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六七届初中生的一份成绩报告单  

2016-04-24 19:09:13|  分类: 忆童年少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破纸碎片”中,有一张1964~1965学年度的成绩报告单。这是我在中学时代唯一的一张成绩报告单。1964~1965学年我读初中一年级,然后顺利升入初中二年级。但是,在初中二年级的下学期尚未结束的时候,1966年6月,“文革”爆发了,正常的教育秩序被打断,整个教育体系被打乱,陷入和平年代无书可念的荒唐境地,连初三也没念、又没有任何毕业证书,就被作为六七届初中“毕业生”逐出了校门,去接受所谓的“再教育”……。,留下了“不作学历证明”的初一成绩报告单。

看到那份五十多年前的成绩报告单,使我想起当年一件事。第一学期结束的时候,发下来的成绩报告单令我吃惊,因为在读小学的六年里始终是使用全市统一印制的“学生手册”(正式名称是“学校·家庭联系册”),可是,到了中学里用的却是由学校自行刻写、油印而成的成绩报告单,薄薄的一张纸,与“学生手册”相比,实在显得简陋、寒酸。我的祖父见此并不以为然,说学校里的油印技术相当精良,还称赞道:“学校这样做,可以为学生和家长节省一些费用。”

据说其他中学使用的仍然是使用全市统一印制的“学生手册”。我也不知道那个学年度的“学生手册”在格式、装帧方面有些什么特点。当我凝视我们学校自行印制的成绩报告单的时候,发现它赫然设置了“语录框”,内容是:我们的教育方针,应该使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体育几方面都得到发展,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毛泽东:“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经历过或听说过“文革”的人对那样的“语录框”并不觉得新奇,但是这种形式在1964~1965年的时候还是相当“新潮”的。

六七届初中生的一份成绩报告单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根据百度资料介绍,最早是林彪在1961年4月授意《解放军报》经常选登毛语录,该报即从5月1日开始在每天的报眼上刊登。后根据总政治部领导指示,送编200条于1964年1月5日印成16开本的《毛主席语录200条》(征求意见本),经全军政工会议讨论、增补,正式命名为《毛主席语录》,编印单位改署“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编印”。总政版《毛主席语录》第一版于1964年5月1日出版,共摘编语录366条,分为30个专题。1965年8月1日出版第二版,内容作了修订,共收语录427条,分为33个专题,共8.8万字。

由此看来,早在“文革”之前就把语录放在学生成绩报告单的显著位置上,说明当年的学校领导颇具政治敏感性。可能与当年的支部书记有关,隐约记得他是从部队转业到教育系统的,“文革”中的1968年2月他被“三结合”担任了校革委会主任,4月又被推选为学习毛著积极分子,但此后不久罹患绝症去世。

在上述“语录框”下方是对成绩报告单的“说明”,内容是:“1、本报告单供一学年用,应妥善保管,不涂改,不损坏。2、本报告单定期由学校发给学生,学生当即交给家长审阅盖章,并请家长提具意见,按规定时间交还给班主任老师。3、本报告单专供学校与家庭联系之用,不作学历证明。”对使用年限、定期发放、用途作了规定,粗看似与“学生手册”并无差异。但是,稍一细看就发现,我小学六年中“学生手册”都是每五个星期发一次,每个学期发四次,而这份成绩报告单则是一个学期才发一次。不知道这是不是当时中小学教育管理上的差别。

六七届初中生的一份成绩报告单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从“班主任签章”和“家长签章”栏里可以看到,那份成绩报告单是一个学期才发一次,所以,一个学年里班主任也只有一次对学生的“品德评语”,而“学生手册”中是一个学期有一次。

初一年级的班主任对我的“品德评语”是这样写的:“学习认真,工作负责,一年以来,坚持按时出版墙报,参加数学活动的准备工作,对老师交给的任务都能较好完成。劳动中不怕脏、累,遵守组织纪律。但情面观点较重,斗争性不强,对自己要求也不高。”

不足九十个字的评语,多少反映出班主任沈章宪老师的特点。当年在全年两个学期总共四十篇周记上,他没有留下片言只字的评语,但是批改日期十分醒目,不难看出他是用蘸饱了红墨水的笔重重地写下那几个数字的。他是地理课的任课教师,板书时相当用力,粉笔在黑板上“笃笃笃”格外响亮。他带我们班级的一年,给我的印象是,年逾半百,华发初现,不苟言笑,黝黑透红的脸膛,深度的近视眼镜,浓重的湖南口音。

沈老师在“品德评语”里说我“斗争性不强”,这在那个时候是一个很重要的缺点,因为正在大力灌输“斗争哲学”,竭力开展阶级斗争。但是如何改正那个“缺点”,沈老师没有说,可能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因为他的专业工作毕竟是地理老师,又年过半百,难免“落伍”。直到“文革”爆发后才使我了解个中缘由。1968年夏天“清理阶级队伍”时,沈老师被作为“国民党余孽”揪了出来,使我等学生知道了他有“历史问题”,难怪乎当初对我们的周记“缄口不语”。从我保存的资料中可以看到,沈老师被“揪出”后,除了在校内“大批判专栏”和大小不等的批斗会上被“点名批判”“口诛笔伐”并“接受监督劳动”外,1968-7-28的下午,校革委会授意我班部分同学去他家“查询”(这是“清队”期间回避“抄家”一词而出现的说法)并在里弄召开斗争大会。若无那些资料,我已完全淡忘了那天我居然尾随其中!如今回想当年,自己虽然不是冲锋陷阵的“打手”,只是“大批判专栏”的“抄手”,但毕竟是为虎作伥的“帮手”,间接地伤害了包括沈章宪老师在内的无辜师长,心里有说不清的愧疚。时至今日,曾经祸国殃民数十年的“斗争哲学”“阶级斗争理论”仍然阴魂不散……。


  评论这张
 
阅读(300)|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