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返城以后1977〈34〉面面俱到,按部就班 [原创]  

2015-12-21 21:12:20|  分类: 返城以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已述及,1977-8-21获知有可能恢复高考,22日就开始“迎考”,但是具体的进程是模糊的,究竟什么时候考、考什么范围,这些“基本参数”绝对没有现在的高考那么明确、清晰。毕竟,历经十年浩劫之后,满目疮痍,百废待兴!按照父亲的说法,等待不如行动,实实在在地准备!“人贵有自知之明”。单凭我初中二年级的实际水平,想要“一步登天”参加高考、进入高校,谈何容易。所以,对我来说,与其说是“复习迎考”,还不如说是“突击学习”。用当时的豪言壮语是“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用现在的流行语,是“恶补”。

在当时的条件下,绝对没有“高复班”。即使是要学习文化知识,除了“文革”后期的一些“革命化”的教材,很少有系统的教材,辅导材料更少,更没有练习题库。我慢慢地摸索出一个办法:认准《数理化自学丛书》,因为它系统而严密;认真阅读其中的叙述部分,再动手做例题,但不得看其解题过程,而是到做完以后再去看,并与自己的做法进行仔细的对比,总结正确的成功之道,找出错误的原因所在。这样的一个过程,就等于是请到了一位无声无形的老师,既传授了知识,又批改了我的作业。

当年春夏期间的“义务劳动”中,我结识了本街道太平里委的病退知青小孙(孙志明),时常往来聊谈交流。1977-8-29,他得知有可能恢复高考的消息,就提出与我一起准备迎考,我欣然答应。他是68届的初中生,底子比我更薄,而且已进生产组,需要一周上班六天,但拼劲十足。他每天中午有一个半小时左右的吃饭与休息时间,让我去他家一起“温课迎考”。所以,日记中几乎每天有“午赴孙”的记录。我们两家均在自忠路上,相距五六百米。虽然他有求于我的地方很多,而我往往是自己也刚刚学会一点,但是在这种共同切磋之中,自己获益非浅,不少自以为已经学会的内容在“互帮互学”之中得到澄清、巩固。有这样的收获,我也就乐此不疲。

 

1977. 9. 1 星期四 晴

午赴孙至2时半。今起复习平面几何。午续学函数。晚学计算尺。

1977. 9. 2 星期五 晴

午赴孙至2时半。复习平面几何。午续学计算尺。

1977. 9. 3 星期六 晴,下午阵雨

午赴孙至1时半。上午访桂、周,和桂访程。归途在复兴中路126弄口遇卞。我告诉他,周工伤骨折,现住在亲戚家中。他要我代为问候。下午与桂、程陪周至“瑞金”就诊。后步至大世界,雨阻1小时。复习平面几何。午续学计算尺。晚,再学对数。

1977. 9. 4 星期日 晴

下午3时许,张伊芬来问有关病退事。学习对数(换底公式)。晚复习平面几何。

【忆与议】

依照现在的目光来看,以这样的进度去“迎考”是不可思议的,如此拖沓迟缓,还奢谈什么高考,简直是天方夜谭了。日记中的那把计算尺,是我的舅舅在五十年代读大学时用的,二十多年后又传到我的手中,不过我只是学了几次就搁置一边了,也算是“有所为有所不为”吧。面面俱到、按部就班,又要“突击学习”,是难以为继的。

插友周XL因公负伤而回沪治疗,中学同班同学张伊芬到淮北插队已经八年多而谋求病退,需要相关的沟通和消息,这也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1977. 9. 5 星期一 晴

午前孙志明来。晚观电视南斯拉夫《桥》。继续复习平面几何。早,初步接触三角。下午1时半里委开会,布置明后天欢迎铁托。

1977. 9. 6 星期二 晴,多云

上午7:20~11时许,在重庆路合肥路口欢迎铁托。晚上7~11时在淮海路柳林路口欢迎南斯拉夫来宾。下午复习平面几何。

【忆与议】

当年南斯拉夫总统铁托访华期间,曾经到上海参观游览。我们街道被安排在重庆路合肥路口列队4小时,应该是迎送并举。那个路口与一大会址只有一公里的距离,估计就是因为铁托去参观一大会址,所以就在那一带道路两侧布置站满“热情友好的群众”,从而显示出“热烈欢迎”。晚上又是持续4小时的列队迎送,应该是为配合贵宾观光淮海路闹市而营造“热烈友好的气氛”。

 

