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返城以后1978〈3〉命运的转折悄然显现 [原创]  

2016-01-27 16:30:55|  分类: 返城以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8. 3. 1 星期三 多云

家务之余,心中烦乱。抄外省考题。下午父母亲去文化局,希望渺渺。晚上周来。续学代数(三)“不等式”。

【忆与议】

上文已经述及,2月28日是第一次实地查看“落实政策”的住房,虽然是在大名鼎鼎的“万体馆高层”小区,但是真正落实到我家的房子是“朝东朝北方向,极不理想”,所以第二天父母亲就去文化局要求另行选择理想的房型。虽然当即感到希望渺茫,但是当时还没有意识到,在计划经济体制下,以官本位为基础的福利分房制度中,即使是“落实政策”也不过是一种恩赐罢了,一介平民能够解决“蜗居”已属幸运之极,就不要梦想获得心仪的房型了,所以我们还在“痴心妄想”地回味“文革”之前石库门住宅独具的温馨与魅力,实在是“落后于时代发展”了。

 

1978. 3. 2 星期四 阴,多云

家务之余续学代数(三)“不等式”。

1978. 3. 3 星期五 阴雨

家务缠身,心中极乱。续学代数中“不等式”内容。上午里委叫我去写标语。下午街道康同志叫我写标语。

1978. 3. 4 星期六 阴

家务之余续学代数(三)。午后步至八仙桥、老西门。下午到乡办小坐,卞建议我进组,我说不久将迁居。

【忆与议】

那天我到街道乡办闲聊,乡办负责人老卞面对高考落榜的我,重新开始了好言相劝:进生产组吧。我继续婉言谢绝,但是理由与过去有所变化。一方面是自己已经下定决心参加1978年高考,因而不想进生产组,对再度出击是志在必得,所以要集中精力“迎考”;另一方面,尽管还在为落实住房政策中的具体房型而纠葛着,但是我家即将“弃旧图新”则已成为定局,不久就会搬离卢湾区吉安街道,因而即便是进生产组,也是考虑在新居的近处,不会舍近求远。

 

1978. 3. 5 星期日 多云

上午帮五金组写标语,续学不等式。下午,访费,后同访徐LH未遇,同访董姚至五时许。回家,父亲的老同学任发言同其女儿任同俊等候已久。任同俊在七六年夏街道青少年教育展览会任讲解员,与我相识,后七六届插队去松江,此次高考,参加了体检,但未录取,决心决心钻研,今年再试。晚上到里委写标语,看电视。

【忆与议】

应当说,“高考1977”的影响力是很大的,当时名落孙山的考生中不乏东山再起、争取再战取胜的人为数众多,尤其是年龄在25周岁以下的“历届生”。

 

1978. 3. 6 星期一 阴雨

家务之余续阅代数(三)“函数”。晚上徐JC来。广播政府工作报告。

1978. 3. 7 星期二 阴雨

家务……晚学英语。广播新宪法。

【忆与议】

从3月3日开始的“写标语”“看电视”和听“广播”,都是和2月26日~3月5日举行的五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有关。那是粉碎四人帮十六个月以后一次关乎最高领导层安排的会议。按照当年的惯例,少不了要刷标语之类的宣传活动。估计那几天为街道里弄“义务劳动”的时候我自己也没有想到是“最后的告别”。

 

1978. 3. 8 星期三 阴雨

家务之余续学代数(三)“指数、对数”。上午步至八仙桥。下午徐LH来,午后为青年队誊写给王一平的信。

【忆与议】

此处提到青年队写信给王一平,使我感到值得关注。王一平时任上海市革委会副主任,分管上山下乡,因此我不禁敏感地联想到:那封信与此前不久的“恢复高考”和此后半年的“大返城”有无关联?为此我与插友取得联系,结果却是出乎意料。那封信与上述“此前、此后”没有关系,而是与青年队谋求交通牌卡车有关。上海从1974年开始在江西等地大力扶持“扎根乡村”的独立核算的“青年队”,以此把跨省插队多年的知青稳定在当地,从而“巩固上山下乡伟大成果”,其主要内容是低价或无偿支援各种机械设备。为了争夺那些紧俏的资源,各青年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王一平也就成了各青年队眼中的“救世主”。那个青年队为获得交通牌卡车的具体经过情况不得而知。不难想象,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必定会使尽浑身解数。然而,现今看到的诸多青年队回忆录里,都看不到这方面的内容,似乎当年无一不是“自力更生”“艰苦创业”的英雄好汉,根本看不到“大返城”之前不久还在为“扎根”而千方百计竭尽全力地“力争外援”,更加缄口不语的是随着那些汽车设备的到达而出现的“农与非农差别”对“知青集体户”产生的“离心作用”。事实上,在那样的体制下无论怎样捧为“新生事物”的青年队,早晚会重蹈“原住民”生产队那样的覆辙,唯有改革才是出路。

