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瞧瞧1964迎考时我的作文(续完)  

2016-03-01 18:34:14|  分类: 忆童年少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一件小事

一天上午,我做完功课,忽然祖父叫我去买面。我接过钱、粮票和一只篮子,就跑了出去。

我在一家米店里买好面,一看,对面有一个老婆婆拎着一桶煤球,艰难地移动着一双小脚,吃力地往前走着,而且走一步就得停下来喘一喘气。

我一看,就觉得:“老婆婆太吃力了。可是我有什么力量去帮助她呢?手里拿着面,真讨厌!”于是我也不顾这些,迈开步子就走了。可是没走几步,双脚就被吸住似的,怎么也迈不开步子了,心里想:“能看着老婆婆这样吃力地拎煤球,而自己袖手旁观吗?对待别人应该像春天一般温暖。”

于是我奔上前去,对老婆婆说:“老婆婆,我来帮你拎。”老婆婆又惊又喜地说:“好孩子,你拎得动吗?”我一想,是呀,手里还拿面哩!可是我又想,一手拿面,一手帮她拎煤球,不是很好吗?于是我对老婆婆说出了这个办法。可是,她说:“谢谢你!不用帮忙了,我家不远了!”我还是坚持要帮助她拎。双方相持了一会儿,她只得让了步。我一手拿面,一手拎煤球。

慢慢地,到了她家。老婆婆的老伴正在门口,见了我,就知道了事情的底细,便连声道谢。我说:“别客气,再见!”说着,就往家里跑去。

【忆与议】

这篇记事叙述文的真实性就很难说了,因为我的的确确写过假话作文,而且不止一次。印象最深的一次是,考入初中后我在作文里编造了假情节,其中提到了一个好朋友同学,偏偏语文课老师选择那篇作文进行讲评,下课后那个好朋友同学在私底下问我是怎么一回事,显然他识破了我的假话,我无言以对……。

 

〖六〗一则日记

1964年1月1日  星期三  阴

由于近几天“少年园地”工作较忙,功课只能在晚上做了。

今天晚上,我做练习纸上的习题。有几道习题叫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以后才做出来的。解这几题时,我心里非常焦急,势如火烧眉毛。看看钟,已是八点半了。可是越急越觉得题目难,感到这些题目都有意同我开玩笑。

这时候,妈妈走过来了。她见我这样着急,就问:“干嘛这样急?”“明天读上午。”我干脆、简单地回答。说完,又低头做了起来。妈妈又说:“不要急,应该看清楚题目,弄清意思,冷静思考,急是它的大忌。”她的话就像一服“镇静剂”,使我迅速地冷静下来了。

时间老人悄悄地向前奔走,我的题目也一道一道地解答好了。九点半左右,我攻破了最后一个“堡垒”,把胜利的红旗插上了“顶峰”。

今晚妈妈说的话,使我明白了做任何事情都应该沉着,不能着急。

【忆与议】

民办小学实行“两部制”,为了使分处两部的学生在半天上课时间的安排上达到平衡,就实行每个星期上半周上课与下半周上课的轮换,于是“上半周下午上课、下半周上午上课”成为大家感到头痛的一种形式,因为其中的星期三令人纠结:由于星期四是上午上课,所以星期三下午上完课回到家后必须完成当天的课外作业,从而确保第二天星期四早上到校后准时交作业本。在这种情况下,星期三晚上常常出现“压力山大”心绪不宁,住房条件差的学生就更难受了。在我的记忆中,这种“两部制”上课的形式在一个学期中会变更一次,即在半个学期过后,“上半周下午上课、下半周上午上课”就换成“上半周上午上课、下半周下午上课”。在这种形式下,星期三和星期四这两天就好像“额外增加”了一个跨两天的休息天,颇有“乐不可支”之感。

 

〖七〗在队旗下成长

一九六一年十一月三日是我难忘的一天。那天,我带上了鲜艳的红领巾,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少年先锋队。此处,我就在队旗下,蓬勃、茁壮地成长起来了。

入队之前,我对班级事情漠不关心,置之不理。可是在入队之后,在队旗下,我逐渐懂得:班级事情并不是由几个同学来承担,而是每个同学应尽的责任。自从我担任了中队墙报兼学习委员之后,觉悟进一步提高了。队报上也常刊登些速算的窍门,帮助同学们提高计算速度。平时,也帮助一些同学解决学习上的疑难,与大家共同进步。在文娱活动方面,我也尽力参加,丰富课余生活。

此外,在助人为乐及接受别人的意见两方面,自从入队以后也有所转变。以前,我只顾自己,不顾别人。例如,有的同学问我某些问题,高兴时就解答,不高兴时睬也不睬。像俞敏尧之类要求进步的同学就说我“自私自利”“保守”。当然我对这些意见也不大同意,所以也不乐意去改正缺点。入队之后,在队组织的教育下,我懂得了帮助别人的道理。对于别人问我的问题,也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给他解决。不能解决的,也设法去问别人,然后再给问者予以答复。对于别人提出的意见,一般也能乐意接受。

总而言之,入队之后,在队旗下,与以前相比,我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了。在队旗下,各方面都有转变了。我在队旗下,蓬勃、茁壮地成长着。

