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看看1964上半年我的作文(续) [原创]  

2016-02-23 08:42:59|  分类: 忆童年少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游杨浦公园

中心思想:通过游杨浦公园,反映了生长在毛泽东时代的少年儿童的童年是幸福、愉快的。

段落大意:

1、去公园时同学们的心情。

2、活动进行时的欢乐情景。

3、我的感想。

三月三十一日,我们游了杨浦公园,作为一次春游。

去的路上,汽车在路上疾驶。车厢里,同学们谈得热火朝天。大家在互相探询着:到了公园该怎样活动。有的还回忆着以前〈的〉春游和秋游。更多的同学都怀着一颗焦虑的心情,巴不得立即到达公园。

到了公园,大家欢喜得不得了。午饭后,进行分散活动。有个同学把我和另几个同学组织起来,组成了一支“探险、旅行队”——去寻找动物园。一路上,到处可以看到同学们的活动情景,我几乎完全被吸引住了。

在河里,同学们在划船。河水随着微风,潺潺地向前流去,呈现出一道道波纹,太阳光照在上面,闪烁着光芒。水面上,许多船只在游来游去。远远望去,就像在水面上飘着一个个〈的〉黑点。船上的同学们都起劲划着,划着,有的快得就像一支利箭,飞一样向前窜去。一张张圆圆的脸上,个个满面笑容。〈他们〉兴奋地谈论着,还与别的船竞赛呢。

在河岸、草地上也有人在活动,有的在扯铃,有的在跳高,有的在互相追逐……。看,他们玩得多关心啊!还有的人,坐在河岸旁的凳子上,一面欣赏周围的春景,一面欢畅地谈笑着……。

总之,〈从公园里的每个角落〉都能看到动人的欢乐的情景。

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地竟停下了脚步,陷入了沉思之中:“啊!多幸福啊!要是在解放前,该怎样呢?”历史最可靠的证据人——饱经风霜的老年人回答了我:“解放前,中国人连狗也不如,更无法进公园了!”

忽然,后面的同学推了我一把,我顿时清醒过来,想起我们“探险、旅行队”的目的,便加快了步伐,向前走去了。

【忆与议】

这篇作文被评为“5”分。批改日期是“4/28”。对六百余字的作文,任课教师郎老师有一段这样的批语:从探险、旅行队的去路中所看到的引出正文,反映出中心,这很好。如能把自己的情感融合在一起来写,那就更能突出主题。

如今看来,1964年上半年,虽然我才小学六年级,但已经在记叙文写作中使用了“×××时代”之类的政治术语,纳入了“新旧社会对比”这样的时兴内容,一定程度上折射出当时的社会生活形态。

 

【六】学习雷锋以后

中心思想:反映了我学习雷锋以后发扬了助人为乐的精神。

提纲:

1、我坐在座位上。

2、我让座位给老奶奶。

那还是去年春夏之交的一个星期日的下午的事了。

“嘟——嘟——”一辆公共汽车在路上疾驶。那天,我与爸爸等人外出归来,搭上了这辆汽车。乘客不多,我一上车就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坐在这软绵绵的舒适的座位上,我透过玻璃窗欣赏着两旁醉人的春色。

一站眨眼就过去了。第二站上,候车的人真多——他们排着队,在远处眺望,宛如一条长龙匍匐在地上。车子停了下来,售票员开了门,他们就一个紧跟一个地上来了。

上车的人中,有一位年纪已过半百的老奶奶。她刚上车,就十分显眼地出现在我眼前。我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她口中喘着粗气,头上汗水直淌,一眼可以看出她是赶了一段路才到的。不仅如此,在车子上还不断颤巍巍地移动着双脚,让后来的人上前。

我看着她那吃力的样子,立即产生了同情心:“她年纪这么大了,连座位也没有一个,再加上年老行动不便,车一开,很容易出事。”但又想:“不要紧,别人会让给她的。”

车外,传来了一阵嘹亮的歌声:“学习雷锋好榜样,忠于人民忠于党……”这时,我猛然想起了雷锋,想起了“对待同志像春天一样温暖”这句名言,想起了雷锋生前做的助人为乐的事情……

这时,我站了起来,对老奶奶说:“老奶奶,你坐吧!”老奶奶先是一愣,后来才知道了,便说:“不要紧,我没多少路呀!”我好说歹说地说服了她,她才坐下了。她两眼有些湿润了,半晌才满含老泪说:“谢谢你!”

