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返城以后1976〈28〉不要病退的知青肖某发言草稿 [原创]  

2015-07-21 11:57:06|  分类: 返城以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文中有相当多的篇幅显示了当年我在街道“家代会”秘书组为“重点”发言者肖佩芳代写发言稿的过程,会议讨论、采访记录、写稿提纲等等“一应俱全”。那年8月28日写成的草稿,洋洋洒洒,用双线报告纸写了六页之多,近三千字。

8-28  光明里委  肖佩芳

一场声势浩大的批判邓小平炮制的三株大毒草的人民战争席卷祖国大地。在这战斗的日子里,吉安街道第三届家代会胜利召开了。广大革命家长用积极支持子女扎根农村干一辈子革命的行动,同邓小平拔根复辟的修正主义路线对着干,使我受到极大的鼓舞,更加坚定了我坚持乡村、扎根农村的决心。

我是69届毕业生,1970年奔赴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干革命。六年多的战斗生活,使我懂得了,幼小的树苗,要经过冰霜雨雪的考验才能长大成才;革命的理想之花,只有在斗争中才能真正开放。六年来,在农村三大革命斗争中,经风雨,见世面,增知识,长才干,炼思想,变感情,我爱上了边疆的贫下中农,爱上了农村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逐步树立起扎根农村一辈子的坚强信念。

我刚到农村不久,领导上就让我担任副班长。班里除了几个新同志外,绝大部分是老同志,他们的实践经验比我丰富,而我刚从大城市来到农村,什么都不会干,怎么能抓好班里的工作呢?真叫我为难,怎么办呢?排长、贫下中农发觉了我的畏难情绪,就从思想上主动关心我、帮助我,多次找我谈心。他们说:“你是工人阶级的子女,在你们青年一代身上担负着消灭三大差别的历史使命,你们听毛主席话,到农场来干革命,我们欢迎你们,农村需要你们。现在组织上信任你,要你抓一个班的工作,你可要把这担子挑起来啊!”我们的副排长,是个贫农,他每天出工走在前面,收工走在最后,大家都回家了,他还在田里检查一天的工作,把未完成的零星活儿做完,把遗忘的工具收回来。他为了帮助我做好工作,常常顾不上吃饭,就同我一起谈心,研究工作。在工作中,我放下架子,坚持虚心拜贫下中农为师,认真学习贫下中农的优秀品质和丰富实践经验。一次,在大田锄草,突然锄头把坏了。如果回连队换一把,来回二十里路,要影响干活,怎么办呢?我想起了贫下中农对我的教育,想起了贫下中农战天斗地的英雄气概,于是,我就蹲在地上干,蹲着不行,就跪着,就这样干了五六个小时,坚持到收工。虽然两个膝盖都肿了,很难受,但我心里很高兴,感到这是在改造世界观的道路上又迈开了一步。在领导和贫下中农的关怀、鼓励下,班里的工作有很大起色,同时我很快掌握一般基本农活。年底,我们班被评为先进班,我也被评为先进个人。

紧张艰苦的生产劳动,丰富多彩的集体生活,逐步冲刷着我头脑中“重工轻农”的污泥浊水。在批林批孔运动中,通过批判林彪恶毒攻击知青上山下乡是“变相劳改”的谬论,更看到了在上山下乡问题上两个阶级、两条路线的激烈斗争,联系自己在农村的成长,我决心用坚持乡村干革命的行动回击林贼的无耻污蔑。在突击抢收的战斗中,我突然发了高烧,同志们要送我回连,但我想到,时间紧,任务急,多一人就多一份力量,我怎么能在这关键时刻躺在床上呢?就这样,我支撑着发烧无力的身体,和同志们一起战斗了十多个小时,到半夜十二点把粮食全部收了回来,胜利完成了任务。

由于高烧不退,同志们把我送进医院,诊断为急性肝炎。在住院期间,连、排领导和同志们经常来看望我,鼓励我与疾病作顽强斗争。我向领导同志表示,决心用在大自然斗争中战天斗地的精神,同疾病作斗争,战胜疾病,把有限的生命、精力投入到无限的革命事业中去。不久,团组织批准我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当我在病床上拿到入团志愿书的时候,不由得热泪盈眶,革命大家庭给了我巨大温暖。我暗暗下了决心,一定要在农村这个广阔天地里扎根一辈子,战斗一辈子,把自己毕生的精力献给共产主义的明天,做一颗通向共产主义金光大道上的铺路石子。

