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返城以后1976〈4〉病退回沪后第一个春节 [原创]  

2015-04-08 08:35:07|  分类: 返城以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虽然插队七年间除了1969、1975两个春节外其他几年的春节都是“回沪探亲”的,但是真正返城以后的第一个春节1976丙辰年春节也没有特别的兴奋。

 

1976. 1.21 星期三 转多云

上午到老西门逛了一圈。午前午后放置年货,费时甚久。后整理历年填词、习诗之劣作。小金来叫我去写图书书目(大字公布,以供借书之用)。乡办在收集一家有2个以上务农子女的名单、情况,上海慰问团需要。华从昨天开始在搞,一式两份。

1976. 1.22 星期四 晴,冷

一天在里委,抄送子务农家长名册。全力开快车,赶在一天内完成。下午乡办何来联系工作,对我说“尚未安排,若安排会……”。下午结束后甚觉寒冷,到老西门转了一圈。晚上续阅《﹝第三帝国的﹞兴亡(二)》毕。

【忆与议】

重新开始的“义务劳动”是一些零敲碎打的琐事,我之所以乐此不疲,无非是增加与里弄、街道接触的机会。假如要我为了工作安排就坐到里革会或街革会“死搅蛮缠”,那是我不愿意做的。而那一阵子,我的父母所在图书馆的可以开放借阅书目中有《第三帝国的兴亡》一书,介绍了纳粹德国的兴起和覆灭的全过程,由于是在那个极端年代阅读这部书,感慨多多,但是没有斗胆留下读书笔记。

 

1976. 1.23 星期五 晴

上午九时许,﹝里委干部﹞陈美娟通知我即去乡办,是小施要求帮忙誊清“七五年乡办小结”,至午方毕。间老何给我一今下午万体馆票子。午后即乘17路至打浦桥,行至枫林桥,遇阳团顾坤华。改乘43路至万体馆。市举行“慰问回沪探亲知识青年体育表演”,内容有击剑(全国青年击剑集训队,表演女子花剑、男子花剑、男子重剑、男子佩剑)、羽毛球(市队,男单女单男双女双各表演一局)及篮球(新疆——上海青年)。未终,即与老何游览一周,同回。车子拥挤,步至徐家汇,乘车至斜桥,再步回家。

【忆与议】

这天的经历实在是不足挂齿的小事,但是一直记忆在心,原因有二。其一,那次是头一回见识刚刚使用不久的上海体育馆,因为它可以容纳观众一万多人,所以通称“万体馆”(1999年经过改建,增加了双层舞台,并更名为“上海大舞台”)。那时候我家住在卢湾区南阳桥(现今地标“太平湖”以东,老西门以西),对徐家汇以南的万体馆究竟有多远,并没有具体概念,以为乘17路无轨电车到打浦桥以后就没有多远,步行即可。现在查阅电子地图,方知从打浦桥到万体馆有5公里之遥。那天走到枫林桥,只不过走了2公里。幸亏遇见熟人,才知道还需以车代步,可以乘坐43路公共汽车。其二,那天在43路的裕德路站下车以后,四下张望,不见传说中的庞然大物万体馆,向路人打听,得知还要向前走、过马路,顺着路人手指的方向,得知是在前方马路对面。当时的漕溪北路不过来回四车道,远没有现在的那么开阔,又因为当时的漕溪北路与万体馆之间还有一条平行的南北向的蒲东璐,它与漕溪北路之间是一长溜两层楼的民宅,挡住了不少视线,所以没有一眼看到万体馆的穹顶。那天吸引我眼球的,还有漕溪北路西侧正在施工中的建筑工地,高高的吊车正在起吊来自预制厂的呈片状的外墙,门窗位置清晰可见,这种模块化施工方法还是第一次见识。后来,那一片住宅成为上海最早的高层住宅群,六栋13层、三栋16层。更没有想到,两年后的1978年4月,我家有幸“落实政策”,成为“万体馆高层”的居民,直到1991年搬离。

 

1976. 1.24 星期六 晴转阴

下午为纸盒、五金两组各抄一份决心书。后练习填词。

【忆与议】

日记中“纸盒、五金两组”是当年吉安街道大华里委范围内的两个生产组。“纸盒”指的是大华纸盒组,规模颇大,人数较多;“五金”指的是大华五金电讯组,有生产组系统中少有的具备一定技术含量的地方,所以得到众人的追逐,欲进该组是大不易。

 

1976. 1.25 星期日 转阴雨

晚上父友(上机)LYG来,传阅五件“领导同志讲话”,至10时半。

【忆与议】

当年悼念周恩来的活动结束后,“反击右倾翻案风”再度成为热点话题。我父亲认识单位里的“工农兵批林批孔小组”的成员,其中有一个来自“上机”,即上海机床厂,有时候会在厂里看到新的资料,就抽空来我家“分享”。

 

1976. 1.26 星期一 阵雨转多云

终日诗兴大发,除帮做若干家务。下午到蔡MH家,人不在,与其母聊谈片刻,后由淮海路回。到家闻﹝里委主任﹞陈鼎如通知开会,去居委,是通知初四下午5~7时里委值班。

1976. 1.27 星期二 晴转阴

午后章ML来,插队6年又10个月后抽至合肥安徽印染厂,还须学徒2年!

