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返城以后1976〈29〉参与筹备街道“家代会”(再续) [原创]  

2015-07-24 09:33:06|  分类: 返城以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6. 9. 1 星期三 多云间晴

家代会材料,上午又分头看几份材料。下午重新采访济南倪庆瑞。晚上在“长城”观罗马尼亚彩色故事片《多瑙河三角洲的警报》,同映《莺歌燕舞的春天》(上海军民欢庆五一国际劳动节)。

1976. 9. 2 星期四 阴

动笔写济南倪庆瑞发言稿。上午陈梓翔来,就志成奚莉芳、太平施启良的重点稿件提出修改意见。晚上与小马去光明里委采访马世珏。

【忆与议】

上述日记中提到的倪庆瑞、奚莉芳、施启良、马世珏四份发言稿,我参与了前两份,均留有草稿,详见另文。在工作笔记里有采访马世珏的记录——

马  9-2晚

75年家里想叫她上大学,但当地贫下中农舍不得走,再锻炼一个时期。

今年春节党支部要她抓青年团工作,压担子。

最近又兼任小学教师。一窍不通怎么做?

原来有三人,后来走了二人,一人挑起担子。

总后卫生部工作的叔叔寄了许多医书。

寄食物,她写信说不要,我们也不再寄。寄学习材料。写信叮咛她要好好干。

开刀治病时,队里派一人专门护理。送鸡蛋。

与贫下中农感情深了,关系密切了。


1976. 9. 3 星期五 阵雨

今将倪稿完成。上午老卞就工作中的许多违心之处大发感慨。晚上组织生活。

【忆与议】

当年吉安街道乡办的负责人老卞,名金山,是复员军人,年近四十,中等个儿,络腮胡子,皮肤黝黑,家住市郊。我在街道乡办“义务劳动”时对他的印象是“待人和气,口风很紧”。时过境迁,居然发现我曾在日记里留下他“就工作中的许多违心之处大发感慨”的记载。看来那次他的牢骚之大非同一般,但是想不起那时候他有何违心之处。


1976. 9. 4 星期六 多云间晴

光明肖佩芳稿经老陈略加修改后,今誊清复写定稿。上午有闲与贾、李、马又聊残缺事。下午去,无事,3时离。访刘TN,分手后又遇张显扬,交谈甚久;遇乡办谢老师,得知老陈在找我,已叫小朱到我家找过。乃赶去乡办。原来朱韵笙所写汪LY母亲发言稿第四稿仍不满意,乃要我执笔,与陈、李、朱、马一起商量至5时许。晚上收集有关材料至11:30。

【忆与议】

此处的汪LY母亲发言稿,也就是2日等日记里的奚莉芳发言稿,是那次家代会的重点内容之一。执笔者写了四稿未获通过,就落到了我的头上。原因之一在于汪LY是我在江西插队时同一个大队的插友,而汪母奚莉芳的发言重点是有关东岭背青年队的情况,所以,街革会的“笔杆子”老陈及乡办就很自然地想到了让我“重起炉灶”。在同一天的工作笔记中看到有下述内容,应该就是日记中说的那天“晚上收集有关材料”的结果,因为从内容和口吻来看,它们来自前四稿发言稿;再对照后来我写的草稿,不少行文措辞与之基本一致。

辛辛苦苦七、八年,衣食住行都习惯。

生产劳动样样行,生活自给有余款。

对象称心建小窝,舒舒服服把家安。

污水塘,茅草滩,高树蔽日山水寒。

泥脚深,田块乱,荆蓬乱柴侵田湾。

(大树小树兜连兜,竹节马鞭遍地走。)

我们插下的不是秧苗,是新农村图画上的又一笔彩描。

我们树起是不是工棚,是共产主义大厦的铁柱钢架。

总产增50%,为45000斤,贡献23400斤,每人1500斤。超过预定指标80%。生猪存栏23头,出售4头。提供坑木50立方米,食品箱500多只,积累资金4000多元。总收入11000多元,除去12%积累,分值1.02元,80%的青年净进款200~250元。

队委小吴搞好后勤,蔬菜自给。育秧工作时,每天晚上起来给种子浇水催芽。有时忙得顾不上吃饭,叫他吃,他说“不是根据我来吃饭,要根据秧苗来吃饭”。

饲养员小吴虚心向老农学习饲养经验,自学兽医知识。一次,小猪病得厉害,尽力救活。一人养猪20多头,并砍柴,种饲料。


1976. 9. 5 星期日 晴

写稿。上午访徐JC,采访若干汪LY之事迹。下午到街道图书馆借《灵璧夜谈及其他》一书作参考,经手人俞、张。晚上写稿至11时。

【忆与议】

日记中的徐JC是汪LY的同校同学,又同在东岭背插队五年多。徐系家中独子,于1974年困退回沪。所以在起草汪母发言稿之前去徐处补充了解一些详细情况。

在网上查得《灵璧夜谈及其他》是上海人民出版社1976年3月出版的“学习与批判丛书”之一,估计其内容与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有关。