1977. 9. 7 星期三 晴

上午7时半在“北京”观《铁证如山》。后访桂、周。下午1时半至周XL家,为周的事,与桂、周父到乡办。卞、朱在。关于周要求经济补助事,卞要周自己向当地写一份报告,由乡办盖章证实。回到周家,代笔写了一份给公社乡办的报告(由周父出面),再与桂、周父去乡办,卞签字盖章。临走时,卞要我稍留,问周的情况,说“看来要病退了。”要我同他和朱一起去看望周。午赴孙至1时半。续学计算尺。晚复习平面几何。

【忆与议】

插队知青最恐惧伤筋动骨的跌打损伤之类重大病患,因为没有丝毫“劳保福利”,全靠家庭资助。对于因公负伤,知青及其家长就会联想到城市企事业单位中的相应待遇,但由于是身处“公社体制”,所谓工伤待遇之类纯属“一厢情愿”。我在1973年5月领受过这样的遭遇,四年后在插友身上重现。结果可谓一成不变,依然是上海方面强调那是在江西发生的,所以必须由江西方面解决;至于上海方面可以做到的,则是可以由街道乡办对医疗费用等情况进行确认。乡办负责人那句“看来要病退了”则表明当时乡办系统对病退还是有控制要求的。

 

1977. 9. 8 星期四 晴,多云

继续复习平面几何。午赴孙至1时半。续学计算尺。

1977. 9. 9 星期五 晴,多云

午赴孙至2时许。续学计算尺及对数。将平面几何第一册基本复习完毕(9/1~9)。

1977. 9.10 星期六 雨

八号台风侵袭本市,风雨大作。始学平面几何第二册。

1977. 9.11 星期日 风雨

续学平面几何(二)。

1977. 9.12 星期一 多云,阵雨

续学平面几何(二)。午赴孙至1时半。复习英语语音。

1977. 9.13 星期二 阵雨

午赴孙片刻。续学平几(二)。

1977. 9.14 星期三 阴,阵雨

按〖里委主任〗陈鼎如午前通知,下午去派出所,〖户籍警〗胡月英布置写一发言稿,批判侮辱妇女现行犯陈留存(行政拘留十五天)。续习平几(二)。午赴孙至1时半。复习英语。

1977. 9.15 星期四 阴

上下午去派出所注卡,5小时。下午遇团委小张,交换残缺近闻,似无望。续习平几(二)。午赴孙至1时半。复英语。

1977. 9.16 星期五 晴,多云

上午买煤饼,等候1小时余。现时的中国,时间与效率是不谈的。商店职工在议论此次工调,却对提高质量根本想也不想。这种恩赐式的加工资,是收不到效果的!违背马列关于按劳分配思想的人是要受到历史惩罚的。下午访周XL,她大概很感厌气,滔滔不绝大谈青年队情况,一小时。续学平几(二)。午赴孙至2时。

【忆与议】

上述有关时间与效率的议论,似乎相当超前,因为现在都是说深圳的开发开放是1979年开始的。

 

1977. 9.17 星期六 晴

续学平几(二)。未外出。

1977. 9.18 星期日 晴

续学平几(二)。父友来告知12月考试。

【忆与议】

此处的父友是父亲的一位大学同学,南市区某中学历史教师,“文革”中因其出身与资本家而“支援”到街道“人防办”挖防空洞,接触了不少“三教九流”的“消息灵通人士”,所以每隔一两个星期就会来我家“发布新闻”。日记中只说他带来了12月考试的消息,但也完全有可能带来了有关考试科目的传闻。因为相当巧合的是,我从9月12日“开始复习英语”,到18日以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在此以前,肯定传说过要考外语。在当时的大环境下,考试的语种必定是英语,而我在初中的两年里读的却是俄语!幸亏早在小学四年级以后父亲让我跟着收音机里的“英语广播讲座”学过两三年英语,从初级班到中级班跟了一遍。尽管囫囵吞枣、不甚了了,但在十几年以后,我找出那些“英语广播讲座”的教材,ABCD、音标等基本的内容居然还记得!所以开始了与数学的自学交错进行的英语复习。但是不到一星期又有新的消息传来,于是关于英语的记载就“稍纵即逝”了。

 

1977. 9.19 星期一 晴

至上午将平几(二)基本学完。下午及晚上阅苏联小说《你到底要什么》。午赴孙至1时半。

【忆与议】

《数理化自学丛书》中的《平面几何》第二册相当于初三年级的内容,居然在9月10~19日的十天里自学完毕,现在想想也是大不易的。但是,如此这般的面面俱到、按部就班很快就不得不彻底改观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