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返城以后1975〈19〉一份代为修改的决心书 [原创]  

2015-03-19 20:27:21|  分类: 返城以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的日记里有这样的记载——1975.12.18 星期四 晴……晚上费ZD来,青年队赴上人厂学习小组蔡MH等要求我代写决心书,于是就修改、润色其草稿。1975.12.19 星期五 晴  上午写就青年队学习小组决心书,交与费ZD。

这是我在1975年9月病退返城以后应邀为曾经“同吃一锅饭、同斗一片地”的插友做的一件事。“青年队赴上人厂学习小组”,是来自我插队所在的江西新干云庄大队在1974年11月底成立的独立核算的青年队,1975年在上海慰问团及上海有关部门的撮合下获得了一套木材加工设备,由上海人造板厂(简称“上人厂”)提供操作培训,为此,青年队派人组成“学习小组”到该厂接受培训,于是就有了写”决心书”之事。学习小组写了一份草稿,请一位插友找到我代为修改,并且用毛笔抄写在大红纸上。这种样式是那个年代表达革命与决心的典型做法。

那份”决心书”的草稿就一直留在我这儿。四十年后的2015年春节期间,我在当年云庄大队的知青的微信聊天群上展示了那份草稿,请教谁是原作的执笔者。旋即就有插友尤XM“认领”了,当年是她与队长赵JB以及蔡MH、刘XY等人到上人厂接受培训。我修改和抄就那份“决心书”之后,草稿与底稿就一直留在我这儿,直到今天……。

时过境迁之后怎样解读那份“决心书”?如果撇开事物的来龙去脉,孤立地看待这样一件事,不难得出上海工人阶级全力以赴支持上山下乡、知识青年安心务农扎根农村等等的“主旋律”“正能量”结论。但是这些只能忽悠局外人后来人以及一些长着榆木脑袋的老年人。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那些曾经忽悠了千百万青年人的花言巧语最终被彻底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1】草稿——

在六车间的现场会上,听了工人老师傅的讲话后,使我们深受感动。他们用实际行动教育了我们。二车间的老师傅教会了我们一些技术操作。特别是六车间的工人老师傅与团员青年在完成正常工作情况下,利用休息时间,共产主义义务劳动时间,为支援我们机器设备日干夜干。特别是大炉间吴师傅、周师傅等老师傅发了工资都不回去,连夜为我们赶制设备。钳工间的周师傅、严培芳等,吃饭时间到了,还在工作,每天搞到很晚。这次我们到你们厂学习,在厂党委及各级领导的关心下,得到了很大的成果,受到了很大的教育。这次我们代表我们江西省新干县鸡峰公社云庄大队东岭背青年队向上海人造板厂的党委、团委、全体老工人、革命青年表示最深切的感谢!!我们表示,回去以后,一定把工人阶级对我们的大力支持化为精神力量,使扎根派更加坚定,使更多的动摇派积极加入我们的队伍,为把我队早日成为大寨而贡献力量。

返城以后1975〈19〉一份代为修改的决心书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上述草稿的末端是我的笔迹,记下了对正式稿的要求:题目是”决心书”,落款是江西……青年队赴上人厂学习小组,日期是12-18。

【2】修改稿——

为了巩固和发展上山下乡的伟大成果,在上海市有关领导的关怀和安排下,我们来到上人厂学习。近一个月来,在厂党委和各级领导的热情关心和大力支持下,我们取得了不小的收获。工人阶级用实际行动热情支持新生事物,给我们上了一堂十分生动的再教育课。二车间的老师傅们热情、耐心、细致地教我们掌握了许多操作技术,六车间的工人师傅和团员、青年,在完成正常生产任务以后,发扬共产主义星期六义务劳动精神,利用休息时间,为完成支援我们青年队的设备废寝忘食地日夜奋战。在六车间的现场会上,领导同志和工人老师傅们的讲话,更使我们深为感动,深受教育。

我们代表江西省新干县鸡峰公社云庄大队东岭背生产队向上海人造板厂党委、团委、全体老工人、团员青年们表示深切的感谢。

我们决心,继续把整个学习过程作为接受工人阶级再教育的过程认真学习工人阶级的优秀品质,和广大工人师傅一起,学理论,抓根本,促大干,为提前完成全年生产计划而共同奋斗。

我们决心,虚心向工人师傅们请教,刻苦钻研和掌握技术本领,圆满完成学习任务,为巩固和发展青年队集体经济打下物质、技术基础。

我们决心,把工人阶级对新生事物的大力支持作为强大动力,推动全队各项工作,进一步坚定扎根农村的决心,“狠下一条心,拼命干革命”,为普及大寨县而贡献力量。

江西新干鸡峰公社云庄大队东岭背青年队赴上人厂学习小组

返城以后1975〈19〉一份代为修改的决心书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对照初稿和修改稿,不难看出,当年的我利用了返城以后三个月里“汲取”的“写稿经验”,为那份“决心书”添入了当时最时兴的套话,例如“学理论,抓根本”,就是当时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狠抓路线斗争这个根本。倘若再晚十来天,肯定还会加上“反击右倾翻案风”之类的最新套话。

与此同时,我也对草稿作了两处删节。一是删去了“大炉间吴师傅、周师傅等老师傅发了工资都不回去,连夜为我们赶制设备。”当年有不少低收入者过着“寅吃卯粮”的生活,由于我家也有过父亲受“审查”时被扣发工资、全家人眼巴巴等待发薪的切身体会,所以,对于在那样的苦楚辛酸之中还不顾家庭而加班加点地工作,我一直不忍心宣传褒扬。二是删去了“使扎根派更加坚定,使更多的动摇派积极加入我们的队伍”,因为我自己不仅仅是“动摇派”,更是在一年前讨论成立青年队时的“逃兵”(详见《1974日记选(47)来到十字路口》中1974-11-26的日记)!而在应邀代为修改“决心书”的此刻,我已经是病退返城三个月了,在此期间又一直在为里弄和街道乡办“义务劳动”,接触到的知青及知青家长们的肺腑之言则是拔根、回城,所以我对插友们能坚定地扎根是很怀疑的。

后来的情况是,那四位到上人厂接受培训的插友,回村以后不满一年就有两人或病退或转插、“拔根而去”了;“决心书”的起草者“不能免俗”,随着1978年的“大返城”之风回到了上海;而那位青年队队长,以不惜与热恋中的知青女友分道扬镳的态度,坚决回城不动摇,最终还是双双把家还,1980年春节在上海喜结良缘……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