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返城以后1976〈2〉乙卯腊月的十天 [原创]  

2015-04-03 18:39:42|  分类: 返城以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照气象的节气,1976年1月的6日是小寒;按照民间的习俗,8日是乙卯年的腊八节。总而言之,是进入了一年中最寒冷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人世间的严寒也同时降临了。由于我“赋闲在家”,所以颇为认真地记录了那个寒潮中平民百姓的所见所闻。

 

1976. 1. 9 星期五 晴

清晨四点多,我忽然醒来,昨晚忘了拔去的单管机耳塞里传出了广播员声音似乎是激昂的。迷迷糊糊之中,却好像又听到哀乐,心里不禁一震,脑子也清醒了一些;再听仔细些,太像哀乐了。于是把耳机放进耳朵里。哀乐之长,超过二十多天前康老逝世时。我心里砰砰直跳:奏哀乐就说明不是一般领导人去世……。好容易等到哀乐声止,竟传来敬爱的周总理病逝的噩耗。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我再也睡不着了,心里好生悲痛。6点半,人们都打开了收音机,没有一个不感到难过的。我凄然而泪下,心里无比沉重……。高龄的革命领导人随着自然法则而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我们青年一代决不能辜负老一代的期望,一定要当好革命事业的接班人啊!

全国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广播电台停止了文艺、音乐节目,一些专题节目的开始曲也取消了。从清晨3时起,反复广播着周总理逝世的讣告,播放着哀乐。上午,就开始有一些单位下半旗志哀。晚上六点半,广播了中共中央、国务院的通知,隆重追掉周总理逝世;八点广播了治丧委员会公告,不邀请外国代表来华参加吊唁活动。

【忆与议】

现在很少有人还记得,在1976-1-8之前,还有一个高级领导人、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和人大副委员长的康生,于1975-12-16去世,终年77岁。当时发布的讣告称他“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是中国人民的伟大的革命战士和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是党和国家卓越的领导人之一”。在21日的追悼会上,叶剑英致悼词,又称之为“中国人民的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光荣的反修战士”。评价甚高,极具哀荣。仅仅过去二十多天,又有同龄人“巨星陨落”。这在当时是令人震惊的,所以我在日记中感叹“高龄的革命领导人随着自然法则而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然而,由此生发“我们青年一代一定要当好革命事业的接班人”云云,实在是尚未摆脱幼稚的表现。

 

1976. 1.10 星期六 晴

虽然通知全国各地在15号下半旗志哀,但是越来越多的单位自发地下半旗志哀,群众佩戴黑纱的已有半数。广播中开始广播各国领导人的唁电。傍晚,老西门报刊门市部前买报的人排成了500多人的“长蛇阵”,悼念总理的黑框大字标语开始出现在街头巷尾。晚上许许多多的群众集合在里委看电视,但是没有关内容。今晚在里委写了一幅悼念标语。

1976. 1.11 星期日 晴

上午与父同去拜访HZZ,后步行经由南京路、人民广场回家。本市各大楼、高大建筑物上都下半旗志哀。电台用两个半小时广播了各国领导人、兄弟党的唁电唁函全文。

1976. 1.12 星期一 晴

继续沉浸在沉痛哀悼敬爱的周总理的气氛中。午到人民广场及中百等处转了一圈。书店中哀乐的唱片、总理遗像争购一空。本街道明天进行吊唁仪式,各里委在忙碌筹备。上午到里委登录图书,下午打打杂,写了花圈上的白纸飘带,后通知华、卢明下午参加吊唁仪式。

晚上七时,电视转播“党和国家领导人及首都群众向周恩来同志遗体告别”的电视片。人们不顾天气严寒,在室外场地上,怀着崇敬和极度悲痛的心情观看了电视,抽泣之声不绝于耳。

1976. 1.13 星期二 晴

吉安街道今天举行吊唁活动,假兴华小学礼堂。从早上7点半开始,先举行了追悼会,由各里委主要负责人和十名代表参加,然后举行吊唁仪式,直到下午2点半才结束。估计有万余人参加。小学生的吊唁比预计中的要快得多,看来这些小朋友们还无法懂得周总理在我国人民政治生活中的重要性,而集体事业的生产组组员和里弄居民的吊唁远比预料中的要缓慢、悲痛;许多中、老年痛哭流涕,泣不成声,队伍因此无法移动。我回里委布置总理遗像。中午到下午2点半在里委值班(义务,临时顶班)。晚上,电视重播电视片,观众依然众多。马路上到处可见哀悼总理逝世的标语,内容除了报上的两条外,还有:“敬爱的周总理永远活在我们心中”“敬爱的周总理,我们永远怀念您!”“我们极其沉痛地哀悼周总理逝世!”等等。