1976. 9. 6 星期一 晴

上午采访了兴安陈瑞邦。此外,将奚稿的草稿写成,长达12页以上。下午边删边誊。至晚上11时基本完成,仍有11页。下午,继4号陈阿姨告诉我有关华已接到通知以后,茅阿姨又告诉我华已在今天去光明电器厂报到。思前顾后,心情不禁茫然起来。

1976. 9. 7 星期二 多云转阴有雨

上午将奚莉芳稿交老卞,暂时无事,作休息。翻阅《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十时半,老陈叫我去,布置重新起草工作报告。我顺便将残缺事告诉之。下午在家作初步构思。4时到乡办与陈、卞研究工作报告的内容。上午蔡MH来电话,商定晚上她与李HK来我家。晚上两人来了一小时左右。我动笔起草工作报告,至10时半。

1976. 9. 8 星期三 晴

工作报告草稿完成。晚上开始誊清,工作至12时。上午九时去请李HK来乡办,老卞接待。下午在家写稿。4时许再次去区接待站。小郑接待,云再要调查、研究,国庆后听答复。未知是否“空心汤团”。

【忆与议】

虽然在“家代会”秘书组“义务”干得比较顺手,但是我仍然不肯“乖乖就范”接受进生产组的命运。里委干部陈、茅告诉我邻居华某成功地认定残缺并安排进了街道工厂,我自然再次烦躁不安。而我藉起草工作报告之机与街革会“笔杆子”老陈谈论此事,则属于“病急乱投医”,尽管老陈在街革会工作,未必就有那么大的影响力,也未必像最基层的里委干部那样热情关心我的事情。

日记中的蔡MH、李HK也是东岭背青年队的成员,正巧在沪,而李HK的家又在吉安街道的纯德里委,所以街道乡办很感兴趣。那个青年队十多个知青,有三人在吉安街道,为街道乡办增加了做文章的机会。

从上述日记和笔记中可以感觉到,“家代会”筹备活动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而我从“破纸碎片”中也发现了一份与那次家代会有关的“宣传口号”——

卢湾区吉安街道召开第三届“家代会”宣传口号

1、热烈欢呼吉安街道“第三届送子女务农革命家长代表大会”即将(胜利)召开!

2、认真学习毛主席重要指示,掀起批邓新高潮。

3、深入批判邓小平授意炮制的三株大毒草。

4、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

5、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6、以教子女“扎根”的实际行动,批判邓小平的“拔根”复辟倒退罪行!

7、热情支持新生事物,巩固和发展上山下乡伟大成果!

8、坚持乡村,扎根乡村,为缩小三大差别而奋斗!

9、革命家长争做教子女扎根农村的促进派!

10、向送子女务农、教子女扎根的革命家长学习、致敬!

11、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万岁!

12、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吉安街道知青办

七六年九月四日

【忆与议】

从第一句口号中的“即将(胜利)召开”,再结合落款日期“九月四日”,可以推断当时的计划是,在四日开始宣传家代会的舆论准备活动,稍后几天正式开会。根据1975年9月我返城后的日记和笔记中有关家代会、向代会的记载来看,那样的会议多半安排在下半周举行。例如,1975.11. 6 星期四,吉安街道召开“送子务农家长积极分子会议”;又如,1976. 5.16 星期日,到里委写欢呼向代会召开的标语三条;1976. 5.21 星期五,吉安街道召开向代会。

再从我1976. 9.10 星期五的日记中写的:上午去乡办,老卞说“家代会延期”,可以推测,那次家代会原计划在9月中旬某一天召开。然而,天有不测风云,9月9日发生了“特大噩耗”(在此之前的十年里曾经有过无数次“特大喜讯”,万众欢腾,锣鼓喧天,倾城而出,彻夜不眠)曾经被无数次称为“永远不落的红太阳”溘然长逝。由于上述“宣传口号”中有“万岁万岁万万岁”的口号,与举国致哀中“永垂不朽”的气氛大相径庭、不合时宜,所以已经印成的“宣传口号”只能留在街道乡办的抽屉里了。出于“节约闹革命”的要求,它们是可以“化废为宝”的,所以利用它们的背面作为起草文稿的草稿纸。也正因为如此,我才可能相信,当年基层街道也有“宣传口号”这样的玩意儿。我留存的1976年年底代笔的街道乡办工作小结的草稿,那十多页的背面是清一色的 “家代会宣传口号”。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