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返城以后1977〈43〉马不停蹄,准备再战 [原创]  

2016-01-18 18:12:59|  分类: 返城以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捧阔别十余年的教材,跨入阔别十余年的校园,走进阔别十余年的考场,参加阔别十余年的考试,这是“高考1977”的最特殊之处。虽然当年我的日记上对那两天四场考试的记载只有短短一百余字,但是脑海中保留着诸多难忘的记忆。


1977.12.11星期日 晴

今参加高考。上午数学,由于临场慌乱,大出意料之外,四十余分矣!下午,政治,尚简单。后与孙、程同到李鸿仪处,复化学到5时半。晚与孙复理化,至11时许。

【忆与议】

当年,虽然恢复高考有惊天动地的气势,但考试之日并无异样。那天是星期日,马路上比平日清静些。我参加“高考1977”的考场在卢湾区复兴中路624号南昌初级中学(现改为炎培高级中学),距离我家约2500米。我是“考友”中距离考场最远的一个,离开自己的家西行大约600米,约了小孙;再南行大约300米,约了小李;再西行大约400米,约了小程,之后就一起向着“南昌”齐头并进。

南昌中学的大门离开马路边有几十米,两边是住家。进学校大门后不远就是一栋教学楼。校门、校园的中央大道、教学楼的上下楼梯,在一直线上。所以,进了校门就可以“直冲”考场。

毕竟,告别学校、离开教室、远离考试,已经十年有余了,真想好好品味校园气息。可是,乍一踏进校园、走近教室,迎面而来的是“冷面无私”的“考试注意事项”!无暇返顾过去,不要多想别的了!进入这个考场的考生都是历届生和知识青年,届别“参差不齐”,职业“五花八门”,是典型的“杂牌军”形成的“考生流”,急匆匆跑进考场,急匆匆找到考位,正襟危坐,屏声静气,鸦雀无声。开考的时间终于到了

上午考数学。尽管在“迎考”“应试”的一百余天里,我在数学上花的时间最多,但是终究因为荒废了十年光阴,手脚生疏,加之“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心慌意乱,败下阵来。我在交卷之前浏览全卷,估摸自己的得分大概只有四五十分。灰溜溜地走出考场,与孙、程、李等“考友”一起走在回家吃午饭的路上,边走边议,共同“复盘”。事后有一个插友告诉我,这天午前在路上与我们擦肩而过,看见我们谈论得那么投入、那么兴奋,还以为我们都考得很顺利呢。

回到家里,我因出师不利,不免气馁。但是在家等我吃饭的祖父、父亲、母亲异口同声地规劝我,把已经发生的都抛到一边去,集中精力打好后面几仗!用市井俚语就是“豁出去了”!

饭后稍作休息,又步行2500米,参加政治考试。在那个政治挂帅的年代里,我有过长达两年多的“枪手生涯”(捉刀代笔地写各种小结、总结、发言稿、工作报告之类),应付那门考试可谓“驾轻就熟”。仅仅靠了考前两天集中突击了一天多时间的“强记硬背”,就“尚简单”地对付过去了,这对我第二天再次上场起到不小的激励作用。


1977.12.12星期一 晴

上午理化,可恨基础太差,亦四十余分。下午语文。回家路遇何宗芝。晚与孙去“大上海”看电影《来自地球的人》。

【忆与议】

高考的第二天,上午考物理与化学。两门课在一张试卷上,二者的比例是60:40。虽然在“迎考”“应试”时,物理方面花的力气不少,毕竟基础太差太薄弱,一看到考题就感到自己“不堪一击”。记得有这样的小插曲:面对物理试题频频发呆的我,忽然看到前面的一个考生竖起了考卷,可能是对照着草稿纸检查试卷上的答题情况,因此,一道几何光学试题的解答作图跃入我的眼中,可是我无法据此作弊,因为我只知道入射角反射角等少数名词,实在没有多少几何光学知识,所以没法依样画葫芦。而化学更是当年我最为薄弱的环节,压根儿来不及看《数理化自学丛书》中的四本《化学》,全靠东奔西走的“应试”讲座,突击了解了一些基础知识。

