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返城以后1976〈46〉提前的年度小结 [原创]  

2015-09-09 13:34:19|  分类: 返城以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一年的十一月,没有被叫去“义务劳动”的我在百无聊赖之中进行了年度小结,用自由体诗似的语句写下了“年终感怀”。

 

1976.11.15 星期一 晴

读“年终感怀”的感怀  76-11-15

翻罢一年来的笔记簿,心中颇有欢乐,

但,卷首的“年终感怀”,却向心胸猛烈击扑。

那是一年前的心声,

那还在一九七五。

字里行间,

充满着对农村七载的回顾。

七年啊七年,

将永远永远在我心头记录。

又一年的时光逝去了,

又是一年的矛盾冲突。

教益匪浅,时时笔录,

回首反顾代替不了瞻念前途。

去岁的烦恼,

仍占据如今的思路。

眼前的无聊使人回味过去,

前程的渺茫叫人回首反顾。

这都是老话的重复。

可是,去年回忆过去尚可稍稍缓和心灵的痛苦,

如今,这种回忆只能无情地增添心灵的折磨,

痛苦的心情依然如故。

啊,日复一日,月复一月,更到了年复一年的地步。

还能忍受?!

不,我要大声疾呼……

理想之翅啊——斗争—生活,青春—恢复,贡献—前途。

现实之墙啊——等待—敷衍。

孤守空屋,徘徊在马路。

时光无情一年,而我,还是所获一无!

看着去年的年终感怀,激起心潮起伏,

无情的苦恼,向心胸猛扑。

【忆与议】

那样的“年终感怀”,仿佛是病退返城一年多来的心理变化的缩影。不妨重读1975-12-13写下的的“年终感怀”——

年终感怀  75-12-13

眼前的笔记

是农村生活的记录

它陪伴着我

度过了七个寒冬与酷暑

字里行间

还能隐约可见初去的热情——

六八年的十一月啊

上山下乡 奔赴丼冈 如火如荼

然而在仅仅是一小部分

更多的是矛盾冲突

思想的反复

犹豫的脚步……

七三年五月七号的事故

造成骨折 养伤九月 住在沪

解除包袱 冲决罗网

踏上新的征途

青春的活力

在斗争中恢复

在跨入务农的第七个年头前夕

团旗下宣誓 心潮起伏……

谁料想得到 多年前的工伤

竟意味着生活的转折——

告别了“第二故乡”

如今又徘徊在上海的马路

工作、安排、上班

联结着理想、贡献、前途

它们压倒一切 盘旋在脑海

占据了全部思路——

遥遥无期的等待

天知道何时结束

眼见得时间送走了一九七五

展望来年忍不住时时回首反顾

无聊乏味才使人回味过去

前途渺茫才叫人回首反顾

唯有在这回忆之中

才能稍稍缓和心灵的痛苦……

【忆与议】

两相对照,不难发现,一年之间,对插队岁月的回顾在减少,更多的是对未来的向往,这一心态也在1976年的“年终感怀”里恰如其分地浓缩成一句话“回首反顾代替不了瞻念前途”。

 

1976.11.17 星期三 雨转阴

心病又发。星期天因闻一个“同类项”在吹嘘自己“神通广大”以及“技术第一”“技术即工钱”等等,因而思潮的闸门被冲破了。晚上在床上辗转半夜,直至2点多才迷糊入睡。次日,晚间又在一个梦中惊醒——梦见自己与十多年前的小学班主任相遇。老师问及我如今情况,欲答不成,心中一急,便醒也。被此类事打搅梦境,实乃近来的事。真可谓心病复发。

要说诱因何在?乃是十五号星期五晚上团组织生活上,支书传达了上头的精神,说是要大家集中精力批判四人帮,批判马、徐、王。很明显,对于数量与日俱增的生产组大字报,虽说“不支持、不反对”的态度,实质何在,乃无须多说。这么一来,生产组青年的“希望”“企求”将被置于何地,很可能被打上一个极大的问号。

据说有个大人物说了,这场斗争是一场政治斗争。倘若真如此,联系周五之传达,不言而喻,生产组的大字报便大成问题。    问题不在于谁说了算,也不在于是否立即解决,而在于谁掌握真理。    就目前看到的几张大字报来说,他们看问题比较深,分析问题比较透,摆了事实,更讲了道理,颇有说服力。特别是他们之中有的已明确提到了生产关系这样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并努力从政治经济学角度解剖生产组的实质,揭露和批判四人帮的要害。这是很值得注意的。

