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返城以后1976〈23〉参与筹备街道“青教展” [原创]  

2015-07-06 20:11:47|  分类: 返城以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刚在笔记本上大发了一通牢骚,新的一轮“义务劳动”竟然“接踵而至”——街道派出所决定配合暑假期间中小学生的教育及管理,举办一个“青少年教育展览会”(以下简称“青教展”)。与一个月以前由街革会举办的“阶级斗争教育展览会”(“阶展”)相比,规模大了不少(“阶展”只是在街革会的礼堂,实际上是一栋三开间石库门豪宅的客堂间,而“青教展”是在一个小学的礼堂和教室里),所以“义务劳动”的时间也从“阶展”的半个月延长到一个多月。

 

1976. 7.14 星期三 多云

上午派出所来电叫去,本是梁同志要搞口卡,但按薛文要求,参加“青少年教育展览”材料整理。李玲霞昨天就被叫来了。

【忆与议】

派出所的梁同志不是常见的户籍警,是负责内勤工作的,“口卡”(人口登记卡)的管理属于其业务范围,所以打电话到里委会,叫我去帮忙整理“口卡”。薛文曾经是管辖我家所在大华里委的户籍警之一,后提拔为所长,属于“少壮派”。李玲霞则是景安里委的病休青年,是街道范围小有名气的“笔杆子”,我在前几次“义务劳动”中已经与之有过交往与合作。

 

1976. 7.15 星期四 晴热,35℃

继续整理“展览会”材料(上午到调配组找严纫蕙问了一下有关残缺事)。下午李玲霞亦一齐参加。下午民兵、民警负责人通稿。晚上改稿至11点半。

1976. 7.16 星期五 晴

上午与小李将第三部分的调整完成。下午起,小李不再来(周一去学农),与黄文元、陈老师整理稿子,4时送党委审查,提早“下班”。晚上团组织生活,组织观看电视(《欢腾的小凉河》)。

【忆与议】

此处又一次提到“地区青年下乡学农”,这在我病退返城之后的日记中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当年为了体现对“五七指示”的无比忠诚与坚决执行,上海“创造”了一项“新生事物”,由各工业局系统组织“青年工人下乡学农”。与此呼应,又提出了地区青年由街道“集体事业”(即生产组)管理部门组织“下乡学农”。然而,这样的做法是无法自圆其说的,因为当初认定为“地区青年”的,不是因病不适宜上山下乡的“病休青年”就是由农村农场退回城市的“病退知青”。既然如此,又怎么组织他们“下乡学农”呢?由此可见,极端化的结果只会是自相矛盾,化“新生事物”为笑话奇谭,违背民意,丧尽民心!

 

1976. 7.17 星期六 晴

上午先搞部分口卡编号,遇李玲霞,后与陈老师到西一、凌云两校联系一些材料。下午筹备小组(薛、沈、黄,方、陈、洪和我)开会,后一起到五七、兴华、复三、吉小四校选择地点,定吉小。后分头到里委组织力量,方、洪和我到志、纯、兴、大、景、济六里委。遇到一些熟人:兴安小耿、小沈,景安李通用,济南小宋、小文。(景安李玲霞于3-26入党)。

【忆与议】

当年吉安街道范围内的那几所小学几乎都没有正规的校舍。五七小学是把复兴中路上位于济南路~顺昌路之间的几户沿街民居作为校舍的;兴华小学则是把景安里委范围内一处三开间石库门豪宅(属于私有房产,文革开始后把房主扫地出门,收归“公有”)改为小学;复三,即复兴中路第三小学,是文革以前就有的小学,我对其具体情况不甚了了;吉小,即吉安路小学,是文革初期“破四旧”以后把吉安路上的“法藏寺”改成的学校,其中有一部分房舍成了“集体事业”(生产组)的作坊和仓库。

此前我只知道那里有一个和尚庙,而在传统教育中那是宣扬“封建迷信”的地方,所以二十多年生涯中都是尽可能不经过那里,以防“中邪”。那次“青教展”选定吉安路小学作为展览会展出地点,使我有机会踏进了颇有名气、但已经被废止的“法藏寺”。记忆中,当时有几间殿堂的大门是锁着的,从门缝里望进去是黑洞洞的,据说那里面是一些文物。在当时的环境氛围中,没有胆量去关心它们,甚至不敢一个人单独偷窥一下。

