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说说我的小学时代 [原创]  

2016-02-11 19:36:54|  分类: 忆童年少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絮言〗

羊年的下半年,在杂物中找到一叠半个世纪前我的作业本,最早的是1963年上半年的作文本,时为小学五年级下学期;其次是1964年上半年的作文本和周记本,时为小学六年级下学期;其余则是1964年下半年到1966年上半年即初中一二年级的作文本、周记本以及政治课笔记。这些都是“文革”前夕留下的字纸,曾记得1966年那个疯狂的“红色恐怖”来临时,祖父把我从1964年元旦开始的日记用浓碱水销毁了,担心的就是我会“童言无忌”而招致“文字狱”。那么,那些作文与周记何以“躲过一劫”呢?也许是因为那些文字都是经过相关的老师批阅的,不会有什么问题吧。半个世纪来,尽管我有过五六次搬迁,但是一直没有扔弃那些“垃圾”,而今重读那些幼稚的文字,感慨多多,我们这代人就是在那样的环境中长大的。

 

〖一〗当年的“无围墙”民办小学

看到自己小学五六年级写的作文和周记,不能不又一次陷入对自己小学时代的回忆。以下是以2008年9月起草的回忆录,再结合近年来找到的小学期间六本“学校·家庭联系手册”(通称“学生手册”,一个学年度一本),对一些基本数据作了补充与修正。

五十年代的入学年龄是七周岁。1958年“大跃进”,上海市区里“民办小学”遍地开花,入学年龄放宽到六周岁,我家就让我“笨鸟先飞”,就近入学,成了一名小学生。我不清楚当年的“民办小学”与“公办小学”之间究竟有哪些区别,但是,感受最最深切的是它没有校园,无围墙,教室分散而且变化无常。

我读一年级的时候,上课的教室就在离我家几十米的地方,西藏南路346号沿街底楼一个大房间(示意图右下角的圆点处)。与该教室“配套”的男生小便池就是我家后门外几米处的公共厕所。随后至少还到过下列几处教室:

①东台路(浏河路崇德路之间,路西,弄内,朝南,一个客堂间作为一个教室);

②柳林路(崇德路桃源路之间,路西,弄内,朝南,两处客堂间作为两个教室);

③柳林路(桃源路淮海路之间,路东,弄内,朝南,两处客堂间作为两个教室);

④顺昌路(自忠路崇德路之间,路东,弄内,朝南,至少有两处客堂间作为两个教室);

⑤桃源路(柳林路普安路之间,路南,弄内,朝北,是音乐课教室,门前较为宽阔的弄堂就作为体育课的操场,并选择了其西侧不远处的另一条弄堂作为另一个体育课操场)。

示意图中的五角星处为“集中化”以后的浏河路小学。

忆忆我的小学时代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在数十年的记忆中,我一直以为这种“满天星”式的散布状态是到1962年秋天才结束的,此次从自己六年级下学期的一篇作文《我们的学校》中得知,是在1961年秋天。由此可见,一到三年级的这六个学期基本上一个学期就换一个地方,连自己班级的上课地点都难以回忆确认其变化轨迹了,更谈不上其他班级在哪儿上课?全校有多少班级?……全无概念。直到四年级,才算有了全校集中的固定校舍!

至于教师办公室,毫无印象,只记得曾经在①的弄堂对面,沿街朝西的居民楼的二楼有一个房间,曾经是包括班主任老师在内的一些老师办公的地方。还传说校长也在那里上班。

 

〖二〗当年民办小学的校名变化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只记得那个民办小学的校名几度变更,曾经叫过黄西民办小学、济南路民办小学、浏河路民办小学。其变化沿革已经无法考查,但是从六本“学生手册”的封面上可以略知概貌。

1958~1959学年,即一年级,校名已经无法辨认。

1959~1960学年,即二年级,邑庙区西藏南路地区民办小学。

1960~1961学年,即三年级,记忆中叫卢湾区黄西民办小学。

1961~1962学年,即四年级,记忆中叫卢湾区民办济南路小学。

1962~1964学年,即五、六年级,卢湾区民办浏河路小学。

上述的校名变化与行政区划的变动、学校规模的变异是密切相关的。

我家的一些“档案”表明,我家所在地西藏南路356弄(敏慎坊)曾经属于嵩山区。而1959~1960学年的“学生手册”上明示为“邑庙区西藏南路地区民办小学”。根据网络资料,1956年区划调整时,有卢湾、嵩山、蓬莱三个区部分地区划入邑庙区。所以,据此推定,我家所在地在1956年划归邑庙区了,1958年我入校时也应当是邑庙区。至于当时的校名是不是“西藏南路地区民办小学”就难以确定了。

