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再谈当年胎死腹中的知青农场  

2016-08-27 20:29:52|  分类: 知青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多年来,我对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历史的关注已经不再是个人或小集体的经历,特别是自己在“一二·二一指示”之前就成了上海首批千人跨省插队的一员,如今对当年的决策过程产生了莫大的兴趣。近四年我一直跟踪着一桩鲜为人知的历史事件:1968年4月,上海开始到江西考察、筹建知青农场,但是到7月份戛然而止、宣告夭折。此事不见于正式的地方志和众多的回忆录,但是我感到它在上山下乡运动的历史上是值得注意的,至少对上山下乡运动的上海区域史是如此。

 

(一)2012年12月的意外收获

上海东方卫视在2012-12-28的纪实频道“往事”栏目播放了题为《从红土地到北大荒》的访谈,一开始就谈到了1968年上海“老三届”毕业分配开始之时的一些情况。当年上海黄浦区光明中学六七届高中生李锐,在中学“红代会”参与毕业生分配工作的调研和宣传。当时的设想是到江西安置十万人,1968年4月到7月这段时间里,上海派出了好几个小分队考察。什么地方造房子,什么地方搞畜牧场,什么地方修路,图纸都画出来了,就准备安置知青了。到了7月,北京方面有个意见出来了,上海不要到江西办农场了,江西那个方案就在7月份结束了。李锐本人则去了黑龙江兵团。

这是我第一次获知1968年4~7月期间曾经有过上海市革委会派出考察队到江西筹办知青农场的事情,但是这件事情在上海地方志等众多正式出版物中从未有过记载,在我目力所及的网络上也从未看到这方面的信息。这就使我感到,我们自己亲身经历的那段历史中还有多少没有揭开的秘辛?再说,上述信息中只是说到了“好几个考察小分队”,没有给出具体的详细描述,就连考察的地点也没有说及。我十分渴望包括黄浦区光明中学67届高中生李锐在内的当事人能够为历史研究者留下相关的资料。

 

(二)2013年11月的进展

我是1968年11月“上海首批千人赴赣插队”成员之一。2013年11月,在45周年聚会活动时,一位插友送给我一本《上海知青与井冈山》。我惊奇地发现其中有对上述知青农场一事的来自官方的说法。该书由江西省吉安市委党史办编写,中国文联出版社2004年11月出版。卷首有数页老照片,排在第一张的是——

试析当年知青农场为何夭折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文字说明为:这是1968年4月,由上海市革委会、解放军、知识青年三方代表组成的赴江西吉安实地考察小分队,在上海火车站临出发时的情景。捧毛主席像者的后一位为金苗林同志。

全书开篇“综述”里有相关的说法——1968年4月,上海市革委会派出由市革委、解放军、知识青年等三方代表组成的赴江西上山下乡考察队,一行约30余人来到吉安市新干、峡江、永丰交界处考察,准备在此建立一个上海知青农场。5月再次考察,因上级未同意,故计划未成。    6月,上海市南洋模范中学靳晓雄、陈维新、顾巧玲、朱高亭等15位上海应届初、高中毕业生积极响应毛泽东同志关于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指示,从上海步行到新干,与在此等候的金苗林(上海上山下乡考察队成员)一道赴鸡峰公社(现麦斜镇)晓坑大队乐门生产队落户。

书末的“大事记”里也有这样的大事记载,文字基本一致,不再赘述。上述记载说明了当年赴江西的考察活动并不是“民间自发”,而是“政府行为”,即由上海市革委会派出的。而且还意味着这样的考察是上海与江西两地合作的结果,否则的话,怎么可能具体落实到新干等三县交界处,并且还两次考察呢?!对这样一个非同一般的举动,是谁作出决定的、又是为何予以否决的,那本书作了“简化处理”,呈现出明显的“虎头蛇尾”。但有一点是无可置疑的,即,当年能对该计划“未同意”的“上级”还会是谁呢?可以称之为上海和江西的“上级”的只能是中央!在上述电视节目中对这一点倒是直言不讳地坦承了。

虽然上述进展时隔一年,还是很有意义的,因为书中给出了当时的具体地点(新干、峡江、永丰交界处),还给出了两次考察的时间(1968年4月和5月)。更使我惊讶的是,上述信息披露的那名考察队成员居然是我当年插队时相邻大队的插友。可是大家长期处于“散养”状态,很少交往,时过境迁之后更没有什么联系了。如今我期待着当年的当事人能够为后人留下宝贵的历史痕迹。

 

(三)2016年5月以来的发现

2016年5月,在上海的一次“知青图书交流会”上,当年虹口区四平中学的66届高中生毛大德捐出了数件“早期知青资料”,引起我的注意。8月,我看到了它们的扫描件,为解开心头之谜迈出了一大步。

那批资料包括(1)1968年上海去江西余干县规划小分队的名单

再谈当年胎死腹中的知青农场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2)小分队回沪后的汇报

再谈当年胎死腹中的知青农场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3)康山综合垦殖场规划说明书

再谈当年胎死腹中的知青农场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4)1968年1月江西省革委会抓革命促生产指挥部召开的康山围垦工程总体规划现场审查会给省革委的请示报告

再谈当年胎死腹中的知青农场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虽然未能从中直接获得当年知青农场胎死腹中的原因,但是对当年那件事情有了具体的了解,有助于弄清那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从小分队回沪后编写的汇报可以看到,其落款为“上海市革委会赴江西康山规划小分队”“68.7”。汇报中说他们在余干康山垦殖场考察了二十多天,那个垦殖场属于鄱阳湖康山围垦工程(即围湖造田)。据毛大德说,小分队是在1968-6-17虹口区召开欢送大会以后出发的,并有当年的“大红喜报”为证(另文介绍)。由此推断,该小分队是在1968年6月下旬到7月上半月开展考察活动的。

