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看看1964上半年我的作文(续完) [原创]  

2016-02-25 10:38:37|  分类: 忆童年少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参观元丰毛纺厂

中心思想:反映了解放后元丰毛纺厂的规模宏大和工序的完整。

为了结合课文的学习,我们参观了元丰毛纺厂。

那是五月八日下午,我们到了那个工厂。工人们热情地接待了我们。我们在大礼堂里休息了一会儿,就听工会宣传部长李叔叔讲话。他谈到了工厂的发展情况、主要产品等等。经过他这番介绍,使我们了解了这个工厂的概况,为我们消灭了在参观中拦阻我们的“铁将军”。

接着,李叔叔带领我们参观了工厂的四个主要车间:纺纱车间、纺线车间、织布车间及漂白车间。

我们先参观了纺纱车间。我们还没走到门口,就听见宏亮、有节奏的响声。我怀着好奇心,随着队伍走进了车间。车间里,一台台庞大的车床,把一团团洁白的棉花纺成了一条条细而长的纱。

纺纱车间的“邻居”是纺线车间。在这里,工人把一条条纱放进一种不知名的机器里。过了一会儿,从机器里出来的纱变“胖”了。我端详了一阵才知道,纱已纺成线了。成了线,那机器自动地把线绕成一团一团的。我觉得很新奇,好久不想离开。

下一道工序是织布。我们看到,一团团的线冉冉上升进入织布机:这是织布机的一面。另一面是这样的:一条条线变成布。工人们在织布机来回“巡逻”,察看有没有断头。

“经过这几道工序,一匹匹布就成了。”我天真地想。可是还早呢。我随着队伍,走到织布车间隔壁一间。在这里没有机器,没有轰隆轰隆的声音,只有几个大桶。大桶里滚烫的水,热气徐徐地往上冒。工人们站在木桶边上,把布放入水中,再拿出来。我们走到了哪儿?事后才知道,那是工人把布漂白。布经过漂白,就更白了。

参观完了,我们回到了大礼堂。虽然离开了那使我留恋的车间,但在我的耳边,仿佛机器轰隆轰隆的声音在不断地回旋;在我的眼前,仿佛工人们工作的情况在不断地晃动;我忘不了它,可爱的工厂——元丰毛纺厂。

【忆与议】

这篇作文被评为“5”分。批改日期是“5/30”。对这六百多字的作文,至今我仍有印象,因为那完全是靠了祖父的讲解和指点才完成的。三十年代抗战爆发之前他是纺织厂的技术部主任,而我对纺纱、纺线、织布等等工序和知识一无所知,就连纺、织这两个动词都不知道如何使用,所以,作文本上还留有把“纺布”纠正为“织布”的痕迹。

 

【九】老鼠的对话

中心思想:通过老鼠的对话,反映了在黑暗的资本主义国家里人民的生命没有保障,卫生制度是根本不存在的及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

夜深了。那边是富翁住的摩天大楼,那里在举行盛大的筵席。这边是穷人住的矮小的贫民窟。

在这个夜晚,一只母老鼠从洞里窜了出来,准备找些东西吃。迎面走过来两只小老鼠,它们也是出来觅食的。它们四只老鼠从来没有深谈过,所以,今天它们遇见了就坐下来亲密地交谈了。

“这里很舒服,我一辈子也不想离开这里了。”母老鼠首先找了一个话题。

“是呀!”另外三只老鼠异口同声地说。

过了一会儿,一只大老鼠开腔了:“可是在两个月之前,我还在另一个地方。”

母老鼠忙问道:“什么地方啊?”

“我也不知道,只知道那个地方人们管它叫‘社会主义国家’。”大老鼠说道。

“那里过得怎么样?你是为了啥到此地的?”母老鼠像放连珠炮一样问道。

“那个地方真是个鬼地方。有一次,我带了孩子们出去玩,半路上,不慎被人们发现了,他们来了个歼灭战。结果,只有我和这一个孩子侥幸地逃到了这里。”大老鼠说。

“还有更倒霉的事呢!”那只小老鼠说,“我逃得慢了点,尾巴给人们踩断了,至今还痛呢。”

这时候,母老鼠挤眉眨眼地说:“我们这里远比那里幸福,这里没有生命危险。你们可以尽情取乐,随心所欲。有一次,我到一家医院里拿了一块肉,一不小心被一个人看见了,但侥幸得很,那人既没有捉我,也没有夺回我嘴里的肉,只是看了我一眼,扬长而去。看来这人是很大方的。所以,以后你们可以一块儿去拿。”

大老鼠听得津津有味。小老鼠又天真地问:“那人们为什么不来把我们消灭呢?”

母老鼠一本正经地说:“这个待会儿谈。我先讲桩有意思的事。那是秋末的一个黎明,我带了两个孩子出来散步,无意之中,我们闻到了肉气味。我们赶忙过去抢来吃。等大家吃饱了,才知道是一个人被我们弄死了。至于人们不敢来打我们,是因为他们怕我们了!”