【忆与议】

当时这样的超越规定的自发行动,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民众用悼念行为来表达对长达十年的极端年代的反感。

 

1976. 1.14 星期三 晴

早上的新闻节目中,六天来第一次没有把周总理逝世放在头条,而是广播了人民日报、新华社记者写的报道,清华大学关于教育革命的大辩论促进了大变化。开头第一句是“目前全国人民都在关心着清华大学大辩论的情况”,而有关总理逝世的外国唁电都只简略地报告了来电的国家领导人名字。

近一星期来,在巨大悲痛之中,生产依然正常进行着,而政治活动都暂时中止了,代之以总理逝世的悼念活动。广播中近日偶然有一些歌曲,但都是进行曲;近几天每天都要数次广播外国唁电,每次都在一小时以上。悼念敬爱的总理的活动,在各单位普遍举行,随着即将到来的15号追悼大会将达到新的高潮。

【忆与议】

那天的“新闻”实在是令人意外的“不得人心”,所以把它记录在案。

 

1976. 1.15 星期四 晴

上午到里委,听到一些有关悼念活动的注意事项。要求大家在表达自己哀思的时候,要着重在“化悲痛为力量”上,而在形式上要注意简单、节约。总理的一生就是艰苦朴素、勤俭节约的一生,各单位可以举行小型座谈会,不要举行集中的大规模活动,也不要上街,等等。因此,“国哀日”基本上是正常的,没有进行大规模哀悼活动(如举国默哀几分钟)。据说上午9时57分浦江里的轮船鸣了汽笛。

下午在家,觉得乏味,2时外出,闻得市革会门口送花圈的人很多,便信步由金陵路来到外滩,果然还是有许多单位的群众一队接一队络绎不绝地将花圈送到市委市革会去。市委大楼门前的交通也临时改道了,对面马路上观望的人密密层层。喇叭中哀乐反复播送着,使人感到阵阵悲痛。3时正,汽笛长鸣,达十余分钟之久。大概直到天黑还有送花圈的队伍。

【忆与议】

当年众人私底下议论的有两条,一是为什么最高领袖不出席追悼会,大家没有忘记他曾经在四年前的一月份出现在陈毅的追悼会上,此次是劳苦功高的总理去世怎么不现身呢?难道说……?二是邓小平出现在追悼会上并致悼词,也许他可以度过“反击右倾翻案风”这一关了?

 

1976. 1.16 星期五 晴,多云

广播了首都举行追悼大会的消息,电台里又是反复播送。人们的心情依然十分沉痛。午后访章PY,……。后走马当路、黄陂路至大世界,又经龙门路回家。高大建筑物上的国旗取下了,但各基层单位依然下着半旗。晚上到里委看电视,1、周恩来同志追悼大会,2、隆重哀悼周总理的吊唁仪式。

1976. 1.17 星期六 晴,多云

电台里今天除了几次15分钟左右的歌曲外,其他文艺节目仍然中止着。大多数基层单位仍下半旗。

1976. 1.18 星期日 多云

在家烦闷而乏味,做些家务。下午到老西门走了一圈。还有一些单位下半旗为周总理志哀。

1976. 1.19 星期一 阴

广播电台中的文艺戏曲节目到今天才正式恢复。因为总理逝世已中断了整整十天(从1月9日到18日)。直到18号,还有相当多的单位下着半旗。敬爱的周总理与我们永别了,但他永远活在我们心中。总理去世是解放以来政治生活中最大的不幸与震动,这一巨大损失所带来的广泛影响将会越来越多地反映出来。

【忆与议】

在那个极端年代里,虽然不时从报纸上看到最高领袖越来越明显的老态龙钟、敬爱的总理越来越异常的消瘦,但是平民百姓是不敢公开议论领导人的健康状况的,仅仅几年前还兴奋地奔走相告诸如最高领袖可以活到120岁的传言,还山呼万岁、高唱高喊万寿无疆,到了此刻面对现实也不敢设想“万一他们都……”之后会发生什么。时隔四十年,回想那个年代那些事,恍若两个世界。如今越来越深入人心的观念是,再也不能把国家、社会、民族的前途寄托在个别人身上了。

  评论这张
 
阅读(316)|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