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返城以后1977〈5〉面对“后门” [原创]  

2015-10-06 20:03:28|  分类: 返城以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7. 2. 1 星期二 阴

上午去区乡办,议为知青放映《东方红》的场次。九时半回,告假早归(祖父不适),修改欢迎词。下午乡办常会,到老西门购主席像,布置办公室。晚上团支部学习班暨陈美丽入团审批会。

【忆与议】

结合2月7日的日记来看,当年重新放映“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时,为了解决“一票难求”,区乡办在人民银行卢湾支行大楼的301会议室为回沪青年安排了“专场放映”。其实至今被称颂的那个史诗更多的是为个人崇拜造势,它在社会发展过程中产生的负作用是值得深入反思的。

那天街道乡办的常会(即例会)详见另文。而那次会后“到老西门购主席像,布置办公室”应该是当时籍年前大扫除之机,掀起了新的造神热潮,把十月巨变后大规模印制的英明领袖相片布置在办公室墙上,与伟大领袖的相片比肩而立,又由于伟人的相片已经上墙多年,褪色老化,就对它以旧换新,所以一时间两主席的相片风行市场。街道乡办与老西门距离不远,那里有一家四五间门面的新华书店。不过,与十年前文革红潮初起时疯狂的“红海洋”相比,这一次“两主席”的相片热不如十年前那么狂热了,并没有风靡进入千家万户。

 

又一个一年的十二分之一就完了!?

七七年的十二分之一就这么悄悄地溜走了?!——回头一看,使我颇吃一惊。简直还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果真是二月份了吗?或者,还有些不信任自己的脑袋——该是记错了吧?信也然,不信也然,总得接受无法改变的事实……    一方面是强使自己安心于“义务”,另一方面是驯服不了的奔腾思潮,于是,自己就成了激烈矛盾的所在。

没有后门,万事无成

记得刚刚“义务”才几天,一月九号忽闻金YF已经到了大集体工厂上班了。现实就是这么回事——这是“后门”世界。没有后门,万事不成。    怀着一肚子的积怨回到家里,谈起这件事,居然招来一番奚落,什么“谁像你这么老实”,什么“人家在街道里这么久,会没有门路吗”,等等,不一而足。    何等尖刻的语言,何等刺心的利刃!“这是什么话?!”我气愤到极点,再也说不出更多。欲哭无泪,欲呼无声,强压怒火藏心头啊,这是多么难受的事。    见到那些简直令人怀疑其心是否尚暖的、但又握有大权、主宰命运的人们,我根本不想去向他们诉说什么,甚至于不想见到他们一眼!    沉默,唯有沉默,向这无理的“后面”世界进行抗争!

【忆与议】

对于文革中愈演愈烈的“后门风”是嫉恶如仇,然而又“自视清高”,不肯“俯首就缚”,就不能不铸就了无止境的人生烦恼。

 

1977. 2. 2 星期三 多云

上午在“大庆”观《秘密图纸》,同映《百里浦江展新颜》。后到区乡办取《东方红》票子。下午分影票。

1977. 2. 3 星期四 多云

上午去301解款,去区乡办取市体育馆票子,到济、太、光、星、大里委,与朱、贾分头卖乡办旧书纸。下午与贾两次卖旧书纸。后分票、理钱。晚在上海杂技场观杂技、驯兽表演。

【忆与议】

到301解款指的是把分到各个里委会的电影票的票款收齐之后由街道乡办交到银行去,“301”则是人民银行卢湾支行的营业所,因为那栋大楼位于复兴中路301号,所以那里被简称为“301”,其中一个楼面是会场,就简称为“301会场”。有时候也作为非正规的电影放映场所。而当年作为回沪青年接受教育、参与娱乐的看电影,并不是“免费的午餐”,也是必须付钱买票的,其优惠之处在于上门售票。

年到银行缴款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银行并不需要把同样面额的现金分类集中,而是要求把零钱组合成若干整数,例如14张一角钱、5张二角钱、7张五角钱,并不希望按三种面额理成三叠,而是在“分类集中”的前提下按整元数理成一叠一叠,这样,上述票额就可以整理成3叠6张五角票面、计3元;1叠5张二角票面,计1元;1叠10张一角票面、计1元;余下4张一角和1张五角、计0.9元,放在一起,注明是0.9元。最终一共是5叠一元整数和零数九角,合计5.90元。我理解这样的理钱,可以方便银行进一步按照面额整合成每扎100张的大数额。

