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返城以后1977〈11〉七六届里走出了上海地区的“末代知青” [原创]  

2015-10-19 16:57:37|  分类: 返城以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地区1977年分配七六届中学毕业生的方案及有关事宜,我在街道乡办“义务劳动”时的工作手册中有一次参加全区大会时作的笔记。那次大会会场在大华书场,印象中它位于马当路金陵路附近,大约在九十年代旧区改造中消失了。

 

区乡办召开全区76届毕业分配工作大会    大华书场    3-14下午

卞月娥

市委对76届分配方案的批示:原则上同意76届毕业分配方案。

春节前夕已做部署。2-2办了各校毕配负责人学习班。2-12参加市乡办全市大会,田位东作统一动员。认清形势,统一思想,鼓舞斗志,明确任务。

【忆与议】

卞月娥的职务是什么,我记不清楚了,估计至少是卢湾区乡办负责人之一,抑或是分管毕业分配和上山下乡的区革会负责人。田位东是市乡办的负责人之一。查阅金大陆林升宝编著的《上海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纪事录》(简称《纪事录》),1977-1-21,上海市乡办、劳动局、教育局革委会联合向市委、市革委会上报《关于七六届中学毕业生分配方案的请示报告》。《纪事录》摘录了其中的一些数据,与我下文“方案”中的数据相比,除了文字表述略有差异外,数字几乎一致。

 

一、方案

全市182,000(去年23万人),市区164,000,郊区18,000。扣除征兵、病休、屡犯错误不分配,7,000人,实际分配175,000人。

上山下乡80,000人,占45.7%,比75届高20%(75届为26%)。

市郊插队30,000人。﹝去向为﹞松江、青浦、奉贤、崇明、金山,嘉定(很少一部分)。﹝其中﹞市区﹝毕业生﹞25,000人,郊区﹝毕业生﹞5,000人。卢湾对口松江1180,青浦500。

海丰12,000人(去年8,000人)。

市郊农场38,000人。

【忆与议】

对照那年3月3日街道乡办会议上作的笔记,在市郊插队的去向中少了南汇。这应该是我的笔误所致。

此处的看点有二。一是上海第一次在上山下乡运动中安排市郊插队,占该届毕业生上山下乡人数的37.5%。根据我向当年“七字头”中学毕业生所作的了解,七六届把上海郊县作为插队的目的地,是一项新举措,此前的七五、七四等等各届均无市郊插队。当然,大城市的中学生到市郊插队,上海并不是第一个,例如,在四人帮垮台后开始大力宣传英明领袖的时候,我们知道了华国锋在1974年3月到北京市一六六中学参加家长会,支持女儿到京郊平谷县去插队。可见北京的市郊插队至少比上海早三年。至于文革之前,上海也有过市郊插队,但以惨败告终。据《中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大事记》中一条一九六三年的大事,1963年上海“市政府曾尝试向郊区人民公社分散安置3千多名学生,但后来大多数都跑回来了。市有关部门认为,分散插队这条路必须慎重。”十多年后的1977年,又开始市郊实行插队,岂料又是稍纵即逝。因为我在了解七六届分配情况时得知,1978年进行七七届分配,就连上山下乡的比例都没有了。这么说来,1977年进行的七六届分配就成了上海地区上山下乡的“绝唱”,七六届里走出了上海地区的“末代知青”。

看点之二是上海对上山下乡的力度变化。此处对七五届和七六届的比较,佐证了《宣传要点》中的说法,即四人帮在上海的余党推行张春桥的“自己消化论”,“从七三年以来把上山下乡比例越压越低”,所以,在1976年分配七五届的时候把上山下乡比例降低到26%。而作为四人帮垮台之后的第一次中学毕业生分配,即1977年分配七六届,似乎是与四人帮对着干,上山下乡比例“反弹”了20个百分点,上山下乡比例高达45.7%!但是这样强劲的“反弹”仿佛成了一种回光返照。