有趣的是,当年各科的试题早已忘记得一干二净,唯独对化学试题至今还有一丝印象。由于我略懂古文皮毛而在有机化学方面略微沾光,“应试”期间不费力气就掌握了“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进而把精力用到了烷烃、烯烃、炔烃以及主链、支链等方面。所以,高考的试题中“看结构式写名称”、“看名称写结构式”这样的题目对我是“正中下怀”,让我“捞分”不少。这些内容在化学的40分中大概要占到五分之一吧。

在老三届高中生眼里,那些试题实在实在太便当了,太“小儿科”了,让他们笑歪了嘴!而我又是“铩羽而归”,但是已经不像第一天数学考试结束后“落荒而逃”那么狼狈不堪了。走出考场前我也估计了一下得分,估计大概也就是四五十分,物理部分肯定是“一塌糊涂”,化学部分会相对好一些。

中午回家吃饭、稍息,就去参加最后一门考试——语文。如今在日记中看到的,对语文考试没有一个字的评说。想来,当初的自我感觉属于良好。应当感谢街革会等部门让我在那几年中“坚持不懈”地“义务劳动”“练笔头”啊!说得夸张一些,这种作文真是“小菜一碟”了。至于作文的题目,已经回忆不起来了,想来不外乎“抓纲治国”“攻城不怕坚攻书不畏难”一类的“流行曲”吧。

时隔多年,我始终记得,1977-12-12考试结束的当天晚上,我就去看了一场电影。看电影的地方忘记了,影片的名字忘记了,具体的情节也忘记了,只记得其中的主角是一个叫“齐奥尔”什么的俄国人,讲的是有关火箭研究方面的故事。2009年5月,我初次翻看当年的日记,发现那个晚上是在“大上海电影院”看《来自地球的人》。用这个片名在谷歌、百度“大海里捞针”,未获结果。遂以“俄国火箭研究”进行搜索,获得了“1903年俄国科学家Κ.Э.齐奥尔科夫斯基提出建造大型液体火箭的设想和设计原理”这样的信息。

虽然这样的内容与我的后续道路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当时我正好由于高考出师不利而“垂头丧气”,所以励志电影恰到好处地为我“打气鼓劲”。三四十年来,我曾经多次与父亲谈起那晚看电影的事情,父亲说,他对细节也想不起来了,只记得听说那电影有励志的内容,就让我去看了。我还记得他还说,自己感到考得不理想,就在思想上做好最坏的打算,准备来年再战!父辈真是用心良苦啊!

〖插注:2009年上半年,我的一位大学同学到母校华东化工学院(现名华东理工大学)档案部门查阅了当年的考分。在我班30人的录取名册中,我的考分名列第24位,为293分。由此看来,当初我自己估计的数学、理化都只有四五十分是过于严苛了。即使二者均为50分,合计仅100分,那么,政治、语文合计就达193分,几乎是满分了,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若数学、理化的考分都正好超过及格线60分,则政治、语文合计在173分以下,那就是正常的。〗


自从10月21日恢复高考的官方消息面世以后,我的“义务劳动”就“偃旗息鼓”、沉寂了50多天。谁知道,竟然在高考结束的次日即12月13日就重新“开张”了。我不得不“重操旧业”,再次“活跃”在里委会、派出所等场所。尽管如此,“马不停蹄、准备再战”还是低调地、毫不声张地开始了。把心思、精力都集中在“来年再战”上,“义务劳动”则是一种调剂与休息。

目标——1978年7月的高考,方向——仍然是理科,范围——增加了英语,条件——有整整六个月的“备战”时间,有首战的经验与教训,有三个多月打下的基础,有新建的人际关系,……总之,劲可鼓,气不可泄。中断运转十多年的大脑一经启动,就不宜任意刹车熄火。

我的日记显示,1977-12-13开始,几乎每天有“义务劳动”,但又差不多每天都有自学的记录。


1977.12.13星期二 多云

上午理发,整理书籍。午后……回家得知团委小张找我,乃去团委,要我帮忙刻蜡纸。与张、吴颖聊至近5时,又到乡办与卞、朱、贾聊到5时半,交流高考情况。小朱竟只考了数学就未再去考试。晚阅《代数与几何》。

