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初一学生在1964年9月  

2016-03-04 09:50:05|  分类: 忆童年少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1964年8月考入初中,9月正式开学,从此开始写周记,由班主任批改。初一时班主任是沈章宪老师,他又是地理的任课教师,年逾半百,华发初现,深度的近视眼镜,浓重的湖南口音,板书时相当用力,粉笔在黑板上“笃笃笃”格外响亮。他在周记簿上留下的批改日期也十分醒目,不难看出他是用蘸饱了红墨水的笔重重地写下那几个数字的,但是在全年四十篇周记上他没有留下片言只字的评语。此事并非偶然。1968年“清理阶级队伍”时,他被作为“国民党余孽”揪了出来,使我等学生知道了他有“历史问题”,难怪乎当初对我们的周记“缄口不语”。

从我保存的资料中可以看到,1968年夏天沈老师被揪出后,除了在校内“大批判专栏”和大小不等的批斗会上被“点名批判”“口诛笔伐”并“接受监督劳动”外,1968-7-28下午,校革会授意我班部分同学去他家“查询”(这是“清队”期间回避“抄家”一词而出现的说法)并在里弄召开斗争大会。若无那些资料,我已完全淡忘了那天我居然尾随其中!如今回想当年,自己虽然不是冲锋陷阵的“打手”,只是“大批判专栏”的“抄手”,但毕竟是为虎作伥的“帮手”,间接地伤害了包括沈章宪等老师在内的无辜师长,心里有说不清的愧疚……。

回首1964~1965学年度,从《读读初中一年级的课堂笔记》中可知,当时政治课已有计划地开展革命理想、阶级斗争等教育,所以当时的周记和作文充满了浓厚的政治味。以下按照时间顺序对二者进行解读。

初一学生在1964年9月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第一周  周记

星期四下午,放学后我和几个同学边走边谈笑,显得很快活。

走到顺昌路崇德路的丁字形路口时,有一位装运工人在装着什么——装了一大车,显得很沉重。我们望了一眼,就从工人身边走过去了。没走了几步,那工人忽然大声喊我们:“小弟弟,帮我推一会儿好吗?”我们回头应了一声“好!”就争先恐后地围了上去,用力地推呀,推呀。经我们一推,车子像飞出去的箭,飞也似地向前冲去。

到了自忠路,我们都回家去了,只有夏振国同学家还没到,还在车后帮工人推。

路上我听到一些人说我们“卖力”。我认为,这是“卖”给国家建设事业的一份“力”。

【忆与议】

按日历推算,这第一篇周记是9月6日那个星期日写就的。批改日期“9、9”。沈老师在“是‘卖’给国家建设事业的一份‘力’”下面用红笔打上波浪线,是表示赞赏之意?这种表述是符合当时大力推广的“国家至上”观念的。

 

第二周  日记一则

9月11日  星期五  晴

今天放学后,我们听了“少年讲座”第一讲。

第一讲是由学校党支部周书记主讲的。题目是“努力学习,实现自己的革命化”。书记在这一讲中谈了三个问题:1、我们青年一代的历史使命;2、做无产阶级革命后代,实现革命化;3、如何实现自己的革命化。

首先,书记指出了我们的历史使命是:进行社会主义革命,进行社会主义建设。接着,他进了我们为什么要革命化。他说,从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争夺青少年、苏联的教训、青年本身的弱点和如何担负起时代给我们的历史使命等四个方面来看,我们一定要实现革命化。那怎么来实现革命化呢?周书记说,我们要努力学习,树立四个革命的基本观点,参加实际斗争,从实际斗争中锻炼自己。

这次“少年讲座”使我明确了我们的历史使命,认识了实现革命化的伟大意义,从而给我树立了前进的目标和方向。今后,我要努力学习,努力实现自己的革命化,完成时代给我们的历史使命,做无产阶级革命的接班人。

【忆与议】

按日历推算,这篇周记是9月13日那个星期日写就的。批改日期“9、16”。周记表明,除了政治课之外,课余还有“少年讲座”这样的政治活动(但不是全体学生参加,见初一下学期第四周周记)。如今对当年“自己的革命化”一说颇感生疏。何谓“四个革命的基本观点”?查阅同一时期的政治课笔记,其中有这样的说法:树立四个基本观点(阶级、劳动、集体主义、革命)。见《读读初中一年级的课堂笔记》。

 

〖作文一〗日记二则

八月七日  星期五  晴

今天是我最激动的一天。

早晨我起床不久,听见弄堂〈里〉人声嘈杂,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似的。我正想下楼去看看,忽然听见有人喊我。我心里〈想〉:“什么人,大清老早地来喊我?” 心里虽然想着,脚却不听使唤地跑到了楼梯口。

刚一露面,就听见有人对我说:“通知单来了!”我一听,就连〈蹦〉带跑地来到楼下,从邮递员手里接过入学通知单,就迫不及〈待〉地拆开来,一看,看见上面写着“东风中学”几个字。

〈这时〉我浑身热血都沸腾起来,我感到自己再也不是一个小学生了,而是一个中学生了!这是一个多么大的变化呀!