平心而论,那份汇报是十足的政治宣传品,看不出什么有价值的细节。真正值得品味的是早在“小分队”去“规划”之前江西方面编制的两个文件,即“规划说明书”和“请示报告”。

阅读那两个文件,最直观的感觉是,真要新办一个农场谈何容易!“请示报告”中向省革委提出“省办省管”还是“省办县管”、是否搞成军垦等等问题,涉及建制、投资、物资、生产、人员安置等诸多方面。因此,不难想象,如果上海方面再派人介入建场和管理,又会增加多少变量。

在由省农垦厅设计院编制的“规划说明书”中没有找到整个项目的投资估算,而在审查会给省革委的“请示报告”中则找到了明确的数据:一是从1968到1971年投资4090万元;二是需要职工三万三千人,除已有近万社员劳力外,尚需二万二千人,管理人员按百分之四计算,需要一千二百人。

由此得知,当时在业已完成33公里围湖大堤等基本设施的基础上建设农场,需要投资4090万元,可新增就业人员2.32万人。也就是说,当时增加一个“吃工资”的,需要人均投资额1763元。

这使我想起了近年来获知的一条历史信息。邓小平在1964年1月9日主持中央书记处会议听取中央安置领导小组汇报时,比较集中地谈了他对插队问题的看法。他算了一笔账。插场每人大致需要1000元,每年要安置100多万,这就需要10个亿。这怎么得了,不能走这条路。用插队的办法,每人给的安置费不到200元。

虽然邓小平在1968年处于“第二号走资派”的地位,但是在解决因“文革大乱”而囤积在校园里的“老三届”中学生这一棘手难题,他的主意仍然发挥着实际作用。根据国务院知青办负责人顾洪章编著的《中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大事记》披露,(一九六八年)五月二日 中央安置城市下乡青年领导小组办公室向国务院呈送《关于1968年城市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请示报告》。全国66—68年三届城镇初、高中毕业生近400万人,其中势必有大批人要走上山下乡这条路。下去要以插队为主,安置方式可多种多样。京、津、沪、浙需要跨省安排的,请国务院召开协作会议给予落实。《报告》说:知识青年插队落户,受磨炼最大,最能体现知识分子与工农群众结合的光辉思想。但是阻力甚大,问题较多,工作确实艰巨。但不能动摇插队为主的方针。

上述由中央安置办呈送的请示报告里,对京、津、沪、浙提出了“大批”、“跨省”、“插队”的明确要求,这是1968-5-2的请示文件,所以到7月份就很可能成为中央对上海办农场之举叫停的关键,而上述江西的请示报告中人均1763元的投资额就仿佛是“最后一根稻草”。事实上,1968年11月开始的上海赴赣插队,安置费是每人230元。

如今还不能忘记有这样的历史事实:1968年8月12日上海解放日报第一次宣传插队落户,在一篇评论中说:“我们走(插队落户)这一条路,坚持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使国家少花钱,还为下乡上山开辟了又一个途径。邢燕子插队落户的道路好得很!”现在看来,当年如此直言不讳地叫喊“使国家少花钱”绝不是偶然的巧合。 

尽管上海是全国经济中心,有郊县十数个国营农场,甚至在江苏安徽有“飞地”,但是面对数十万“嗷嗷待哺”的中学生也还是捉襟见肘,更何况“文革”把计划经济体制推到极致,把中学生就业全部由政府包揽下来,就越加力不从心了,试图在短时间内把大量的中学生安排到农场只能是水月镜花,即使是到江西筹办新的农场也只能成为一厢情愿。因此,“使国家少花钱”的插队之路也就应运而生了。

总而言之,我觉得这样的新发现是不小的新收获,这批“早期知青资料”对追溯当年上山下乡决策的过程是很有意义的。

 

(四)不是结束语

这起知青农场的夭折发生在江西余干县,但它肯定不是孤立的个案。理由之一,黄浦区光明中学的李锐在电视台访谈节目中说过,当年有几个小分队到江西考察办场;理由之二,江西吉安党史办编写的《上海知青与井冈山》中有当年到新干等三县交界处考察办场的记载,其中提到的学生代表金苗林来自徐汇区南模中学;理由之三,当年到余干考察办场的学生代表毛大德来自虹口区四平中学,据称当年还有到资溪、新余等地考察办场的。足以说明当年到江西考察办场并不是一处,然而,没有一处是成功的。也许上述的余干夭折是一个具有代表性的例子。真希望有精力有能力逐一梳理清楚。

当年到江西筹办知青农场这件事,属于上山下乡决策阶段的一个“插曲”,而且结局是“黄”了,所以在地方志里只字不提是正常的;当初上海市革委会的上山下乡办公室是1968-7-8成立的,此刻赴赣办场一事已经到了被叫停的时候,按照档案工作的惯例,相关的文件、资料也不会有多少能够作为档案留存至今。所以,在民间会有一些历史资料留存于世。现在是“抢救历史”的时候了。

鸣谢:提供历史资料、扫描件和相关信息的毛大德、江克定、王礼民、张刚、朱盛镭、林升宝等先生。

链接:

当年鲜为人知又胎死腹中的知青农场

http://wangzongren1952.blog.163.com/blog/static/99595901201343034642292/  

为《当年鲜为人知又胎死腹中的知青农场》佐证

http://wangzongren1952.blog.163.com/blog/static/9959590120131138473228/ 

想起了一条不可小觑的旧信息

http://wangzongren1952.blog.163.com/blog/static/995959012012113092727844/ 

  评论这张
 
阅读(446)|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