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一个始料未及的认知过程  

2017-01-09 19:36:31|  分类: 知青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通读李长寿先生馈赠的《在命运的搏击中突围——1978年云南知青大返城亲历记》,使我第三次为当年云南知青奋起抗争感到震惊、热泪盈眶,同时第一次对那次返城风潮有了全面的了解。想不到这个过程持续了三十年。

 

(1)曾经风闻

我在1968年11月“自愿报名”去江西插队,虽然在1975年9月病退回城,但是那段“广阔天地”里的经历确实是“终身难忘”。在1978年春天有幸走进大学校园以后,也还是关注着众多插友的命运。无奈当时除了报纸、广播之外,几乎没有其他信息交流的快捷渠道,只是大体上知道政策放宽了,当初“同吃一锅饭”的插友都回家了(除了少数与当地人结婚成家或上调到工厂的以外)。1978年的最后几个月里,不时听到“人民广场又有知青游行了”等等传言,也有两三次路过那里,但无暇久留,毕竟以一个初二学生“跃龙门”上大学以后“亚历山大”,难以分出时间和精力关心此事,更多的是祈愿大地重光之后政治清明国泰民安……。以后的十年即八十年代,同学、同事、同行之间曾经无数次言及上山下乡的经历,唏嘘感叹之余,从未听说过云南曾经为了返城而“闹事”。

最近有朋友说起,《海南纪实》1989年第7期上有一篇张力甫的《1978:西双版纳八万知青返城风潮》,是现有记载中最早记录云南知青大返城的,第一次向外界披露了这一事件。这促使我翻出了那本已经发黄发脆的杂志。果然,在“知青征文”栏目中有两篇文章,首先是《访〈南京知青之歌〉作者任毅》,随后就是那篇文章。篇幅不大,16开4页,近6000字。品味该文,觉得作者是当年的见证人,了解当时罢工、请愿、写血书、集体下跪的一些情况片段。虽然我是《海南纪实》的热心读者,但对那篇文章没有留下记忆。原因在于该期杂志问世于那场震惊全球的“风波”中,众人的注意力已经集中到了心脏广场……。

(现在可以从网上看到它,http://wk.baidu.com/view/301b5d3a5a8102d276a22f83?pcf=2  )

一个始料不及的认知过程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2)首次震撼 

1990年秋天,我从《文汇读书周报》上看到一则书摘,极为震惊。它摘自花城出版社1990年9月出版的《中国知青部落 一九七九·知青大逃亡》(郭小东著),第一次看到在云南发生过知青卧轨上京、五万人集体下跪刺血宣誓回城的惊人描写。不过,它是一本小说,按我的体验,在南方山区有能够容纳五万人集会的开阔地带是大胆的虚构了。我在工作单位里向当年上山下乡去云南的知青或家长求证小说情节的真实性、可靠性。答案竟然是虽然夸张,但确有其事,发生在兵团农场!我无语了。一遍又一遍阅读那篇书摘,实在不敢相信,知青返城是以这种方式实现的!?游行请愿的行为在那个七十年代并不稀罕,可是,集体下跪就实在难以置信。心灵受到剧烈震撼,禁不住热泪盈眶……。由于我身处化工科研单位,无法深入开展这方面的调查研究,但是刻骨铭心的记忆就这样形成了,固化在脑海深处。

不久,1990年12月,《文汇读书周报》每月一次的“一句话书评”征稿题目是“这本书,让我触目惊心”,我旋即发出应征稿,对《中国知青部落》作了如是评论——“历史上这沉重的一页是遮掩不了的,因为它饱含着几百万知识青年的鲜血、汗水、眼泪。”我在致编辑部的简短附言中说:“我曾是知青部落的一员,回首往事,依旧触目惊心,不忍卒读,但又不忍释手。”《文汇读书周报》在1991年1月12日发表了我的“一句话书评”。

如今在网络上仍然可以看到这本曾经震撼我的心灵的小说,仍然可以读到那些刺痛我肺腑的章节即第十二章。

一个始料不及的认知过程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两年以后,1992年12月27日文汇报刊出专访“《中国知青梦》掀起读者感情波澜”,介绍了邓贤发表在《当代》杂志上的纪实文学《中国知青梦》。从中不仅知道云南兵团知青撼人心魄的人生经历,而且看到了当年的知青在回顾那段历史时对“青春无悔”提出尖锐的诘问。我把那份剪报夹在稍后出版的《中国知青梦》单行本中。那本书一度洛阳纸贵、供不应求,我是下班回家途中在茶陵北路的一个书摊上买到的,属于印刷质量低劣的盗印本,所以开卷五幅照片极其模糊,直到这次才辨认出其中有集体下跪的照片。

