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表态下乡与成绩下滑——初二学生在1966年4月上半月  

2016-04-15 08:22:49|  分类: 忆童年少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读1966年4月的周记,发现自己虽然当时还只是初二下学期,却已经想到了一年后初中毕业时,准备上山下乡,去边疆,去农村!

 

第九周  党指向哪里就奔向哪里  4-3

最近一个阶段,我对自己毕业以后的问题想得较多。毕业之后该走哪条路?过去想过,不过对于“党指向哪里就奔向哪里”的决心不大。这次学习了《青年运动的方向》,启发比较大。

毛主席在这儿提出了一个标准,“革命的或不革命的或反革命的知识分子的最后的分界,看其是否愿意并且实行和工农民众相结合。”我想,对一个革命者来说,必须是同工农结合的,必须到工农中去,现在,党号召知识青年上乡下山,到边疆去。明年夏天,我将是个初三毕业生了。这个时刻,也就是考验一个人是否真正革命者的时刻。现在,我决心,到了那时,党要我干啥就干啥。党要我升学,就升学。考不上高一等的学校,就坚决走向边疆,走向农村,为社会主义建设贡献力量。当然,到了那时,很可能碰上钉子,那么我要服从党的需要,在任何岗位上为革命出力,但都脱离不了一条:和工农群众结合。

到了那时,自己究竟怎样,不光现在口头说,重要的是在思想上打好基础,并落实于行动之中。

【忆与议】

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思考这样的问题?查阅1966年4月的人民日报,看到4月4日第2版头条就是《有计划地把城市青少年导向农村——长春市管理教育城市青少年的经验》,第3版更有文章《集体户——城市知识青年下乡集体插队的一种形式》,可惜无法打开。百度搜索的结果显示,这两篇文章均出现在《人民教育》1966年第1期上。想当年,《人民教育》是教育单位必定订阅的杂志之一。所以,当年学校得到那些文章后,会在校内进行新的宣传灌输,从不同角度诱导我等学生“听…话、跟…走”。由于1964年1月中央就下达了《关于动员和组织城市知识青年参加农村社会主义建设的两个文件》,其中还大谈特谈集体下乡插队问题。所以,两年后发表那样的文章是顺理成章的。不过我等初中生对插队、集体户之类根本没有感性认识,反复灌输之后留下最深刻印象的还是音乐课上教唱的《长大要把农民当》:“我有一个理想,一个美好的理想,等我长大了要把农民当,要把农民当。种的棉花堆成山,种的粮食堆满仓,养的牛羊肥又壮,养的大鱼满池塘,这个理想多荣光。……”在那个年代是没有《劳动法》的,十五六岁的初中毕业生就下乡务农是否合理可行,是容不得普通百姓有半点置疑的,唯有“党指向哪里就奔向哪里”“党要我干啥就干啥”,这就是当年至高无上的“正能量”。

半个世纪后,看到周记里有“上乡下山”几个字,使我又一次想起一件难以忘怀的往事。记得有一天,祖父问我:“到底是上山下乡还是上乡下山?”我感到兀然,目瞪口呆,祖父说:“是你自己写的,上乡下山。”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他看过我的周记了,但是不等我回答,祖父又说:“你打算不读书了?上山下乡,去当农民?”我本来只是写在周记上的想法,被祖父这么一问,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见祖父连连摇头,说:“真不懂事啊!上山下乡去当农民?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是一心想着做城里人啊!……唉,你懂什么啊?……”因为在这之前我从未到过农村,也很少听长辈说乡下,所以短短的对话如雷贯耳,醍醐灌顶,对我的影响极大,至今不忘的还有那个笔误“上乡下山”。从这则周记来看,那次对话发生在1966年4月间。彼时彼刻,怎会料到两年多以后,下乡插队当农民竟然成了我的“不二选择”!

表态下乡与成绩下滑——初二学生在1966年4月上半月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4月9日政治辅导:Pu Xuan 报告  殷之濂校长

一、意义:当前形势是大好的,我们的任务也是空前光荣而艰苦的。

Xuan ju 应当和当前形势联系起来。做好xuan ju工作,就能巩固人民民主专政。

二、如何做好基层xuan ju工作: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突出政治,真正做到ren min min zhu。

1、认真进行xuan min资格审查,做好xuan min登记工作。

2、充分发扬社会主义民主,认真做好代表hou xuan ren提名工作,贯彻阶级路线。

3、重视xuan ju权利,积极参加xuan ju活动。

三、认真搞好xuan ju,促进各项工作的革命化。

【忆与议】

半个多月前,3月19日的政治辅导活动是“关于今年各级ren min dai biao xuan ju问题”,但是课堂笔记只留下一个题目,同一时期的人民日报上也没有相关消息。这一次政治辅导活动由校长作了报告。人民日报上也在4月4日头版刊登新闻——“印把子”要牢牢掌握在最可靠的人手里  首都pu xuan区人民代表  党和国家领导人同广大xuan min一起投票。

 

第十周①  放下包袱,轻装前进  4-5

5日,少先队进行大楷比赛。我中队学习部门决定我也是我班出席比赛的人之一。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觉得自己参加了对“我”无利,无啥可沾。