这时母老鼠的两个“孩子”也出来了。它们听到这句话,和大老鼠他们哄堂大笑。

这时,有几个人打这儿经过,听见了它们的谈话气极了,就把它们用乱石打死了。这些胡作非为的害人精得到了应得的惩罚。

【忆与议】

这篇作文被评为“5”分。未留下批改日期。近八百字的作文中又一次“颂社、批资”。不知为何当年我会选择老鼠这一丑类来练习拟人化写作方法。

 

【十】蟑螂和臭虫的对话

中心思想:反映了我国人民正深入开展着爱国卫生运动。

夏日的夜晚,散给人们的是一股股热风,它使人们得不到安宁,因为天气实在太热了。

小明睡在床上,手里不停地摇着扇子。他还没入睡,翻来覆去。突然间,一阵轻声的谈话声吸引了小明。他竖起身子听了听,看了看,发现在他的右前方有一只蟑螂在同一只臭虫谈话。小明想扑过去打死它们,但又想听听它们说些什么。

蟑螂移动了一下身体,对臭虫说:“今个儿真够热了。”

可是臭虫却爱理不理地说:“还谈这些干吗?”

“那谈些什么呢?” 蟑螂带着像乞丐的口气问道。

“谈谈家常吧!”

“喔!这个——你先谈吧!”

“我呀!”臭虫接过话匣子,带着悲哀的口吻说,“我的遭遇可真倒霉!在本来有好多弟兄,可是现在呢,只剩我一个了!……”

“怎么?”蟑螂迫不及待地打岔道。

“嗨,别打岔!”臭虫摇摇头,叹了口气,接着又哭丧着说:“一次,我和我的弟兄们在一个夜深人静的夜里,走出住所,准备去喝些血充饥,倒也顺利,我们个个都喝得饱饱的。第二天早晨,我们出来散步,但是刚走到洞口,迎面有一股细粉末扑来。我流氓招呼弟兄快逃。可是一看,弟兄们都翻了翻眼,死了。还有两个弟兄在我的照护下活了过来,我们三个从另一个洞里逃了出来。从此我们离开了那个鬼地方,四处流浪。可是在这些悲哀的日子里,又传来一些噩耗:我的两个弟兄也死了。这消息还是蚂蚁大哥讲给我听的。”臭虫说完后,便“呜呜”哭了起来。

蟑螂一见,连忙劝它别哭。这才止住了。接着,蟑螂神气活现地叙述起它的遭遇来了:

“我的命运也不怎么好。我本来有爸爸、有妈妈,还有两个哥哥。在我家之中,我跑得最快,可是在几天之前,也遭到了横祸。”

讲到这里,它由神气改变为哭丧:“那天天气热极了。晚上,我们一家人感到又热又饿,走出了居住的地方。我们走了一会儿,忽然看见一个人,那人见了就喊:‘有蟑螂!’有什么?刚想问问妈,只见好几个人都拿着一只很大的长圆形的东西向我们打来。我们吓得四处乱逃。”这时,蟑螂由哭丧变为啼哭了,两眼泪水汪汪。

接着又抽泣地讲了下去:“我逃得最快,逃了二三十米,听见身后‘啪啪’的响声。我也顾不得再回去看个仔细,只是没命地逃。翌晨,螳螂伯伯告诉我,爸爸、妈妈和哥哥们都死了。”

臭虫听了,朝着蟑螂摇了摇头,懊恼地说:“看来这里是活不下去了。”

“嗯——”蟑螂摆摆头须,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

“老兄!”臭虫说道,“我们先找些东西吃了再说,”

“好!”蟑螂回答道。接着,它们就径直朝小明走来。

小明这时已恼羞成怒,直起身子,拿起一只鞋子,“啪”的一下,将蟑螂打死了。臭虫一见,叫了一声“哎呀,不好!”逃了。于是小明追上去,用手捏死了这个害人精。

蟑螂和臭虫的对话就以它们命归西天而告终。

【忆与议】

这篇作文被评为“5”分。批改日期是“6/16”。从批改日期上来看,短短半个月里连续两次练习拟人化写作,这一篇还超过了一千字。使我感到奇怪的是,为什么会热衷于写那些肮脏的丑类?或许是因为当时我家住的地方经常有那些丑类出没,以至于我进中学以后在初二(1965年)的周记里还专门写下了对蟑螂的切齿痛恨。而这篇我在1964年写的作文,在中心思想里声言是“反映了我国人民正深入开展着爱国卫生运动”云云。现在看来,在那种“蜗居化”的环境中只是“深入开展……”是远远不够的。

 

【十一】我的志愿

志愿,人人都有,我的志愿是当科学家。

科学,在某些人的眼里是高不可攀的;在另外一些人的眼里是轻而易〈举〉的。但是在我看来,科学既不是“高不可攀”,也不是“轻而易举”,而是一门高而可攀的学问,但是在我们的祖国,还有一大片空白,开着“天窗”。

几年之前,苏联的科学家经过研究,发射了第一艘载人宇宙飞船。我带着一颗羡慕的心,一遍又一遍地看着这则消息,心里天真地想:“为什么我国不能做到呢?”这个疑团一直在我脑子里旋转。一天,我忍不住问妈妈,妈妈说:“因为我国科学事业还不发达呀!”我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我又问:“那么怎

﹝以下散失﹞

【忆与议】

这篇作文的评分是“4”改为“5”。批改日期则无从查考。从内容和时间来看,这篇作文应当是小学阶段作文课的“收官之作”。文章开头那段话的口吻实在是不知天高地厚。作文本上还有明显的修改痕迹,把“科学家”改成“数学家”,把科学家的理想具体化为数学家……。十三年后,经历了“文革”和下乡插队的我参加1977高考,填写志愿时把数学系作为自己的第一志愿。不过,这不是出于“一如既往”“一以贯之”的理想,而是面对极左年代留下的“文科危险”而作出“弃文从理”的选择……。时至今日“因言获罪”的极左阴霾仍然不时弥漫着。

(续完)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