我也想起,在资本主义社会里,将有多少像我这么大的孩子,流落街头低声下气地向人家讨饭;有多少儿童被剥夺了读书的权利,在工头的皮鞭下,干着繁重的活儿……。在我们社会里,党为我们创造了良好的学习条件,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学习呢?

所以,我深深地感到:在这〈样优越的〉环境中,不好好学习,〈不〉就辜负了党、人民对我们殷切的期望〈吗?〉我应该听从毛主席的教导,“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九月九日  星期三  晴

开学已有整整一星期了。在这一星期中,我们已上了好几节俄语课。

提起俄语,有人对我说:“俄语难,你们读俄语真是触霉头。”起先我也认为这是“触霉头”,学不好的。

自从听了“学习外语的目的性”的报告后,我对学习俄语有了新的看法,对学习俄语的信心也更足了,决心就更大了。

一开始的时候,在外界环境的影响下,我曾一度认为俄语是比英语难。但是,投入到实际中去之后,也就不〈觉〉得俄语难学了。“困难像弹簧,你弱它就强”的真理在这一星期中也得到了新的理解。

今后,我对俄语的学习应加强复习,把俄语这门学科掌握牢固,以后利用它为阶级斗争和生产斗争服务。

【忆与议】

初一时语文任课教师是施丽娟,给我进入中学后的第一篇作文打了百分制的70分。批改时间为“9/18”。由此日期推测这篇作文写于9月13日之前,即第二周末。这七百字的作文中,一则日记把录取上初中的少年乐趣与“批资、颂社”挂上了沟,另一则是言之无物、空空如也。

 

第三周  学习俄语并不难

开学已有半个月了。在这半个月里,我们的俄语学习已把第二课也学完了。

通过这半个月的学习,我对“学习俄语比英语难”的说法和看法完全不同了。在开学前,我听见有人说,俄语难学,我当时受了这种流言的影响,也错误地认为俄语比英语难。

但是,这种说法是完全没有根据的。这种想法是想不学俄语。通过实际学习,使我认识到,说俄语难学是彻头彻尾的谎话。俄语学起来也不难,只要自己主观上努力,勇于克服困难,把俄语学好也不是大问题了。

今后,我在俄语的学习上,要抓紧时间,多读,多写,多练习,努力把俄语学好。

【忆与议】

按日历推算,这篇周记是9月20日那个星期日写就的。批改日期“9、23”。这则周记又是谈学习俄语,与同一时期的作文内容重复,如出一辙。不过批改周记的与教语文的不是同一个老师。那届初中新生八个班级,有三个班级学俄语。五十年代中苏“蜜月期”,对苏“一边倒”,学俄语也成为时尚。随着中苏关系不断恶化,社会上不再看好俄语。1963年,我还在读小学,父亲从报上得知上海人民广播电台新开“英语广播讲座”初级班,就让我利用民办小学只上半天课的条件,课余时间跟着电台学英语;同时还特地添置了一台电唱、收音两用机,购买了初中英语课本及配套的胶质唱片,旨在英语学习方面让我“笨鸟先飞”。到1964年小学毕业的时候,我已经跟着广播讲座学完了中级班。严格说来,由于其进度较快,我无法消化吸收,只能说是听了一遍,有了一些基本概念。可是做梦也没有想到,考入初中后被安排学俄语。这都是“计划经济”已经安排好了的,平民百姓无法擅自变更,只能“乖乖就范”。当年在周记和作文里写的“学俄语也不难”有随声附和、亦步亦趋的一面,因为毕竟只是刚刚开始学俄语,不会有真切的体会;但也不乏比较之后产生的一点感受,因为我接触了两年英语,在英语音标学习方面费时甚多,所以一看到俄语可以见词发声,就“下车伊始”妄下结论“俄语不难学”。……时过境迁之后回想那些日子,在高小阶段跟广播英语班两年,又在初中阶段接受了两年正规的俄语学习,对以后的外语学习也有所帮助。1973年我在江西插队因公负伤而回沪养伤,又接触了广播法语,使我初步感到它们之间是异中有同的。“高考1977”后我有机会进入大学,一面在课堂上学习英语,达到了规定的教学要求;一面又跟着广播自学德语,达到了借助辞典翻译德语资料的水平。这是因为随着年龄增长,思维不断成熟,使我知道了它们是触类旁通、相辅相成的。这不是赞美人生求学的黄金时期遇到的曲折,而是想说明正确对待和利用逆境。

