五月份的考察是什么性质?根据《上海红卫战报》的报道,四五月份的小分队的名称是“学习、调查小分队”,这个称谓是符合基本建设程序的,并可因此确定四五月份的工作性质是立项阶段的起步选点,调查当地的条件,选择建设的地点。无论是江西还是黑龙江,“学习、调查小分队”的工作都持续了一个月,在较大的区域内活动,以确定下一步开展勘察工作的范围。所以,稍后于六月中旬出发的小分队被正式报纸称为“下乡上山勘察小分队”是顺理成章、合乎基本程序的。上述推测也得到佐证。据当年参加了那两次考察活动的当事者回忆说,“第一次去江西,是三结合的,有解放军、干部和学生,没有技术人员和农垦干部。我去了鄱阳湖新干峡江等地。是面上了解,听当地介绍并到实地看看。但没有具体勘察。”

继而揣测,四五月份的“学习、调查小分队”有可能是一个省去一支小分队。不过迄今为止没有赴安徽小分队的当事人回忆录等资料。

此外,微友提供的零星回忆中,有一位在六七月份去江西新余考察的当事人,也参加了四五月份的小分队,“第一次是4月30日出发的,领队由老干部、军人、红卫兵三结合组成,……我是作为虹口区唯一的红卫兵代表参加该小分队的。……第二次是同年六七月间,队伍扩大,……我被分到去新余的那个组”。由此看来,四五月份的小分队在人数、构成等方面符合选点、调查工作的特点与要求。当然,“学习、调查小分队”的详细情况还有待寻找详细而明确的量化描述,更要搜寻它们留下的文字材料。

相形之下,现在根据当年正式报纸的报道得知,六月中旬出发的有九支小分队,目前搜集到的资料不仅表明,到江西的小分队至少有五支:余干、资溪石峡,资溪马头山、新干、新余;而且其中前三支还有留存至今的考察报告等文字材料。这就从一个侧面说明当年的两次考察并不是简单的重复,而是体现出当年上海到外地筹建知青农场是在按部就班的推进之中。然而,出现了始料不及的重大变故,从而成为后来人探幽钩沉的下一个重点。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