【忆与议】

当年加入少先队的“法定年龄”是年满九周岁,但因为我提早一年上学,所以就不能在三年级开学时入队,令我羡慕不已,不过让我列席参加了“建队仪式”,真的留下了终身难忘的印象(几十年来说过无数次“终身难忘”,都不过是即时应景或鹦鹉学舌罢了,真正的“终身难忘”是经过几十年的“沉淀”形成的)。那是1960年秋季开学后不久,仪式在金陵路西藏路拐角处的大众剧场举行。我等列席者坐在三楼“观礼席”上,居高临下,别有一番收获,虽然无缘入队,却看到了别人看不到的场面:少先队员清一色的打扮,雪白的衬衫,湛蓝的裤子,带上领巾以后又增添了亮丽的红色;一排排一列列,整齐有序,蔚为壮观;待到近午时分,仪式结束,大会散场,数百人蜂拥而出,红白蓝三色跃动在阳光下,煞是动人……。所以在我幼小的心灵中,参加少先队是相当光荣而神圣的。不记得自己一年后入队仪式是在哪个公园里举行的,只记得自己在仪式结束后真的是雀跃不已,一心想让胸前的红领巾像那些画片中一样迎风飘荡起来。后来才明白那是画出来的,真要飘起来,除了有风更要带丝绸的红领巾,可那不是平常百姓家能够拥有的……。

到了小学毕业时节,诸如“队旗下茁壮成长”“队组织的教育下”“提高觉悟”等等成人语言已经赫然在目,如此作文也显示出八股式“个人小结”的雏形。数月后开始的初一年级课程中,则正式开课学习政治,接受系统而全面的灌输。

 

〖八〗游杨浦公园记

汽车在宽阔的公路上奔驰,一行行的柳树,一排排的楼房,不时从我们眼前掠过。半个多小时后,我们来到上海人民游憩胜地——杨浦公园。

到了公园里,大家也许是由于今天是春游吧,显得格外兴奋。午饭后自由活动。赵关达把我和几个同学组织起来,成立了一支“探险旅行队”——去寻找动物园。

一路上,满眼是同学欢乐的景象。

在河里,同学们在划船。河堤上,丝丝垂柳,被和煦的春风轻轻拂过,频频起舞;河里,碧波荡漾,游船点点。在灿烂的阳光照耀下,河面上泛起了一片片银鳞似的波光。一棵棵柳树在河面上映出了婀娜多姿的倒影。游船上的同学,都起劲地划着,宛如一支利箭飞一般地窜过去。一个个圆圆的脸蛋上,个个生气勃勃,人人喜笑颜开……。

在绿色的大草坪上,队旗迎风飘扬,在金色的阳光下显得格外鲜艳。同学们有的在看书看报,有的在快乐地追逐,有的在讲故事……。

河岸边的凳子上,“顾客盈门”,坐着一个个带着红领巾的队员,他们一边欣赏着醉人的春色,一边欢畅地谈笑着。

啊!一幅多么动人的春天的画面啊!我完全陶醉在其中了。脚步不知不觉地慢了下来,欣赏起这幅难忘的画面来了,情感融合在一起了……。

忽然后面的同学推了我一把,霎时,我清醒过来了,想起我们“探险旅行队”的“宗旨”,便加快步伐,向前走去了……。

【忆与议】

在六年级下学期的作文课上写过这个题目,时间在1964年4月的中下旬。这次是“迎考压题”,除了辞藻上有所修改外,还省去了一百余字的“新旧社会对比”和“×××时代”之类的说辞和术语,减少了“泛泛而谈”与“老气横秋”之感。

【题外话】

之一:回顾当年小学作文的时候,不能不想到自己的一次抄袭行为。大概是五年级,有一次我被通知参加校内的征文活动,可是到截止期了,我还是腹中空空,情急之中就从《少年文艺》上抄了一首讽刺美帝国主义的《颠倒歌》交了上去。不久被作为好征文在学校底楼大厅里的学习园地里贴了出来。不少同学看了赞不绝口,我是心中有鬼、惴惴不安。由于《少年文艺》并非稀罕之物,所以发现这一抄袭行为并不难。在学习园地更新后,我看见其中有专文对抄袭行为进行了不点名的批评,只觉得脸上发烧。不过,同学中未有议论,班主任郎老师对我也只字未提此事。但是这件事对我的警示终身难忘。

之二:当年的升学考试中,作文题目好像是“学习雷锋好榜样”,我在考场里就知道自己考砸了,因为考前押题时准备的作文《一件小事》或《在回家的路上》原本就不是真话,又需要在考场里匆匆忙忙加上“学习雷锋”的套话,如此心急慌忙地“穿靴戴帽”连我自己也感到离谱,想改得靠谱些,结果是越描越黑,又来不及重写,只能无可奈何地交卷,落荒而逃……。我觉得有愧于寄予厚望的班主任郎老师等师长,因为他们一直竭力鼓动我报考上中,直到填写志愿的前一天晚上,郎老师还特地上门最终落实志愿填写顺序……。当年我还是有一点自知之明:名不见经传的民办小学要培养出考取上中的高材生谈何容易,最终录取在第二志愿东风中学是我预料之中的结果。近些年与挚友谈起人生往事,说到五十年代以后在大学录取时对出身于“政治贱民”的考生存在“不宜录取”的内部政策。由此而联想到,对于一些高质量的中小学名校这样的“稀缺资源”,在录取新生的时候同样会存在以阶级成分为导向的“政策倾斜”。所以,即使那次考试中我没有考砸,也不可能如愿以偿地进入第一志愿,其中的关键在于我的爷爷因言获罪还身在“阶级敌人”之列!而那时的我对爷爷的政治身份一无所知,直到两年后的1966年“文革”爆发、我家“受到冲击”才恍然大悟。真正明白其中的秘辛则已经过去了半个世纪,青春少年已经过了花甲之年……。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