掌握真理的程度并不与地位高低成正比例。

【忆与议】

以上的内容还是围绕着前述11月4日的日记中有关生产组成员的待遇问题。1976年年底仿佛重现了1967年年初的一幕。差不多就是整整十年前,在“一月风暴”中也有一些底层群体(如合同工等)提出要求提高工资待遇等经济要求,很快遭到“反对反革命经济主义”的迎头痛击而偃旗息鼓。此次打倒四人帮以后又出现类似的现象,虽然笔记中没有明确地把二者联系起来,但是有关的情况至今记忆犹新。

 

1976.11.22 星期一 阴,多云

近日感触甚多,略加陈述。

难得的会见

11月20号晚上,陆BL、屠HY回江西,到车站为他们送行的人中间有许多当年云庄大队的“农”友们。除我之外,已脱离云庄的有程C、苏HQ、仲XY,尚在云庄的有桂XM、周XL、仲XF、刘TN。这么些人加上回赣的两人,合计十人之多,占云庄大队知青总数六分之一。多年以来,能有机会有这么多人见一次面,实在是件不容易的事。

以往几年,也有过兴师动众地涌到北站送行的事情,但那时大家的情境都差不多,早晚要归宿到那山村里去的。但,今次是大大不相同了。像我这样的人纯粹是一种“送行”了,再也不会不久之后也尾随而去了。变化,这就叫做变化啊。

作用与反作用总是互相依存的。有欢乐,也必然有忧伤。    就在这难得的短短几分钟的会面时,也是如此。    当仲XY、苏HQ及屠HY的父亲先后问起我的安排情况时,少有的薄薄的欢乐之情顷刻被巨大的沉重的忧郁所压到。对于众人的关心,只能报之以苦笑。

也有人说,“无须着急,‘十三万’的大字报那么多,会解决的,放心吧。”是吗?会解决的,会解决的,会解决……会……我默念着这劝慰之词,只能报以辛酸的微笑。那些个渺茫、虚幻、海市蜃楼,随之而来的是希望破灭,失望加深……但愿,但愿这次不要再重蹈这一覆辙了吧。可是谁能做主、谁能担保啊。    于是,微微的欢乐就立即被驱散了,无影无踪了,…… 一纵即逝的欢乐啊!

无尽的烦恼

21号星期天上午陪祖父去医院就医,碰到民兵马师傅,也问起我有否安排。    唉呀,怎么到处遇到熟人啊!怎么老是有人来触动我这块心病呢?我感到十分恼火。    想来想去,还是无法摆脱的苦楚。多么令人难受的日子啊,多么可怕的日子啊。    热心的人们的关心、安慰简直比什么都难受,所以我变得孤独了,很少出门了,怕见到熟人了,为的是少让神经受到一些刺激。

昨天下午,去浴室洗澡回来,偏偏又在路上与今夏在吉小展览会相识的小杨迎面相遇,虽未交谈,但是却又增添不快。那次展览会期间,与小杨有所接触,留下较深印象,所以也容易引起种种回忆。已成为过去的今年5~9月的“义务劳动”,如今想来是那么的令人不乐——忙忙碌碌了几个月,一无所获,而工作呢,依然毫无着落。在这种景况下,我简直对那些日子的义务、对自己的作为感到憎恨,以至要下决心今后再也不去干那些个“义务”了。因为事情好像又在应验那句老话“光有善良的愿望往往是不够的。”我也许太善良了,所以,也许命运将决定我的倒霉。

真是无尽的烦恼,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

【忆与议】

以上的“心路历程”又一次卷入了工作安排这个持续了一年多的苦闷与烦恼。


1976.11.24 星期三 晴

上午家务。午后即外出,至淮海电影院看了些大字报

1976.11.26 星期五 晴

阅区县局党员负责干部大会发言材料(六份)揭发四人帮、马徐王。

1976.11.27 星期六 晴

午后回顾一年来“残缺”之始末,心情实在不乐,漫步至老西门。

1976.11.28 星期日 晴

终日心绪不佳,懒得外出。阅《科学普及》76/10。阅《城市姑娘》,英人马尔加丽塔·哈克纳斯著,秦水译,人民文学61-10出版。

1976.11.29 星期一 晴,多云

晚阅文化局大字报摘编。

【忆与议】

其实上述日记中有多次“作读书笔记”的记载,但是一时间没有找到那些笔记本,容当以后补入。当年每逢新的政治运动出现,就会有相应的“首长讲话”“大字报摘编”之类在内部发行传阅,一定程度上满足了猎奇心理、弥补了心灵空虚。

  评论这张
 
阅读(256)|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