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返城以后1976〈38〉首次重读自己的知青日记 [原创]  

2015-08-25 15:52:23|  分类: 返城以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街道“家代会”结束了,我又一次回到家里“赋闲”。与前几次不同的是,此时此刻的华夏神州不再有伟大领袖。

 

1976. 9.26 星期日 雨转阴

电台开始广播一些进行曲。

1976. 9.27 星期一 晴

〖里委干部〗张洪萍来叫我去帮助修改大华理论队伍在明天全街道交流会上之发言稿。

1976. 9.28 星期二 晴

午后参加团支部“通读毛选”。下午阅《阿明》(英)朱迪恩·利斯托威尔著,谢和胡译,商务印书馆75-5出版,8.5万字。晚11时~2时半夜间巡逻,最后一次,分三组。我随老方及兴华小耿、纯德小郑在兴、大、纯三里委。

【忆与议】

当时“通读毛选”被认为是对伟大领袖的忠诚,一度广为流行。但是最终究竟有多少人完成了通读,无人知晓。

 

1976. 9.29 星期三 晴到多云

下午由福州路至外滩,由南京路回,历时3小时。主要街道上正在清洗旧标语,换上节日的简单装饰。电视从今天起恢复播故事片。电台文艺节目亦趋正常。各基层单位的半旗已收去,其他如花球等亦已少见。因27号传达了中央14号文件。

眨眼之间又是两个多月过去了。自上次7月12号与这本子打交道后的两个多月里,实实足足地义务两个多月,从没间断,与正式的上班毫无二致。七六年的夏天,也就是在这义务中度过了。

7月13号起参加“青少年阶级斗争教育展览会”,从整理稿件,到正式筹备,到揭幕展出,几乎全部参加了。未等其闭馆,就又到乡办参加三届家代会的筹备了。

这样,从5月以来,至9月24号家代会结束,五个月中先后参加了二次会议、二个展览会之筹备。其间只有5-22~6-17、7-1~12两次共30来天的间隔。

眼下大概可以稍许平静一下。但愈积愈多的不是完成任务之后的愉快,而是瞻念前途的忧郁。回沪已375天了。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如今已沾上年复一年的边了。越是想到这些,越会有不寒而栗之感,实在可怕、可惧。

凭借着怀念敬爱的主席的巨大热情,乘着两个多月工作带来的前进信念,9月24号回家以后这四、五天里,思想上还是尽力排除干扰,抓紧时间把通读列宁选集的计划争取按时完成,也颇有见效。

【忆与议】

此处提到的“通读列宁选集”,是在我的父亲提议下开始的“自学”的一部分。亲历持续多年的文革运动,越来越觉得许多社会实际与不绝于耳的理论宣传难以吻合,所以试图从马列经典著作中寻找答案。在插队期间,断断续续看完了两卷本《马恩文选》和四卷本《马恩选集》。返城以后,从1975-12-29开始看《列宁选集》,全书四卷共三千余页,到1976-12-20完成通读,持续了几乎一整年。尔后开始通读《列宁全集》。不过都是只从字面上了解了一些皮毛,偶尔也感觉到马列的说法与伟大领袖之间并不是完全一致的,但是始终未能静心深入进去掌握其“理论精华”。及至1977年下半投身于高考,从此转向理工科,与政治理论渐行渐远。

 

澎湃的思潮是难以驾驭的,它还是竭力冲决堤闸泛滥横行。这一内因存在,只要有诱发的外因、条件,都将随时引起“心病复发”。

星期天(26号)到××家去,其母问及我尚未安排时,竟随口而出地胡诌:“你不会做做木匠之类的手艺,分配不易啊!”我只能苦笑以答。联系此人一贯吹嘘“木匠吃香”论,再联系其广泛的社会关系,不难想象××将有“好运气”的。

从这里引申想开去,我仿佛见到的还是在那资本主义社会中,那人与人之间的金钱商品关系。首要的是“关系”,再加上点“手艺”,便可构成“运气”。这哪里还有社会主义的气息?!这是使我苦笑的一个原因。还有其二。则是这位朋友本身。且不论一贯打扮成“最及时接受革命”的先进“头脑”(也许连“头脑”还太过分,用“嘴巴”比较更合适些),也不论自我吹嘘“鉴定上写上了贫下中农推荐为入党对象”——这一切,确能蒙蔽不少局外人,但我们作为“同舟共济、朝夕相处”的“战”友,其底牌是了如指掌的——就拿其“手艺”来说吧。这是其暴殄天物的成就;多年来通过合法、非法手段砍伐、浪费了多少木材啊!这些不用学费学来的手艺,却从未对集体作出一些有益贡献!这尚可忍耐,如今却用它来作讨价还价、待价而沽的资本,这“无本万利”的买卖,岂不是列宁刻画的那种“该轮到我来捞一把”的新资产阶级分子形象的生动表演吗?!

无须怀疑,按此办理,此类人等,必是“新资”!什么“推荐上大学的鉴定”,什么“被推荐为入党对象”,在美妙的面纱背后,却掩盖着公开与不公开的金钱关系。什么“鉴定过奖了”,什么“我没在干部身上花钱”,够了,已够令人作呕了。在这些动听的词句背后,却依然是货币、商品。正是花了巨大代价,通过干部儿子逛上海打开了缺口,正是一次次的返队“进贡”“密切”了关系,正是花言巧语获得了信任,正是这一切见不到人的东西,换来了一连串的政治资本。公开这一些吧!暴露这一些吧!当真相大白于天下的时候,难道还不是臭不可闻吗?

