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盘点猴年  

2017-01-27 10:22:14|  分类: 不老阁闲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2008年11月在网易博客开博以来,已经在2010~2016年7次春节前进行了年末“盘点”。这种习惯来自在职期间二十多年一以贯之的元旦春节之际必不可少的年终总结,虽然理论上对一年工作进行一次回顾是既有经验也有教训,但习以为常的是前者大吹大擂自我表扬,后者轻描淡写一笔带过。所以我对那样的“年终总结”感到恶心,以至于到了自媒体上决意远离那个名词,从而有了“年年盘点”。

盘点羊年(2015)

盘点马年(2014)

盘点蛇年(2013)

盘点龙年(2012)

盘点兔年(2011)

盘点虎年(2010)

盘点牛年(2009)

在这次猴年还剩下两三个月的时候,我就早早地想到了第8次盘点,但是完全没有了前7次盘点时的心情,因为感到实在盘点不起来,有悖于盘点二字。

应当说,在进入2016年之初,我还是自信满满的。因为在盘点2015年的时候有一个打算:自己的“知青日记”(1968年11月~1978年4月)即将整理完毕,随后要把自己1963~1966年的周记与作文整理出来。那些五十多年前一本正经地写下的文字,虽然属于一个未成年人的幼稚之为,但它是一个不可忽视的潜移默化过程。又与“复课闹革命札记”(1967年10月~1968年11月)基本上衔接起来了,再加上“知青日记”,三者一体,折射出长达15年(1963~1978)的变化轨迹。上述整理在4月底结束。1~4月发博60篇、22万字。下一步是对上述“三大系列”的初稿进行修订、补充,以更广阔的角度和视野思考那段历史,力求有所突破,谢绝人云亦云。

然而,随后发生的变化彻底打乱了那些“下一步”的想法。首先是5月份开始的居室二次装修,超过了预想的工期,借住在外不得不远离必不可少的书籍资料。不过,有所失必有所得,在此期间也还是另有一番收获。正巧某高校一个课题组的一位博士登门造访,希望我对某项档案选编工作提供技术支持,我欣然允诺。一方面是自己做了近十年“宅翁”之后首次有机会为社会活动略尽绵薄之力,另一方面也使自己对现今有关上山下乡历史的学术研究有近距离的了解。而在实践过程中还有意料之外的获益,自从八十年代初走出工科校园,从事工程设计和项目管理二三十年,始终是在集体(团队)状态下工作,对当代文科领域中是如何开展研究工作的,是一无所知,唯一的模糊概念是他们主要以个体活动为主,故而戏称他们为“单干户”……。此番合作使我觉得,不仅仅是工作内容使我又一次徜徉在历史与现实之间,更是第一次领略了工科与文科之间的偌大差异。此事在6月中旬大体完成,适逢知青研究会资料中心邀我参加一项书目编制,到8月初告一段落,一个半月里几乎把全部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进去了,实实在在的“年过六十学吹打”,而刚刚得到的对工、文两科项目差异的体会又深化了一步,是一次从网上到网下的跨越,从陌生到磨合的演变,从无知到学术的跃进,从亢奋到清醒的沉淀。

在8月份剩下的日子里,在几位网友的帮助下,我看到了5月份一次“知青图书交流会”上收到的“早期知青资料”的扫描件,使我在2012年12月形成、2013年11月“发酵”的“知青农场夭折之谜”朝着破解迈出了一大步。

9月初,回到装修完毕的居室,三四十年来积累的书籍资料凌乱不堪,只能全力以赴整理入橱。历时两个月,到10月底扭转了大乱局面,处理了400多册今生今世不会再光顾的书刊及数十公斤资料(我生病后单位里先后两次把我办公室里的书籍资料装满了七八个大纸箱送回家。我还为有朝一日圆梦企业标准化而久久不愿忍痛割爱……)。

11月初是我开博8周年,原指望在“大乱达到大治”之后开始“新长征”,以求“更上一层楼”。先是一篇有关中外长征的资料选编被判为之韦夫见,紧接着一场莫名其妙的飓风突袭经营八年的小铺子,日以继夜,夜以继日,持续了整整半个月,到11月下旬才“风停沙静”,把一千多片字纸刮得七零八落,支离破碎,小铺子成了断壁残垣,惨不忍睹。

一些专事转发的小铺子面对飓风袭击可以“坦然面对”,因为它们可以轻而易举地重起炉灶,而我的“经营性质”与此不同,八年来积累起来的一千多片字纸全部是自己呕心沥血的原创,好比是当初呱呱坠地的婴儿在精心呵护下已经成长为八周岁的茁壮儿童,岂料与“灭顶之灾”不期而遇,情何以堪!一时间,目瞪口呆,晕头转向,茫然不知所措。心境之恶劣、情绪之低落,是三十年来少有的。飓风来无踪去无影,不可抵抗,无法对抗。不幸之中的大幸是,那些被飓风吹散的字纸尚在,所以还是心存奢望,“重整河山”。

12月到1月初,耐住性子拾掇我的小铺子,尽管把吹散的近500片字纸捡回了90%,但还是有48片因为秘不可言的原因而被尸并艹敝,甚至莫名其妙地判为之韦夫见。原计划年内完成的《漫谈12·22之前上海地区的上山下乡》系列,因心绪不宁、情绪不佳而一再延宕,这种现象在八年多的“网海”生涯中是绝无仅有的。

面对着5~12月仅有27篇、7万字的盘点结果,看到了无辜短少了百分之五内容而形成的缺胳膊少腿的残败相,不知为何想起了近日在网上读到的一则旧闻:2012年人民日报大地副刊主编徐怀谦纵身一跃溶入蓝天前留下的最后一言:我的苦是敢想不敢说,敢说不敢写,敢写无处发!……

祈愿驱之不散的心理阴霾早日散去,祈愿三四十年前风行一时的心有余悸不再卷土重来。

这些年的年年盘点,要数今次最冗长。可以把这一年简单归纳为三个时段:①1~4月,是2009年开始的“极端年代的日记整理”的“结束期”;②5~8月,是“过渡期”,既有搬家十五年后进行的再装修,也有最近七年思考上山下乡历史之后准备再思考;③9~12月,是“茫然期”,有再思考起步时的茫茫然,更有对前景的茫茫然。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