根据百度百科的资料,法藏寺位于上海市卢湾区吉安路,始建于一九二四年,创建者为近代天台宗耆宿兴慈法师(一八八一年至一九五〇年)。一九一八年,兴慈法师应哈同夫妇之请赴沪开讲《天台四教仪集注》,后留沪弘法。一九二四年春,居士王一亭等发起赞助,在吉安路购地五亩余,筹建法藏讲寺,一九二九年建成。一九四九年后,该寺有僧俗职工一百余人。当时成立“上海市佛教协会法藏寺委员会”,推苇航法师为主席,达圆为副主席。天台宗大德静权法师于兴慈法师圆寂后曾任该寺主讲。一九五四年达圆法师退职,慧莲法师任住持,时有僧众五十三人,职工二十六人。“文革”期间,寺废。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殿宇重修。

 

1976. 7.19 星期一 晴

上午陪祖父去医院就医。下午去“吉小”展览会,与小方分工设计一、二部分版面。洪、沈外出购用品。晚上设计版面至10点。

1976. 7.20 星期二 晴

上午在街道,由方、黄主持各里委派来搞展览会的红卫兵会议,后赴吉小,开始分工。下午分头投入战斗。我基本无事,安排了一下第三部分版面。晚到派出所与薛、黄商量了二、三部分的摄影内容。

1976. 7.21 星期三 晴

上午与黄、陈到大华里委通稿,去“长江”购用品,遇乡办小施。下午裱底色纸若干,与黄到大华纸盒组车硬版纸。图表(1)未能完成1/4。晚到派出所向薛取大华底稿。上午李WJ来电话,告知残缺动静,午访李,问详细情由。

【忆与议】

日记中来电话通报“残缺”安排工作消息的李,是中学同学,又是插友。此时李已因深度近视而病退回沪,且进了生产组,属于与我毗邻的嵩山街道。从下面的日记来看,很可能那天李也听到了“残缺复查”的消息,故及时通报给我。但是,那时候“残缺”安排工作已经出现“猫腻”了,我的“力争残缺”以失败告终。

 

1976. 7.22 星期四 晴

上午与洪裱底色纸。下午续搞表格,琐事纷纷,陈震要我去大华补写材料,我一再推辞。11时~3时巡逻值班,今分四组,薛、缪、周、毛各带一组,我与范随缪军到光明里委(两重点之一)。

1976. 7.23 星期五 晴

上午到7点半起床。到调配组向小郭问清工伤证明等已附交区里,后到区革会小礼堂,残缺青年复查。路遇桑隆根。在复查处遇本街道(济)吴文玲、(纯)徐斌、(光)骆伟忠。复查到11点回家。午睡到1:45。下午去“展览会”,总算有半天无所打扰地续搞图表(1)。与张高炜聊。晚组织生活。

1976. 7.24 星期六 晴

上午总算把表(1)〈梅泉人民居住条件变化〉基本完成。下午制表(2)〈梅泉人民政治地位的提高〉。由于简化了美工,半天已完成2/3强。

1976. 7.26 星期一 晴

上午完成表(2),与洪初步布置第二部分。下午写第二部分标题字,晚上在家写二、三部分标题字至10点半。下午小郭要弟弟转告说,我的残缺已为区里否定。

【忆与议】

由此可见,当年我据理力争的“残缺”到这时已经是“大势已去”,因为由“上级部门”即区革会给出的结论是很难“推翻”的。

 

1976. 7.27 星期二 晴

上午与陈震老师剪刻二、三部分标题字。下午协助裱底色纸,写二部分语录、大题目字。晚上至10时半完成。

1976. 7.28 星期三 晴

下午与洪初排第三部分。上午剪刻第二部分语录、大题目字。晚上写第三部分语录、大题目字至11点半。

1976. 7.29 星期四 晴

上午薛召集开会(方、陈、洪、张和我),决定突击在8-2左右预展,作了分工。我即开始拟第二部分说明词。下午完成第二部分说明词。晚上改写第二部分大题目字。

【忆与议】

日记中屡屡出现的洪某,使我回想起那是一个悲惨而痛苦的夏季。洪某和我是同一条弄堂的邻居,记忆中他是病休青年,参加了那次“青教展”的筹备工作。他的哥哥嫂嫂在唐山某学校工作,以往每年暑假都会回上海的,但是不知为何那一年“一改惯例”,留在唐山度假。岂料,竟然就此遭遇“灭顶之灾”,那是因为——新华社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八日讯  我国河北省冀东地区的唐山—丰南一带,七月二十八日三时四十二分发生强烈地震。天津、北京市也有较强震感。据我国地震台网测定,这次地震为七点五级,震中在北纬三十九点四度,东经一百一十八点一度。震中地区遭到不同程度的损失。……记得自那以后的好多天都听他说,家人到邮电局一次次打长途电话、发加急电报,都是无果而终……。然而,即使是在那样悲痛的时刻,“青少年阶级斗争教育”还是紧抓不懈!

  评论这张
 
阅读(324)|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