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终将扫除人间一切邪恶。革命终将战胜反动,新生终将战胜腐朽,历史终将把这些小丑们钉上“耻辱柱”。我坚信!

×          ×          ×

仅仅一句胡诌,就值得如此大动肝火么?不,这不是普通的一句话,这是社会黑暗面的一个缩影,是苏修历史悲剧可能在中国重演的一个写照。

要革命、要前进、要社会主义、要共产主义的一切正直的人们是不能容忍这些可恶的现象的。

毛主席革命路线与世长存,不可战胜!

【忆与议】

上述笔记很明显地反映出自己当时试图用列宁的说法来解释自己眼前的矛盾现象,因为单凭伟大领袖的继续革命理论是无法自圆其说了。然而仍然天真地寄希望于“革命路线”,不懂得人亡政息的道理。

 

1976. 9.30 星期四 阵雨

重读日记有感(一)

心血来潮,重读了68年11月19号至69年6月13号的三册日记。如同当时清晰地记忆着母校文化大革命运动的情景一样,现在凭借着时隔七年的日记,竟也还能回忆起许许多多的往事,然而,若无这日记,确实也有许多事情忘怀了。

回忆一下这初到农村的半年生活,读着七年多以前写的字句,会引人失禁发笑,也会令人感到无限内疚。看到自己在许多地方反复地“明确”下乡接受再教育的意义,再从现在的眼光来重新估价一下当时的实际行为,得到的是一个十分形象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脸谱。尽管在日记中写下了许多决心之类的词句,但在实际上并没有付诸行动。事实上,在到江西后的不久,至69年3月份,较长一段时期脱离生产地搞批判栏等等开始,怕苦怕累的思想情绪就逐步支配了自己的行动。但是,空洞无物的“革命激情”尚未完全消失。两者矛盾地集合于一身,最集中的表现为以反对工分挂帅、业务第一为名,为自己害怕艰苦的思想情绪作辩护、打掩护。这一切,现在回想起来,历历在目,实在使人感到无限内疚。

其次使自己不禁哑然失笑的是,当时自以为“复杂”“慎重”,实际上对于阶级斗争、对于社会生活一无所知。这也是一种从学校门刚走出来的毕业生常有的一种“通病”。今年8月“青少年阶级斗争教育展览会”时一个74届的病休青年小杨自己很懂得社会生活似地教训其他低年级的学生吗?(当然他们现在要比我们懂得多一些。)读着自己在七、八年前对云庄阶级斗争、生产斗争的议论,幼稚、单纯而又纯朴、纯洁。在社会大学校里学习了七、八年后回过头来就不能不觉得可笑了。然而没有这一步是走不到如今的。只是这一步在各人身上有长有短罢了。

七个月的日记,较之以后的每日一笔,要详尽不少,较多地反映出云庄青年集体最初七个月的面貌及我本人的状况。当时我还是以十分幼稚的书生气来对待目睹一切知青中的变化。例如对×等的为人,并没有真正看到其根深蒂固的根源所在。又如对知青中◇某等在生活问题上显露出来的某些行为,感到是种邪恶。而我自己,活动的范围极其狭隘,别说与当地农民不甚来往,即使是在知识青年中也还是仅仅局限在八班的几个人中,甚至连来自同一母校的徐、李也不包括在内,老是费、刘等少数的少数。而且二、三个月后与刘就开始发生隔阂。总而言之,是一种孤家寡人的“方针”。

知青中呢,下乡后在艰苦生活中,各种思想逐步暴露出来了。有害怕艰苦、留恋上海的,如早在六九年二、三月间就发现了×某等人这一思想动态;有竭力化集体为个人的,如某班食堂内部的不和睦;有东游西荡、不务正业、影响不好的,如当时的某某几乎全部男生;有开始迷恋于工分、置集体于不顾的,仅在八班就有△、◇等;有以各种疾病为名逃避艰苦劳动的,在我班为数不少,包括我在内;也有开始考虑个人生活的,当时我已发现的是◇——这一点多年来已忘怀了;……如此等等,知青的精神、思想面貌开始发生两极分化。以上是其中的一个方面。

另一方面,集中表现为两种,一是坚持学习、坚持与贫下中农打成一片,坚持参加艰苦劳动锻炼。日记中不是点滴反映了一些八班女生的情况吗?有几处还提到某日八班只有某某人一人出工等等。二是埋头苦干。虽然在日记中没有反映——因为这种人当时被我错误地认为是“丢弃无产阶级政治、当旧式农民的”,但迄今为止,以桂XM为代表的苦干实干人物的形象,仍然十分深刻地铭刻在脑海中——只是到七一年,以至更迟些,七三、四年的时候,我才真正“认识”到这些同志的可贵之处,并努力在行动中仿效他(她)们。

回顾初到农村的七个月,在我思想上占上风的是“内疚”。我十分后悔当时的无知,后悔当时没有打好第一炮,以至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自己以后几年前进的步伐。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自己身上小知识分子的劣根性还没有真正受到冲击和洗刷。    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

【忆与议】

上述重读日记的随感颇有“原教旨”的味道,集中在“接受再教育”方面的“自我批评”“后悔无知”,这与在此之前代写发言稿有关,长时间置身于“坚持上山下乡的大方向、歌颂扎根农村的好榜样”的氛围中。

  评论这张
 
阅读(261)|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