一个始料不及的认知过程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一个始料不及的认知过程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3)再度震撼

随后的十多年里,尤其是九十年代中期以后,我开始全身心投入本职工作,热衷于学习和实践国际型工程公司管理模式和企业标准化,但是,我对知青题材的书籍依旧情有独钟,陆续收集了数十册“知青图书”,包括《中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大事记》《中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始末》《中国知青事典》《北大荒风云录》《草原启示录 》等等等等,以至于来我家的老朋友看了我的书橱以为我改行了。其实,那只是一种收藏,无暇细读,旨在退休以后求解知青情结。

没想到2007年2月一次“人生急转弯”使我提前告别职场,与网为伍。2010年4月,在新浪博客看到曾经在云南兵团的上海知青“滴水湖”的系列博文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299533775_15_1.html ,使我第一次看到了大量珍贵的历史照片,二十年前读到书摘时的震骇之感再次喷涌而出。

回想当初,巨手一挥千百万人集体下乡,是何等的“辉煌、昂扬、激情燃烧”。然而,潮起必有潮落。就像1968年底开始的如潮水般席卷全国的知青上山下乡运动一样,十年后1978年开始的大规模返城浪潮风起云涌,可是谁会想到,竟然出现了集体下跪,而且是千百个血气方刚的青年人啊!面对那些瞬间留下的珍贵照片,一位网友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在不得已的时候,谁会跪下?”在传统教育中,封建社会的终结也就终结了民见官必下跪的历史。然而一场“破旧立新”“灭资兴无”“培养一代革命新人”的“大革命”,竟至于让青年人成片成片跪下双膝!那个年代到底是一场什么“革命”啊!

 

(4)由衷钦佩

从2010年到现在,又过去了6个年头,在此期间有关“云南知青返城风潮”的话题从未消停过,尤其是电视剧、微信公众号中出现的“艺术化”描述,有不少偏离历史实际,更有一些胡编乱造出现在“正式出版物”上,被视为正式说法,以讹传讹,广为传播,而当年的亲历者、见证人是在自媒体上“夹缝中求生存”,留下当年的真情实况、详情细节。

最近面世的《在命运的搏击中突围》一书,作者李长寿不仅是亲历者,更是当年的组织者之一,如今以亲历亲为和原始资料为基础,全面地介绍了从1978年10月16日到1979年1月23日这历时99天的返城风潮的具体经过,紧扣时间节点,描述现场情况,没有什么辞藻堆砌,丝丝入扣朴实无华的文字表达更加扣人心弦,增添了身临其境的感觉,读者的心情随着事情的发展变化而跌宕起伏。

通读全书,获益匪浅,使我脑海中盘旋了二十多年的“罢工、上京、卧轨、请愿、绝食、血书、下跪……”等等情节,第一次形成了一个有时间轴的完整过程,对各种传说则是一次勘误,让我这个局外人清晰地一睹“庐山真面目”,更对那场返城风潮的组织者年轻但睿智的组织能力、指挥能力、应对能力充满了钦佩与敬意。

一个始料不及的认知过程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5)一些感想

掩卷沉思,感慨不已。

一个历史事件的当事人几乎都在世,但局外人、后来人对它的了解与认知过程却是那样的曲折而漫长,从小说到纪实文学再到实录,还历史以本来面目,前前后后经历了三十年。这个始料不及的现象和过程极富时代特色,但又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期间出现了多种说法,很大程度上是来自局外人根据道听途说加上丰富的的想象力,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以假乱真,先发制人,甚至成了正式出版物的座上宾,使受众误以为那就是历史资料和历史原貌。而亲历者往往处于缺乏话语权的弱势地位,澄清事实、以正视听又谈何容易。

随着时光流逝,一代知青正在慢慢地告别人生舞台,抢救历史、保留真相,已经刻不容缓、时不我待。年轻一代学者正在成为研究那段历史的主力军,可是那些打着学术旗号的学术腐败屡见不鲜,堂而皇之的正式书刊上鱼龙混杂、泥沙俱下,据说还有明文规定学术论文必须以正式书刊为论据,更助长了谬种流传,真材实料则被排斥在研究者的视野之外。面对如此现状,知青情何以堪!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