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初二学生在1966年5月下半月  

2016-04-20 16:55:31|  分类: 忆童年少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年的周记属于班主任的管理范围,没有专门的任课教师,1965年下半年开始的教改的目标之一是减轻学生负担,于是周记变得可写可不写了。这样的客观条件为我在1966年5月几乎没有写周记提供了方便,主观因素又何在?有待查考。不过,那个5月里还是有两篇作文,毕竟作文属于语文科目,有自己的教学大纲,不能随心所欲、任意作为,教改开始后是不再实行每篇作文一律批阅,既减轻语文老师的批改工作量,也减轻学生的分数压力。然而,那两篇作文成了我的中学作文的“绝唱”。

 

〖作文七〗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  5-12

我久久地注视着一张照片。它勾引起我心头的阶级恨。

那照片上是一个愤怒的壮年农民。你看他,双目怒视,双拳紧握,仿佛在他面前有着一个势不两立、不共戴天的仇敌。他那瘦削的脸上怒云密布,眼睛里似乎快要冒出火焰,就像要立刻冲上去和那仇敌搏斗。他那怒不可遏的样子,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照片上,在壮年农民脚旁还放着两只空的筐和一只瘪的袋子。

他是谁?在干什么?这个壮年农民,是大型泥塑人像群《收租院》中的人物之一。他是到地主家去交租的。从那两个空筐和一只空袋上可以看出,他一年劳动得来的粮食全部被地主剥削去了,去的时候装得满满的筐和袋,现在竟颗粒无归,这种残酷的剥削激起了农民的愤怒,多年积压在心头的怒火就要迸发了,再也不能忍受这种剥削了!再也不能听任地主的压榨了。他,要用他那结实的坚强有力的双拳砸烂套在身上的枷锁,砸烂地主老财,砸烂这不合理的世道。

看着他,我眼前浮现出农民辛勤劳动的情形。春天,天刚暖,就忙着播种插秧,到了夏天,冒着烈日,在田野里锄草除虫,秋天,庄稼成熟了,又起早贪黑地抢收。农民们一年四季、成年累月地为地主干死干活,风里来雨里去,有哪一天是闲着的?

看着他,我眼前又浮现出当年地主残酷压榨农民的情形。那些黑心的地主,不顾农民的死活,逼农民拼死拼活为他卖命。可是到头来,收下的粮食,只经地主算盘哗啦一响,就倒进地主的粮仓,农民所剩无几,甚至所有的粮食全部给地主剥削去了。地主除了用收地租的方法剥削农民,还巧立名目,设了许多苛捐杂税,从中压榨农民,甚至还用大斗进、小斗出的手段,他们是何等毒辣啊!

看着他,我又想起地主和农民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地主用农民的血汗养肥了自己,吃的是山珍海味,穿的是绫罗绸缎,住的是高楼大厦,用的是金碗银筷……,真是豪华富贵,荒淫无耻。但是,一年到头辛勤劳动的农民呢?由于被地主的残酷剥削,生活无着落,穿的是破旧不堪的衣服,甚至传了几代。用的也是破破烂烂的,有的农民连碗都没有。住是更不用说了。粮食没了,在青黄不接的季节,“时挑野菜和根煮,旋斫生柴带叶烧”。若碰上什么天灾人祸,生活更无着落,卖儿卖女,沦为乞丐,乃至饿死、自杀。这种情况真是惨不忍睹,有多少勤劳善良的农民被地主害死了。“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正是当年黑暗社会的真实写照。

在那旧社会,由于“地主阶级的残酷的经济剥削和政治压迫,迫使农民多次地举行起义,以反抗地主阶级的统治”。这种统治,在工人阶级先锋队、由马克思列宁主义武装的共产党领导下,经过长期的浴血战斗,取得了最后胜利,推翻了黑暗统治。但是,我们不可忘记,今天世界上,在南越、多米尼加、刚果(利)、美国、英国、日本……等等,还有三分之二的人民还在过着这种牛马般的生活,我们千万不能忘记他们,我们有责任去解救这些还处在水深火热中的劳苦大众。

同时,我们切不可忘记阶级斗争,不可忘记过去。我们要牢记阶级敌人的罪恶行径,要牢记阶级兄弟的血泪仇恨,永远以此鞭策自己,激励自己,做个红色好后代。

【忆与议】

这篇作文写于5月12日,而批改日期是“5/21”,这样长的时间间隔是前所未有的,似乎预示着“文革”的爆发和停课的开始。语文老师任佩珩对这篇作文评为“优”,评语是“层次结构安排很妥当。”这是对写作手法的评价。从作文的内容不难看出,当时的阶级教育已经极度脸谱化,当年那些文艺创作纵然有艺术水平,也还是服从政治的需要,加强阶级仇恨与对立,为开展和强化阶级斗争制造舆论。

 

〖作文八〗这是小事吗?  5-27

在一个同学的课桌里,曾多次发现有些米,但是尽管别人给他指出这是浪费,不珍惜粮食,可是他呢,无动于衷,甚至用这些米粒来丢在别人的头颈里。

这看来问题不大,但是把眼光放远些,就会觉得这事不小,大得很!

