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返城以后1977〈41〉极其巧合的九周年 [原创]  

2016-01-15 15:29:04|  分类: 返城以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过境迁之后,不少事情已经逐步淡忘,但是当年日记里却记下一些很有意思的巧合,尤其是11月16日、17日、18日和19日,相距九年的巧合,恍如冰火两重天,重读那些日记不禁百感交集、五味杂陈。

1977.11.5 星期六 晴

复习数学。上午挑选有关时事政治的报纸。因来往人甚多,复习甚少。午刘来,孙来(决定不报名)。上午施来。下午周来,张伊芬来(已获准病退)。晚上访周XL,后到施处就函数求教于其姑父。

1977.11.6 星期日 晴

上午九时半到街道报名,为第九个。访施。下午到李处至5时半,讨论数学。晚学三角函数图像。

1977.11.7 星期一 阴雨

学习三角函数图像及三角公式。午孙、施来。下午程来。晚上邵明世来。

1977.11.8 星期二 晴

续学三角公式及解几。上午程来。午后赴孙至1时许。后赴李处至4时半。程后到,同到周XL处(周明晚回队)。5时半到乡办,遇卞、朱。得知10号、11号街道举行试测。晚上到周处,未遇。

【忆与议】

这里的“报名”还不是正式的高考报名,是“基层单位”的“摸底报名”,尔后由街道组织了“初试”。但是,长期以来在我记忆中,当年曾经有过不允许各地各级自行组织“初试”之类活动的说法,目的在于让所有想报名参试的青年都能如愿以偿,意在排除人为的阻挠和留难。但是现在没有从日记中看到类似的记录。兴许是我的记忆有误?


1977.11.9 星期三 晴

续学解几。晚上准备明天初试语文,欲写一稿,竟无从下笔!午前午后孙两来我家。中午卞动员他报了名,“逼上梁山”了。下午3时到乡办一小时余。卞动员朱、贾等报了名,但贾马上又收回了。

1977.11.10星期四 多云

成天在为晚上语文试测作准备。孙、周来。晚上7时~9时在凌云中学进行语文试测,分四个部分:1、改错别字,2、成语解释,3、分析文章,4、写短文,读《攻关》。由于准备不足,很不理想。由陆兰珍、徐玉兰在202室监考。邵明世来,等候初试情况。

1977.11.11星期五 晴

上、下午两次到李处。下午在孙处复习至5时许。晚上7时~8时40分进行数学试测,尚可。

【忆与议】

那次语文、数学“初试”,是街道里组织的;监考人是街道革委会及下属部门负责人;试卷应该就是与本街道对口的凌云中学编制的,但现在对此无法查实;至于我的成绩如何,所谓“很不理想”“尚可”,皆因我自己的要求太高太严。但是当时关心的不是过程,而是结果。我肯定是通过了“初试关”,否则不会在11月16日获得报名资格。

当年上海市区的中小学都划到地区(即街道)管理,适龄学生就近入学。我家所在的吉安街道对口的中学是凌云中学,其实际位置在毗邻的济南街道辖区内。它是一所“文革”时期由卢湾区第三中心小学“升级”而成的中学,“拨乱反正”后回归为三中心。最近一二十年里有随着市区改造和变化,那个小学又成为比乐中学的校舍,三中心则搬到了淮海路的东风中学旧址,而东风中学又迁至瑞金一路的长乐中学旧址,并成为向明中学初中部。如此沧桑变化,令人眼花缭乱。


1977.11.12星期六 晴

上午洗衣。程来,直至午后。午前午后刘、李先后来。下午到陈美娟处。下午2时到乡办,卞不肯透露初试情况,心境似不好。并在临时外出时一再叮咛小朱不能讲。遇郑会乐,应邀到他家片刻。阅《平面几何教程(二)》(清·阿□□著)。晚赴邵明世途中顺道访孙、施。