【忆与议】

这是当年使我愤懑不已的一件事,那位章姓同学是1969年1月到安徽淮北插队的,1975年年底幸运地上调进厂,然而6年又10个月的“插龄”只能相当于工厂里一年的学徒期,当时多是三年学徒期满方可转正。由此而联想到诸多插队知青,别说有幸经过病退等途径返城的都需要“从零开始”,还有尚在“坚持乡村”的呢?当初宣传插队是“革命工作的不同分工”,可是后来的差异何其巨大,怎么叫人心服口服?!

 

1976. 1.28 星期三 阴,多云

上午小金来叫去里委写标语。下午及晚上打扫卫生。

1976. 1.31 星期六 晴

农历丙辰年正月初一(春节)

没有出去拜年。上午在家做馄饨。下午做点家务,到老西门一次。

春节随感

一年一度的传统节日春节又到了。多年来,我从幼儿时向往过节的心情逐步演变为害怕过节。因为对于过节的那一套东西,我是觉得相当反感的。首先是吃喝,真是令人啼笑皆非,好容易能有几天休息时间,却仍然不得安宁,无法休息,忙忙碌碌,不可开交,甚至比平日要吃力得多。再说节日突击“进食”,究竟有什么意义,实在令人怀疑。   其次,在人往客来中的繁礼缛节是使我极感头痛的,每年难得有机会聚聚,何必那么客气呢?无非是吃点、喝点,搞得那么郑重其事、铺张比阔,实在庸俗至极。这些都是劳民伤财的事。供应的压力要大于平日百倍,造成市场紧张,到处排队,这又何苦啊!一直在提倡“移风易俗”“破旧立新”,多年来,成绩是有的,但是,千百万人的习惯势力是可怕的。能够彻底反潮流的话,那是极其难能可贵的。周围环境中,长辈、同辈、邻居、亲友,有形无形的压力是极为巨大的。若要反一反这种潮流是一件极不简单的事。

【忆与议】

又是一次空想主义的“反潮流”,也是那个年代极端意识潜移默化的结果。

在农村七年,通过几年的生活渐渐感到,农村的节日与城市相比有很大的不同,其特点是(仅就江西来说)是与农业季节有密切联系的。江西农村有三大节日:五月节——端午、八月节——中秋、和春节。五月端阳节,正是在春忙之后,大干了二十多天,春忙了一个多月,刚好农活能松懈一些,人也休息一下,放松一点,于是就有了端阳节。八月中秋节,恰在双抢之后,苦干了一个半月,新谷收起来了,晚禾也已成活,该是休息一下,接接力了,就有了中秋节。春节则是一年辛苦之后的休整时期,各种庄稼均已收获,冬闲时节,享受一下自己辛勤血汗浇灌和换来的丰收成果,并迎接春天到来,便有了春节。云庄还有一个“十月节”——农历十月半,此节在沪从未闻得,那儿也只叫十月节,它也不是没有来由的——十月半,晚稻已收获完毕,山上油茶籽也基本上采摘结束,就是说秋收已经完成,十月节便是它的庆祝。由此观来,这些传统的民族节日,是农业经济的产物,是社会发展的结果。在它初出现时,也许仅仅是人们庆贺生产劳动中一个重大胜利的节日。而到了后来,各种阶级的意识,尤其是封建统治阶级的意识形态灌注了进来,形成了一套基本上反映着封建统治阶级的礼节。资产阶级继承并发展了它。在今天社会主义社会里,旧的传统观念受到了很大的打击,但距离彻底摧毁还是很遥远的。

【忆与议】

文革伊始就把民间风俗归入“四旧”(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之列,更没有什么书刊介绍这方面的历史知识。插队期间,目睹农村里的生活实际,对年节习俗作了一些琢磨,但是直到返城以后才写在笔记里。把那些年节看做农业经济的产物是对的,但是扣上阶级观念和意识形态斗争之类,则是极端年代的特色产物了。

  评论这张
 
阅读(444)|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