我感到,这是雷锋叔叔的精神鼓舞了我。

车开动了,我走到爸爸跟前,坐在他的大腿上。

车子,又在路上奔驰了。

【忆与议】

这篇作文被评为“5-”分。批改日期是“5/4”。近六百字。任课教师郎老师给出了这样的评语:事情记叙具体。但还能写些事后的感想,突出“助人为乐”的中心。

上述作文的真实性是值得怀疑的,由某某革命歌声引发思想变化是当时时髦的“写作手法”,而“头上汗水直淌,一眼可以看出她是赶了一段路才到的”这样的语句在我同一时期的作文中多次出现,所以,“说谎作文”的嫌疑极大。

 

【七】把《在美国,有一个孩子被杀死了》改写散文

八月的一个凉快的早晨,我迎着晨风在一条小河旁散步。河水冲击着河中的石子,发出潺潺的流水声。

河对岸,有一座松树林,密密麻麻的苍松翠柏中点缀着白色的斑点。那就是少先队夏令营的白色帐篷。瞬然间,一群穿白衬衫蓝裤子的少先队员从帐篷里飞奔而出。他们迎着初升的太阳向前奔跑,追逐着绿波。

天上,殷红的朝霞在向队员们咧嘴微笑。

空中,清凉的晨风在向队员们鼓掌欢呼。

水中,快活的小鱼在队员们后面快乐地游荡。

我望着这欢乐的场面,想起了在美国的一条河的故事:

在美国密西西比州的泰鲁海奇河中出现了一具孩子的尸体!他头上有被射进枪弹的痕迹,他的脸被打得血肉模糊,他的衣服被剥光,他的身上已是体无完肤了。啊,多么悲惨啊!

杀死孩子的凶手是多么惨无人道啊:把那孩子打死了还不算,还在尸体上捆上一道道的铁丝,在铁丝上挂着沉重的铁滑轮。凶手还想把尸体沉下河底,灭杀人之口。

尸体浮在水面上,睁着一双愤怒的眼睛,似乎在责问这个罪恶的世界。

他——这个无辜被杀的孩子名叫蒂尔,住在芝加哥,是个勤劳的黑孩子。他在暑假的某一天,在镇上布伦特太太家里买糖,临走还点头向那老板娘致谢。

就在那天晚上,横祸从天而降。夜晚,小蒂尔进入了香甜的梦乡:他回到了芝加哥的家,把挣来的零钱交给了妈妈。妈妈眼里含着热泪,把儿子紧紧地搂在怀里,慈爱地吻了吻他的头发……。砰!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小蒂尔从酣睡中惊醒。门开了,两个蛮横的白人闯了进来,将小蒂尔一把拖下床。他们借口小蒂尔吹口哨,把他带走了。

一连两天,小蒂尔都没回家。莱特叔叔为此整天愁容满面,萎靡不振。

第三天,骇人听闻的事发生了:小蒂尔的尸体在泰鲁海奇河出现了。朝霞失去了早日的美妙的面容,晨风再也不像以前那样温和,小鱼也垂头丧气:它们都在为小蒂尔的死悲哀、叹息。

孩子的尸体运到芝加哥的家,妈妈听到了就如晴天的一个霹雳,她为失去了心爱的儿子而抱头痛哭。众人也为小蒂尔的死感到伤心。

人群中,有人说:“起来斗争吧!”“对!”大家异口同声地说。

人们化悲痛为力量,团结起来与压迫者斗争了……

【忆与议】

这篇作文被评为“5”分。批改日期是“5/16”。既然这篇八百余字的作文言明是改写,就应有原作的,遂上网搜索“在美国,有一个孩子被人杀死了!”,很快找到了,原作全文见附录,转引自http://blog.163.com/lvchengqione@126/blog/static/926462672010696624866/   作者是“当代著名作家、诗人、儿童文学家、散文家,政治家”袁鹰。据网文介绍,那起黑人少年被害案件发生在1955年,虽然引发了轰轰烈烈的“民权运动”,但是凶手并没有受到制裁。五十年后,2005年美国联邦法院宣布重审该案。我没有找到最终的结果。令人感叹不已的在于,一个民族不可能不犯错误,重要的是知道反思反省,不让悲剧改头换面地重演,如果文过饰非、讳疾忌医,就永远没有了希望。

附录:

在美国,有一个孩子被人杀死了!

八月里的一个早晨,    我走过一条清清的小河旁,    河水淙淙地流过田野,    带着唱不完的歌声奔向远方。

河岸上密密的松树林里,    是夏令营白色的蓬帐。    一群少先队员奔到河边,    满身披着金色的阳光。

朝霞对他们微笑,    晨风向他们鼓掌,    孩子们追逐着绿波,    小鱼跟在后面来回游荡。

如今,    我要告诉你们的    是另外一条河的故事,   这条河不在中国,    它在美国的密西西比州,    在同样的八月的早晨,    这条河里浮起了一个孩子的尸首!

