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初一学生在1965年1月  

2016-03-14 08:49:56|  分类: 忆童年少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文七〗我的爸爸

中心思想:反映了我的爸爸对我思想上存在的问题是很关心的。

提起六年多来的学习生活,我就会联想起我的爸爸。不必说,他对人的和气,也不必说他对自己工作的〈负责〉,单说他对我的帮助,也就可以反映他的精神面貌了。

在小学毕业前不久,班级里重新安排学习小组时,我一定要把我最要好的两个同学放在一个小组内,可老师偏不同意。〈这时〉我心里很反感。老师说过兴趣爱好相同的可以在同一小组,可老师为什么不同意我们三个人在同一小组呢?心里不大开心,因此回到家中后,沉默寡言,闷声不响,不像以前那么活跃了。爸爸下班回来,见我满脸不开心,就问我:“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啊?”我就把这事情原原本本、一五一十地叙述了一遍。爸爸听了,沉思了一阵,然后对我说:“老师不同意是有原因的。因为你们三人成绩都较好,把你们分在一组,只会使你们三人成绩巩固,而其他同学就得不到进步了。所以你要看到全局,不能钻在‘兴趣爱好相同可在一组’的小框框里!”

可是我呢,还是拉住“老师说过兴趣爱好相同可在一组”这根“小辫子”,说起“充分的理由”,为自己辩护,并认为老师是说到而没做到。爸爸听了,又举了一些浅显易懂的例子,慢慢地开导我。我渐渐地认识到:我们应该顾到全班,看到班级里还有成绩较差的同学,需要得到帮助。

通过这件事,一方面使我认识到,〈无论什么事〉都要看到集体,不能只顾到个人利益;另一方面,我也感到帮助一个人,必须有“诲人不倦”的精神,要耐心。在这方面,我爸爸给我做出了榜样。

在我今年考进东风中学后不久,爸爸参加了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他在来信中,要求我能好好学习,搞好中队工作,更好地为同学们服务。在回沪休假的几天里,也经常翻阅我的作业本。一次,他发现我的语文作业字迹不端正,较为潦草,就对我说,语文也是工具课,应该好好地重视它。这话正说穿了我的思想,因为我平时认为语文没啥意思,只要作文好些就够了。爸爸的话〈扭转〉了我思想上的错误想法。

爸爸见我对家务劳动不主动参加,就要求我能经常参加劳动,树立正确的劳动观点,长大做一个有社会主义觉悟的劳动者,为祖国、为人民更好地贡献自己的力量……。

总而言之,我的爸爸对我的进步、我思想上存在的缺点是十分关心的。我感到爸爸对我的帮助对于我的进步是很有利的,我应好好地接受他的帮助。

【忆与议】

这篇作文得分为百分制的80分,批改时间为“12/29”。其中说到了一件真事。小学毕业复习迎考时,班主任让同学们自愿结合组成互助小组。我和叶栋、汪济敏三个好朋友走到了一起。由于我们三人的作文、算术都是班里的“尖子”,如此结合肯定不符合班主任的本意,所以否决了这样的“强强联合”。我除了作文里说到的不满情绪外,还在自己的日记里偷偷地发泄,说班主任老师搞的是“资产阶级假民主”。这样的“童言无忌”生动地反映了当时社会上和学校里愈来愈激烈的“阶级教育、斗争观念”对少年儿童形成的潜移默化。当时我的爷爷爸爸妈妈看到了日记后,对我这种“扣帽子”的作为十分不满,分别对我进行过批评教育。及至1966年8月“破四旧”狂潮掀起之后,爷爷觉得我在日记里的发泄有可能被认定为攻击人民教师,有“三反”之嫌,大逆不道,所以把我的日记彻底销毁了,以免“后患”。岂知“文革”的发展竟然是把教师贬为“臭老九”,把学生也定为“再教育”的对象……。

 

第十八周  我的打算

光阴如箭。一九六四年眨眼就过去了,新的一年又来到了,全国人民斗志昂扬,意气风发,争取在新的一年中取得更大的成就,为一九六六年开始的第三个五年计划作好准备。

就我来说,也应有一些打算。回忆在过去的一年中,我最大的缺点是:只着重于学习方面,几乎放弃了自己在劳动和体育上的锻炼。党号召我们成为一个德、智、体诸方面全面发展的好学生。而照我这样下去,岂不要变成“书呆子”了吗?因此,我决心在一九六五年除了努力学习外,还要多多参加劳动,在劳动中锻炼自己。除了参加学校里的劳动以外,在家里参加一些力所能及的劳动,如自己的衣服自己洗等。在体育锻炼方面,一方面把小学里没学好的一些课程补上来,另一方面还要把初一已学到的东西掌握牢。从而把身体练得棒棒的,争取做一个能文能武的劳动者。