可是,急性肝炎变成了慢性肝炎,加上其他毛病,我常常几个月地住院治疗。团军务股的同志关心地建议我搞病退。同志们也很关心我的身体情况,劝我病退。家里也给领导去信要求考虑病退。

这正是去年邓小平大刮右倾翻案风的时候。一股“拔根”回城的妖风也刮到了我们连队。一时间,许多青年通过各种途径离开了农村、返回了城市。一场严峻的考验摆到了我面前。领导上、同志们、父母亲的心情,我都可以理解,但我觉得这里有一场严重的斗争。我想,伟大领袖毛主席一贯号召知识青年走同工农相结合的道路,我们刚刚在这条路上迈开第一步,林彪就跳出来恶毒污蔑、疯狂破坏。现在,为什么又有那么一些人千方百计地把知识青年从农村拉回到城市?我又想到自己所在的连队,70年我们刚来的时候,播种面积只有5000亩,经过几年奋斗,扩大到一万多亩,但亩产量还只有一二百斤,而且还有大片可垦荒地。可见,要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我们面前还有做不完的事业。农村需要我,我离不开农村。我怎么能做征途上的逃兵呢?我又想到贫下中农世世代代、长年累月在农村战天斗地,他们之中也有生肝炎的,不是继续在农村生活、战斗吗?贫下中农能做到的,我为什么不能做到呢?病退,体现了党和毛主席对我们知识青年的关怀。我觉得党和毛主席关怀我们知识青年,我们知识青年更应该把党和革命的需要作为自己的理想和志愿,无保留地坚决服从党和革命的需要。我怎么能以一点疾病作为资本向党讨价还价呢?

因此,我决心,不要病退不回城,坚持乡村干革命。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父母亲,得到父亲的热情支持。可是,母亲思想上一时转不过弯来。她横竖不放心,要我搞病退,还说如果不能病退,也要想办法离开黑龙江。我觉得,母亲的思想是社会上拔根回城风的反映。因此,我通过写信和回沪治病的机会,积极做好妈妈的思想工作,打通她的思想,争取她对我的支持。我对妈妈说:我在边疆生活得很好,虽然身体有病,但我能坚持。无数先烈为了革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也在所不惜,我这么点毛病又算得了什么呢?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是限制资产阶级法权、消灭三大差别、反修防修的伟大事业,我们一定要同传统观念实行彻底的决裂。

我爸爸也做了许多工作。他对我妈妈讲:前几年,女儿上山下乡干革命,我们坚决支持了她。现在,女儿决心扎根农村干革命,我们更应该坚决支持。我们是工人阶级,要当巩固发展上山下乡成果的促进派。

反击右倾翻案风斗争开始后,再次学习党的基本路线,认识到“拔根风”是党内走资派和阶级敌人妄图扼杀上山下乡新生事物的阴谋,我们就是要对着干!我又和妈妈一起批判邓小平拔根复辟的罪行,。在这场关系到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的大搏斗中,我们一定要站稳脚跟,坚决同邓小平对着干!

经过一次一次的思想斗争,妈妈的思想终于通了,她高兴地表示坚决支持我扎根农村干革命。

对于我的行动,有的人很不理解,认为我放着上海不回,真是太“傻”了。听到这种议论,我心里很不平静。难道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坚持在农村干革命是“傻”吗?尾山农场七英雄说得好:“一个人如果单单是为了享乐而活着,依我看,还不如不活着。只有斗争,才叫生活。”“走毛主席指引的路,我要带头。”我要向英雄们学习,树立远大革命理想,为共产主义大目标自觉战斗一辈子。我是一个共青团员,我一定要实践自己的入团宣誓:“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

上山下乡是一场伟大的革命。每前进一步,都充满了斗争,不斗争就不能进步。刘少奇鼓吹“下乡镀金”,诱惑不了我们;林彪叫嚷“变相劳改”,阻挡不了我们;邓小平大刮“拔根”倒退的妖风,也刮不倒我们铁心务农、扎根农村的坚强决心。在今后的道路上一定还会有曲折和斗争,我有决心,有信心,沿着毛主席指引的方向,胸怀共产主义大目标,在上山下乡、扎根农村的革命大道上坚定不移地走下去,走到底!