 

积极动员去外地农村,大造好儿女志在四方、艰苦创业为荣的舆论。

本人坚决要求上山下乡,就应支持。认真、过细做好家长思想工作。

市乡办已联系黑龙江、安徽农场。

﹝工档﹞全民35,000人,集体25,000人,技校35,000人,﹝合计﹞95,000人。

﹝上述方案﹞是根据革命、建设发展需要,总结以往几年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制订的。是坚持上山下乡大方向,又根据上海具体情况,切实可行的方案。    根据国家劳动指标、上海自然减员,除了复员军人、大专毕业生、特困、征用土地吸收农民等指标以外,按正常情况下,40~50%上山下乡。    74届、75届分配破坏了国家计划,多招了12万几千人。    中央对上海的实际困难非常关怀,按前几年正常情况制定方案。    因劳动计划会议尚未结束,指标尚未下达,故先行组织“全民”35,000人进工厂劳动。

为什么不实现全部上山下乡?因上海与外省市不完全一样。外省市情况也不如同传说中的一样。

上海毕业生安排到郊区十县18个农场有困难。今年去外农的动员,思想准备不足,且已下乡青年的巩固工作还有大量工作要做。    明确下乡几年可上调的说法、路线是否正确?    号称100万,现有48万务农。

要采取积极态度,做好家长工作,热情支持去外地农村。    海丰建房、医疗、运输力量不足,要各区支援。    从郊县插队挖潜力,既有必要,又有可能。

今年的分配方案,符合上海实际情况,也符合群众愿望的。

【忆与议】

此处谈到了“为什么不实现全部上山下乡?”其实,早在七〇届分配时由“一片红”恢复为“四个面向”,就有这样的质疑,但是,从未有过可以自圆其说的满意答疑。所谓“从郊县插队挖潜力,既有必要,又有可能”更是从侧面反映出当时的上山下乡已经捉襟见肘,并不是报刊上所说的“形势大好”。而“明确下乡几年可上调的说法、路线是否正确?”则是无可奈何地道出了当时的大众心态,即对上山下乡政策的质疑与反感。

 

﹝卢湾﹞区﹝76届毕业生﹞12,000多人,近13,000人(去年18,000人)。扣除征兵等,上山下乡近5,500人,﹝其中去﹞松江1180人,青浦500人。海丰﹝的名额﹞肯定大于去年的700人。

继续动员历届余留生。半工半读去海丰,不变。

【忆与议】

历届余留生是逐年生成和累积的“后遗症”。所谓“半工半读”实际上是指,六八届中专、技校、半工半读毕业生中,全市有数百人对“一片红”坚持不懈地进行抗争,对此市、区乡办是逢会必谈这个“老大难问题”。根据我掌握的资料,最迟在1975年推出了去海丰农场的方案,这当中的“诀窍”在于,对上海人来说,海丰农场的地理位置属于外省,但是在管理关系上,海丰农场又是上海的“飞地”。

 

二、做法

以揭批四人帮为纲,坚持政治挂帅,充分做好学生、家长政治思想工作。

1、狠批“三搞一篡”这一要害。

2、联系毕配工作,狠批“自己消化论”破坏教育革命,扩大法权,大力宣传上山下乡是毛主席革命路线,进行回忆对比、革命传统、前途理想教育,在提高思想境界的基础上,掀起上山下乡报名高潮。

3月下旬开始花30~40天对学生、家长进行教育。搞清以下几点:

1、上山下乡是毛主席革命路线,不能丝毫动摇。

2、这几年毕配工作中毛主席革命路线占主导地位,因为有两个基本因素:①毛主席的号召深入人心,有毛主席的号召、周总理的精心培育、华主席的积极支持。②上海工人阶级、干部、知识分子是忠于毛主席革命路线的,按毛主席指示办的。

3、马徐王篡权,推行极右路线,也干扰、破坏了上山下乡和毕配工作。

从以下几方面来批:

