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返城以后1976〈5〉平淡的二月 [原创]  

2015-04-24 12:17:12|  分类: 返城以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着手整理四十年前的日记,从1968年11月开始,到1976年1月,已持续7年多,尽管1972年因为日记本失窃,但是通过稍后的回忆录等渠道,还是填补了不少空白。然而,1976年2月的日记实在是没有多少内容可选,除了帮助父亲抄录《史通笺记》等资料以及阅读《民国通俗演义》等书刊外,就是往返于插友、校友、亲友之间,但又未记下什么具体内容;或许还处于农历的正月,新年伊始之际,街道、里弄也很少叫我去“义务劳动”。总而言之,那个月的日记是相当的平淡无奇。

 

1976. 2. 5 星期四 晴,骤冷

晚九时一刻,郜ZW与周XL来访一小时。谈了大量关于云庄粮油混乱之事。

【忆与议】

虽然我已经在1975年9月病退回沪,但是对曾经身处七年之久的云庄知青集体户还是难以忘怀,经常有信件往来,了解插友近况。由于1974年11月成立的东岭背青年队吸引了许多骨干力量,云庄集体户的情况每况愈下。不记得“大量关于云庄粮油混乱之事”是些什么内容,只记得云庄集体户仿佛群雄并起、但又群龙无首,陆续有人投奔青年队。时过境迁之后不禁遐想万千:如果没有后来的大回城,有“散养”之称的插队知青,除了想方设法远走高飞以外,留下的真会“抱团取暖”形成一个个独立核算的“青年队”吗?纵然有关方面使出浑身解数,竭尽全力“巩固上山下乡成果”,那样的“外来民”小团体果真会成为必然趋势吗?再想想,那是不可能的,即使没有1976年10月的“突变”,那种逆历史潮流而动的上山下乡运动也会在愈演愈烈的民众抵制中垮台。五彩缤纷的政治泡沫可以哄人一时,但不可能永远,而社会和经济一定会发展起来,戳破那些谎言,还原事物真相。

 

1976. 2. 9 星期一 阴转多云,晴

下午与祖父在“大众”观“第三届全国运动会”。先到大世界新华书店,在光明中学围墙上有68届赴黑龙江的半、中、技毕业生《告上海人民书》大字报。

【忆与议】

在1968-12-21最新指示发布后出台的“一片红”政策,影响到一批68届的半工半读学校、中等专科学校、技工学校(简称“半中技”)的学生,直到七年后他们仍在“闹事不已”,在当时的情况下,就是借助于大字报表达不满与抗争。

 

1976. 2.13 星期五 阴,晚有小阵雨

下午到居委为唐网虎特困座谈会作记录。

1976. 2.27 星期五 雨转阴

下午到里委为陈俊明病退座谈会作记录(胃溃疡)。

【忆与议】

当年知青如果有幸进厂、上学,也只是“脱农”“离农”,很难回到原先的城市。真要回城,只得经由困退或病退的途径。政府主管部门为了“体现群众路线、代表群众意志”,都要在里委会召开座谈会,名曰听取群众意见。结果很快就演变为一种形式化的程序,那两年我多次做过这类座谈会记录,未曾有过、也没有听说有过不同意知青退回上海的事例。

 

1976. 2.17 星期二 阴,阵雨

午后……到里委,派出所小薛要我代抄一份大字报,及至晚上才抄完,送到派出所交与王所长手中。

1976. 2.19 星期四 多云

下午去里委:图书室包书,回沪知青情况分析统计,小薛又要抄一份大字报,系王桂馨的稿子,及至晚上才抄完,送至派出所交与小缪、小薛。

1976. 2.23 星期一 晴

下午四时小金来叫我去帮薛文抄一份大字报。

【忆与议】

当年的“反击右倾翻案风”,从1975年12月起逐步展开,随后受到1976年1月总理丧事的影响,没有明显的升级,但是过了丙午年的正月半,就开始“升温”,就连基层派出所也开始了口诛笔伐的大批判。日记中的小薛亦即薛文,当时是刚刚提拔上来的派出所负责人,所以“身先士卒、一马当先”,以至于一周之内连续三次召我帮忙抄写大字报。

日记里提到的“回沪知青情况分析统计”,我曾经有过专文解读,见《解读一张1976年的“回沪青年情况分析表”》。从上述日记的情况和表格填写的内容来看,完成那张表格,前后将近一个月,足以见得当时的知青是处于何等“光荣”的地位,如此“被重视、被关心”的目的就是为了“巩固上山下乡伟大成果”!

 

1976. 2.24 星期二 多云

晚上……阅“传抄材料”。

11976. 2.26 星期四 晴,多云

晚上到商丘路刘YG取材料。

【忆与议】

我父母的工作单位属于文化系统,对政治上的风云变幻相当敏感;当年又接触来自四面八方的“工农兵理论队伍”,常常能够得到一些反映内幕动态的传抄材料,我也就成了兼传递手的读者。

 

1976. 2.27 星期五 雨转阴

用半天多时间阅了长篇小说《分界线》(张抗抗著,上海人民出版社“上山下乡知识青年创作丛书”1975.9月出版,30万字)。

【忆与议】

当年我只用半天时间就看完了那本30万字的小说,又注明是知青创作丛书之一,为此,上网查找有关信息。在浙江省政府新闻办公室的“联谊报”网站上,2007-10-13,有一篇与张抗抗的对话http://www.lybs.com.cn/gb/node2/node802/node324504/node399117/node399119/userobject15ai5365891.html。其中介绍说,张抗抗1950年生于浙江杭州,1963年考入杭州一中,1969年到黑龙江一国营农场当农工,1972年10月在上海《解放日报》上发表第一篇小说《灯》。1974年4月,张抗抗从北大荒农场请假回杭州就医,手术治疗出院后,在德清县新市镇完成了她的长篇处女作《分界线》。小说中塑造了一位有理想有抱负的知识青年耿常炯的形象,表现耿常炯和他的战友们如何扎根北大荒,如何施展自己的聪明才智,但知识青年中也在发生分化,人人面临着新的选择,是去还是留在北大荒?同时,国营农场的发展困难重重,许多的矛盾纠葛在一起。小说经过几番修改后,于1975年10月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它明显带有那个时代“左”的政治烙印,人物理想化,突出高大形象。她后来不止一次地自我批评,《分界线》在严格意义上不是文学,而是某种政治概念的诠释,是一种意识形态的工具和传声筒。

  评论这张
 
阅读(386)|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