1977.11.13星期日 晴

巩固三角。

1977.11.14星期一 多云

学习解析几何。复习平面几何。下午到乡办找卞,未在,与朱贾聊。

1977.11.15星期二 多云

学习解析几何。复习平面几何。下午再去找卞,又去开会。贾借给我一本《高中物理复习资料》。午后程来。下午1时~2时赴李处。

【忆与议】

此处我几次三番到街道乡办,显然是想打听“初试”的情况,但是乡办负责人守口如瓶。不知道当时面对病退知青、病休青年的街道“招办”对高考报名是什么打算,也不知道街道组织的“初试”结果如何:多少人参加?刷掉了多少人?获准报名的是多少?……这是个无解之谜,因为当年的当事人如今都年事已高,而有关“高考1977”的专题研究也不大可能涉足这样的基层。


1977.11.16星期三 阴雨

上午学习解几。感冒不适。下午与孙到浦东光辉中学。后访李(适去报考中央五七艺大)、程。午后找卞,了解明天手续。晚复习三角。邵明世来。

上午黄帼英送通知来,明去办报名手续。九年前的这个时候,我正面临去插队的选择!

【忆与议】

这是一个难以言表的巧合之日。从正式公布恢复高考的决定,到街道里的“摸底报名”和“初试”,再到获得报名的资格,也可谓惊心动魄,正是在这样的时刻,我在日记里即时地留下了上述无限感慨。

九年前11月16日这天的晚上,在一星期之前还被说成是“政审不过关”的我,又突然被通知去江西插队,班主任老师告诉我,此事变化实在突然(因赴赣名额不足而紧急补充“招募”,19日就要出发),所以还有不去的余地,但是我深知自己因为家中“两代黑”已经注定“外地农村”的命运,就咬牙决心“自愿报名”赴赣插队,从此开始了“社会大学·农村学院·插队系”的蹉跎岁月……。九年后11月16日这天上午,里弄支部书记亲自登门通知我去报名参加高考,尽管还有“前途莫测”的考试关,但是,我终于有了自主选择的权利……。整整九年,如此巧合,实在有点不可思议!怎不令人思绪万千!可惜当时忙于准备应试,没能留下更多的心情随笔。

现在想想,如果按照正常的求学时序,我应该是1967年初中毕业、1970年高中毕业、1975年大学毕业(按“文革”前的大学为五年制),可是那场极左浩劫使我在1975年刚刚从“社会大学·农村学院·插队系”落荒而逃、回到上海,1977年底才有机会参加高考,并有幸进入真正意义上的大学,到1982年成为大学毕业生,较之于正常的人生历程滞后了七年。七年啊七年,人生有几个七年啊!谁之罪?!


1977.11.17星期四 多云

上午邀孙同去办手续,交照片及手续费。后与孙复习化学至午。午后理发。程来,同去东风母校找施老师,意外收获是可以去校旁听七六届考生补习课!遇余光祖、沈惠庆老师。后回家学解几,复平几。晚复三角。傍晚周来。

【忆与议】

九年前的这一天,也是办手续——迁户口、转粮油关系、还在全校欢送大会上“表决心、献忠心”,天晓得那些豪言壮语中有多少是真心实意,尔后又有多少抛之脑后。真正揪心的是那个户口手续、粮油关系手续!计划经济体制下城乡二元化社会的现实成了“下乡知青”最为刻骨铭心的社会大课堂。

现在看来,七六届中学生也是比较“纠结”的一届。他们在1977年3月开始进入毕业分配,继续高举“四个面向”大旗,继续采用“对号入座”的办法,上海市区把45%的毕业生纳入上山下乡行列,虽然没有强制性的跨省下乡指标,但是除了去市郊农场之外,还有去苏北海丰农场,更有到远郊插队的!并且“先难后易”,在5月上半月就开始出现欢送到郊区插队“盛大仪式”。可是,谁想到,半年之后,中学里竟然有七六届考生补习课!不清楚授课对象到底是哪些人?那些已经去了“广阔天地”的同学又该当何论?


1977.11.18星期五 晴

上午与程去东风中学旁听补习课,由杨惠芳上数学课。回家途径乡办,卞要我下午去帮忙画报名登记表示意图。下午1时半去乡办制图表至2时半。4时,招生组开会布置明天下午正式填表事宜。晚复三角。

【忆与议】

无法想起那张“示意图”到底是什么模样、什么作用。九年前这一天,同学为我蹬车把行李送到火车站,那样的路径是不能搞错的。九年后这一天,聆听次日填写报名表的注意事项,犹如报名填表也有“路线图”。都是不能搞错路径,但方向与目的迥然相异!