 

1978. 3. 9 星期四 阴

上午步至淮海路各书店。家务之余学完“指数对数方程”。

1978. 3.10 星期五 晴

家务之余做代数(三)总复习题。

1978. 3.11 星期六 小阵雨

家务之余做代数(三)总复习题。下午冒雨远足福州路、南京路、八仙桥各书店。

1978. 3.12 星期日 晴

做完代数(三)总复习题。开始学代数第四册“排列”。晚学习英语。

1978. 3.13 星期一 阴

上下午两次到八仙桥、老西门,欲购数理化自学丛书而不得。家务之余,复习英语,续学“排列”,进展甚微。

【忆与议】

稍一留意就可以发现我的日记中,1977高考之后我到八仙桥、老西门乃至淮海路、南京路的次数骤然增加,在那几处的书店里我成了常客,因为我想买齐那套极为抢手的“数理化自学丛书”。

 

1978. 3.14 星期二 阴

上午与父、母、弟、妹同到万体的高层建筑看房子,系顶层(13层)2室,很不理想。看来此事难以迅速获得解决。上面的政策要贯彻到底是多么困难啊!……晚上续学“排列”及英语。

【忆与议】

在2月28日首次看房不满意之后,文化局又给出了另一处住房。不理想之处在于顶层,人所共知,住宅顶层的渗漏是难以治愈的顽症。这一恼人的“城市住宅病”直到九十年代后期实施“平改坡”才得以中止,可是很多人忘记了这一诟病恰恰是五十年代中后期被称之为“移风易俗”的“平顶新设计”带来的,而那些当年的决策者该当何罪?无人追责,无人反省。

 

1978. 3.15 星期三 晴

家务之余,续学“排列”及英语。

1978. 3.16 星期四 阴

家务之余,续学“排列”,近日进展缓慢。

1978. 3.17 星期五 多云

家务之余,学英语。晚上与父母赴邵明世家。

1978. 3.18 星期六 阴,多云

家务之余学英语。午后访孙,后步至淮海路书店。

1978. 3.19 星期日 晴,多云

家务较少,杂事颇多。晚听英语广播,学习“组合”,难以进展。

1978. 3.20 星期一 雨

家务之余,学习英语。学“概率”。午听法语。晚运用无穷递缩等比数列,为弟解决生产计算问题。

1978. 3.21 星期二 雨转阴

家务之余复英语、“排列”、“组合”。

1978. 3.22 星期三 晴

家务之余复习“排列”“组合”,毫无进展。

1978. 3.23 星期四 晴

家务之余复“排列组合概率”并续学代数(四)数学归纳法。

1978. 3.24 星期五 晴

家务之余续学代数(四)数学归纳法,较顺利。

1978. 3.25 星期六 晴

家务之余,上午去老西门,下午步至淮海路,又向西折到南京西路陕西路,又至西藏路、八仙桥而归。晚访孙(午他与何宗芝来,我家无人)。傍晚吴颖、欧阳季敏来,我已多次未参加组织生活了。晚学完“数学归纳法”及“二项式定理”。

1978. 3.26 星期日 阴雨

续阅《代数》(四),学完“二项式定理”,并阅《代数》第三册(高中课本)以复习“排列”“组合”。

1978. 3.27 星期一 转多云

家务之余,排队买书。下午4~5时团组织生活。晚续学代数第三册以复习“二项式定理”。

1978. 3.28 星期二 阴

家务之余,续阅代数第三册,复二项式定理。

1978. 3.29 星期三 阴转雨

派出所薛文叫我去写户口大册书脊,花了整整一个下午。晚上续阅代数第三册(高中),做复习题八。

【忆与议】

我也没有想到这一次去派出所“义务劳动”很快就成为自己在派出所的“谢幕演出”,下一次跨进派出所大门是去办理户口迁移手续了。

 

1978. 3.30 星期四 雨

上午为配房手续去上图。下午家务之余整理杂物。续学高中代数(三)。下午派出所梁叫我去,遇何宗芝,交谈许久,后又遇团委小张(已进组,挂在事业组)及老卞、小郭。

【忆与议】

与后续4月5日的日记联系起来就可以看到,此处的“为配房手续去上图”表明,“落实住房政策”到了最终的“定局”,我家即将告别那个伤心之地。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