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旧作新读的感慨——我与《知青》2015年第1期 [原创]  

2015-03-15 19:37:34|  分类: 平民忆文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些天,收到了上海市知识青年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的《知青》杂志2015年第1期,因为其中选用了我于2011年11月发表在网易博客的一篇文章《平民忆文革——1966年8月“红卫兵”这样勒令“社会青年”》。原文2000余字,此次删去了一些冗余的细枝末节,留下1500字,并不影响原意。

旧作新读的感慨——我与《知青》2015年第1期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近日在网上查询有关1966年大串联的资料时,无意中在“乌有之乡”看到了若干份“文革”初的传单,其中有涉及红卫兵与上山下乡的内容。

其一:一九六六年八月二十四日,北京师大女附中毛泽东主义红卫兵最后通谍

社会青年们: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正以雷霆万钧之势迅猛发展,现在我们红卫兵已经向四旧发起猛攻了,革命已经革到你们头上了。

过去,在旧市委的纵容下,你们这群白吃人民饭、游手好闲的寄生虫们。贪图安逸、享受,到处为非作歹,扰乱治安,干尽了坏事,为资本主义复辟大开方便之门,这是我们毛泽东主义红卫兵绝不能容忍的,我们既然要造反,就由不得你们了,我们就是要把火药味搞得浓浓的,爆破筒、手榴弹一齐向你们投过去,把你们的旧思想、旧习惯打个落花流水,打个稀巴烂,绝不留情。

老子革命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就是基本如此,你们的老子今天被人民专政了,跟他们一样作威作福当老爷是办不到了!要革命的站过来,不革命的滚蛋,反革命的就叫你彻底完蛋。

现在你们唯一的出路就是上山下乡,到广大的工农兵中去,彻底改造,彻底脱胎换骨,重新作人。否则,下一步棋怎么走,就由不得你们了。

最后,勒令你们在72小时之内到劳动局报到,上山下乡不得违令。

你们不革命,我们就坚决革你们的命!把你们坚决、彻底、干净消灭掉!

不获全胜,绝不收兵!

其二:一九六六年八月下旬,毛泽东主义学校(原二十六中)红卫兵(卫旗)发出《破旧立新一百例》。其中有这样两条:

53.游手好闲的社会青年们:命令你们马上到办事处去登记,到边疆去参加劳动生产!

54.今后凡不服从国家分配者,派出所一律不许给在市内找工作,让他们去边疆。

虽然已经过去四十多年,脑海深处还是留存着些许记忆的,尤其是《破旧立新一百例》,当年一度洛阳纸贵,它由北京流传到上海以后被广为翻印散发,我所在的中学位于淮海路闹市,陆续收到过不少辗转翻印的版本。

当时未能考取高中、大学而留在家里的,都被称为“社会青年”,就连里弄里的顽皮孩童也常常成群结伙高唱“儿歌”来羞辱他们,足见“社会青年”低人一等。随着我们逐步懂事,慢慢知道了那些“社会青年”的来历与背景。虽然“文革”前我在《青年报》上看到过在新疆的“支边青年”受到领导人接见的感人报道,但留下的印象是,那些“社会青年”多是敢于与“反动家庭”决裂的榜样。当然,邻居之间流传的“社会青年”到新疆后的遭遇,是不敢公开传播的,只能窃窃私语。正因当时没有强制性地上山下乡,许多“社会青年”因有“反动老子”的家庭背景而无法上学,留在城里就业又“高不成低不就”,所以,到文革爆发后就理所当然地被认为是在“修正主义”的“旧市委纵容下”成为“游手好闲的寄生虫”,以至于他们的“唯一出路”就是上山下乡。于是,就有了“命令你们”、“勒令你们”这样的口吻,把“社会青年”当成了“准阶级敌人”,那份“最后通牒”真实地折射出当时的阶级路线以及相应的社会心理。

到1966年国庆节以后,“造反运动”风起云涌,其中就有各种“支边、下乡人员”,还成立了全市性甚至号称全国性的造反组织,具体诉求就是要求回城。然而,“一月革命”时,上述活动被列为“反革命经济主义”,相关的造反组织也被取缔。

自古以来就有流放发配的惩戒刑律,五十年代以来仍然有把“坏人”“罪犯”押解到外地、边疆、农村去改造的做法,就连偏僻山区的农民都认为下放到村里来的城里人没有好人。因此,五十年代以来由于城市就业困难而推出的上山下乡政策,就在实际执行中出现向“社会青年”倾斜的现象与后果。

如今在研究“上山下乡史”的过程中,不少人力主把“文革”前后联系起来,而不要局限于“文革”时期。这样的想法是有道理的,“文革”时期采用了强制性的运动方式,这与“文革”前的上山下乡是有明显区别的。但是,二者也不能割裂开来。上述“文革”初期出现的“红卫兵讨伐社会青年、勒令上山下乡”的“檄文”,也许可以作为一个切入点。

 

【感言】

写成上述短文已经三年有余。《知青》杂志能够刊载此文,很有意思。也正是在一些“知青”论坛上不时可以看到有“知青”否认在极左年代里出现过“血统论”,但愿这仅仅是某些“知青”的健忘。

在1966年那个狂热的炎夏里,腐朽的“血统论”在“文化大革命”的旗号下堂而皇之地戕害“政治贱民”。及至1968年12月底,更有所谓“可以教育好的子女”政策出台,成为“血统论”的钦定的官方版,“阶级敌人”中除了原有的“地、富、反、坏、右分子”以外,又增加了“新生”的“叛徒、特务、走资派”。在大规模扩大打击面的同时,推出“可以教育好的子女”政策,貌似宽宏大量,实质上它立足于那些子女是“天生的坏人”这么一个前提,舍此还有必要进行“可教育好”和“教育不好”的划分吗?所以,这是现代“血统论”登峰造极的表现,它与阶级斗争为纲的政治理论互相呼应,涂炭生灵,在无辜的心灵上留下难以抹平的创伤。如果不是及时制止阶级斗争为纲,就会让整人运动“过了七八年又来一次”,不知道还会制造多少“政治贱民”及其“黑后代”。然而如此惨剧的制造者并没有受到彻底清算,以阶级斗争理论为代表的歪理邪说并没有得到彻底否定。如今正处在社会转型时期,社会矛盾错综复杂,那些迷信个人、崇尚暴力的极端思潮不时泛滥,形形色色的“×二代”层出不穷,其中也隐含着“血统论”的阴魂不散。这是不容忽视的历史教训!

三年多以前,我曾经在短文结束时赞成在研究上山下乡历史的时候把文革前后联系起来,虽然这些年我因为疾病缠身,无法投身于相关史料的收集和研讨,但是,在目力所及的范围内还是有所收获的,至少突破了习以为常的“12-21”这样的“起点”“上限”。殷切期望被评定为2013年度达标学会的研究会及其杂志《知青》,能够在学科化、学术化方面走在同行的前列!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