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返城以后1978〈2〉开岁始春,乍暖还寒 [原创]  

2016-01-25 17:50:43|  分类: 返城以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月份在悲欣交集之中过去了,随后是2月7日的农历马年春节,对于参加“1977高考”的人们来说,录取通知单是最为关切的,由于节前没有揭晓,就给节日心情带来了一份压抑之感。假日之前,父亲通过人脉关系辗转相托,打听到复旦大学录取新生的情况,结果是在录取名单中没有见到我的名字,并说这是可靠的消息,所以我就忐忑不安了。因为早就有一种说法,如果第一志愿落败,那就基本出局了,以后几个志愿只是陪衬而已。凶多吉少啊!不过,在我心底里还是期待着,那是一个不确凿的传闻,所以没有把这件事写入日记,如今也就无法确认该消息的确切日期了,但是这件事在我的记忆中是抹不了的。


1978.2. 1 星期三 晴

家务(磨粉、芝麻、买年糕等)……。晚复英语。续阅代数(三)。

1978.2. 2 星期四 晴

家务(切、晒年糕片等)……。晚续阅代数(三)。

1978.2. 3 星期五 多云转阴

终日泡在家务之中难以脱身。……晚学英语,续阅代数(三)。

1978.2. 4 星期六 多云

终日忙碌于家务,颇感疲劳。晚续阅代数(三)。午至八仙桥。

1978.2. 5 星期日 阵雨

家务之余,上下午学习“数列”(高中代数第二册)。晚学英语。

1978.2. 6 星期一 阵雨

家务之余,学习高中代数(二)和英语。

【忆与议】

那个年代里,春节之前的家务是繁忙而集中的,因为诸多计划供应的副食品只能在规定的期限内购买,相应的准备工作也就不可能提前进行,这是我们的后代无法想象的。


1978.2. 7 星期二 阴 春节

马年春节。……上午续学高中代数及英语。

1978.2. 8 星期三 阴,阵雨

续阅《微积分学导论》。……

1978.2. 9 星期四 阵雨

上午及晚上续阅《微积分学导论》。……晚复英语。

1978.2.10 星期五 阴转雨

……下午去乡办,遇街道党委副书记陆兰珍及老卞,云无高考录取通知方面的消息。晚上汪济敏来聊二小时。稍复英语。

【忆与议】

当时春节假期只有大年初一到初三的三天,所以初四是恢复上班的第一天,我就去街道乡办打听消息。结果仍然是杳无音讯。


1978.2.11 星期六 阴转阵雨

……步至淮海路、八仙桥各书店,……。晚上……学英语。续阅《微积分学导论》。

1978.2.12 星期日 阴

上午续学高中代数(二)。下午家务之余,阅《布拉格之春》,续阅《微积分学导论》。傍晚程来,留进晚餐,聊至九时离,转告有关高考录取消息。后复英语。

1978.2.13 星期一 多云

上午洗衣服等家务。午访孙,后步至福州路、南京路各书店。晚学英语,学代数(三)。

1978.2.14 星期二 阴,偶有阵雪珠

家务。……下午团组织生活。……晚听英语广播。续阅代数(三)。

1978.2.15 星期三 多云

家务。……下午程来。晚上学英语,续学代数(三)。

1978.2.16 星期四 多云

家务之余续阅《布拉格之春》。……下午去乡办打听消息,仅小贾在,云未闻任何音讯。后步至八仙桥、老西门。晚上访李。程后来。七时半离。访施未在。晚上学英语和代数(三)。

1978.2.17 星期五 多云,寒冷

今天白天续学代数(三)。傍晚去乡办,竟仍无音讯。晚学英语。

1978.2.18 星期六 晴

上午家务,李来告知有关高考新闻。午后访汪济敏,同到南京路、福州路各书店。施曾来,未遇。傍晚及晚上续学高中代数(二)。

1978.2.19 星期日 晴

忙于家务之余,续学高中代数(二)。……阅完《布拉格之春》。

1978.2.20 星期一 晴

……下午程来半天,共研数学题。续学高中代数(二)。

【忆与议】

以上十余天里,“考友”们持续不断地互相走动,互通信息,在当年只能依靠这种口口相传的方式。


1978.2.21 星期二 晴

终日深陷家务之中。午后周来。高考已揭晓。我街道竟只有毛定邦一人得到录取通知!晚上续学高中代数(二)。

1978.2.22 星期三 晴

家务甚重。午前到乡办。我街道大专入选者仅一人也。午后到李家,被录取在师院化学系。……晚上孙来。续学高中代数(二)。

【忆与议】

根据前述1月12日的日记,我所在的街道里参加1月8日体格检查的有39人。四十天后收到录取通知书的只有1人,相当于百分之二点五,如果以参加考试的人数计,这个比例就更加低了。当初一起东奔西走参加“复习讲座”的五六个“考友”中也只有1人"金榜题名"。


1978.2.23 星期四 晴

家务之余抄了一些外省考题。续学高中代数(二),学习英语。

1978.2.24 星期五 晴

家务之余,学完高中代数中“数列”内容,始学“不等式”,系用数理化丛书代数(三)。下午访汪济敏。晚抄外省考题。

1978.2.25 星期六 晴

上午……步至淮海路各书店。午后孙来……。余做家务。晚听新闻广播之余,抄外省考题。

1978.2.26 星期日 晴

续学高中代数“不等式”。晚学英语。

1978.2.27 星期一 晴

家务之余,整理了祖父的遗物(笔记)。晚续抄外省考题。

【忆与议】

当年祖父去世后留下的遗物中有他1965~1975年的日记和1963~1977年的家庭日用支出记录本以及五六十年代的一些“思想汇报”。细细品读可以找到一些不无价值的“细枝末节”。


1978.2.28 星期二 多云,阴

家务之余,心中颇乱。稍阅《不等式》一书。下午父同弟去看房子,漕溪北路……,竟是朝东朝北方向,极不理想。十多年前侵犯人权、违犯宪法的行为至今还不能彻底纠正、真正拨乱反正,真叫人失望、伤心。晚上全家议论。

【忆与议】

这是我心中永远的痛。1977年下半年,落实知识分子政策进入实施阶段。父母的单位里确认了我家属于落实政策的对象。祖父欣喜不已,听说有“万体馆”或“武宁路”的高层建筑,他很高兴,虽然那两处都远离已经住了几十年的市中心,但他还是想离开那块伤心之地。然而,极左路线的流毒远未肃清而且是作祟不已。父母的单位迟迟没有告知为我家落实住房政策的具体地点,几经了解,竟然是这样的理由:因为拟议中分给我家的“万体馆”高层属于“向外宾开放的地区”,而祖父有“历史问题”,需要继续研究!于是,什么“1965年四清运动的结论”,什么“维持文革前的结论”,都成了一文不值的空头支票,祖父还是属于“另册”!他的心碎了,几次喃喃低语“到底要搞到什么时候啊?”郁郁寡欢之中,1月15日那个寒夜,他带着不解之谜而撒手人寰……。一个半月后,终于有了“继续研究”的结果:万体馆高层。这对我们来说是何等的伤心啊!我愤懑至极,回想起十多年前“侵犯人权、违犯宪法的行为”(1966-9-6的抄家、1968-1-11的扫地出门),痛感纠正极左、拨乱反正是谈何容易啊!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