 

1977. 2. 4 星期五 晴

上午坐守办公室,到301解款。下午到大、兴、纯、星、太、景里委发票,孙志明来聊学习。晚上团组织生活。

猜测被证实

出乎意料之外,凭着后门本事从生产组钻入“大集体”的金某居然主动上门来了。那还是一个多星期以前的事。但是至今我每每想到此事就无比愤懑。区革会地区组的“人们”究竟在干什么?半年以前,我就从各方面的反映中在猜测着那么一位握有大权的小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如今,猜测被证实了——根据金的自我介绍,这位实权人物是在当今并不罕见的,房子、木制家具……之类,青年“干部”正需要这些!半年多前有人告诉我说需要以缝纫机票为“敲门砖”,由此估计当时也就是这位“干部”任“门神”。

“走运”的金正是手中握有这么若干“王牌”,“降服”了“门神”,得以踏入较生产组好上许多倍的“大集体”之“门”。    相形之下,我是多么幼稚、单纯呀。原先我认为自己一是以纯粹的残缺退回的,二是工伤,挺过硬了,谁知这毫不济事。为了挡无“进贡”者于门外,“门神”可以搬出种种理由。谓予不信,吾有亲身经历佐证。

——我是工伤。答:不分工伤、私伤,一样对待。

——我是残缺退回的。答:不一定符合残缺安排条件。

——我不通,为什么有人病退回来可作残缺?答:他们够条件,而你不够。

——我不通,为什么有人私伤可以安排,而工伤不能安排?答:他们不像你,你是轻残。

若要再追问,就答:你去问上头,或:政策如此。

玄而又玄的“玄策”,这就是当今后门世界中门神们的唯一法宝。玄策决无文字条文,任凭门神的需要,信口开河而已。于是就有了他们索取“进贡”的无数丑闻。

愤懑啊,无比的愤。不正是四人帮复辟资本主义活生生的例证吗?!那些门神不就是比资本家还厉害的党内资产阶级吗?!

【忆与议】

当初的朦胧猜测获得了证实,并没有任何喜悦之情,那是毫无疑问的。不过,当年的认识还停留在既定的阶级斗争观念以及主义之争,而没有意识到,所谓的资本主义复辟纯属胡扯,真正的原因在于专制体制之下的特权横行。

 

1977. 2. 5 星期六 晴

早上买煤饼,迟至8点半才到乡办。上午遍打里委电话,以求收回十多张票子以供派出所需求,与朱、贾聊市场供应至午。下午分头下里委,我到大、兴、太、济;到区乡办领万体馆票子,后卞布置星期一纠察工作。

【忆与议】

这则日记说明了当年要求各方面同心协力“做好回沪青年接待工作”云云真是天晓得,电影《东方红》恢复上映时意欲先睹为快的派出所就把“知青”作为“切入口”了,这种作为与平时纸上写的、嘴上说的放在一起,实在是辛辣的讽刺。

 

1977. 2. 7 星期一 多云

上午遍打各里委电话,布置纠察集中时间事宜。后分“万体”票。下午在301观《东方红》,做纠察,下一场为五里街道,与卞、朱、贾看了第四场,卞、朱谈了朱的家境。

【忆与议】

此处的记载表明,当年的“301”只是一般的会场,放映电影并非其“正业”,以至于为回沪青年放映电影时需要经过区乡办、街道乡办、里委会这样的“条条”来组织临时性的纠察。

 

1977. 2. 8 星期二 阴,多云

上午到乡办半小时余告假,与父到卢中心医院再次就诊,不意遇到王辉蓉、谈洪。下午乡办常会。

【忆与议】

这是又一次去卢中心,试图“打通路子”,后来的情况表明是无果而终。遇到王谈二人,是街革会的工作人员。那天乡办开会,在我的工作笔记中没有记录,估计没有什么事情,毕竟已经临近年关,那年的春节是2月18日。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