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返城以后1976〈49〉展望来年路在何方 [原创]  

2015-09-18 14:02:07|  分类: 返城以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终将至,在派出所里义务劳动,遇到不少熟人,又是“同病相怜”的病退知青和病休青年,自然而然获得不少共同语言。

 

1976.12.22 星期三 阴有雨

今与薛、胡将户口统计结束,将转入核对内外册。下午太平谢蓉蓉、纯德徐斌、济南葛德珍先后来聊天,心潮难平。

1976.12.23 星期四 阴

核对内外册,基本完成。晚上阅中央24号文件(王张江姚反党集团罪证(材料之一))。看电视。

团委开一年一度的团员青年大会。团委书记在大会作总结发言,有关正确对待生产组的大字报的段落。    语音传入耳朵,就如石头积压在胸。    既然“领导”这么“教诲”咱们,面对严酷现实的我辈,也只有“安心”“安心”而已,岂有它哉?!

强安是安不住的,心总是在动的,只要人体尚有生命,头脑尚在思维。    自然,国家面临重大困难,每个公民都有分挑重担的义务。    但是,问题在于,这副重担在我们身上已经挑了八年多啦!    不用避讳,六八年的时候,之所以要搞史无前例的大规模上山下乡运动,归根到底还不是经济上的严重困难?!    只要稍微懂得一些政治经济学的人都不难懂得这一点。    只要亲身经历过这一“历史时期”的人都不难理解这一点。

文化大革命中四人帮到处制造武斗动乱,给国民经济造成严重损害——由于所处地位,没有实际统计资料来说明。但是凭人们直观,是不会怀疑这一点的。——为了弥补就业手段的不足,农村广阔天地就成了最理想的就业场所——不是么?那儿,只需一把锄头就可以解决一个人的就业手段了。    问题在于,既然是作为“安排就业”来把我们送到农村去的,在万分之几的希望中回到城市以后,就决无理由将我们这些人另眼相看。什么“插队无工龄”,什么“学徒期不免”,什么“工伤无关大局”等等等等的清规戒律,不是从事实上最为严酷地将务农青年作为“二等”青年了吗?!不是极为严峻地告诉大家“务农低人三分”吗?!这一切,无疑是四人帮的“杰作”,不能保留!

问题也在于,既然作为“国家的财富”的青年服从国家号召,分担国家困难,为了国家不惜牺牲个人利益,那么在这些人发生具体困难时,国家就应给予最大的关怀。即使一时不易解决,但在国家景况略有好转时,就应给予照顾解决。因为,青年是把国家当做自家一样,毫不犹豫分担了困难,所以国家更应关心这些青年,决不能作出使人感到国家不是自家的事来。而这么干的,正是四人帮!因此,他们在知识青年及与此有关的几千万家长中人心丧尽。

×          ×          ×

想想从学校“毕业”以来的八年,比比同时毕业而在上海的同学,听听他们对我们的叹息,这是多么令人沮丧到极点的事。

八年来,一次一次的企望化为泡影,一个一个的许诺化为乌有。怪谁呢?怪自己命不好——这是主观唯心论。怪四人帮——这是历史唯心论。瞻望来年,出路何在???

【忆与议】

把诸多社会问题归咎于四人帮,这是当时的主流意识。随着社会发展,对那些问题的认识逐步深化,尤其是那四个人的根源、地位与作用。

 

观《车轮滚滚》有感

前几天看了电影《车轮滚滚》。革命战争时期,人民子弟兵与人民群众那么一股劲,那么一种拼命精神,那么一股革命热情,跃然银幕之上,感染肺腑之间。    这革命的三股劲是多么感动人啊!我的心激动得很。电影情节的高潮,给心潮也是推波助澜,逐浪高。