根据网络资料,上海在1960年撤销了邑庙区建制,大部分区地与蓬莱区合置南市区,余地分别划归黄浦、卢湾两区。据此,记忆中的黄西民办小学很可能与这次区划调整有关。前些年曾经在网上看到,六十年代初上海市区的一些街道办事处的名称别有一格,“黄西”的意义就是黄陂路、西藏路之间。而那次区划调整后的卢湾区的东缘正是西藏路。

记忆中“黄西民办小学”又更名为“民办济南路小学”应该是发生在1961~1962学年,即四年级开学的时候,班级里来了三四个新面孔,说是学校调整了云云。最不能忘怀的是,我所在班级在四年级被编为26班,并听说还有四年级33班的,全校多达80多个班级、约5000学生!

不可思议的惊人规模,却分散在“广袤”的民居楼群之中,显然难以管理。到四年级下学期时即1962年上半年,终于推出了建制调整——分离出两个学校:民办浏河路小学、民办柳林路小学。结果是都有了固定的校舍,班级、人数的规模与之匹配。直到此时,我终于有了稍许像样一点的学校——民办浏河路小学。

 

〖三〗当年民办小学的班级番号与个人学号

按照现在的常规,班级番号与个人学号两项信息是相对稳定的,不会年年变。但是在我的记忆中,只大体记得班级番号:一年级4班,二年级?班,三年级?班,四年级26班,五年级1班,六年级5班。而个人学号则全然没有了印象。从“学生手册”上看到了清晰的变化轨迹。

1958~1959学年,即一年级,班级番号已经无法辨认,记忆中是4班。个人学号为21号。

1959~1960学年,即二年级,4班,8号。

1960~1961学年,即三年级,11班,6号。

1961~1962学年,即四年级,班级番号已经无法辨认,记忆中是26班。个人学号为4号。

1962~1963学年,即五年级,1班,6号。

1963~1964学年,即六年级,5班,43号。

 

〖四〗当年的民办浏河路小学

由东台路—浏河路—吉安路—崇德路这四条路围成的街区,在六十年代里有过三个小学并存的局面。“卢湾区第三中心小学”占据了这个街区的大部分地盘,它是民国时期就已经建成的正规校舍(几经变迁,现为比乐中学校舍),把街区分割成东西两部分。在“三中心”的两侧都是民居。东侧民居中,靠近东台路的北端有一条弄堂,那有一个朝南的石库门房子的客堂间,即上文所说的①,我曾经在其中上过课,不少于一个学期。记得有一次许多男生下课后在弄堂里齐声高喊“清凉地力膏,鸿祥摔一跤”,虽然不知道这句由走街串巷的小贩吆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因我班有一个叫张鸿祥的,所以常常被大家闹着玩。那天许多人的齐声呐喊震惊了居民,不少人以为小贩来了,忙不迭出门要买地力膏(地力,就是荸荠)……。东侧民居的南端,亦即那个街区的东南角,东台路近浏河路的路口,有一扇朝东的黑漆大门,内中是一栋豪宅,曾经是幼儿园,1962年改成了“民办柳林路小学”,比我低两届的弟弟就在该校就读,而低我四届的妹妹则是“三中心”的学生。

在那个街区的西南角上,亦即浏河路东台路路口,就是“民办浏河路小学”。门牌号码是浏河路88号,一个吉利的数字!那里是一栋大户豪宅。进入大铁门,是个院子,右侧有一个小小的可移动的简易式门卫传达室,沿着墙根是一长溜“沙滤水”龙头;左侧墙根,竟是一长溜的男生小便池!

这栋建筑物是中间有客堂、两边有厢房的“三开间”结构。进了建筑物的大门以后,有一个内天井。搬入这个校舍以后,大约过了一学期,在这道门的墙上安置了一根旗杆,从此,也是天天早上在国歌声中升国旗、天天傍晚在国歌声中降国旗。在我等心目中这就是一个像模像样的学校了。在此之前只是听老师介绍正规的学校里有这样的规定:如果听到国歌,就要停止活动,面向国旗肃立,即使不能直接看见国旗也要向那个方向肃立,佩戴红领巾的还要行队礼。那时我还在“散沙式”学校,没有固定校舍,更谈不上升降旗仪式,但牢牢记住了老师的话。一天,我在东台路上听到“三中心”在升旗仪式上播放的国歌,就立即在马路上肃立,直到国歌结束。遇到同学后,还颇为得意地自我炫耀了一番。有同学提醒我,这一规定是针对本校学生的。我顿时傻了眼……。

