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返城以后1977〈8〉丁巳春节述怀 [原创]  

2015-10-12 21:10:54|  分类: 返城以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7. 2.16 星期三 晴

上午去301解款。后即“放假”。

【忆与议】

查阅百度百科得知,1949-12-23,政务院发布《全国年节及纪念日放假办法》,规定每年4个节假日,元旦1天、春节3天、“五一”1天、“十一”2天,全民法定假日共7天。这样,从1949年到1995年的40多年里,我国一直实行每天8小时、每周48小时的工时制度,即星期天公休一天。所以,全国每年的法定休息时间为59天。

那时候春节是一年中最长的法定休假期,从年初一到初三,连续三天,如果巧遇星期日,就有希望获得连续四天的休息,实在难得,弥足珍贵。从我的日记来看,我这个“义务劳动者”是“小年夜”的半上午开始“放假”了(那年春节是2月18日),可能正式工作人员在这天午饭以后也可以陆续回家,这样,正式的假期就从“大年夜”那天17号、星期四开始。从后续日记中看到,我是在年初五、22号、星期二开始恢复去街道乡办“义务”的。是否可以据此推测,正式工作人员也是这天开始上班,他们也能连休五天?估计这种可能性甚微。因为从“大年夜”、17号、星期四,到年初三、20号、星期日这四天,正好涵盖了法定的春节3天假日和1个星期天休息日,而当时各个单位一概没有自主增加假期的权力。所以正式工作人员应该是年初四、21号、星期一恢复上班,而我这个“义务劳动者”则获得“恩准”多休一天。

 

毫无意义

春节降临,人们忙得不亦乐乎。忙什么?无非是吃喝的事,加上今年副食品供应极为紧张,更增添了忙碌的劲头。有的人通宵排队,哪怕它天寒地冻朔风吹;有的人到处奔波,在长蛇阵上添上新的尾巴……。试问,这有何意义呢?为了吃喝,值得花费如此的精力吗?    当然这种浪费宝贵时光的社会现象也只有随着社会发展而消灭。

【忆与议】

历时四十年的“票证经济”是人类经济发展历史上的奇葩。固然,那样的体制在一定的时间和范围内降低了基本生活资料供应方面的紧张程度,但是整个社会的生活状况是处于“饿不死、吃不好”的贫困水平,实在不值得赞美和怀念。如今有些人面对食品安全乃至社会道德的滑坡局面,恨不得一夜之间回到那个貌似无忧无虑的“票证时代”,实在是可悲可叹,不是糊涂至极就是脑袋“化石”。

 

两难

我又想起星期天的一件事。有人半真半假地劝我去“拍拍”路子颇广的某人的“马屁”,以求能够解决工作问题。    我极不愿意谈到这一使我两难的事情。对于拍马屁、走门路之类的“社会交际”,我是深恶痛绝、嫉恶如仇的。四人帮这伙害人精真是把国家引到了资本主义复辟的腐朽世界的边缘。按此办理,全面的复辟、倒退还远吗?    愤懑是一回事,现实是另一回事。四人帮的流毒远未肃清,还在毒害着人们,迫使人们向代表腐朽的社会现象屈服。而这一命运则“历史”地落到我的头上。多么幸运的事啊!我深深地痛恨。但给我带来的只能是自己的倒霉,这就是“两难”之地。

【忆与议】

按照当时的认识水平,凡是坏事情坏现象统统归罪于四人帮,贴上资本主义复辟之类的政治标签。然而随着国门大开、破除禁锢,慢慢发现那样的思维方法是无法解决现实问题的。

 

过年感怀

辞旧迎新忧心多,杜门不出怕见友。

朋辈苦斗夺丰收,多少血汗流。

喷香米饭难下咽,丰富菜肴倍添愁。

忙碌义务何所有?能不乱心头。

1977. 2.17 星期四 晴

上午在家裹馄饨,下午做团子。

己身不正,能正人乎?

近来见到一些欲正人者。初遇,对他们的“正直”颇为敬佩,觉得此种人难得,竟敢于与“顶头上司”顶牛,抵制开后门的歪风。继而观察,不对了,这号人也并非那么“正直”可钦,还是半斤八两,不同的只是在另一些事上、另一些场合、向另一些人开后门罢了。    呜呼,普济众生的大慈大悲终究不是容易见得到的。    仔细看一看、想一想,才恍然大悟:“己身不正,能正人者,未之有也。”这是其一。

【忆与议】

此处的议论应该是有所指的。当年我刚进街道乡办时,曾经听说其中有人相当正直可敬,但是在其中时间久了,所见所闻多了,发现那人并不是那么完美无缺,即下文说到的自己为买到电视机糖果香烟等紧张商品而大力钻营,于是,不由得感慨“正人必须先正己”。三四十年后类似的社会诟病已经不是有增无减,而是沉疴痼疾经久不愈,就不能不从制度上深刻反省,如此顽症根源何在?!