【忆与议】

在重读上述发言草稿的时候发现,与先前的采访、构思相比,内容上有“一减一增”。

“一减”是指采访中提及的“陈越玖”不见了。当时肖某曾说“我要向陈越玖学习”,“陈越玖事迹,人在长征医院,还想着北大荒,临终前还要求把骨灰送到北大荒”。显然,肖某是把陈越玖作为自己心目中的“英雄、楷模”的,虽然自己并没有身患绝症。

对于陈越玖,我从网上查到相关信息。① http://www.laoren.com/lrbdn/2013/266894.shtml   知青忆姐妹陈越玖:24岁病逝的北大荒人  发布时间:2013-12-26 16:35:15  来源:湖南知青网 。其中提到,“1976年青年节,人民日报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为此做了长篇通讯《我是北大荒人》。”②http://www.nkhxl.com/WebSite/hxlmhw/shzyjz/zrsy/Articles/2014112809142702387782.html  我是北大荒人——记宁波知青陈越玖  发表日期:2014-11-28 作者:张传文 李人健 。其中也提到:“1976年5月4日青年节那天,《人民日报》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联合发表和播送了长篇通讯——《我是北大荒人》,报道的是宁波知识青年陈越玖在农场的6年中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弥留之际还向党组织要求死后将骨灰运回农场,埋在北大荒土地上的动人事迹。”

两处均提及当时媒体的报道,为此,我查到了当年那天的人民日报,第一版是题为《走同工农结合的道路 做反修防修的先锋》《发扬革命传统 集中火力批邓》的文章与新华社报道,第二版整版及第三版左下角是八千余字的长篇通讯《我是北大荒人》。不难想见当年的宣传基调是什么,而删除了当年的政治内容就成了如今的网页内容。

“一增”是说在草稿中提到了“尾山农场七英雄”。想来当年一定是名震一时的知青英雄人物,遂上网搜索。黑龙江省农垦北安管理局的网站上有http://www.gk.gov.cn/dt/ShowArticle.asp?ArticleID=6921  尾山农场“七英雄”事迹简介。文中说——尾山农场七英雄烈士陵园位于五大连池畔的小洪山上,占地5万平方米,始建于1976年7月,是尾山农场党委为了纪念因扑救山火保护国家财产而英勇牺牲的杨淑云、檀文芳、施宝慧、李桂芬、汪贵珠、朱慧丽、朱慧娟七名“英雄战士”而建。碣碑雄伟壮丽,碑后为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题词“英雄的战士、祖国的未来”,碑下并列排着7座墓基。——此处语焉不详的是“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无名无姓,究竟是谁呢?欲言又止。1976年是风云变幻的高峰期。“七英雄”事情发生在1976年3月,陵园始建于7月,这一时期在世的政治局常委恐怕只有张军师了。因为十大产生的三名政常中,董必武已经在1975-4-2去世,朱德是1976-7-6去世的,即使是他题词,也没有理由“隐名埋姓”。这样,就只剩下张军师了,难道说他的题词如今还留在“革命传统教育基地”?!

我又在新浪博客上看到了另一种说法: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7804d70102dxo3.html  沉默者的呼喊——黑龙江省尾山农场七知青罹难30周年祭。文中说——这七位罹难者多为普通知青,既非党员,也少团员。有五名上海知青,两名哈尔滨知青。死者中有六位女性,一位男性,其中还有一对姐妹。——至此就令人头晕了,那次山火事件中究竟有哪些罹难的“知青英雄”?该文提到,时任政治局委员的姚文元看到内参后作了批示:“英雄的战士,火红的青春。”看来,不管是谁题词或批示,在1976年的政治风云中,某些大人物又一次试图把知青当做博弈的工具。当然,其结果与八年前是不可同日而语了,因为夕阳正在陨落、民众已经觉醒。


  评论这张
 
阅读(292)|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