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返城以后1976〈6〉无奈的捉刀代笔 [原创]  

2015-04-27 16:00:32|  分类: 返城以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进入三月份以后,我的日记中“义务劳动”重新出现增加的趋势,这和当时的政治大气候紧密相关,那就是“反击右倾翻案风”进入高潮。

 

1976. 3. 3 星期三 晴

上午洗衣,到居委写欢送知青标语四幅。乡办小施来。午前及下午为里委草草写就一份工作汇报发言稿(今晚会上用)。因到华处通知开会,小朱与政宣组盛绍林来通知我明下午去写大字报。

1976. 3. 4 星期四 晴

上午洗衣等家务。下午到政宣组帮助抄专栏大字报。

1976. 3. 5 星期五 阴

到政宣组帮了一天,直至晚9时基本贴好专栏为止。

【忆与议】

上述几天日记有三个“看点”。

一是“写欢送知青标语”,那是每年开春以后街道里弄的“规定动作”,制造舆论,大造声势,把回沪过春节的上山下乡知识青年“欢送离沪”,如此作为心照不宣的是,上山下乡实在是不得人心,如果是出自内心的坚决拥护,还用得到那么大张旗鼓制造声势么?

二是为里委起草工作汇报,不料此事在随后十多天里把我折腾得够呛,为了满足区乡办的要求,居然翻来覆去写了四五稿,这也是那两年“义务劳动”中罕见的记录,详见后文。

三是“重操旧业”,即抄写大批判专栏。文革期间,1966年夏天开始出现铺天盖地的大字报,几个月以后就“发展”到“高层次”的“大批判专栏”,有相对固定的位置和一定的面积,辅以美工装饰。我在1967年11月到1968年11月的“复课闹革命”中就在中学母校里抄写了57期大批判专栏。虽然我没有绘画的能耐,但是“练就”了毛笔大字快写的“功夫”。然而这改变不了下乡插队的命运。更没有想到“修地球”七年之后又会“重操旧业”,但是,此刻已经不再是个中学生,而是“病退知青”,经过那些年社会生活的“再教育”,我的“世界观”已经今非昔比了,至少不再是唯唯诺诺、惟命是从,多少有了一些独立思考。

 

1976. 3. 8 星期一 阴,偶有小雨

傍晚陈美娟叫我到乡办,老卞就大华两动员小结之修改作了布置,要求三天内交稿。

1976. 3. 9 星期二 阴雨

上午到居委就“两动员小结”与干部接洽。晚上起草。

1976. 3.10 星期三 阴

里委两动员小结花了大半天时间才勉强写成。因自己毫无感性知识,写起来十分吃力。

1976. 3.11 星期四 阴雨

上午交小结,找﹝负责上山下乡的里委干部﹞陈美娟,不在,直交乡办,老卞在“济南”﹝里委会﹞,下午到乡办,老卞谈修改意见,后回里委,因陈美娟有会,﹝里弄支部书记﹞黄帼英对情况不甚了解,故延至晚上,谈至9时,后修改至11点半。

1976. 3.12 星期五 多云

上午修改“小结”,又到乡办请示老卞。午后至下午3时誊清,交黄帼英过目后交老卞。

1976. 3.17 星期三 阴

到里委帮助写卫生宣传标语近一天。下午4时许,陈美娟、小施又通知我去乡办找老卞,上次“汇报”为区里采用,需做若干修改。

1976. 3.18 星期四 阴雨转小雪

上午将两动员汇报作了若干增补。近午陪钱伟国到乡办找小朱为他回队开了一证明。

1976. 3.25 星期四 多云到阴雨

下午,里委陈美娟叫我誊清经区乡办删改的“两动员小结”。

【忆与议】

上述日记勾勒出那次捉刀代笔的全过程,而那份属于上山下乡工作范畴的“两动员”汇报,我留下了最后两个版本,其中有一版是区乡办“亲笔批示”的最终定稿。另文详述。

日记中提到的“陪钱伟国到乡办找小朱为他回队开了一证明”,从一个侧面佐证了当年江西一些地方“狠抓阶级斗争不放松”,以至于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回沪治病探亲时,往返沿途都要持有插队地生产大队或上海居住地街道乡办出具的身份证明。钱伟国是我家的邻居,1975年10~11月我在“义务劳动”的笔记中有这么一条——钱卫国  [住址][西门路]37/3(本人不在家)  江西崇义  75年2月  急性胆囊炎回沪治疗。见《返城以后1975〈11〉走访回沪知青时的笔记》。显然,到1976年3月,钱伟(卫)国已经在沪“滞留”一年有余,而我在街道里弄“人头熟”,就为他到街道乡办作了一次“引见”,让街道乡办出具一份证明,以便他在返回生产队的一路上应对不时之需。

 

1976. 3.29 星期一 阴雨

本月有许多时间花在里委两动员小结上。从街道乡办接受任务后,找有关干部了解情况,就动笔写成了初稿,如实地将情况表述出来。后来又连续修改了三次,篇幅由3张扩大到8张。最后定稿是由区乡办大刀阔斧地砍掉了许多,才压缩成4张。但基本面目未变。

相当时间以来,使我颇为反感的是写小结、写汇报中的“浮夸风”,吹牛夸大,自吹自擂,真实情况得不到反映,还常常报喜不报忧,岂不是成了欺上瞒下。基层的干部都很有意见。有些人虽然也感到这一点,但又不想纠正它,说是“若不吹嘘一下,就显不出成绩,就会挨批评”,云云。颇有不得而已的样子。

我不想受到这种“表扬”。这种“表扬”只能是损害革命利益,损害党的威信。

可是这种浮夸风究竟从什么地方刮出来的呢?当然,现在是追查右倾翻案风的风源的时候。

【忆与议】

此处笔记留下了当年的心情,亦真亦假。对小结、汇报中的浮夸之风的反感、厌恶是真的,而放弃对浮夸风之源的思考则是假的,因为同一天的笔记里还有对“限制法权”等等的思考,真要追根寻底地谈论浮夸风之源,就难免涉及当时已经在私底下议论纷纷的对生产、运输等领域整顿工作的“批判”,所以不得不以“现在是追查右倾翻案风风源”为由而“刹车”,正话反说,表达了对现实的疑惑。事实上,当时社会已经处于矛盾的聚焦点上,一个星期之后就发生了丙午清明的“反革命逆流”“反革命政治事件”。

  评论这张
 
阅读(355)|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