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少不更事难分美与丑——初二学生在1966年6月  

2016-04-21 12:57:46|  分类: 忆童年少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少不更事难分美与丑——初二学生在1966年6月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现在看来,1966年进入6月份以后,学校里的上课并不是戛然而止的。因为就我的周记而言,在5月份连停四个星期后,5月29日留下草草数十字的“烂尾楼”,虽然6月5日又停一次,但是6月12日、19日还是写了周记,每次五六百字。

 

第十九周  我懂得了什么是革命斗争  6-12

过去,我认为,在社会主义社会中,革命斗争不会像国内战争时期那样激烈、紧张,但是,现在我认识到,革命斗争无论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还是和平建设时期,都是很激烈的。

当前的文化大革命,是我们懂事以来遇上的第一次大规模的斗争。起初,我也觉得,这也没有什么了不起,贴贴大字报、开开声讨会。最近,陕西中学发生的反革命分子行凶报复事件,就给我敲响了警钟。这说明,当前的文化革命同国内战争时期一样,同样是十分激烈的,证明了毛主席的话是十分正确的:“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各派政治力量之间的阶级斗争,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在意识形态方面的阶级斗争,还是长时期的,曲折的,有时甚至是很激烈的。”也说明了阶级敌人是不甘心失败的,他们打着“红旗”反红旗的一套被人民戳穿了,为了挽回败局、继续抵抗,他们会不惜一切,和革命人民作拼死斗争,所有都行不通了,他们就露出真面目,杀害革命者,吓唬革命人民,涣散我们的斗志,瓦解我们的斗争信心。这生动体现出阶级敌人对革命人民和革命事业的逻辑: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他们永远不会违背这个逻辑。因此,当前的社会主义文化大革命就是一场你死我活的阶级搏斗,是资产阶级阴谋复辟和无产阶级反复辟的尖锐斗争。另外,校内两右派分子的至死不悟的面目,也教育了我,文化革命决不是“文人打笔墨官司”,而是一场尖锐复杂的阶级斗争。

现在我真正懂得了什么是革命,什么是斗争。今后,我一定要更高地举起毛泽东思想红旗,紧握枪杆子,拿起笔杆子,保卫印把子。

【忆与议】

周记里说到了6月初一个普通中学里的“文革”情况——贴大字报、开声讨会,在最初的几天全是跟风,“支持北大七同志”“拥护党中央改组北京市委”等等,千篇一律,千“报”一面,校园里仿佛是毛笔大字展览,但是,很快就有人提供了本校的斗争目标活靶子,在6月12日之前校内就开始声讨“两个至死不悟的右派分子”,一个是总务处的孟某,一个是图书室的罗某,均为四五十岁的中年人,我等学生根本想不到他们是“凶恶、危险的阶级敌人”,尤其是孟某在总务处,与我班教室近在咫尺,时常迎面相遇,给人的印象是平易近人、笑容可掬。据说他们两人都是在反右后被赶下讲台的老师,不知为何迟迟未能摘帽,所以“文革”爆发后被最早推上“耻辱柱”,从总务处和图书室的办事岗位上赶到厕所打扫卫生,从事最脏最累的活,饱受鄙夷羞辱直至痛殴毒打,成为十足的“政治贱民”。事实上,“文革”之前的对敌政策是“地富反坏四类分子”,右派分子还属于人民内部矛盾。然而,到了此时此刻,这样的政策已经“自动失效”。周记说到的校外有陕西中学(卢湾区的一所初级中学)“反革命分子行凶报复事件”,此事已无记忆,亦无从查考。

看到周记中使用“社会主义文化大革命”这样的术语,不由得对“文革”的称谓发生兴趣。上网查阅人民日报图文数据库,初步发现,“文革”的全称有一个短暂的变化过程。“社会主义文化大革命”首次出现于4月18日解放军报社论《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  积极参加社会主义文化大革命》,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首次出现于6月1日人民日报社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此后两者并存不悖,甚至在一篇社论中同时出现(例如6月4日人民日报社论《毛泽东思想的新胜利》)。“社文革”一词在7月1日最后一次出现在社论里(《毛泽东思想万岁——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四十五周年》),但是在其他文章和报道中“社文革”直到10月底才消失。

