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返城以后1975〈17〉朔风吹,严冬到 [原创]  

2015-02-06 14:58:20|  分类: 返城以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年将近年底的时候,神州大地上又一次刮起了极左的狂飙,即“反击右倾翻案风”。最初只是不点名地批判邓小平,到1976年4月发生了天安门事件之后才正式公开点名,成为“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

 

1975.12.14 星期日 晴

终日无所成事,烦嘈不安。……晚上阅“周荣鑫同志讲话汇编”。

【忆与议】

我在日记中提到的那份“讲话汇编”是当年“反击右倾翻案风”初期的一份材料。实际上这种材料早已在高层和北京高校中流传,到我等普通百姓看到,已经是大势已定了。记得当时我看到题目里有“同志”二字,还天真地以为事态不会太严重吧。从1966年开始的九年多的时间里,我们已经亲历了持续不断的政治运动——打倒了刘少奇才两三年,就出现了陈伯达反党事件,继而就是“副统帅”折戟沉沙,曾有过短时间的批判“极左”,但很快又变成批判“形左而实右”,紧接着又是什么批林批孔、什么评水浒……,政治舞台上的风云变幻,令民众百姓不知所措,所以,在1975年各方面出现整顿的情况下、实在不希望再出现新的折腾。岂料,朔风凛冽,再次出现政治严冬

 

1975.12.29 星期一 晴

午饭后到华处通知下午开会,闻近又有一批残缺去体检。下午2点半在居委听中央26、27号文件精神传达。

【忆与议】

关于病退知青的工作安排,实在是当时很揪心的一件事,日记里不时留下相关的传闻记录。但是从大局来看,1975年底的“反击右倾翻案风”已经开始成为主导潮流,关乎国计民生的经济发展再次受到政治形势剧烈震荡的阻滞。“一代知青”又一次成为首当其冲的受害者之一。

 

一九七五年已经到了第三百六十三天了。回忆这一年,真不胜感叹之至。去年的此刻,何曾想到会退回上海来呢?追溯到七年前的11-19,又何曾想到会有那么一天回到上海来呢?

这一切如做梦一般降临到自己头上来了。但是回沪已三个月的我,此刻唯有怀旧才得以散心,撇开那不愉快的思路,又一次坠入了对往日美好的回忆之中……。

总结自己的七年吧,这事想过多次,但又从未付诸实现。前天晚上,大家又聚集在董克平家里,听到其妹妹大发牢骚,责怪其姐姐脾气倔强、任性、急躁,是几年在农村中养成的。

听了之后颇有联想。的确,农村几年的生活确实在自己的脾气性格上也打下了深刻的烙印。我细细地回顾着自己的一些变化,并加以分析,最后发现可以用这样的话来概括:在我身上过去的学生气味并没有得到极大的改变,或者说还在相当大的程度上顽固地保留着;同时又沾染上了不少农民的习气,其中有积极的因素,也有消极的东西。

【忆与议】

这样的年终自我小结清楚地表明了当时的心境相当恶劣。在处境不顺的时候怀念往日,只能是寻找若干尚属愉快的往事,求得暂时的心灵安慰,而绝不是想着回到那个插队的环境中去。毕竟,返城之后的前景肯定胜过以往的插队,至少是还有希望,不会再是漫无边际的无望等待。

 

下午到里委听传达中央26、27号文件精神。看来由教育革命引起的大辩论会发展成为一个运动。文化大革命是从教育阵地开刀的。学校素来是一个十分敏感的地方,社会上斗争的风浪、动向很快就会在那儿反映出来。所以,当前教育战线的大辩论同样预示着一场新的大搏斗。

现在围绕着教育革命的方向、路线问题的确存在各种各样的议论。不过,就现在的情况来看,已经基本上有了结论,接下来是要打通大家的思想来接受这个结论了。七、八、九三个月政治谣言四起,传谣、信谣者可谓多矣。这确实是一股不小的右倾翻案风。现在的反右倾斗争不知会发展到多久。

【忆与议】

从当年写的“不知会发展多久”来看,对于时势的认识貌似紧跟形势,实际上是忧心忡忡。

 

1975.12.30 星期二 晴

下午到居委帮助整理图书(与小朱)。4时回家。抄“幼儿园招生通告”一式四份。老何来,特地问我“上报区里一事是否已知道”及分配事。

【忆与议】

那次得知街道把我作为伤残上报区里,很是开心,以为能够进入街道工厂了。不料还是被打了回来。

 

1975.12.31 星期三 晴

上午到居委,与小金整理图书,抄“气象短训班计划”一份。王得海及乡办小朱到里委……。下午到居委继续整理图书至4时。……晚上与祖父、父同去洗澡。回家听元旦社论,发表了主席两首词。

【忆与议】

在那个“政治挂帅”的年代里,对元旦、五一、七一、八一、十一等重要节日的“两报一刊社论”颇为关心,因为它传达的是最高领导层的懿旨。而1975年年底之前开始刮起的“反击右倾翻案风”已然成为寒风中的“热点”,所以也就理所当然地更加关注1976年元旦社论。略感意外的是公开发表了最高领导人的“词二首”,尤其是让“不须放屁”也进入“大雅之堂”,实在令人瞠目结舌但又不敢公开议论。元旦社论《世上无难事 只要肯登攀》传达了一条“最新指示”:“安定团结不是不要阶级斗争,阶级斗争是纲,其余都是目。”并且明确指出——怎样看待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当前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斗争的集中反映。党的“九大”、“十大”都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作了总结。肯定还是否定这场大革命,实质上是继续革命还是复辟倒退的斗争。这种斗争将会长期进行下去。——至此,就不难发现,一场新的“路线斗争”就是围绕着对文革是肯定还是否定展开的。在那样的体制下,类似的斗争是难以避免、无法止息的,直到它斗得精疲力竭、走向衰亡与崩溃。

  评论这张
 
阅读(357)|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