经过了内天井,是客堂间。改作学校之后,客堂间与天井之间的落地长窗被拆除了,偌大的客堂间成为空空荡荡的随时可以安置长条凳小板凳的“礼堂”“会场”。东西两侧的厢房,都是前后两间的,但是为了适应教室的需要,拆掉了原先的隔墙,在适当位置用纤维板加木格栅重新作了分隔,于是东西厢房成了四个教室。我只是隐约记得在前厢房上过课,到底是东侧还是西侧就记不清楚了。底楼的客堂间后面有一个宽阔的楼梯,上到二楼。

二楼的客堂间也做了教室,所以二楼有五个教室。但是进出教室相当不方便,因为上下二楼的楼梯口正对着东后厢房的房门,它也就成了五个教室共用的出入口,进出东前厢房、西前厢房、西后厢房三个教室均需经过中间客堂间那个教室。我读五年级时在二楼东后厢房,读六年级时在二楼西后厢房,领略了这种“套间教室”的滋味。在二楼西后厢房那个教室里,我度过了小学的最后两个学期。西墙上两个窗户使教室里相当明亮、透气。上课时我思想开小差,就向左侧转脑袋,可以看到窗外一大片天空,还有马路对面住房的清水墙……。

那个二楼东后厢房门口连着一条南北向走廊,其北端是教师办公室的门,那里面还有一个套间,是校长办公室。

在二楼东厢房的东墙外还有一个小房间,不知道在建筑上如何称呼它,我且称其为“耳房”——像耳朵一样附着在建筑物一侧的房间。这个“耳房”大约只有一米多宽,两三米长;又利用大约三米多高的净空,搭了一个小阁楼堆放东西。当年是少先队大队部的办公室,大队辅导员金?贤老师长驻此地。进入“耳房”的门在东后厢房的西墙北端,而教室的大黑板就紧挨着这个门。所以进出“耳房”时是尽可能利用课间休息时间,否则影响课堂上课。过了一学期,学校利用寒假,对进出“耳房”的通道进行了改造,在东后厢房的北墙东端开了一个半米多宽的门洞,再沿着东后厢房的东墙,用纤维板隔出了一条宽度也只有半米多的通道,解决了进出“耳房”对上课的影响。由于北墙东端新开了门洞,上课用的大黑板无以容身,就把教室座位方向来了一个180度转向,大黑板换到教室的南端,挂在与前厢房之间的分隔墙上。记得那次“耳房”改造之后需要打扫卫生,金老师通知我去义务劳动,谁知没干多久,一块小小的石灰掉进我的眼睛里,金老师马上让我到卫生室洗眼,稳定后就让我回家休息。

那个建筑物的后半部分的详细情况就记不太清楚了。那里有一个后天井,周边有原先用于厨房等用途的房间。成为校舍后,除了有两三个教室外,就是教师办公室以及卫生室、总务处等必不可少的辅助用房。后天井里又增设了一部楼梯,是考虑到这么多学生只有靠东头有一个楼梯不敷应用,所以在靠西头增设了这个楼梯。由于后天井不可能扩大了,增加这个楼梯也就无法像东头的正宗楼梯那么宽阔,只能因陋就简,做得狭狭的、陡陡的,就连我们这些小学生也只能一个一个走楼梯,于是又规定了它是“单行道”,每天有学生轮流在后天井的楼梯口值日,不得上楼,仅供下楼。总之,为了安全,可谓费尽心机。

底楼的西侧最北端,有一个与外界相通的后门,可以来到吉安路上。当年吉安路是一个露天马路菜场,所以学校的后门被菜场的摊位围得不见真面目。记得有一次节日前夕菜场大扫除,正巧我路过那里,才偶尔一睹学校后门的真容。

那样的校园注定是没有操场的,所以每周一次的体育课就“分享”隔壁“三中心”的设施。它不仅有底楼的大操场,还有四层教室大楼的屋顶,也可以作为体育课的场所。所以那时候的我对正规的校园校舍真是羡慕之至。没想到,1964年考初中,录取在淮海路上的东风中学,那里也不是正规的校园校舍。一直到1977年考大学,录取在华东化工学院,1978年春天第一次走进正规的校园校舍,距离上民办小学已经过去二十年了。

记得在八十年代,有一次路过当年“民办浏河路小学”,学校的招牌已经变成了“卢湾区××局”(粮食局?)。外观有很大的变化——原来的院子已经扩建成了二层建筑,但是根本不讲究什么风格,所以与原有建筑迥然相异,十分刺眼。如今在E都市、谷歌等网站的卫星地图上,那个地方已无旧式民居的模样,全然看不到当年小学的一丝风韵,抑或是八十年代以后翻造一新,就不得而知了。

  评论这张
 
阅读(389)|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