 

其二,走后门的,不一定都是坏人;走前门的,不一定都是好人。事实亦证明了这一点。就拿上山下乡来讲,四人帮及其在上海的余党大搞形而上学的一片红政策,又拼命破坏上海与外地的关系,使数以十万计的上海青年遭到难以想象的歧视,长期得不到解决。在这种情况下,人们想些法子(包括走后门)以离开农村,难道应该横加非议吗?为什么不敢将矛头引向“四人帮”、马徐王之流呢?为什么不敢批判形而上学的一片红呢?为什么至今仍然喋喋不休地“批判”群众头脑中的“旧思想、旧观念”呢?难道是群众自己造成这种困难局面、又心甘情愿地费尽苦心寻找门路吗?    本末倒置地去“正人”,行得通吗?!    相反,有的人为了电视机之类的高档商品、糖果香烟之类的紧张商品去动脑筋、找熟人,这才是值得批评批评、“正”一下的。    一种是为了寻求生活自给而找门路,一种是追求生活享受而找门路。对于这两者,谁值得同情?谁该受责备?无须多言。

【忆与议】

以上议论还是追随着伟人当初的所谓坏人与好人的说法,但是并没有触及事物的根本与要害,所以解决不了问题。随着对四人帮的揭发批判不断深入,对上山下乡运动的质疑也进一步深化,到1978年底最终结束了那场不得人心的政治运动。然而,三十多年后对上山下乡运动的美化与歌颂竟然卷土重来、甚嚣尘上,而且是一些“老知青”担任了摇旗呐喊的主要角色,他们的偏执程度难以用“好了伤疤忘了疼”来解释。不可思议之余不能不沉思:究竟出了什么毛病?!

 

1977. 2.18 星期五 农历丁巳年正月初一,春节

下午老同学聚会于董克平家,有费振铎、程创、沈红丽和小吴、李武军、杨学良、戎文文、刘同男。程、沈、吴先离。杨盛情邀请大家去作客,遂与费、戎、姚、董一齐去,直至十点半以后才散。朱根华在近十时到。感想是:学良好客情难却,旧友同饮桂花酒。甘醇入心狂澜起,夜阑独自泪横流。

【忆与议】

参加那次春节聚会的是中学年代两个班级的同学。嗣后又整理出更多的的“诗言志”,留下了那次春节前后若干生活场面以及给我带来的“刺激”。

 

学良好客情难却  叙旧同饮桂花酒  丰盛饭菜难启齿  扑克娱乐反添愁

同辈积劳成病疾  我却清闲何所有  甘醇入心狂澜起  辛酸化作夜泪流

后半部分改作:

甘醇入心心潮起  辛酸化泪泪暗流  回首往岁何所有  瞻望来年难平忧

【忆与议】

 上述“学良”即2月18日日记中的杨学良同学,热情邀请大家到他家聚餐,这在当时是很费精力与财力的。正是在这一点上给我很大的精神刺激,因为那次聚餐的六个参加者都是67届初中生,但是十年身不由己的经历造成了偌大的差距,有两人是“全民所有制的老工人”了,一人在崇明农场“锻炼”了三四年回到了城市成为“全民所有制”的工薪者,一人去了黑龙江兵团又病退回沪成了“小集体”的生产组成员,有一人去江西插队八年有余而前途迷茫。而我是去了江西插队又病退回沪但迟迟未能获得合理的工作安排,虽然“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但是联想到自己无力回请热情的同学,进而面对十年来无法改变的处境差异而郁郁寡欢。

 

“任务”完成心花开  廿九放假回家来  蓦见空屋孤身在  顿驱欢乐云天外

【忆与议】

此处可以进一步证明腊月廿九我是提前回家过年的,但是这样的“优惠” 并没有带来欢愉,因为我看到家人还在上班,不由得想到自己已经25岁却还是个“一文不名”的待业者,无论如何高兴不起来。

 

佳节会亲友  皆云我消瘦  说我义务忙  赞我不计酬

自古知音少  谁察真情由  生就清高性  终究触霉头

【忆与议】

这和上述笔记中“两难”那一段是吻合的。


何事叹  回沪已有一年半

何事愁  求业需把门路走

君不见  当今门神何其多  将我命运操在手  有理无路莫进来  社会公仆化乌有

本以为  上海滩头风气正  到如今须将厚望付东流

【忆与议】

上述心情表白似乎沿袭了白话小说里的文笔。

  

欲添新春乐  玩牌会餐后  屡战屡败北  莫能展一筹

牌术本不精  更有心头愁  拈牌任优劣  命运操人手

【忆与议】

春节那天聚餐结束后大家一起玩扑克牌,我是闷闷不乐,无心玩乐。


拿起扑克争上游  思绪绵绵无尽头——

手拿牌儿在小楼  嘻嘻哈哈无忧愁  舞罢战笔玩扑克  小将哪知天地厚

手拿牌儿在山沟  难解心头积忧愁  废寝忘食到半宿  无聊才把欢乐求

手拿牌儿聚校友  不思牌术思忧愁  义务伴着时光逝  徒劳无益何所有

——狂澜难挽搅心怀  胡掷扑克任下游    2-19

【忆与议】

以上述怀是在四句“七言诗”里又插入三段四句“七言诗”,它们涵盖了跨度十年的经历与感受。

“手拿牌儿在小楼”说的是1968年“复课闹革命”期间,我曾经是“大批判专栏”的“抄手”,在完成抄写大字报(即“舞罢战笔”)之后,与包括那次聚餐者在内的同学在学校东大楼四楼用于出“大批判专栏”的小房间(即“小楼”)里玩扑克牌,当时玩的最多的是“拱猪”,而“小将哪知天地厚”正是对当时年幼无知的概括,玩乐之中迎来了毕业分配,对下乡插队更是不知天高地厚。

“手拿牌儿在山沟”说的是1968年11月到江西插队之后,玩扑克牌成为解闷取乐的主要途径,曾经多次出现“疯狂”的“争上游”,日以继夜,废寝忘食,实属无聊至极的表现。

在“手拿牌儿聚校友”的时候,面对扑克,触景生情,回想起上述“历史”,又联系到时下现状,心头狂澜迭起,手中扑克乱掷,情何以堪?!

时隔四十载,重读这样的“抒情诗”,仿佛旧景重现,往事历历在目。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