原因是:我代表班级比赛,如若有了荣誉,也是班级的,又不是我的。这种小我思想和个人名利思想占了上风。后来,我冷静地思考了一下,觉得自己的看法有问题。自己曾经说过,要从脑子里彻底根除“小我”,可是到了这时候我脑子里是什么呢?是个人名利还是集体荣誉?是集体第一还是个人第一?说到底,自己仍旧是站在以“我”为圆心、以“个人利益”为半径作的一个个人主义小圈子里,自己字虽然好了一些,但就有些背上包袱,私心杂念,患得患失。这些不正常的情绪又出笼了,什么“集体”呀,早就飞出界外,不知何向了。最后,我觉得:这些糟粕若不消灭,对集体是不利的。为班级争光,是班级中每个成员应有的态度。对于这次比赛,我应当参加。

事后,我想起此事,又有一个启发,对于自己脑袋瓜里的小资产阶级利己思想以及其他一切非无产阶级思想,你不和它斗,它就不倒,并且越来越猖狂,反之,斗得越狠,革命干劲就越大。

【忆与议】

这则周记结尾的那段话反映出当时已经不断升高“斗争”的调门,很有“文革”的味道了。

 

第十周②  从一些生活小事联想到的  4-11

(一)天热了起来,我家里有时不知从哪里来了一些蟑螂。对于这些人类的敌人,我是从来不放过它的,只要有机会就揍,并且非揍死它不可,不然心头就不舒服。我想,对于自己身上的缺点,也应当这样,毫不留情,坚决消灭之。消灭一个缺点,就能为革命增添一份力量。我为何不消灭这些思想上的“蟑螂”呢?

(二)现在我走路有个习惯:喜欢走得快,并且,往往无形之中和别人比赛起来。有时会发生这种情况:我花费了好多力气追上了前面一个人,但仅仅松了一口气,放慢了一下步子,就又给那人拉下了。于是又继续鼓起劲追上去(不是跑步,凭两条腿加快步伐追)。我想,我们在革命道路上,也应当永远是你追我赶,毫不放松对自己的要求。但是,如果只要自己一松劲,就会走下坡路,那么,劲松得越大,下坡路就会更长,到自己明白过来时,要追就难了。我为何不永远鼓足革命干劲在革命道路上大踏步前进呢?

【忆与议】

批改日期“4、14”。班主任的评语:“记得好!这次考试之后,须好好进行总结。”这样的口吻意味着那次期中考试的结果不妙,我也在下一则周记中作了总结。由于不久之后就爆发了“文革”,所以初二年级的成绩报告单就没有发下来,如今也就无从查考那次期中考试的成绩。但是成绩滑坡是肯定的。

这个星期写了两篇周记,第二篇注明是“4-11”,这不是笔误就是“4-11”星期一清晨所作。根据祖父的日记和流水账,4月10日星期天的下午我去科技站听课,车票0.20元。这样的听课应该就是数学兴趣小组的活动。

 

第十一周①  原因何在?

考试已经过去了。我想想这次考试的情况,觉得考得不理想,为什么呢?我想,不外乎是这么一点:对考试没有从根本上认识其意义,而被分数束缚起来了。

考试的时候,我很是谨慎,心里有些紧张,老是害怕做错。结果是拿着笔,两手瑟瑟发抖,不敢下笔。精神越紧张,思路就越不容易展开。其根源在于:在分数框框里转。当时,我想:“别做错啊!错了,一百分就没了!”就这样,考试的时候,精神很紧张。

还有,这次数学考试有加试题。当我知道自己代数考试时,加试题做对了,可是大考卷错了一题,按规定,若有错题,则加试题的分数不予累加。当时,我想:“嗨!加试题等于白做,不然,说不定还可以得个100分。可是现在呢?加试题对了,有什么用呢?”分数这个包袱使我很气恼,以至影响了第二节课。

这不正好证明自己对考试的目的不明确吗?不正好证明自己是在分数框框里打转吗?我在这次考试中,考得不好,关键就在于没有从根本上打破分数框框,被100分搅昏了头,老是想得个100分。但是应当想想,这个100分究竟是不是满分?为革命求真知,绝对要防止追求分数。倘若成了分数的奴隶,那是很危险的啊!

平时,我很会说为革命而学,不能追求分数,但是这次考试却看出了问题:开头说的,笔头写的,并没有真正落实到思想实际中去。这样,平时哇啦哇啦地叫又有什么用呢?因此,问题不在于口头、笔头说的如何,而应该看思想行动是否跟上了自己说、写的。

【忆与议】

按照班主任在周记评语中的要求,我对期中考试作了上述总结。如今回眸返顾可以看到,尽管“政治挂帅”“突出政治”早已不是新鲜事物,但是当时的大环境又出现新一轮的“突出政治”的高潮,人民日报在4月6日、14日、22日连续发表社论《突出政治是一切工作的根本 一论突出政治》《政治统帅业务 二论突出政治》《突出政治必须坚持毛泽东思想挂帅 三论突出政治》。与此前不同的是,调门更高了,反修、反复辟、抓阶级斗争……,并且集中到毛思挂帅。就是在这样的不知不觉之中一步一步陷入个人崇拜的渊薮。然而,即使是这样紧跟政治形势的考试总结,也成了最后一次,两个月以后“文革”浪潮爆发,不仅卷走了那个学期的期末考试,更荡涤了整个教育体系,在没有战争的和平年代里全国全面停课,真的是史无前例……。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