几粒米,单从数量上看,是微不足道的,但是你想想,若全国六亿五千万人口每人每天都浪费几粒米,加起来这数目就大得惊人。如果以一粒米来计算,六亿五千万人每天每人浪费一粒米的话,把这些米积起来给一个有五个人的家庭吃,可以吃一百六十年!这个数字是了不起的。但是,这仅仅是以一粒米来计算,若是几粒、十几粒……来计算,那数目之大就不用说了。

可是每人每天节约一粒、几粒或更多的粮食,又将为国家节约多大的财富呢?我们又何尝不从节约一粒米开始做起呢?

这一进一出,相差十分悬殊,但光从数目上看还不解决问题,更重要的还应当从国家的利益来说起。

毛主席曾经说过:“中国是一个大国,但现在还很穷,要使中国富起来,需要几十年时间。”主席又说:“要使我国富强起来,需要几十年艰苦奋斗的时间,其中包括执行厉行节约、反对浪费这样一个勤俭建国的方针。”

主席在这儿明确地指出,在建设祖国的过程中,一定要执行勤俭节约的方针。但是,那位同学根本没把节约两字放在心上,一次、两次,可以原谅,或许是因为不小心,但也应引起警惕。但是多次不注意节约,就不是原谅不原谅的问题了,这是思想问题了。

请想想,要是全国人民都不爱惜点滴财富,随手乱花,不注意节约,那么我们还能建设社会主义吗?还能去支援斗争中的世界革命人民吗?还能去解放被压迫民族和被压迫人民吗?不可能,完全不可能,人人不注意节约,社会财富就不能积累,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就难以实现。

那位同学,把浪费几粒米,表面看来是一眼眼的东西,视为小事,眼光未免太短小了。

无产阶级爱的是勤俭,恨的是浪费,因为他们深深懂得:点滴财富都是来之不易的。毛主席曾经说过:浪费,这是极大的犯罪。主席还多次强调,在社会主义建设中,一定要厉行节约。可见,节约是光荣的,浪费是可耻的。

通过上述分析,你说说,浪费几粒米是小事吗?我相信,你是会得出正确的答案的。

【忆与议】

这篇作文写于5月27日,在教学日历上是第17周。按照正常进度,6月10日左右和24日左右,还会各有一次作文,然而,它永远定格在5月27日这一篇了。跨入6月,“文革”爆发,教学秩序大乱(我所在的中学还勉强维持到6月下旬)。而那最后一篇作文中反映出来的动辄阶级分析、阶级立场、阶级斗争……这样的主流思维方式,恰恰就为“文革”提供了绝好的温床。

 

第十七周  激烈的思想斗争

已有四个星期没写周记了。但是,这不是说我在四周内没有思想斗争。老实说,在这四个星期里,我的思想斗争是异常激烈的。

【忆与议】

按日历推算,这是5月29日那个星期日写的周记,但是很明显没有写完。在此之前,从5月1日开始的连续四个周末,没有写一个字,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激烈的思想斗争”?查阅祖父的日记,虽然有5月20日上午居民听动员知识青年去新疆的报告,但是这件事是针对待业的“社会青年”的,与我没有直接的关系,所以现在就只能揣测一番了。

早在1962年,吴晗连续发表了《说道德》、《再说道德》两文,从1963年8月起,学术界开始了一场道德批判继承问题的讨论。我的父亲也参与其中,在光明日报、哲学研究等报刊上发表了文章,提出了对立阶级道德互相包含,主张批判继承统治阶级的道德遗产,而吴晗说的继承只是抽象继承。1965年11月开始的批判吴晗《海瑞罢官》很快扩展到道德问题,我的父亲又发表文章,认为对抽象继承的批评是形而上学的全盘否定,而且走上另一极端,连批判继承也一起加以否定。然而,一个毫无背景、只知道学术讨论的普通学者哪里会知道,那样的学术讨论早已被高层纳入了政治批判的轨道。

到了4月中旬,解放军报4月18日发表长达七千多字的社论《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  积极参加社会主义文化大革命》,第二天(19日)人民日报和各地报纸全文转载。嗣后,“社会主义文化大革命”一词就在报纸上频频出现。5月4日,解放军报又发表社论《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次日人民日报等报摘要转载。随后,5月10日,上海《解放日报》和《文汇报》刊出了姚文元的重磅文章《评“三家村”——《燕山夜话》《三家村札记》的反动本质》,次日人民日报转载。此后人民日报等报就连篇累牍、声势浩大地发表文章,把先前对吴晗及《海瑞罢官》的批判扩大到对邓拓吴晗廖沫沙“三家村”的批判。

时过境迁之后,父亲回忆那段往事时说,当时已经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他感到了对吴晗的批判远远超出了学术讨论的范围,尤其是他所在的工作单位也停止了他的正常工作,“面壁思过”,这等于在“文革”正式爆发之前他就进了“牛棚”……。因此,不难想象,在1966年5月那样的大环境下,我不会不知道父亲的情况与处境,也不会不有所思考,于是就有了处于异常激烈思想斗争之中的一个月,但又不愿意在周记中和盘托出,因而极度纠结。这种状况也许是我的个性使然。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