【忆与议】

不知道当年类似街道乡办小朱那样“半途而废”的考生有多大的比例。小朱是六八届初中生,也是病退知青,但是已经进了生产组,“借”在街道乡办,可想而知的是没有时间补课应试的。


1977.12.14星期三 多云

今在团委刻蜡纸,与张聊了一些残缺。……晚上……阅《代数与几何》至11时。

1977.12.15星期四 多云

上午去团委将蜡纸刻完,步至老西门,回家,洗衣。下午阅《代数与几何》。陈美娟来询问考试情况。三时半至四时半在济南过团组织生活。晚因疲倦早睡。

1977.12.16星期五 阴

续阅“代数与几何”。……晚上洗澡。翻阅物理(分子物理学)。

1977.12.17星期六 晴

上午抄高考数学物理试题答案。……晚上复《三角》第一章。

1977.12.18星期日 晴

上午为弟弟组里写大字“岗位责任制”半天。……稍复《三角》。

1977.12.19星期一 晴

早起开始复英语。上午何宗芝来索取数、理考题。后到乡办,适卞去看病,与贾聊了半小时。九时起,去派出所搞户口清查。……午、晚上复习三角至第二章毕。

1977.12.20星期二 阴

搞户口清查。下午开始上门核对,晚上亦花了近一小时。……晚阅《微积分学导论》等。

1977.12.21星期三 阴,小雨

上午上门核对,下午在家,阅李所写《生命与控制论系统》。晚6~8:30核对户口。

1977.12.22星期四 阴

继续核对户口,晚上1小时。

1977.12.23星期五 雨

上午及晚上1小时半,核对户口。下午在家。复《三角》。

1977.12.24星期六 雨

上门核对户口基本完毕,今改内册。复《三角》。

1977.12.25星期日 晴,降温

下午及晚上复《三角》

1977.12.26星期一 晴

上午核对临时户口。下午事不多,小胡允许我在家。续学《三角》。

1977.12.27星期二 阴

今搞户口统计。续学《三角》。晚阅《物理》第一册、《平面解析几何》。

1977.12.28星期三 雨

上午搞户口统计,基本结束。小胡允许我任意去留,适黄文元要我为“四防展览”写字,到复49地下室去与负责人小钟接了头。下午及晚上学《解几》。

【忆与议】

当年的派出所有一年一度的户口核对工作,先由派出所通过里委会向每家每户派发和填写户口情况表,然后由里委会负责组织人力上门“验明正身”;户口簿则有内外两种,“外册”即每家每户持有的户口簿,“内册”为派出所掌管的大开本的户口簿,内容栏目与外册一致,形式是每户一页,按门牌号码和居民小组集合成册。从上述日记来看,那年在派出所的办公室里工作时,户籍警对“义务劳动”的地区青年、退休职工等人的“上下班”情况似乎掌握得比较紧,以至于接连出现“允许”这样的字眼。“复49地下室”指的是复兴中路49号的地下防空洞,系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大搞“备战”时建成。


1977.12.29星期四 阴

上午……为五金组写标语。遇陆兰珍,云体检已延期。下午去里委,帮助写23小组创六好小结,到街道找老陈听取具体要求。后在里委看电视教育讲座。路遇王玲珍,无高考消息。续学《解几》。

【忆与议】

此处日记表明,当年高考结束后的体格检查曾经有过延期的说法,但是对具体情况已无记忆。


1977.12.30星期五 雨

上午随黄帼英、张洪萍到11大组23小组参加座谈会,以写该组创六好小结。回家后整理书籍报纸。下午到复49地下室,四防展览图片解说词,竟还未拟完。回家续理书报。晚上动笔写小结,难以下笔。

1977.12.31星期六 阴

上午到下午3时半,草成小结。下午到乡办,与朱贾稍聊一小时。晚续阅《平面解几》。一九七七年又过去了。

【忆与议】

这是8月份以来第四次代笔关于创六好的小结,另文详述。与前些年不同的是,在年终岁末没有留下什么心情随笔,其中关键性的因素是恢复高考给我带来了希望,自此有可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在一定程度上摆脱任人摆布的命运。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