 

第四周  在乒乓室里

星期六放学后,我们布置教室。一点人数还少几个。老师叫我和汪济敏到乒乓室去看看,我班一部分同学在那里打乒乓。

我们来到乒乓室,只见同学们打得极为紧张。刚进去几分钟,却发生了一件事:我班同学黄国樑在某一个问题上与初二(9)班的几个同学发生了争执。后来,初二(9)班同学走了,黄国樑在其他同学的支持下,将乒乓室的门窗关得严严实实,并扬言:不许有人再进进出出。将近十分钟过去了,汪济敏听到时间已不早了,想起自己还要去参加我班国庆联欢会节目的审查,就说:“我走了。”黄国樑一听,就大步走到门口,站在那儿,大声说:“不可以!”汪说:“我出去,难道不可以?”黄说:“就是不可以!”于是,两人在门口相持不下。负责这次活动的体育委员庄安利走过来,对汪说:“现在这里不可以进出……”汪打断庄的话,说:“为什么?我出去,难道也不可以?”庄说:“如果二(9)班他们再来,那怎么办?”汪说:“我有我的事,你有你的事,我出去不碍你的事!”这时田正虎也开口了:“放他出去么!”我也说:“你们课余活动,他要去参加节目审查,你们不让他走,有什么理由!?”庄、黄无法,只得开门,让汪走了。汪一走,他们把门一关,说什么“一会儿进来,一会儿出去,存心捣蛋。”

我认为,黄国樑、庄安利的做法是完全错误的。一方面,乒乓室是供全校同学课余活动的地方,关门不让人进出的做法是与学校建立乒乓室的目的背道而驰的。另一方面,黄国樑与初二(9)班同学的争执已经过去了,为什么要把门窗都关得严严的呢?如果是防备他们再来吵闹,是完全不必要的,而且乒乓室也不是一、两个班级活动的地方。其次,他们只让与自己打乒乓的人进出,而不给观看的人进出的自由。如果发展下去,其后果是十分可怕的。

所以,我对这次活动中某些同学的做法是十分不满的。        

【忆与议】

按日历推算,这篇周记是9月27日那个星期日写就的。批改日期“9、30”,另外有一个“√”,不记得是什么意思。

 

〖作文二〗在新学校里

进了中学,许多事使我感到陌生,而这些事也使我感到很兴趣。特别是一周半日的劳动,对于我来说,兴趣就特别浓厚。

新学校使我改正了不少缺点。

我们第一次劳动时,我和车建文等几个同学分配在教室里,打扫教室环境。我一听,心里就有十二分的不高兴:“别的同学都在东大楼、西大楼这些地方,可我呢,却分配在本班教室里进行〈大扫除〉,太没意思了——触霉头!”

劳动开始了。我们先把课桌椅搬到室外去。我由于内心不愿意干,〈所以劳动时〉精神萎靡不振,行动慢慢吞吞。真是一肚子的不高兴。

老师来了。他要求我们做得快些。我看了看同学们,他们正干得热火朝天——扫地的扫地,擦玻璃的擦玻璃,揩桌椅的揩桌椅……〈干劲十足〉。我心想:“我这么做是等待劳动应有的态度吗?同学们都干得热火朝天,我能这样漫不经心地干吗?这样不就成了‘集体中的矮子’了吗?不!我应该赶上去!”

“行动是思想的反应”,我立刻振作精神,鼓起改进,与同学们一道认真地劳动了……。

我爱我们的学校,我爱我们的同学,我爱我们的老师,因为他们都在日常生活中帮助我改正缺点。

【忆与议】

这篇作文不到四百五十字,得百分制的70分。批改时间为“10/7”。按两周一次作文的惯例,它写于9月27日之前,即第四周末。“行动是思想的反应”是没有学像的成人腔调。

  评论这张
 
阅读(336)|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