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返城以后1976〈12〉丙辰清明的心情 [原创]  

2015-06-03 10:47:19|  分类: 返城以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首反顾1976年4月份的日记时发现,曾经在1月份对“敬爱的总理”去世作了连续十来天的记录(见《返城以后1976〈2〉乙卯腊月的十天》),到了4月份那个“丙辰清明”却变得噤若寒蝉,没有留下半点“心情随笔”。

 

1976. 4. 1 星期四 多云到晴

下午为里委刻蜡纸3张,内容为康老59年发表的《共产党员应当是马列主义者,不应是党的同路人》。

【忆与议】

当年里委翻印的那份资料,是我第一次为里委刻写蜡纸,记得曾经“珍藏”一份“以志纪念”,但是很可能在1976年10月的突变之后就把它扔进了垃圾堆。因为那个“康老”就是在1975年12月去世的“理论家”康生。不知道是谁在1976年三四月间翻出了他十七年前的文章,意在用“同路人”这样的棍子来为“反击右倾翻案风”添油加劲。

 

1976. 4. 2 星期五 阴转雨

午后路上遇桑龙根,现在民兵小分队帮助整理材料,另葛德珍以一眼无光感亦被列入残疾。晚与祖父至“西藏书场”听评弹。

【忆与议】

日记中提到的两个人都是病退回沪的知青,在等待重新安排工作。能够列入“残疾”就有幸摆脱进入生产组工作的厄运。

不记得当时的评弹有些什么内容,只记得“西藏书场”位于西藏路北京路附近,坐西朝东,与“大上海电影院”隔路相望。当时能在正式剧场演出的文娱活动的门票都是很抢手的,估计那一次的票子是我父母亲单位里发下来的,而他们单位属于文化局系统,又在与书场近在咫尺的南京西路。

 

1976. 4. 7 星期三 晴到阴

心里很不安宁,没有做成什么事。……晚上8时广播党中央两项决议,天安门广场发生反革命事件(4月5号)。

近来的日子酷似度日如年,颇有惶惶然不知所终之感。因为,75届的分配通知已经开始发放,而根据传闻说在4月份要分配一批,可是至今音讯全无,不知什么时候工作才会有落实。这种日子的滋味是何等的难受。我不禁又回想起73年那段历时9个半月的、使我至今犹感“害怕”的日子:脱离实际,脱离斗争,精神上空虚,思想上寂寞。眼下的日子是何等地相似。相似之中还有不似之处:那年,我还是云庄的人,还有许许多多的云庄的人回沪,三天两头的见面,倒也多少解除一些苦闷。今年则不同,我脱离了云庄,云庄的人回来又不多,就是在不常见的见面中,我也越发感到了苦闷——他们所交谈的,多是与我无甚相关的了——我倏然感到了“离开云庄”真正含意,我已无须去思索那儿发生的问题,而最多只需要关心地问及一下情况就足够了。因此,思想上空荡起来。然而这还只是在等待分配六个半月的时候,倘若真要等上九个月或一年,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啊!

1976. 4. 8 星期四 阴有雨

上午重写给刘、陆的信,到里委写标语两条。下午到老西门,有示威游行队伍。3时许,本街道在半小时之内迅速组织了一次游行。

【忆与议】

尽管已经持续三个多月的“反击右倾翻案风”使人感到压抑,但是没有料到那年清明节会成为现代史上一个重要转折点,在政治中心的广场上发生的事情更是我等平民百姓难以想象的。它和十年前最高领袖一呼百应、同仇敌忾打倒中国的赫鲁晓夫的情况大不相同的是,这次打倒中国的纳吉就显得人心不齐、议论纷纷。记得当时民间就出现了对官方报道的质疑,虽然只是局限于室内和亲密者之间,但是经历了十年文革的人们毕竟开始了独立思考。至于再往后十三年就更不能同日而语了,人们已经敢于在公开场合发表各种异议了……。社会就是这么逐步发展的,民众就是这么逐步成熟的。

丙辰清明我的心情很郁闷,“国家大事”和“个人小事”搅合在一起,更多的还是考虑自己“重新安排工作”究竟前景如何?总以为自己插队七年、工伤病退,应该尽快得到满意的工作,实在是还没有走出天真幼稚。

 

1976. 4. 9 星期五 晴

近午,张显扬、葛德珍等三人来,葛等二人询问“残缺”事宜。

1976. 4.10 星期六 阴,多云

下午到南京路、外滩、福州路、西藏路走了一圈。

【忆与议】

日记中的张是“病休青年”,葛是“病退知青”,都是想借助于眼疾进入“残缺”的行列,为的是避开最低档次的“小集体即生产组”的命运。文革十年已经使人们越来越讲求实际而远离清谈。

查阅当年的人民日报,那次广场事件之后,各省会所在城市举行了大规模的集会和游行。从日记来看,自己周围在4月8日下午有过一次街道级的游行,而10日下午到市中心走了一圈,并无动静。看来当时对组织大规模的持续的游行活动已经不像十年前那么信心满满的了。

 

1976. 4.13 星期二 雨转阴

再有七天,就是回沪七个月了。面对流逝的时光,心里无比烦恼。我从未想象到回到这么一个家庭生活来竟是如此难受的滋味。环境的极端的令人恼火,使我分外怀念起过去的岁月来:往年的现在,——在我短短的二十多个年头的经历中,有七个春天是在农村度过的——正是春插农忙来临之际,差不多已到了大干的时候。对于栽禾我有特别的兴趣,至今仍然回味着其无限的趣味或乐趣。至于为不少人视若洪水猛兽地可怕的腰酸背痛,对我来说似乎无甚印象的了。总而言之,那七个栽禾大忙,我确是一年比一年干得欢乐。再想想往年的现在,已是早起晚睡、起早摸黑地苦干的时节了。每天五点左右自然而然地会醒过来,接着就是十多个小时的弯腰大干。当满天繁星出现在头顶,在夜幕中急步回到家里时,虽然一天的劳累,但有其特有的乐趣,大伙儿还聚在一起,劲头十足地谈论今天的战况,热气腾腾,干劲充沛,……充满着青春的活力。可是今天呢,现在呢?是何等地令人沮丧的日子呀!睡在箱子般的暗室里,可以使人觉得永远是黑夜;这儿,没有云庄生活中每天早晨睁眼可见的晨曦。呆在这狭小的屋子里,嘈杂、烦闹、孤独、无聊;这儿,没有云庄生活中极目远眺可见的青山绿田。生活在这个家庭里,使人感到精神窒息;这儿,没有云庄生活中那种战斗的气息,青年人是活跃,劳动的欢乐……。

从这一点来说,已够我感到难受的了。    若把73年在沪养伤的9个半月作为我脱离现实的生活作为第一次认识的话。那么迄今“才”七个月的“等待”生活则是让我永远把这种生活视为畏途这一认识的开端。如果说七年的农村生活产生了我思想上的一次飞跃,那么这七个月(还会更长)的生活正在使我发生新的“变迁”。

【忆与议】

在等待分配工作的郁闷之中,撇开曾经的痛苦,回味有过的欢乐,情有可原,人之常情;但是决不会因此就真的返回山村。既然七年的农村生活已经产生了思想上的“飞跃”,那就不会“吃回头草”,而新的“变迁”究竟是指什么,已经无法忆及。

(2015-05-24~06-03)

  评论这张
 
阅读(396)|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