抓“三搞一篡”的要害。破坏革命、生产、国民经济,使上山下乡中一些问题无法解决,反过来又影响到动员。

1、批“自己消化论”。张春桥73年4月在周总理主持召开的政治局会议上提出这一谬论,当场遭到周总理驳斥。马徐王推销这一谬论,算账、吹风,压低上山下乡人数,破坏国家计划,70届50%,到75届为26%。

2、批“闹而优则仕”。诱使青年争名夺利,破坏教育革命,煽动无政府主义。有人认为“读书无用”与按兄姐去向分配有关系,这不正确,两者有影响,但“无用论”是四人帮篡党夺权,账要算在四人帮头上。客观上存在三大差别,所以只能“兼顾”。

3、批“扩大法权”。张春桥将两个女儿塞到部队,以后又进工厂、大学。黄涛应下乡的儿子被王洪文、马天水插手塞到外语培训班。

【忆与议】

值得回味的是,从七〇届的上山下乡50%,到七五届的26%,这五届毕业生的四个“届差”(上海地区没有七一届),平均一个届差降低六个百分点。照此速度,到1980年真的可以减为零了,“自己消化论”似乎伴有量化的概念。这不禁使人疑惑:假如四人帮没有垮台,是不是上海的知青就会有希望“领先一步”摆脱上山下乡的厄运苦海呢?细细想去,这种设想是过于简单和乐观了。而当时对持续多年的“按兄姐去向分配”亦即“对号入座”式的毕业分配方法导致读书无用论泛滥,众人议论纷纷,但是会上的解释也太勉强了。至于那些中高级干部的子女逃避下乡早已不新鲜,张春桥是中央的常委,黄涛则是上海的常委。那个外语培训班到底帮了多少人的忙,未知何时会公开。因为当今高层中还有从那个班里出来的人

 

市里提出的原则:

除30号文件规定的四种人(中国籍外人、病残、独生子女、身边无子女),首先兼顾只有子女下乡(包括上农)和多子女去外农仍在务农的,以利于巩固跨省下乡青年。其次,经群众讨论同意有实际困难的。

技校:本人报名,教师推荐,组织批准,质量要求比往年高。不管档子。政治思想好,可以继续学习文化技术知识。

全民、集体,包括郊县、小三线,强调服从分配。

【忆与议】

据《中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大事记》记载,1973年7月国务院决定全国中专、技校恢复招生,其中明确了可以从应届初中毕业生中招生。这显然是对“七·二一指示”的“修正”。在当时的大环境中,强调继续读书必须是“政治思想好”,也是很自然的。

 

严佑民:对流飞﹝流氓阿飞﹞严重的暂不分配,就是不分配,放到街道里委,要把里委办成大庆式里委。掌握政策,1%左右。

政治表现要向接收单位如实反映。关于写评语,田位东讲:要掌握下述原则:抓主流,重大节,看发展,一分为二,实事求是,抓两头……。

病残要根据政策。白痴不能生活自理者不予分配,社会主义制度不能全部包下来。(田位东语)

【忆与议】

对待“流飞”也要事先给定百分比,不由得想起五十年代开始的对待地富反坏右都有百分比的要求。如此的阶级观念、斗争哲学“深入”到对中学生的管理和教育,实在不可思议!此处的严佑民时任市委书记,是打倒四人帮时“空降”到上海的工作组成员,此前担任公安部副部长。

以下内容是针对回沪青年的,当年每逢元旦春节,大批下乡知青回沪,成为乡办系统的重点管理对象。

 

全市21万,上农回沪20万。

卢湾区,16,417人。万体、文化广场,11个专场,(市)区3场。卢湾区电影专场2万多人次。

到3-5为止,全市回农村2万多人。

【忆与议】

这组数据是对回沪青年的掌控。对上山下乡知识青年这个群体如此关照,该作何解释?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