他的头上被射进了一颗子弹,    他的脸上被打的稀烂,    他的衣服被剥的精光,    他的全身都是重伤。

满是尖刺的铁丝,    一道一道地    捆住了他的身体。    铁丝上还吊着个铁滑轮哪,    杀死孩子的凶手,    还想把他的尸首沉下河底!

为什么要杀死他    蒂尔——这十四岁的孩子?    孩子的尸首浮在水面上,    睁着不动的眼睛凝视天空。    他在质问这个世界:    “我到底犯了什么罪?”

小蒂尔的家在芝加哥,    他只有心爱的妈妈;    暑假里他到乡下来,    帮助莱特叔叔摘棉花。

孩子懂得帮妈妈挣钱,    做什么事都不偷懒,    莱特叔叔每回写信,    总要把孩子不住地称赞。

那一天,    小蒂尔到镇上去,    在布莱恩特太太的店里买泡泡糖;    他是个懂得礼貌的孩子,   

临走,    还谢谢那个老板娘。

半夜里,    小蒂尔在做梦,    梦里回到了芝加哥的家;    他把两口袋挣来的零钱,    高高兴兴地交给了妈妈。

妈妈刚吻了他的头发,    一阵敲门声将他惊醒,    手电光四处乱照,    好象在搜查什么犯人。

“从芝加哥来的那孩子在哪儿?”    “买泡泡糖的黑小子在哪儿?”    两个强盗样的人在屋里直嚷,    把小蒂尔一把拖下床。

叔叔打着哆嗦走过来,    拦住两个强盗的手:    “请问:这是怎么一回事?    你们为什么要把他带走?”

两个强盗圆睁着眼睛,    挣起袖子,    大声咆哮:    “这黑小子侮辱布莱恩特太太,    他竟敢向布莱恩特太太吹口哨!”

谁吹了口哨?小蒂尔一点儿不知道,    再说,    难道吹口哨也是个罪名?    他的话还没说出口,    两个强盗早把他拖出大门。

等到莱特叔叔追到门口,    外面只是一片茫茫的黑夜,    就象一只张大了嘴的野兽,    一口把小蒂尔吞下肚里。

一天过去了,    小蒂尔没有回家;    两天过去了,    哪儿也找不到他。

叔叔的头发愁白了,    孩子,    你到底在哪儿呀?    那两个强盗般的白种人,    会放你回家吗?

到了第三天,    谁也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小蒂尔的尸首,    在泰鲁海奇河里出现了!

朝霞为他悲哀,    晨风为他叹息,    孩子的尸首浮在水面上,    小鱼跟在后面垂头丧气。

泰鲁海奇河的水变红了,    河水里有小蒂尔的血呀;    泰鲁海奇河的水流得慢了,    河水里有小蒂尔的尸首呀;    泰鲁海奇河的水张高了,    河水在为小蒂尔流泪呀。

孩子的尸首运到了芝加哥,    妈妈的眼泪哭干了;    对着孩子血肉模糊的脸,    妈妈的声音哑了。

你来到这个世界才十四年,    你还没有尝到幸福是什么滋味,    你怎么会死得这样惨,    孩子呀,    你没有犯过一点罪!

你睁着不动的眼睛,    妈妈知道你咽住了什么话:    “妈妈,    要替我报仇,    我的血,    不能白流呀!”

凶手在哪儿?    杀人犯在哪儿?    政府说他们没有罪,    把他们释放啦!

这是什么法律?    这是什么国家?    难道黑人的生命不值钱?    难道杀死了人不犯法?

妈妈问苍天,    苍天不说话;    妈妈问上帝,    上帝不回答。

妈妈扑在孩子的身上,    人们围在孩子的尸体旁边;    流不完的眼泪,    流不完的眼泪呀!    一起化成了愤怒的火焰。

芝加哥的大街小巷里,    千万人为小蒂尔伤心;    千万人紧捏住拳头,    不能再忍受像小蒂尔一样的命运!

我想起一位美国诗人,    他的名字就是休斯。    他也是一个黑人,    他曾经写过这样的诗:

“我现在完全知道,    只有我自己的    黑的象土地的手,    才能解放,    我黑的象土地的身体。

黑色的,    和白色的世界,    将要合成一个——    一个工人的世界。”

小蒂尔,    你安息吧,    让我把休斯伯伯的这几句话,    刻在石碑上,    镶上花环,    作为你的一块墓碑吧!

1956年1月 北京

选自“中国少年报”225期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56)|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