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一个年轻学者心目中的上山下乡是这样的(续)  

2016-12-30 09:37:00|  分类: 知青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章紧接着这么说:自毛泽东下达了关于知识青年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指示后,上山下乡便成为衡量青年是否“革命”的必由之路。以上海为例,1966-1968届共有上山下乡知识青年183300人,其中,被分配在国营农场的有68882人(包括本市市郊国营农场52517人,云南省国营农场1018人,大丰国营农场5267人,黑龙江省车 管农场10080人)、农村插队落户的104068人(河南、青海、福建、黑龙江、内蒙古、吉林、云南、贵州、江西、安徽)以及生产建设兵团10350人(黑龙江)。

这样的内容实在令当年的“知青当事人”不忍卒读!文章不仅回避了当年“知识青年”的实际构成中只有中学生这一历史事实,还把纯属中学生上山下乡的统计数据信手拈来作为文章的论据。文章给出了数据来源,是《“文革”时期上海中学毕业生上山下乡及分配情况统计》,载金大陆《非常与正常——上海“文革”时期的社会生活》(上),上海辞书出版社2011年版,第320-321页。原数据由上海市革命委员会上山下乡办公室编制,今藏上海市档案馆,档号:B228-1-32-1。这就再清楚不过地摆明了那是中学生上山下乡的统计数据!如果再稍微认真地阅读过那本书,还可以看到在第321页上有这样的说明:统计表“详尽反映了上海市各区、县1966、1967、1968届初、高中毕业生‘四个面向’和‘四个面向’的去向、人数等情况”。如此清晰无比的白纸黑字怎么会解读成大学生上山下乡了呢?!

稍微有一些历史知识就知道,上海地区的六六届、六七届中学生在12·22之前就开始有人上山下乡了,而六八届中学生是在12·22之后开始毕业分配的。所以,那套统计数据反映的也不是12·22指示发表以后的情况,而是跨越12·22前与后的情况。如果再假以认真仔细的阅读分析,还能从中定量地得到12·22前后上海地区上山下乡形势变化的情况。而今却把中学生上山下乡数据作为谈论大学生毕业分配的资料,如此明显的纰漏出现在学术论文中是令人惊诧的。

 

文章随后转入“这一时期毕业生在就业分配中的思想问题格外受到关注”的话题。举例说,“1969年2月14日《人民日报》在一篇题为《耐心地细致地进行再教育》的报道……”,“……还提出‘学校要把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教育经常化’。1973年12月16日,《人民日报》刊文称,辽宁省营口市第七中学党支部,坚持以党的基本路线为纲,经常对学生进行上山下乡的教育,把它作为中学教育革命的一个重要课题。从1970年以来,这个学校符合上山下乡条件的三届共计六百多名毕业生,全部自觉自愿地奔赴农村插队落户”……。“1975年12月23日,《人民日报》刊文表扬清华大学应届毕业工农兵学员……”云云、云云。查阅当年的人民日报,得知前者是驻中央音乐学院工宣队军宣队的文章,说的是对“文革”前的大学生的再教育;其次是关于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插队落户,针对的是中学生;最后是关于工农兵学员在毕业后“申请上山下乡”。把名义上相同的上山下乡不加任何区分,把大学生和中学生再次混为一谈,这只能说明文章的思路实在混乱不堪。

 

文章至此得出结论:“文革”十年间,国家对应届毕业生的分配强调“一片红”,即所有毕业生都必须“到农村去,到边疆去”。上山下乡运动给毕业生的就业分配工作赋予了浓厚的政治色彩和革命意识,使学生就业问题被嵌入于中国社会的革命大潮中,同时延续了50年代以来国家主导的就业模式。

如果上述说法只是用来简单描述“文革”十年,还勉强说得过去,但是出现在一篇专门论述大学生就业政策的学术论文中,还出现了诸多具体问题上的讹误与紊乱,就很难认为是严肃认真的有一定水平的研究成果。

文章把改革前的毕业分配制度一言以蔽之地说成是“各类各级毕业生的就业按国家下拨的计划指标进行统一安排”,是不符合历史实际的。那个年代里的大学生确实是由国家编制计划、统一安排的,因为他们从入学之日起进入城市户口、干部编制;在城市与农村的二元体制下,即使同为城市户口,大、中学生又受制于干部编制和工人编制这样的二元结构。因此,学历差别、户口差别与就业政策的差异是紧密相关的。大学生在毕业以后就属于国家干部系列,是真正的“毕业即就业”,没有“待分配”之虞;中学生没有什么专业知识职业技能,只能是一般的普通劳动者,不能升学、在家待业的就称为“社会青年”,由街道里弄管理,到劳动力市场上寻觅就业机会,或者响应号召去边疆、农村。到了“文革”年代,计划经济进入极端化,把中学生就业也由政府包下来,就形成了强制性的上山下乡运动。表面上看来中学生也得以“毕业即就业”,实际上对中学生来说其“含金量”是不能同日而语的,特别是插队落户的知识青年,不仅失去了城市居民的户口,还降格“享受”公社社员的“就业待遇”。总而言之,谈论改革前三十年的大学生就业问题,绝对不能和中学生混为一谈。没有这样的基本底线,就谈不上起码的学术水平。

从网上检索到作者的简况,系1979年生于上海,2008年12月获得了博士学位,属于年轻的学者,没有上山下乡的经历,所以只是从书本、档案中寻找课题与灵感;又由于客观条件的限制,许多历史资料还没有公开;再加上主观因素的缺陷,对那段历史做出那样的结论就是很自然的了。而作为正式的学术刊物的编辑们,也缺乏基本的知识、素养、责任心,导致谬种流传,我等作为上山下乡运动的亲历者,情何以堪?

(全文完)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