1977.11.19星期六 多云

上午学解几。午后周、程来,同去东风中学找施老师。1时许到李处,共商数学。3时离。3时半与孙同去街道正式填表。后同至乡办与小贾聊谈片刻。贾没有勇气报名。晚复数学。

【忆与议】

我又注意到日期上的巧合——同样是11月19日,九年前即1968年这一天上午正式离家插队,九年后即1977年这一天下午正式报名高考!

因为没有其他文字材料,所以对这一段日记没法准确解读——为什么16日交照片和手续费,到19日才正式填表?当年的报名手续究竟是怎样的?但是,确定无疑的是,当年的高考程序与现在不同,当年在报名表上就要填写志愿。所以可以推断:11月16日交照片和手续费时,拿到了空白的报名表,随后两天(17和18日)就要准备填表,也就是最后选择和决定自己的报考志愿,19日正式填写报名表。

如今我还保留着当年报名表的留底(按正式表格绘制的草表),由此回想起当年重要的一幕。在恢复高考的消息发布后,我就面临着在文、理两科中究竟如何抉择的问题。父亲认为,距离高考的日子只有一个月了,打算报考文科的人很多,因为文科考的史地以“背”为主;而理科考数理化,备考的难度明显高,但我已经准备了两个月,不妨就来一番拼搏,报考理科!

其实,就我的个人爱好而言,尽管十一年来被排斥于学校之外,又有家中两代人因言获罪的前车之鉴,但心底里还是喜欢文科,这也许是来自父母的遗传,或者是潜移默化所致。不过,在1977年11月这个特定的时间、特定的环境,“文革”狂潮形成的“文科危险论”远未消失,“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说法则“甚嚣尘上”。而我又深陷病退回沪以后就业难的困境,面对这“千载难逢”“稍纵即逝”的机遇,不得不当机立断。我权衡利弊,还是听从了父亲的分析,尽管他也希冀“子承父业”……。从此,就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数十年后与父亲谈及这段往事,他仍然感到是不得已而为之,留下了些许遗憾。

当时面对那个表格,全家商议填写什么志愿。我觉得在工科方面到底选什么是毫无方向,就想报考医学院。记得当时报纸上的招生目录里医科很多,其中有不少公共卫生专业。但是,父亲不赞成,他说他自己就是考取了医科、并读了一年以后再退学另考文科的。父亲认为我对医学没有天赋,即使学医也不要读公共卫生,他认为比小儿科还不如。我本来就毫无这方面的经验与知识,所以就打消了学医的念头,重新在理科方面动脑筋。立即又回到了那个老问题——我的数理化底子都不行,只有初二的水平。

父亲主张不要笼而统之地高谈阔论,应该对数理化这三门逐一进行比较与分析。遂形成一致的思路:我在小学中学都有文科方面的特长,但是现在不报考文科,就退而求其次,发现我的数学也不错,所以,把大方向定为数学,相关的就是计算机。此外我在小学高年级时被《十万个为什么》等科普读物激发起对气象、天文的兴趣。

当年可以填写三个学校,每个学校可填写两个系或专业。于是,首先确定了复旦、上科大、上师大的数学系;其次是复旦、上科大的计算机科学系。最后还有一个空格,又不忍浪费,就选择了上师大的物理系。这是很不情愿填写的,因为自己在物理方面并没有兴趣,但上师大没有天文、气象等系或专业。

我保留的报名表上显示了我当初填写的三个学校、六个志愿。

1.复旦大学。数学系,计算机科学系。

2.上海科技大学。四系,五系。(当年上科大的系名。这两个系应该就是数学系、计算机系。)

3.上海师范大学。数学系,物理系。

在“是否愿意录取入其他系或专业”一栏中,均填写“愿意”。在“是否愿意录取入其他学校的系或专业”一格中,我填写了“其他学校的数学、计算机或气象、天文。”

至于1978年4月被录取在化工学院,则是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事。因为数理化这三项之一的化学,从一开始就被我们排除在外、不予考虑,我没有在正规课堂上学过一分钟化学知识,所以,我是“闻化色变”。不过,我母亲说,她读书时偏爱化学课,对化学方程式的配平尤其喜欢。谁会想到三十年后我圆了妈妈的化学梦。此乃后话。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