电影的高潮之后,也就是电影的结束。走出场外,竟使心窝骤然冷缩起来。是瑟瑟的夜风吗?不是。是寒冷的空气吗?也不是。灯火辉煌的上海不夜城,五光十色的街头巷尾,车水马龙的柏油马路,熙熙攘攘的无忧人群……这一点跃入眼帘,反映于脑海,别有一格滋味。

这儿没有隆隆炮声,,没有子弹呼啸,没有刀光剑影,没有战场硝烟,惟有和平景象,欢乐天地。    但是,这儿有着看不见的战线,有着更为激烈的斗争,有着更为严峻的考验,又有更为重大的课题。    这就是社会主义时期的阶级斗争。

执掌了政权的共产党内,出现资产阶级,如刘少奇、林彪、王张江姚“四人帮”。他们所带来的危害无数倍于明火执仗的阶级敌人,如蒋宋陈孔“四大家族”、三座大山等等,这一点大家都是明白的。可是为什么阶级斗争反映到党内,又势所必然地产生出一批走资派呢?他们是怎么滋生出来的呢?这些问题未必人人明白无误地有一个马克思主义的认识。

【忆与议】

从打倒刘少奇发展到打倒林彪,又发展到打倒四人帮,如此团团转,其轴心始终是“阶级斗争”“路线斗争”,根源是对“斗争哲学”的坚信不疑。多少年以后才从那样的思想禁锢中解脱出来。

 

1976.12.24 星期五 雨

早上5点,在“建国”观《伟大的领袖和导师毛泽东主席永垂不朽》。上午仍去校对内外册。(昨遇乡办老卞在派出所烧饭,今遇小马。)至下午3时许结束。

1976.12.25 星期六 阵雨,降温

几天的义务劳动又结束了。这次户口统计期间遇到不少熟人,难免互相问起各自的景况,却没有一次不以面面相叹而告终,以至心潮起伏,心潮难平。

要数23号那天最没劲了。先是太平的小谢对于前晚何书记的报告颇有同感,说:“他拿几十元的工资,当然会说这话喽!”对于这些,还能说些什么呢?这正说明了“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

小谢走后,纯德小徐又来了。他总算走运,(但从口气中,很可能也走了路子)被列入了残缺之列。当然距离正式安排尚有一段时间吧。但亦已等待九个月,已经不耐烦了。那么我呢?等待了近一年,依然被拒之门外,如今还是要我倒回到去年以前的出发点——“进组吧!”也许可以称之为“开倒车”吧!?——历史已前进到77年门前,却要我回过头去从75年重新走起。这不是在捉弄人吗?

最后是济南的小葛,居然也是开倒车——3个月前从房管所的帮工中(虽然已帮了十个月)“赶”了出来,剥夺了劳而取酬——且不说按劳取酬——的权利,“义务”为里弄向阳院工作了三个多月了,没有分毫收入!对于一个1966届的毕业生来说,对于一个曾在黑龙江兵团——这是个全民所有制单位——为国家挑了六、七年担子的病退青年来说,不是一种倒退吗?1976届毕业生行将分配了,而十年前的毕业生却比他们还不如,没人关心,受人冷视,劳而不获,这是什么……?要人为地搞倒退,把一批人硬拉回到多少年以前去,也许并不困难,甚至轻而易举,因为生杀大权或曰命运操在“不是自己”手里。但是,人的年龄是决然拉不回去的,纵然有返老还童之术,也决计不会施展到需要“倒退回去”的人的头上的。所以,这种矛盾至极的存在将决定着这些人的意识,也将驱使他们去更认真地寻求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真理。真理往往掌握在地位低下的小人物手中,或者说,这些人往往掌握得更好一些。这是历史反复证明了的。

矛盾是要转化的,但是途径不同。为了避免激化、爆发,就要采取改良的手法。然而,这终究不是社会主人的作为。再历史地看呢——这又是合理的。

【忆与议】

病退的知青从自己的切身利益出发,对眼前的现实状况不能不产生异类的感受。

 