 

第二十周  66-6-19

薛老师:我对你有个意见,就是和同学的接触面不广,经常找去谈话的,只是一小部分,而对其他一些同学很少关心。拿我来说,本学期以来,你从未跟我好好地谈过,虽然有几次,但简简单单几句话,草草了事。我身上存在许多缺点,但是很少有人向我指出,自己看不到自己的短处,又怎能克服?而你很少向我指出。我主观认为,是有害于成长的。

老实说,我自己十分想找你谈谈,但自己对你总有点怕丝丝,结果始终没能找你谈。近阶段来,我的思想斗争的激烈程度是前所未有的,尤其文化革命深入开展以来,思想斗争尤为激烈,许多问题自己不能解决,不了了之。特别是在如何争取入团问题上,更有切身体会。从认识团到要求入团,这段时间是非常需要别人给以外界援助的。这关过不好,对自己的前途、对革命事业将是很大损失。我也正是这样。从开始认识团组织,到要求入团,这段时间里很少得到团组织和老师的帮助,加上自己的思想觉悟还不高,“冷热病”生了一场又一场,想起来是十分痛心的。

这不是说你应当对我多关心,而是说,你应当多关心班级中的正处于开始要求进步阶段的同学,多关心他们,帮助他们在政治思想觉悟的提高,正确选择前途。

语气大概重了些吧。但是我觉得我这些话实在熬不住了,说错了,请你批评指出。

【忆与议】

这是最后一次周记,写于6月19日。不难发现,当时我还继续沉迷于先前的要求进步之类的“格调”中。事实上,6月18日星期六全国各大报纸已经公布了“改革高等学校招生办法”的决定,“一九六六年高等学校招收新生的工作推迟半年进行。这个决定,是彻底搞好教育界的文化大革命,彻底改革我国的教育制度的重要措施。”(人民日报社论语)自此以后,不仅是停止了高考,就连各种考试都被停止了,包括那个学期的期末考试,正是在极端化的狂热之中,在“彻底改革教育制度”的口号下,基本的教学秩序也被废止,全面的停课也就顺理成章、理所当然的了。

少不更事难分美与丑——初二学生在1966年6月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这代人是喝狼奶长大的。记得在1966上半年“社会主义文化大革命”的紧锣密鼓声中,我们这些初中生虽然还在上课,但是已经在热衷于搜集各种书刊上的插图,挖空心思寻找隐藏在画面中的疑似反动口号,以显示“敏锐的目光、高度的警惕性”,说明了持续不断地接受极左思维的灌输对少不更事的青少年产生的效果……。还在“文革”后期,就有同学感叹,原以为从事政治是何等的崇高,但是亲眼目睹了那么多的风云变幻,不能不感到置身政治的险恶。而近些年看到一些当年的大中学生回顾自己的经历,痛感学生最容易被利用,道出了深思反省获得的真谛。

重读自己1963~1966年的周记与作文,感慨万千,那是一段不可多得的人生历程。固然那是一个未成年人的幼稚之为,但是毕竟折射出历史的发展轨迹。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正是从小就被教育“听…话,跟…走”,植入个人崇拜、盲目服从的毒素。如果说学雷锋是造神的一个开端,那么学王杰、焦裕禄等好战士、好学生则是为造神一次次加热升温,让造神运动走向登峰造极奠定了广泛扎实的基础。如果青年学生没有那样的“追求进步”而喝下那么多的狼奶,如果民众百姓不是只知道感恩颂圣而具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就很难想象极左噩梦会恣意妄为肆虐十年。这是一代人的悲剧。然而,时至今日,极左流毒远未得到彻底清算,不仅遗老遗少还在蠢蠢欲动,而且还有不少过来人至今没有汲取教训,依旧“唯上、唯书”颂圣不已。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是值得警惕警醒的。

回顾自己的青春岁月,回味当年留下的痕迹,深感反思比怀旧更有意义。经历了那个不堪回首的年代,在有生之年把自己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记录下来,是给自己、也是给后人的一个交待。

  评论这张
 
阅读(258)|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