此外,在学校生活中,要积极、主动、热情地接近同学,帮助同学,搞好工作,并改正缺点,巩固优点,提高思想认识,在新的一年中,更好地和同学们并肩前进。

【忆与议】

按日历推算,这篇周记是1月3日那个星期日写就的。批改日期“1、7”,还有一个“√”。新年伊始的这四百字的周记,也多多少少染上了现代八股味。

 

第十九周  消除成见,搞好团结

星期四劳动后的会议,基本上将黄国樑的问题解决了。可是从整个班级的情况来看,类似黄国樑这种问题的情况也不少。想在看来以张显扬为主。

开学后不久,就有一部分同学说张显扬“阴险”,特别是改选干部之后,这些同学更是处处刁难他。据汪济敏对我说,有一次发青年报时,有许多同学都围到发行员章敏立身边,这个说:“给我一份!”那个说:“我也订报!”当时张显扬也凑上去说:“给我一份,好吗?”章敏立对他说:“这样急,做啥啦?”而对其他同学恰恰相反,不但不说他们“这样急”,还一份一份地发给他们,直到最后才给张显扬一份报纸。还有一次,章敏立在发报时,同样也有不少同学围上去,张显扬也围了上去,这次章敏立给张显扬一份有些破了的报纸。

还有一些同学骂张显扬“阴险”。有一次,放了学,我在出队报,张显扬在一旁看着,教室里除我们两人外,就没有其他人了。后来田正虎等几位同学在东大楼“捉人”回来,到教室大吵大嚷。田正虎一眼瞥见张显扬,就指着他的脸说:“这个人最阴险。”然后又对其他同学说:“我们不要叫了,明天张显扬要去告诉老师了!”可是,当时张显扬并没有告诉老师的意思。

我同张显扬同学相处已有一个学期了。从他平日的一贯表现,我感到,虽然张显扬同学还有一些缺点,但他对工作踏实,对同学诚恳,完全没有什么根据能证明他“阴险”。我要问田正虎等同学:张显扬同学哪些地方使你们认为他阴险?!还要问章敏立:是什么思想指导你对张显扬同学这样冷淡?!

【忆与议】

按日历推算,这篇周记是1月10日那个星期日写就的。批改日期“1、12”。这篇六百字的周记颇有火药味,气势汹汹,好在我只是停留在周记这样的形式,没有“怒形于色、大张挞伐”。

这则周记是初一上学期的“收官”之作。1965年的春节是2月2日星期二,因此,估计是在1月20日左右开始放寒假的。在我记忆中留有一个很深的印象:“文革”之前曾经在寒假里接到通知去学校看中央文件。其形式是,文件用大号字印在大张的纸上(相当于两张解放日报那么大),几十张一长串,按顺序挂在学校会场的墙上,大家就像参观画展那样,列队蠕动,各自默念,看完即可回家。但是,对文件的内容我没有什么记忆了。如今我在自己初一上学期的周记和作文里,多次看到下乡上山的话题,就联想到当年去学校看文件有可能是关于下乡上山的。于是就上网查询有关的中央文件。

出乎意料的是,网上确实有《关于动员和组织城市知识青年参加农村社会主义建设的两个文件》http://news.xinhuanet.com/ziliao/2005-02/01/content_2535346.htm  来源:人民网。但是,日期为一九六四年一月十六日。时间上早了一年,也即我读小学六年级的时候。不过,有意思的是,1965年1月也确实有中央文件下达,那就是赫赫有名的关于“四清运动”的“二十三条”即《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目前提出的一些问题》http://news.xinhuanet.com/ziliao/2005-02/02/content_2539348.htm   来源:人民网,日期为一九六五年一月十四日。在网上看到那个文件,唤醒了我对它的记忆,它的行文风格与常见的政治文章很不一样。后来才知道那个“二十三条”是最高领袖亲自主持制定的,许多内容就是他的原话。

半个世纪前的那两个文件相距了整整一年。如今无法确认究竟是哪一年去学校看了哪一个中央文件,但是,无论是四清运动,还是下乡上山,都是不祥的前兆,短短的一两年之后,轰然爆发的“文革”标志着持续已久的左倾路线走到了极端,四清运动演化为“打倒一切”,下乡上山演化为“接受再教育”,主宰着我们这个社会里几代人的命运跌宕起伏……。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