1976.12.27 星期一 阴,-3℃~ -6℃,暴冷

今去派出所帮忙将口卡腾至新作卡片橱内,至3时许结束

1976.12.28 星期二 晴,-1℃~ -5℃,奇冷

窗上冰花,中午方化。上午半天,一事无成。午为向阳院歌咏演出拟朗诵连接词四段。下午去派出所,与蒋慧珍核对了第6组,甚冷。

逻辑上的混乱

昨天下午碰到里委干部陈美娟,告诉我说,她儿子民康已在昨天去报到了。对他个人的分配,我不持异议,因为我认为这应当是所有上山下乡青年应有的权利。

始终使人气不过的是,在四人帮、马徐王之流控制下制订的政策(且尚无改弦易张之势)。那些无耻的血吸虫为了最大限度地吮吸人民血汗,是什么无耻的勾当都做得出来的。

也还有令人好气好笑的新鲜事儿:近来在批判四人帮时,几次在报上见到所谓批四人帮破坏上山下乡的文章,竟有这样的话:四人帮把自己按政策应当务农的子女留在城市、工厂……。“按政策应当务农”<补充:最新出现在红小兵报496期,12-22>,且不从政治上去批判四人帮公然歪曲毛主席12-21指示,就是在逻辑上也是混乱到可笑的地步。

什么“按政策应当务农”?毛主席号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到工厂接受工人阶级再教育,哪时哪刻有过划分务农、进厂的“政策”?

如果讲,务农就是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那么,按这一奇谈怪论的炮制者的说法,不是就得出如此可笑的结论吗?即:“按政策应该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知识青年中竟可划分出一部分必须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人来,而另一部分就无须了。请问,世界上有这种划分么?谁能划分出来?

四人帮不是很喜欢“强调”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吗?按照他们的逻辑,“按政策应该务农”从“政治”上解释不就是“合理”地或曰“自然而然”地解释成这个样子吗?

明明是四人帮破坏毛主席战略部署,搞乱国民经济;明明是四人帮歪曲毛主席光辉指示,扰乱上山下乡,从。在根本的经济问题上出了乱子,却要造出“按政策应该务农”这种高超的“政治”术语来,岂不是欲盖弥彰。

从另一个角度讲,四人帮造出这一“高级”政治术语来,也正好与他们自己所谓的“政治第一”背道而驰的。就是说,他们确实也是划分了“应当务农”的政策界限,不过不是从“政治”上划分的,恰恰是他们最忌讳的经济上。他们越是忌讳经济,经济却偏偏找上他们。辩证法就是如此无情地嘲弄蔑视它的人!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前半叶出生的中国青年,在为挽救四人帮造成的灾难的时候,问心无愧地贡献了青春。历史必将公正地评价这千万人。

【忆与议】

到了1976年,无论是打倒四人帮之前还是之后,上山下乡政策遭人诟病不已是没有疑义的,区别在于打倒四人帮以后对上山下乡的满腔怒火找到了喷发口,试图借助打倒四人帮的东风把上山下乡及其衍生物一举扫荡干净。后来的事实证明这样的想法是过于天真了,即使是取消上山下乡也是拖拖拉拉了两年多才有所作为,至于后遗症直到四五十年后仍然存在。

 

1976.12.29 星期三 晴

今去派出所,继续查对各段人口统计数字。上午增加了景安张□□,下午又增加济南葛德珍。

1976.12.30 星期四 晴

十时许,去派出所,稍作一点事即散。到乡办,见卞、马。下午继续查对人口统计。

1976.12.31 星期五 晴

复查人口统计事至下午2时半告一段落。晚在五金组看电视——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和“迎新年、庆胜利文艺演唱会”,至七七年一月一日一时许结束。

【忆与议】

那个辞旧迎新之际的电视节目曾经使平民百姓兴奋一时,毕竟被那场“大革命”压抑得太久太久。然而,真正获得人性的彻底解放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

  评论这张
 
阅读(293)|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